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259章 夜半救人

第二百五十九章 夜半救人

因这一日外出府里观灯,小葡萄着实玩累了,即便是被抱在母亲怀里,都像小猪一样,睡得踏踏实实,一点没有影响的迹象。

外头的打斗之声,过了一会儿便了下来。

看了眼儿子熟睡的样子,舒眉心里稍稍安定,她侧着耳朵,屏声静气又听了好大一会儿,直到发现外头没甚动静了,才将孩子放了下来

她正要出门查探一番,就像番莲闪身走了进来。

“怎么回事?”舒眉急忙站起来,低压声音问道。

外头的打斗已都有小半个时辰了。听声音都可以认定,绝对不是小打小闹的阵仗。

番莲望了一眼**的小胖墩,发现他睡得挺香,忙凑到主母耳边,将外头的情况简单地介绍了一遍。

“就在刚才,咱们府邸后门的巷子里,发生了起凶案。外面一拔人追杀几名男子,双方正在打斗间,陈里家的从外面赏灯回来,被无辜波及,让人误砍了。门口咱们府里护卫见到,忙出去把她救了进来。不知怎么地,被那帮歹人缠住,打斗起来……”

听得惊心动魄,舒眉忙问道:“知道那拔是什么人不?怎地跑到尚书府后面打斗?街上没有官差巡逻吗?对了,爹爹他老人家知道吗?”

番莲愣了愣,随即便答道:“黄统领报告去了,老爷很快就知道了。今晚是元宵佳节,金陵城人声鼎沸,官差大多都到正街上维持秩序去了……”

原来如此,舒眉想了想,又问道:“没出人命吧?!陈里家的还好吧?”

番莲摇了摇头:“陈里家的只受了点轻伤。听就被追杀的那帮人,死了两个,还有一人活着。不过已经昏迷过去了,想来伤势很是严重。黄统领派人将他扶到外院去了,就是想请老爷定夺。”

竟然出了人命,这事看来小不了。

不过,怎么不去报官,反而扶进府里来呢?

这让舒眉有些不解,忙问道:“被追杀的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要官员府邸后门行凶?”

番莲摇了摇头:“老爷身边的人好似认识,奴婢不太清楚。”

舒眉听后,不由暗中思忖起来。过了一会儿,她重新抬起头。跟番莲问道:“知道追杀的有什么特征不?不会给府里带来的危险吧?!”

番莲摇了摇头,答道:“看那样子,应该是从外地来的。夫人若不放心。奴婢再去前院打探打探?”

她的话音刚落,蒋妈妈便在门外禀报:“姑奶奶,孙管家遣人来,想问您歇下没,说是老爷今晚喝多了。早就不省人事了。送来的伤患,不知该如何处置……黄统领怕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舒眉噌地一下站起来,朝番莲嘱咐道:“你在屋里守着小少爷,我到前面看看去……”

番莲领命留了下来。

等舒眉跟着蒋妈妈来到前面客院时,刚跨进门槛,她就闻到一股浓浓血腥气迎面扑来。

黄统领见到她来了。忙上前揖礼:“今日在酒楼上,老爷跟林将军多喝了几杯,回来便睡下了。怎么也叫不醒。小的不得已,才让人请来姑奶奶的。”

舒眉摆了摆手,示意他不必解释,又问到那人的身份和事情经过。

黄统领忙垂手答道:“那群追杀之人,好像是从梁国来的。小的听他们的口音和语气,好像被追杀之人。行刺了梁朝什么高官,一路从燕京追杀过来的……”

原来是敌国的……

舒眉更加不敢草率行事

忙吩咐道:“此事关系重大,金陵城的防卫,都是林家人在管。不若你派个人去通知林大爷,或许对他们有所帮助。”

黄统领闻言,一抱拳应喏,还解释道:“小的也这样想的,就想请示姑奶奶一番。

舒眉点了点头,又问道:“那追杀之人伤势如何,没性命危险吧?!”

黄统领摇了摇头:“小的已经派人去请大夫了,能不能救回来,还要看他的造化。”

“这么严重?”舒眉不由蹙起眉头,又问道,“知道那人是什么来头?别是梁朝那边奸细才好……”

黄统领这才意识到,她还不知晓所救之人的身份,忙解释道:“不碍事,血已经止住了。那人身体底子不错,今晚能捱过去,以小的在战场上的经验,应该是可以撑下来的……”他顿了顿,随后又补充道,“听守信讲,此人姑奶奶应当认识的……”

还没等他说出后面的话,舒眉就见父亲身边的小厮守信,从屋里跑了出来,对两人请示道:“不好了,姑奶奶、黄统领,葛将军头部烧了起来,体温烫得吓人。若不赶紧处理,只怕救返回来,脑子都得烧坏了……”

葛将军?!

