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260章 身世之迷

第二百六十章身世之迷

话虽如此,文曙辉还是觉得里面有些蹊跷。

他毕竟经历过十多年前的家族变故,虽说多年不在燕京,对老对手高世海的底细,比一般人看得还是清楚许多。

会不会用的苦肉计?高家想借机在京城,再来一次大搜捕呢?借此肃清燕京城中暗地里的反梁势力?

他难免为还在燕京的旧友故交担心。

文曙辉将目光再次投到葛五身上:“葛将军可曾看清,那下手杀吕辉祖的人,长得何等模样?”

葛曜垂下头来,似是仔细回忆了一番,答道:“看那人的身手,刚劲有力,下手干脆利落,似是军中的之人……许是高吕家姓的仇家。”

听了这话,林隆道微蹙眉头。他确实弄不太懂,文曙辉怎会如此关心吕辉祖生死的问题。

在他看来,高世海这位连襟,虽然人品不咋的,却是个敛财的高手。自从他被人弄到京城,那些年占据户部高位,为高家一派弄来不少银钱。是以,当他一家被先帝爷定罪后,高世海才会大番周折,将他从流放之地捞回来,后来还翻了案。以至于伪梁建立后,直接升官封了侯。

就是这样一个人,还是对方阵营的,死了就死了,该高兴才对,为何对眼前这人穷追不舍呢?

林隆道见好友紧蹙眉头,低头不语,遂将心里头想的这些,直接给问了出来。

文曙辉摇了摇头,耐心跟他解释道:“兴许燕京又要开始一场清洗了。”

林隆道听到这话,忙扭头望向葛五:“是这样吗?葛兄弟在燕京时,可曾听到什么风声?”

葛曜挣扎起来,朝林隆道揖礼答道:“末将倒是未曾听说,不过,在我离开之时。无意间似有瞥见深目高鼻的异族人,进了燕京城里。”

林隆道跟文曙辉对视一眼,心里均觉不妥。

难道,高世海为了迅速稳定局势,暗中跟鞑靼勾结了不成?

想到齐敬熹如今下落不明,文曙辉暗暗着急。

这下,远在西北的齐三将军危险了。

待将林隆道送出府后,他又返回客院,跟葛曜问起京中的详情。

“葛将军为何会躲到端王府去的?莫不是邵将军有什么特别任务,要交给阁下?”为着女儿和外孙。文曙辉想从对方口中,套出些竹述和他前女婿的情况。他不好直接开口,只得从端王府着手。

葛曜一怔。眸光片刻躲闪,下一瞬他恢复镇静,对文曙辉道:“实不相瞒,末将小时候曾去过端王爷的后院,知道那里极易藏身。加上邻近两府住的都是高家皇亲,所以……”

文曙辉点了点头,没有再问下去,嘱咐他安心养伤,又对派来侍候他的丫鬟一番交待,就离开了。

傍晚的时候。葛曜这里迎来位不速之客。

文执初从父亲那儿听说,他最崇拜的葛大哥,竟在他家客院养伤。便兴冲冲赶过来了。

“葛大哥,这是怎么了?”瞧见葛曜面色发青,唇角泛白,文执初小手摸上葛曜的脸颊。

见到他小脸蛋,满是真心实力的关切。葛曜心头随即一暖,安慰他道:“没什么。就是不小心受了点伤,不碍事的,养几天便好了。”

文执初是从蒋妈妈跟丫鬟暗地里议论,才得知葛曜前日之事的,哪里肯相信对方这般轻描淡写的说辞,忙驳道:“葛大哥,你不必瞒着执儿了。听说那晚很是凶险,把连大姐都惊动了。幸亏她之前学了些急救的法子……听说,你昏迷得都说起胡话来了……”

葛曜一听,有些意外,忙跟小友问道:“怎会惊动姑奶奶的?明明是文尚书安排……”

文执初嘴巴一撇,澄清道:“才不是爹爹。那日爹爹跟林世叔喝高了,回府就躺下了。黄统领没法子,只好请示大姐,她才赶过来的。”

原来,自己说胡话了。

葛曜暗暗羞赧,想着到底麻烦那人了。

想到避到宁国府时,他不留意听到的那番对话,葛曜为这女子暗暗不值。

文氏女跟齐四公子的过往,这几年他倒是偶尔听闻过一些。尤其是送文氏回金陵之前,他听木莲师兄弟讲过她的遭遇,后来在船上的相处,对这女子他感到跟姐妹一样亲切。

为了赶回来早日见到儿子,她竟然宁愿在海上漂泊两三个月。

“你的小外甥还好吧!听说有两岁多了?”葛曜不由问起那个孩子。

对他提到小葡萄,文执初很是惊讶。

他好奇地问道:“葛大哥,你是怎么知道小葡萄的?你也见过他?”

