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262章 来龙去脉

第二百六十二章来龙去脉

被舒眉目光灼灼地这样盯着,番莲仿佛芒刺在背……

只见她挪了挪膝盖,十分烦躁不安的样子。

舒眉心里有些明了,也不再逼她,回到软榻,端起刚才丫鬟斟上来的茶水,自酌自饮了起来。

番莲心里不由一阵发慌。

她明白,此刻不是沉默的时候。

要知道,自从她被四爷委以重任,回到南边守在夫人身边起,她便不再只是担负着保护他们母子的任务。

四爷的苦衷是什么,她现在虽没法知道,可是国公爷当初如何嚣重四夫人,别人不知晓,她跟妹妹优昙却是亲眼目睹过的。

要不然,妹妹为何宁愿舍掉性命,都要维护四夫人呢?

在这件事上,番莲觉得不能让夫人误会,以为她是四爷派到她们母子身边的细作。

不然,以后连守在她们身边的机会都要失去了。

番莲正在思忖该如何作答,突然,脑海里灵光一闪,想到前几日查探得来的情报。

“夫人……”番莲跪行数步,到舒眉跟前拜倒,“在小少爷跟前提及爷的,并不是奴婢,应该是另有其人……”

“哦?!”舒眉停下啜饮的动作,扭头朝她望了过来,“是谁?你倒是说说看。”一副好整以暇的态度。

番莲抬起头,望向她的眼睛,解释道:“前几日,您不是让奴婢去查访,那位严公子的来历吗?奴婢还真就查到了……”

舒眉神情微僵,不知她为何突然调转话题。

番莲咽了咽口水,思忖片刻后,便将外面查的消息,跟文府后宅发生的事,全都联系了起来。

“夫人。您之前怀疑的没错,那位严公子来历可不简单,他是太后娘家的族侄。”

舒眉抬起来头来:“你能肯定?”

番莲点了点头:“奴婢十分确定,之前夫人不是说,查他跟唐家的人关系吗?原来,那位严公子跟唐家出了嫁的三姑奶奶婆家妯娌,是远房表兄妹关系……奴婢暗中打探了一番,唐严两家平日走动,那位严公子就出入了唐府好几次。”

这话倒把舒眉镇住了。

起先,她只不过以为。温氏跟那位严公子早就相识。

她万万没想到,唐严两府来往甚是密切。

“是一直有来往,还是今年年节才交往起来的?”虽然隐约间有感觉。舒眉不想草木皆兵。

番莲顿了顿,然后答道:“奴婢查探过了,好似宫宴过后,大内派使者赏赐过后,才出现的这种情况。”

舒眉有些不解。望着番莲:“还查到了些什么?”

“后来,严公子就进京了。不过,奴婢还打听出,说是这严公子家境贫寒,自幼丧父,靠族人资助才进的学堂。是以年过二十三。还未说亲……”

原来,那人已经过了及冠的年纪。

舒眉眼前不由浮现,那回在霞光阁。初次见到他时的情景。

见她走了神,番莲心里一喜,抓住时机忙又道:“奴婢怀疑,有人教小少爷要‘爹爹’,恐怕不是为了四爷……”

抛出这种猜想。番莲把目光投向舒眉身上,眼睛一刻也不眨地留意着对方的表情。

舒眉暗中吃了一惊。

照番莲的意思。难不成是太后那边的人,怕齐峻赶来,她递出去的“休书”,到时成了白纸一张,自己跟齐峻又破镜重圆了?!

这是借小儿之口,提醒她在小葡萄懂事之前,给他另找一个父亲?!

到时,她的立场,爹爹的态度……

若是以为她跟齐峻还有复合的可能,父亲为了齐峻的安全,辞官回岭南,从南楚朝廷抽身而出,这边将损失一名能臣……

只是,他们也太小瞧人了。

覆水难收,齐峻即便再有苦衷,事先连个招呼都不打,就另娶她人。她得多自甘堕落,才会原谅这背信毁诺的薄幸之人。

若是儿子长大后,得知父母之间的纠葛,怕是也很难原谅他这种抛妻弃子的举动吧?!

舒眉脸色稍霁,半信半疑地望着番莲:“这些是你亲耳所闻,还是凭空猜想的?”

番莲立时一怔,忙解释道:“奴婢刚从外头查访回来,情况大致如此。怕小少爷忘了自己原来的姓氏和祖宗,奴婢不是没想过,要在暗中教教他,只不过,还没来得及这样做,就有人捷足先登了。”

舒眉点了点头,接受了她的说法。

文府的仆妇,大多数都是由唐林两家介绍进来的。便是有那几个从人伢子手里买的,她们跟林唐二府的下人,也极为熟悉。

混进个把自己人进来,或者跟两府的下人间有来往,舒眉一点都不意外。

只是,南朝这边的行事作派,未免也太急切了些。

他们想挽留爹爹,她表示理解。

不过,也不用把主意打到自己头上吧!

