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263章 迟了一步

第二百六十三章 迟了一步

晨曦微露,昨夜的露水将街道地上青石板,浸成湿漉漉的一片。

街边早起的商贩,已经作好了开市的准备。位于城北金吾后街东边的文府,大门吱吖一声被人从里面打开。

顷刻间,从里面出来一辆青幔马车。

车的两旁不仅有身着黑色铠甲的侍卫守护,车厢前面还有一名长相颇为英气的婢女随行。

只见他们朝南一路驶来,到城门处遇到了士兵要例行检查。

“这是文尚书府上的马车……”番莲从车辕后头跳了下来,走到城门守卫跟前,递上了事先准备好的帖子。

那军官拿过来一瞧,果然是文府的人,忙上前套近乎。

“最近城里城外都不甚太平,夫人路上可要当心点。”说着,他便点头哈腰将帖子送还给番莲,让人给她们让出一条道来。

车辆重新启程,舒眉在里面听到,心里不由琢磨来了,忙叫来随行的黄统领,询问外面的情况

“那晚追杀葛将军的凶犯,还未捉到吗?”担心留在府里的儿子,舒眉忙不迭地跟他打听起来。

黄统领一拱手,朝里面的人解释道:“林将军已经将通缉令发了下去,若他们还在金陵城内,定是跑不掉的。”

舒眉点了点头,心里暗忖此事的蹊跷之处。

没一会儿,她便将番莲召进来询问。

“……你知不知道,他惹了什么人?为何被人下如此狠手?”

番莲顿了顿,想起找人打听来的情况,遂凑到舒眉耳边,将内情讲述了一遍。

舒眉听后大吃一惊。

原先,她以为了葛五后来从军,归在邵将军的麾下。到金陵城定是跟南楚政权有合作。没想到,他却是被人一路从燕京追赶过来的。

想起宁国府的众人,舒眉和番莲问起芙姨娘母子来。

“你离京的时候,可知道他们的下落?”

番莲一怔,随即反应过来,夫人这是在打听七爷娘俩的去向。

“宁国府一家回到沧州后,七爷便进了族学。后来,四爷跟太夫人虽然回了京,芙姨娘跟七爷倒没有跟去。说是要守着老国公爷的坟冢,不愿回京了。”

听了她的讲述。舒眉不禁为芙姨娘叫好,暗道:这女子果然是明智之辈,知道燕京已非久留之地。没必要跟着去趟那摊浑水。

“五姑奶奶的病情如何了?没什么后遗症状吧?!”她问起郑氏处处维护的齐淑娆来。

番莲忙答道:“都治好了,正因为这样,那女人后来派人治好竹述先生。有了人求情,爷最后才得以放出来的。”

舒眉心里暗暗感叹:这高氏好算计,如此一来。顺理成章就将竹述先生师徒互相捆绑了。

不过,爹爹推崇的人,不应该是这么容易被人算计的

怎地他们一个二个,都败在一妇人手里?!

这不合理啊!里面会不会有外人所不知的隐情?

舒眉正在琢磨,就听番莲继续说道:“竹述先生清醒后不久,秦姑娘就被宣进了皇宫。她的父亲跟着也升了官。成了礼部尚书……”

原来如此,舒眉倒时能想象得到,高家笼络秦父的用意。

舒眉不由想起自己拜师的那天。在撷趣园里,竹述先生特意为祖父安排的祭礼。

短短才几年时间,一切已经物是人非了。

她不觉有些伤感。

突然,马车在道边停了下来。

舒眉朝番莲望了一眼:“出去看看,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番莲领命出去了。

大约过了半盏茶的功夫。她又钻了进来:“夫人,前面道上似乎发生了一些状况。黄统领过去处理了。”

舒眉点了点头。靠着车厢壁开始闭目养神起来。

没过多久,外面倏地传来争执的声音,舒眉神情一凛,顿时坐了起来。

“再出去探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番莲应了一声,跳下了马车。

这回,等了许久,都没见对方回来禀报,舒眉有些纳闷。她忙戴上面幂,撩开窗帘将头探了出去。

前面确实有群人围在那儿,似乎在争执什么,黄统领跟番莲都在那儿,似是跟什么人理论。

舒眉不由蹙起眉头,心里暗道:“这都是什么事啊,劝架的人怎地跟人争执起来了。”想到这里,她回过身来,吩咐丫鬟下去,给番莲她们传话。

领着舒眉的吩咐,徽墨跟着也下去了

舒眉掀开帘子的一角,从车厢里头密切注视外头的动向。

谁知,就在这时,排在她们后面的马车,等得有些不耐烦了,调转马笼头打算朝旁边的叉道上绕开去。

那车夫在指挥牲口时,鞭子抽得过猛,让那匹立时嘶叫起来,在原地不停地打转儿,就是不听使唤,四只蹄子还不停地踢踏。

车夫一下子急了,忙死命地拽紧缰绳,企图将那畜生扳转过来。

有道是欲速则不达,他越是用力抽打、猛拽,马匹越是不听使唤。

不到半盏茶的功夫,那四蹄畜生便开始烦躁地踢跳起来。

它这样一激动不打紧,连带文府这辆车的马匹也跟活跃起来。

舒眉感到有些不对劲,正要收回视线查看怎么回事,就听说府里赶车的江师傅冲她喊道:“姑奶奶,不好了!咱们府里的马匹,也有些不对劲了……”