葛曜摇了摇头:“没见过,不是上回你中跟曦裕先生在路上说的吗?你们从岭南到金陵,不就是为了照顾他吗?”

想不起自己曾说过,文执初见他关心小家伙,忙跟献宝似地跟聊起小外甥:“……不仅长得胖嘟嘟,还喜爱咧嘴笑,有些时候可好玩了”

“哦?如何好玩法?你给我讲讲……”葛曜闲得发慌,有个稚童陪着他解闷,自然少不得问了起来

文执初跟他聊起生活中的趣事。

不知不觉中,一大一小两个人竟说一个多时辰。

跟在文执初身边的书僮,想到过一会儿,老爷还要检查少爷的功课,忙在后面拉着他的袖子:“少爷,时辰不早了,您《幼学琼林》里的篇章还没背呢……”

被他这样一提醒,文执初拍了拍脑袋,一副大梦初醒的样子。

“糟糕,跟葛大哥一聊就忘记时辰了。我的功课还没准备好……”说着,他便向葛曜告辞,“葛大哥,你这些天不会走吧!明日执儿再来陪你说说话……”

接着,他朝葛曜施了一礼,逃也似地离开了。

望着小家伙像只兔子般,瞬间都没了身影,他不禁哑然失笑,想起自己像他这么大的时候。

又过了两天,文执初不知是被父亲禁足,还是怎地,竟然爽约了,没有再出现在他跟前。

到第五天时,葛曜想到还有重要事情要办,便起床到前院跟主人家告辞。

文曙辉有些讶然:“太医不是说,要养半个月吗?你怎地七天不到,就要下床走动了?”

葛曜一抱拳,谢过文曙辉的关心,又解释道:“末将有要事在身,耽搁不得,所以这才提前跟您告别的。更致命的伤势末将都经历后,这点伤实在算不得什么。文大人不必过于担心。”

竟然对方执意要离开,文曙辉也不好强留,遂对葛曜交待道:“既然你有要事,我就不留你了……不过,你离开之前,曦裕还有件重要之事,想请葛将军释疑。”

葛曜一抱拳:“文大人请讲!”

文曙辉却不着急,端起桌上的茶盏,轻啜了一口气,才将目光转向他,盯着葛曜的眼睛,不疾不徐地问道:“照将军所讲,你去燕京不过替邵将军祭拜亲人,高世海派的人马,竟然派人潜到金陵城,不依不饶来追杀你,这又是为何?”

葛曜心里微惊,暗叫一声不好。

自己还是露了马脚,被心细如尘的文尚书发现了。

葛曜脑海里的念头飞速旋转,想要个无懈可击的托辞,他一抬头触到文曙辉灼灼的目光,他随即又放弃了。

能当面跟他提如此犀利的问题,文尚书定是有备而来。如果借口被他再次戳穿,岂不是连这点交情将来都要断送了。

见他神情闪烁,文曙辉脑海里也在飞速转着各种念头。

这人神神叨叨的,到底有何难言之隐呢?!

高家派厉害的杀手追他,还追到自家后院的门口,此事初一看没啥问题,可仔细一琢磨,就会跟他一样疑窦重重了。

对方到底是什么人物,高家要兴师动众来追杀他?

他说过是在端王府,亲眼目睹吕耀祖被刺,那他完全可以在燕京躲上一段时日,等风头过后再出来。何必着急赶路,招来众人瞩目?!

还有,正如他说的,从燕京一路追来的。那么,当路过山东境内时,他为何不找邵将军寻求庇护,毕竟他是因公被追杀。何必要跑得更远,到南楚来躲灾呢?

被文曙辉这样盯着,葛曜险些扛不住了,摸了一把冷汗后,他朝文曙辉单膝跪下,跟对方解释道:“多谢文大人救命之恩,只是这事涉及到邵家军的秘密,恕末将不能和盘托出。”

文曙辉半信半疑,一副不太接受的表情。

葛曜顿了顿,想到对方的担忧,忙又保证道:“末将以自己母亲名义担保,我不是故意要躲到南楚来的,当初大梁派来的人实在是追得太紧,慌不择路。末将保证,绝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这就别过……”

哪肯让他如此轻易走掉,文曙辉忙问道:“葛将军既然不放便说,曦裕也不强人所难,你还是将伤养好之后再离开吧!林将军找人来传,大梁的探子还在金陵城内没走,这样出去,你岂不是自投罗网?!”

葛曜一惊,还来不及回答,屋外便有一声音传来。

“曦裕兄所言不差,金陵城如今混进不少大梁的探子。当时若不是葛将军,林某险些误了大事。”

话音刚落,林隆道便施施然地走了进来。

葛曜猛地一回头,正要问清情况,便见林隆道逼上前来,盯着他的眼睛问道:“阁下跟已故的端王爷,到底是何种关系?”

猝不及防被人这样逼问,葛曜不由愕然。

——*——*——

感谢毛艺衡朋友打赏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