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261章 小儿念父

第二百六十一章小儿念父

葛曜脸上的讶色一闪而过。

文林二位像是约好了似的,都直愣愣地盯着他,想逼出他的真话。

踌躇了片刻,葛曜重新抬起头来。

“末将跟他没甚关系,不过是临行前,邵将军有所交待,说是他以前跟端王爷交好,要我回京时,顺道到王府旧宅凭吊一番。只是没料到,那里竟然被梁伪帝,赐给了他的连襟居住。”

说完,他回望文林二人,一副心底无私天地宽的坦荡。

跟林隆道对视一眼,文曙辉虽是不大相信,却也无可奈何。

注视着他们的表情,葛曜心里直打鼓。

文曙辉想到女儿不日将远行,便是这人听到传闻,以为他女儿身上有玉玺,也没多大关系,遂将此事放到了一边。

林隆道却不愿就此轻易放过,出了文府大门,他便召来自家暗中力量,派人到山东打探一番,势必要将这个可疑人物,查得个底朝天,他才会安心。

且说葛曜这边,送走两位大人物后,他便跟侍候自己的侍婢问起,那天晚上他两同伴的尸身,如今葬在何处。

文府小丫鬟徽墨哪里知道,摇了摇头说道:“此事是老爷交给别人办的,要不,奴婢叫孙管家过来?”说着,她转身就要去叫人。

葛曜想到已经够麻烦文府了,忙拦住了她:“不用麻烦了,还是等告辞时,我再亲口问问你家老爷。”

徽墨摇了摇头:“不麻烦,正好姑奶奶要到寺里,给施嬷嬷做法事,孙管家那里定备下了不少香烛纸钱,将军若是要祭拜同袍,孙管家多备一些便是了。”

想到自己身上的伤。还在尚未捉到的杀手,葛曜犹豫了。

徽墨以为他默许了,忙走出院门,让人跟孙管事报告去了。

从悦已阁刚返回,舒眉便让人将雨润叫了过来。

“小姐,这么大的一撂,您都盘点好了?”雨润睁着溜圆的眼睛,一脸的不可置信。

舒眉摇了摇头,说道:“我抽查了几本,没什么大问题。我离开之后。你接着做下去。吴太太和唐二奶奶都是懂行之人,你可千万闹出笑话来了。”

雨润微微怔忡,将那撂账册接过来后。便放在案桌,望着舒眉问道:“小姐到底几时回来?您不在,我都没主心骨了。”

舒眉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听爹爹的意思,这位舅舅跟母亲当年关系甚好。他被赶出家门后。再也没回过施家,也没跟文家联系,直到去年年底。”

雨润是文家在岭南之后买的,之前甚少听施嬷嬷提起过那位舅老爷,遂不好出具什么意见。

舒眉瞥见对方日渐红润白皙的脸庞,有心打趣她:“如今要是有岭南的熟人见了你。十有八九都认不出来了。”

雨润腼腆一笑,说道:“何止岭南的熟人,便是上回在码头碰到萧大爷。他都认不出我来了。”

“萧大爷?哪位萧大爷?”舒眉好奇地问道。

她的话音刚落,便听到雨润“哎呀”一声,忙凑近了跟她跟前:“瞧我这记性!差点将正事忘了。就是前日里,我到江边码头验货,您猜猜。都遇见了谁?”

见她一脸兴奋的样子,舒眉抿了抿嘴唇。道:“你莫不是遇见漕帮的少当家——萧大哥吧?!”

雨润猛一抬头,惊讶地望着舒眉:“小姐,您是怎么猜出来的?”

舒眉摇头解释:“咱俩都熟的,又是在码头碰到的,除了萧大哥就不作第二人想了。”

这么快被猜出,雨润感觉甚是无趣。不过,想到萧庆卿跟她的交待,雨润顿时来了精神。

“小姐,萧大爷告诉我,说因战乱,他如今只在南边跑船,不到北边去了。若是您有什么东西,要从其它地方运来,可以找上他。”

“哦?”舒眉颇感意外,遂问道,“他祖籍不是涿州的吗?这不去北边,可不是连祭祀都不方便了?”

雨润点了点头,深有同感。

“见到萧大爷的时候,他一脸络腮胡子,我都险些认不出他来了。后来,我向萧大爷身旁的随从打听,说是老帮主前年年底过身了,如今漕帮由他当家。萧帮主不甚被梁国那些狗官奴役,所以带着弟兄龟缩回南边来了。”

原来是这样,舒眉不禁猜想,萧大哥父亲的死,莫不是跟梁国官员有关吧?!不然,以生意人的惯性思维,一般南北对峙时,船只若能突破封锁,搞搞走私比平日利润可丰厚多了。

念及此处,舒眉抬起头,望着雨润问道:“他的妻小在哪里?莫不是也在金陵城内吧?”

雨润点了点头:“小姐料得没错,萧家太太就住在城西的雨丰巷,当时她跟在萧大爷身边,还邀我去她家玩呢!”

