举鞍齐眉

第257章 上元灯节

第二百五十七章 上元灯节

父叔观灯回来,见文执初还陪在长姐身边,一动也不动,便替他惋惜

尤其是林家长房的二少爷林鸿飞,跟文执初差不多大的年纪,两人十分要好,平日有什么好玩、好吃的,都是互相分享举鞍齐眉。啟天小說網

此刻见伙伴错过了许多精彩,便鼓动他到前面看看。

“走嘛!那边的天桥上,还有人在玩杂耍,还有猴儿跳火圈……”他不停在文执初耳边捣鼓,听得小伙伴心里痒痒。

文执初求助地望了姐姐一眼,眸子的恳切之意不言而喻。

想到小弟难得出来玩一回,便让他去了。文执初离开时,还再三叮嘱他身边林家的三爷,以及护卫,让他们不要跑太远了。

“知道了,大姐你就放心吧!”文执初保证道,“金陵城我早就逛遍了,再说,有三叔来,不会出什么事的。”

说完,一溜烟地跑开了。

等小葡萄将头放下来时,哪里还到他舅舅的身影?!

因为没瞧见,此回他倒是安份了不少拉着母亲指这望那的。

就在这里,她们观灯的楼上,突然上来一婆子,舒眉正觉此人眼熟只见那婆子走到舒眉跟前,对她行了一礼,说道:“听说文姑奶奶也来观灯了,我家二奶奶想邀请您过去,到前面的画舫上一聚。”

此时,舒眉才完全认出那人,原来是唐家二嫂温氏的陪房嬷嬷。

“你家奶奶此刻在做些什么?”舒眉随后问道。

那婆子朝她福了福答道:“回姑奶奶的话,二奶奶碰到了往昔的几位闺中姐妹,跟她们聊起了您的那间铺,她这才打发老婆子,邀您过去一聚举鞍齐眉。”

原来如此,舒眉心有些意动。

这段时间,通过跟温氏接触,她知道对方从小在南边长大。知道她在此时人脉广博。

没想到上元灯节赏个灯都能遇到以前的闺中姐妹。

此刻正是结交本地大户的好时机,她不想就此错过了。

但是,带着儿子去赴宴她又有些踌躇,可以扔下他,这小家伙肯定是不会依的。

舒眉正要踯躅间,就听得楼下传来一熟悉的声音。

“他们姐弟在楼上?”

是爹爹的声音……

舒眉心头一松,正准备迎下去,便见到父亲跟林世叔走了上来。

原来,留在府里的文曙辉,对舒眉姐弟集体出去观灯,还是不大放心。想着虽有林家府兵护着,可毕竟如今南北对峙不是天下并非太平盛世

跟林隆道小酌了几杯后,他便提议也出来观观灯。

林隆道人精似的人物,哪里不知他心中所惦,遂欣然同意了,两人携手找到了林文两家包的酒楼上来。

见儿子有人照顾了,舒眉忙过去跟爹爹行礼并把唐二嫂的邀请,告诉了父亲。

“去吧!”想到女儿终究是要融入这圈子,文曙辉也没阻她,从舒眉手里接过小胖墩,随后便交待她,“今晚人多,别去得太远了。”

他还吩咐番莲好生跟着女儿,别让她出意外了。

从酒楼下来,舒眉深吸了一口气,就跟着那婆子,朝莫愁湖边走去。

她们刚上石拱桥打算到西侧去,迎面就冲过来两个人。舒眉忙闪躲到一边,好让他们过去。谁知她这一避让不打紧,竟让她撞到了其他人。本来,这桥上观景的行人太多,加之她这撞击的力度不小,把她旁侧靠近水边一男子,给挤到了一边。

那男子被她这样一挤,身子便有些不稳,眼看着就要掉落到水下去。舒眉心里一慌,想也没想,本能地伸出手来,便要拉拽住那人。

“嘶——”一道布帛裂开的声音。

舒眉还没回过神来,那男子便掉进了湖里。

她顿时慌了神,扒着栏杆就要去拉那位受过池鱼之灾的倒霉蛋。旁边的番莲,怕她出意外,忙一把拽住她。

“夫人,使不得,还是让奴婢把他救上来吧!”番莲主动请缨。

想到对方身为暗卫,定是受过此方面的训练,舒眉没有阻止她,在旁边吩咐道:“你自己也要小心!”

番莲点点头,二话没说就跳进了湖里,将那名男子救了下来。

见这头出了意外,桥上岸边早聚满了一堆人。

见番莲三下五除二,将那落水之人救上来,舒眉刚松一口气,便听得岸边有女子呼喊出声:“五弟,好好的,你怎会掉下去的?”