他的话音刚落,舒眉就听得一声马匹的嘶鸣,她还再不及反应,就感到车厢剧烈地颠簸起来。

到了这种状况下,舒眉哪还能不知发生了何事?!

只见她紧紧的抓着车厢的窗棱,好让自己不要被抛出去。

这时代没有汽车,不能系安全带,她只能凭着本能,紧紧地拽着车厢壁上的把手,好让自己稳定来。

“姑奶奶。莫要着急,奴才这就是制服那畜生。”

是车夫江师傅的声音。

舒眉此时什么念头都没有,脑海里空白一片,只想着什么时候马车能停下来。

就这样一路颠簸,也不知被拖了多少距离,后来,舒眉听到她带出来的护卫,纷纷在后面赶来的声音。

可那匹马还是没有停下来的迹象

舒眉心里暗叫一声不好。

文府招来的护卫,自然不能跟燕京宁国府的暗卫们相提并论。

俗话说,南人善舟。北人善马。

看那车夫这么久都没控住场面,就知此时,她的情况不妙。

舒眉实在忍不住。撩开窗帘朝前面望去,就盼着那里有什么建筑,能挡住这匹发了狂的畜生。

这一瞧不打紧,舒眉发现前面不远处,有一个偌大的湖。

不会吧?!

舒眉心里顿如鼓捣。

难道今日不是摔出去。便是要遇水厄?

想到如今的天气,舒眉心里一横,打算等下马车掉下水里时,自己再跳出窗外。

要知道,这辆马车实木打造,上面镶了不少沉重之物。若不及时弃车而逃,怕是要连人带车一起沉入湖底。

就在她将半个身子伸出窗口,准备朝外面跃出时。只觉自己的胳膊被谁猛拽了一下。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舒眉就感到自己被人拖出了马车,随后重重地跌落在地上。

由于冲力过大,在落地的那一刹那,舒眉被摔得七荤八素。只觉脑海里一片空白。待她回过神来时,正要爬起来。就发现自己身边还有一人。

显然,刚才就是那人救了她。

舒眉忍痛撑起身子,正要起身跟对方道谢,就觉浑身像散了架似的,稍稍一动,身上就传来钻心的疼痛。

“哎哟……”她忍不住呼痛出声。

听到她的呻吟声,旁边那人顿时回过神来。

“你怎么啦?是不是摔着哪里了?”

舒眉抬起头来,立刻对上了一双深如幽潭的眸子

“原来是你救了妾身?多谢将军相救。”怔神片刻,舒眉强忍着疼痛,朝那人道起谢来。

葛曜忙起身还礼,将舒眉从地上扶了起来。他正要出声问她身上可有受伤,便见黄统领带人从后面赶了过来。

“姑奶奶,您没事吧?!”黄统领从葛曜接过舒眉,就要扶她起来,就听得她“哎哟”一声,眼见着又要瘫软下去。

葛曜见状,对黄统领吩咐道:“许是腿上受了伤,你且在这儿守着她,我去去就回……”

说着,他便迈开步子,朝远处找了过去。

葛曜刚一离开,番莲便气喘吁吁地赶了过来。

“夫人,您怎么啦?别吓唬奴婢……”

舒眉强忍着钻心的疼痛,朝黄统领问道:“赶车的江师傅呢?你们还不赶紧派人下水,去把他给捞上来?”

黄统领这才反应过来,愣愣地望着她,问道:“怎么回事?难道车夫没有跳下车,跟着一起掉下去了?”

舒眉摇了摇头,一副不明所以的表情。

当时,情况十分危机,她也不知江师范跳没跳车,之前她只听到对方在前面不停地安慰提醒她。

应该还没来得及跳下来吧?!

想到这里,她抬起头朝湖面上张望。就在这时,不远外又跑过来一个人。

舒眉以为是府里的护卫,忙吩咐那人道:“这不下水去救人……”

那人听后一怔,正要说些什么,就听到葛曜的声音响起:“轿子来了,先回去找大夫看伤了再说……”

——*——*——

感谢毛艺衡朋友打赏的礼物、感谢塑料袋1、短袖t恤朋友投的宝贵粉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