俗话说的得好,初嫁从亲,再嫁从身。更何况,她没打算再嫁呢!

想到这里,舒眉便安慰对齐氏赤诚一片的番莲:“此事你且先藏在心底,任谁问起,都莫要声张。等我从浙南回来后,咱们再做计较。”

番莲一愣,问道:“夫人要远行吗?去多久?”

想到还没跟她提过,舒眉顺道将计划告诉了她。

“大约两三个月吧!回来后,我带小葡萄搬到山上去住,省得有人再惦记……”

番莲听了这话,忙又凑到她耳边,将从高门大户里面听来的,关于齐峻的风声,告诉了主母。

“他们暗地里在传,说是那年燕京皇宫失火,玉玺跟着也丢失了。不知怎地,有人就怀疑到四爷身上。所以,爷不能及时赶到南边,或者是被人软禁起来了……”

“还是这事?!”舒眉不禁讶然。

她的思绪,不由飘到四皇子出事的晚上。

那天齐峻确实是从大内逃回来,身上还受了伤。后来,又在外面躲了好长一段时日。

不过,要说玉玺藏在他的身上,舒眉是万般不肯相信的。

要知道,这关系到国祚的大事,他哪有那个胆子,将东西藏起来。

再说了,若是他手头上有,之前也不会深陷囹圄,被高氏父女以母妹相挟,最后还得靠竹述相救,才能平安脱困。

番莲似有话还未说完,望了舒眉一眼:“夫人,您应当知道,那天晚上先帝突然间遇刺,既没留下遗诏,生前也没立储君。先前五皇子之所以被拱上龙椅,不过是因着他乃先帝唯一子嗣的缘故。后来,他将皇位禅让给高家,看着一切遵照周礼而行,却难以让天下人服气,尤其是咱们南楚,立了位带着项氏血统的君主……”

说完这话,她有意停顿下来,别有深意地望向舒眉。

舒眉抿嘴沉思。

番莲这话说得颇有技巧。

一半像是在试探,一半却暗示着什么。

玉玺?!

舒眉神情一凛,抬头望向番莲:“他们不会以为,那什么的玉玺,你们爷交到我手里了吧?!”

番莲忙点了点头。

“所以,他们更要将我跟小葡萄留下来?!”舒眉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可是,我一个妇道人家,要那玩意作甚?又不想当则天大帝……”

番莲摇了摇头:“这也是奴婢想不通的地方。或许,他们以为,您那封送到北朝的‘休书’,是故意做出来的姿态,就是怕人有朝您身边下手……”

“等等……”

舒眉只觉有道灵光在脑海里一闪而过。

葛五爷在文府后门遭人追杀,莫不是也是这原因吧?!

随即,她便否定了自己。

不对,她听父亲提起过,那帮人是从燕京一路追过来的。根本不关文府什么事,与自己更是无涉。

文家才是遭了池鱼之灾的一边。

了解此事的来龙去脉,舒眉心里稍稍平静下来。

随后,对番莲歉然道:“是我错怪你了。你今天报告的消息,对我很有帮助。对了,明天我要上山做法事,你回去好生准备一下,跟着我一同去吧!随便把优昙的也一道做了……”

闻得此言,番莲倏地抬起头来,望向主母的眸子中,隐隐有水光闪动。

舒眉拍了拍她的肩头,声音低沉地说道:“她为了救咱们母子,舍身为主,跟施嬷嬷是一样的,我早把她当成自己亲人了。往后遇到清明时节,少不得还要让小葡萄给她们上香的……”

听了这话,番莲激动得不能自已,忙将头在地板重重磕了几下,对舒眉谢道:“奴婢代妹妹谢过夫人恩典,优昙若地下有知,她该是多么高兴……”

想那位机灵能干的姑娘,舒眉不觉有些伤感。

这几年的变故,她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地离开了。

优昙、施嬷嬷,还有朱能……

南楚的皇帝便是贪图安逸,想偏安一隅,跟随他一起逃过来的,怕是也不会依他。

毕竟,不少人家的祖坟还在北边,跟高家还有不少的血仇。

问清儿子异状的缘由后,舒眉便将番莲打发出去。

又让人去给孙管事递了话,安排明天出门的事宜。

她所不知道的是,番莲回到自己住所,刚把房门带上,打算歇息一会,身后便闪出一道人影。

番莲迅速做出反应,反手一抓,想将来人撂倒,谁知那人身手甚是敏捷,反而把她制住了。

番莲正要出声呼救,便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番莲,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