意识到此人是落水者的亲眷,舒眉有些过意不去,正要过去解释一通,便听到有人在叫她。

“文妹妹,原来你在这儿…”

感谢莉莉周3朋友投的宝贵粉红票。秦芷茹面上一僵,踌躇了片刻,才低声细气地提醒他:你走了,婆母怎么办?宫里会发现的。”

齐峻望了她两眼,随后便解释道:“所以,要师妹帮着掩饰,今天晚上……”

说着,他俯下身子,在秦芷茹耳边交待了几句。

夜里三更时分,不知怎地,公主府后院一阵喧闹。没过多久,前面大门就被敞开,只见玉宁公主的马车,从里面驶了出来。

派来暗中监视他们的何统领见状,忙上前质问送他们出来的肖公公。

“三更半夜的,公主匆忙出府,到底作甚去了?”

肖公公苦着一张脸,答道:“还不是竹述先生!说他的臆症又发了。公主担心他老人家,所以驸马才要陪她回去,探望一番的。”

何统领顿觉此事蹊跷,又问道:“驸马爷同在车中?”

肖公公扫了他一眼,答道:“能不在里面吗?公主半夜出门,他自是不放心的,一同出去了。

何统领心头一紧,忙跟肖公公吩咐道:“你且守住公主府,不让任何人出入。我带人跟在后面护着他们去。”

说罢,他便带了一群人马追了过去。

望着他们离开的背影,肖公公沉重地叹息了一声,随后怏怏地进了屋。

他们离开没多久,公主府后院高墙上,蹿出两道人影,顺着大树遮掩的院墙,攀爬出去了。

拐过几道街巷,见后面没人追上来,那人影来到护国寺后面的林子里,那里早有两匹壮硕的骏马候着。

“爷,咱们真的就这样走了?公主和太夫人怎么办?”一男子的声音响起,显然在担心回来后不好交待。

“咱们月底就回,若是一切顺利,郦先生这边把该有的准备全都已经做好了。”另一名男子回答道,只见他最后望了一眼皇城方向,然后扬起马鞭,朝南边风驰电掣地赶了过去。

自从南楚朝建立定都金陵城。这座以旖旎著称江南名城,便开始显露几分帝都气象。

尤其是逢年过节的时候。

上元节这天晚上尤其如此。

舒眉姐弟被林家女眷邀上,来到莫愁湖边赏灯时,眼前的火树银花,流光溢彩的盛景,不仅让文执初倍感兴奋,小葡萄更是乐得手舞足蹈。

旁边的林大奶奶见状忙问起舒眉:“他自出生以后,没在这种日子带出来过吧?看把这小家伙给乐的。”

怜爱地瞧了儿子一眼,舒眉嘴角微弯,答道:“可不是怎地?!这孩子虽说喜欢热闹,但从出生到现在,就没正儿八经过个生辰。此种场景,他若安静得下来,那才叫出奇呢!”

旁边的文执初听了忙接口道:“姐姐请放心,执儿如今长大了,以后小葡萄就让弟弟带他玩吧!”

说着他仲手去摸小外甥红扑扑的脸蛋。

小家伙被前面那盏巨型的五彩琉璃灯所吸引,正瞧得眼睛都不眨,此时被人这样打扰,忙望了过来。见是他小舅舅,便指那灯盏,咿咿呀呀叫了起来:“舅舅,火……火……”

执初见他“火”跟“灯”分不清,忙纠正道:“关在琉璃盏和纸笼里的,叫‘灯,,不是‘火,!”

小家伙一时胡涂忙望着母亲以求证。

舒眉点了点头,指着前头绽开的焰火,引导儿子去认:“天上的那个,才是‘火,,是焰火。”

小葡萄跟着朝上望了过去,似懂非懂地嘟囔着小嘴巴跟着母亲念道:“燕火……”

舒眉闻言,微笑着点了点头,鼓励他跟着念。

见他们一家其乐融融,林大奶奶顿生感慨:“没想到,从燕京逃出来后,咱们还有这般光景。也不知三姑奶奶,如今怎么样了,此刻她若也在金陵城,婆母也不用这般牵肠挂肚了。”

听她提起林秀涵,舒眉忙打听起昔日这位挚友来。

“不是说,日子是在正月里吗?这过了一半时间,大抵已经顺利生下来了。”

林大奶奶道:“听相公说,东南边境前段时日不甚太平,海匪趁着天下大乱,开始上岸烧杀抢掠起来。原本婆母打算让三姑爷护送小姑回金陵待产的,没想到中途又变了卦。”

头次听说这事,舒眉不由暗地里吃了一惊。想到上次护送她回来的葛将军,心里便觉有些不对劲,便跟她小弟问道:“上次,你跟爹爹能在道上碰到葛将军,他有没有提过,是因海路不通的缘故?”

文执初愣了一下,没立刻明白姐姐的意思,嗫嚅道:“葛大哥没提过啊,他只说要尽快赶回山东去。”

舒眉不由替表姐担起心来。

此番齐淑{回辽东,也是要走海路的,不知有没有危险。她不由为对方捏了一把冷汗。

正在此时,林府几名小辈,从前面跟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