舒眉听了,抿嘴一笑:“那你平日有空,就多跟她走动走动。萧大哥从小跑马走船,现在又掌事了,想来萧大嫂夫唱妇随,也见过不少世面。你跟她多交往,长长见识也是好的。”

雨润正有此意,跟舒眉说道:“原先我还有顾虑,小姐您这样一说,那我真要上门了……”

舒眉忙上前揽住她肩:“这才是女东家的做派。等哪天你自立门户,到时就能独挡一面了。”

听到“自立门户”四个字,雨润一愣,顿时着急起来:“小姐,您是要赶我走?”

舒眉摇了摇头:“你我如今成了姐妹,哪还有赶不赶的。等咱们爹爹这里的事办完,我跟小弟自然要跟着离开。如今你都嫁人了,嫁鸡随鸡。听林世叔讲,你那夫婿在战场上甚是勇猛,若是哪天反攻大梁,他少不得要立功的。若是到了那天,你封了诰命,自然不能时时出来打理,得把生意交给掌柜。只需幕后遥控便成了……”

雨润听着听着,眼角不由湿润起来。

没过多久,她站起身,对舒眉保证道:“便是有那么一天,我也不跟您分开,最多让他解甲归田,你们上哪儿,我们一家便跟去哪儿。”

舒眉微愣,没想到都嫁人了,雨润还这样执拗。

不过。日子还长,这事以后再说也不迟,想到如今南北僵持的局面。舒眉知道父亲想脱身,怕不是那么容易。

她正思忖着,门外丫鬟端砚跑来禀报:“姑奶奶,小少爷见不到您,正在院子里哭闹着呢!”

舒眉急忙起身。朝她所居的秋实院赶去。

隔老远,她就听到小葡萄扯着嗓子大哭,后面还跟着一群人的劝慰之声。

舒眉心头一紧,忙跟了上来。

“……爹爹,我要爹爹……”小家伙清楚喊出自己的要求。

舒眉脚上步伐加快。

一见到母亲来了,小葡萄伸出手来。做出要她抱的姿势。

舒眉顺势就坐到了他旁边,柔声问道:“怎么啦?你又吵着要什么?”

小家伙瘪了瘪嘴,一脸委屈地抽泣:“……爹爹。我要爹爹。”

舒眉顿时愣住了,朝四周侍立的乳娘、丫鬟和媳妇们扫了一眼。

屋里众人见她神情肃穆,脚步本能地朝后缩了缩。

“是谁教他要‘爹爹’的?”舒眉将目光先停留在乳娘吴氏身上,随之,又挪向了番莲。

番莲见她目光似有怀疑之色。忙上前辩白:“奴婢刚进院子,不是我教的。”

见番莲先行动了。吴妈妈也跟着解释:“姑奶奶上次交待后,奴婢从来没出过错,也敢没跟他提起……”

舒眉将视线扫向屋里的其他丫鬟婆子。

个个都是噤若寒蝉,一脸无辜的样子。

舒眉心下疑窦顿生。

那是谁教他的呢?

翻过年来后,孩子早忘了爹爹这号生物,此时怎会突然要了起来。

不是有人教他,舒眉说什么也不会信。

要知道,齐峻离开金陵城时,小葡萄才刚学会喊人。两年快过去了,他怎么可能还记得那个人?除非他天赋异禀,或者也是的伪儿童。

舒眉百思不得其解。

还没等她想通,小弟文执初跑了进来。

“大姐,听说你明天要出门,带执儿一起去吧?!”

舒眉一愣,还没有反映过来,他身后的蒋妈妈过来解释道:“少爷刚才到前面客院的葛将军那儿,听到孙管家提起,姑奶奶明日要出门上山,他这才想跟着一道去。”

舒眉恍然大悟,忙问他:“我是去办正事,你要去干嘛?”

文执初将脸一扬,问道:“姐姐是要去祭拜大娘吗?小弟当然要去。以前爹爹祭拜时,我跟在后面磕过头的。”

她将目光挪向蒋氏,后者证实地点了点头。

舒眉神情一肃,解释道:“不是拜祭两位母亲。是姐姐以前的嬷嬷,她的周年快到了,我要上山给她做做事,你一个男子汉总来掺和这种婆婆妈妈的事做甚?”

文执初不太明白:“什么婆婆妈妈?”

舒眉耐心劝慰他:“你年纪还小,不要过多掺和这种阴阳之事。等及冠后,再来参与也不迟。”

文执初已经过八岁进九岁了,虽说他聪明伶俐,颇有几分早慧的势头。这种风俗阴阳方面的事,他还是半点也不懂。

想到不能趁外出机会骑马,为此他十分沮丧。不过也没办法,他在舒眉磨蹭了一会,便被劝了回去。

将众人打发回去,舒眉独独留下番莲。

“说吧!是不是他到南边来了?”

番莲身子一颤,忙跪了下来。

——*——*——

感谢舒研500、桑榆晚情两位朋友投的宝贵粉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