舒眉眉头一蹙,忙追问道:“哪位葛将军?是一路护着爹爹从岭南来那位吗?”

黄统领点了点头:“正是,就因守信认出他了,小的才做主把他救进来的。”

原来如此,原来是她的救命恩人。

舒眉当下问起守信:“你刚才说,他发起烧来,是怎么回事?”

守信忙禀报:“咱府里的护卫,将人救进来时,葛将军已经昏迷。血虽止住了,可没过多久就发起烧来。现在嘴里还说起胡话,一副脑子不清的样子。”

上次在蒙山山谷里,舒眉帮着邓神医照顾过一些从战场撤下来的重患伤者。知道这种情况非同小可,她也没想太多,匆忙间便跟守信进了屋。

果然,那躺在客房软榻上的男子,便是有过几次相交的葛五。

跟一年前相比,此时他瘦得不成人形,似乎遭受什么大难。加之伤势过重,人已经不甚清醒,嘴里还不时蹦出几句零碎的话语。

“娘亲,不要走……你要丢下曜儿吗?”

“父亲?你也配……你对得住谁?”

“死得好……这是谁……出手除害的……”

见他那个样子,舒眉心里暗道一声不好,忙扭过头来问旁边两人:“大夫怎地还没来,这样烧下去恐怕不妥……”

黄统领点点头,一脸认同的表情,呐呐地答道:“今日是上元佳节,请大夫恐怕不是那么方便。”

舒眉蹙了蹙眉头,当即立断:“还是拿爹爹的帖子,到宫里的太医院,去请太医过来,他们每夜都留人值夜的

。”

黄统领有些迟疑:“此人……惊动上头妥当吗?”

舒眉摆了摆手:“他是山东邵将军麾下的副将,是友非敌,还曾于咱们父女有恩。能帮他做这点事,没什么不妥的……”

黄统领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便安排人去请了。

舒眉随后转过来,朝身后跟来的蒋妈妈吩咐:“先拿些烧酒过来吧!总不能让他真烧坏了脑子。先让守信帮他擦擦身,把体温降下来再说。”

蒋妈妈领命而去。

不一会儿,浇酒取来了,舒眉忙按照邓神医教她的活子,指点守信给葛五用烧酒进行物理降温。

等一切交待妥当之后,她退出了屋外,跟黄统领问起今夜的情况。

“追杀他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竟跑到咱们府后门杀人?”舒眉一直以为金陵城挺安全的,没想到今天一晚上,发生了那么多事情。

黄统领眸光一沉,忙答道:“小的不太清楚,赶到时,只见葛将军身边两名亲卫,已经躺在那里了,他本人也倒在血泊中了……后来,小的查探了他的伤势,好似新近受的伤,还不只一处。想是从北边一路逃过来的。”

听了他的分析,舒眉不由纳闷。

她听爹爹后来介绍,说是葛将军把他们送到金陵城后,随后便北上了。后来,山东传来大捷,说是邵将军的人马取得了重大的胜利。

那葛五不该在军中吗?怎会遭人一路追杀的?

她怎么也想不通,不由陷入沉思。

在第四天的时候,她从父亲文曙辉口中,方才得知确切的答案。

那天晚上,文府请来的太医赶到后,接着,便对葛五展开了救治。没过多久,林府也派人来过问了。

葛五昏迷两天之后,总算是清醒过来。

对文府的搭救之恩,他一个劲儿地感谢,同时也将受伤的原因,以及早前在燕京打探消息,告之了林隆道和文曙辉等这帮南楚的重臣。

“末将受邵将军之令,回燕京替他祭拜死难的亲人……没过多久,就被人发现的行踪……末将只得躲进昔日端王府的后院,谁知,正好遇到有人刺杀了梁伪帝的连襟吕辉祖。随后,城门便被封锁了,末将脱不了身……好不容易找机会,带着几名随从混出来,在驿站换马时,又被人认了出来。这才一路被他们追了过来……”将前因后果葛五娓娓道来,怕他们不信,他还把吕辉祖被刺的细节,完整地讲述了一遍。

“吕辉祖死了?他不过是个小喽罗,竟有人从他身上先下手……”文曙辉有些觉得不可思议。

林隆道摇了摇头,解释道:“虽说杀他意义不大,可是当初几家被灭族,他可是其中帮凶之一。据探子来报,为了侵吞被抄官员府里的私产,他手段毒辣之极……可不能小瞧了。”

——*——*——

感谢shalou98朋友投的宝贵粉红票。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