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264章 熟视无睹

第二百六十四章 熟视无睹

扭头望过去,舒眉瞧见葛曜带了两人,抬了顶软轿朝这边赶了过来。

舒眉扶着番莲的手,正欲从地上站起来,谁曾料想她刚一动作,左腿处传来钻心的疼痛。

突然,从斜里伸出一双男人的手,便要过来扶她。

舒眉心下一惊,朝那双手的主人望去。

竟然是他?!

舒眉不禁悲愤交加。

这男人终于出现了。

舒眉将手臂一挥,将那人的手挡了开,扶着番莲的肩头,一步一跳靠近软轿,在番莲的帮助下,安然地坐进轿子里面。

“回文府吧?!”望了番莲一眼,舒眉朝葛曜出言谢道,“今日之事,多谢将军相救。”

葛曜拱了拱手,脸面随后转向怔愣在旁边,早已呆若木鸡的齐峻。

齐峻点了点头,朝葛曜揖了一礼:“多谢将军对内子施以援手,回府后,在下再另备厚礼上门酬谢。”

这句话让舒眉颇不舒服,不过因是在外头,顾忌尚书府的形象,她没有当场将齐峻的话反驳回去。

舒眉的态度,让齐峻半是欣喜,半是忐忑。

不过,他知道此地不是解释的场合,遂没有再吱声。

黄统领见状,便过去跟齐峻攀谈起来。

他是文府到金陵城安家后请的护卫,之前耳闻过齐峻这位前姑爷。不过,自从将休书送到燕京后,文曙辉和舒眉父女间,甚少谈及齐峻,故他也不了解这家人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番自我介绍之后,黄统领便明了对方的来意,他正要邀请齐峻上文府时。被大姑奶奶一语给堵住了。

“这人已经跟我们没任何关系了,你请他作甚?还不赶紧安排一下,把江师傅救起来后,咱们打道回府。”舒眉语气冷静,一副不欲搭理齐峻的模样。

黄统领见状,忙把这次出行跟来的侍卫,分成了两拔人,三名留下来善后,两名跟着他护送姑奶奶回府。

见没人理睬自己,齐峻一时之间。心里又涩又苦。

在轿子里坐稳之后,舒眉跟葛曜再次道谢,并问起他如何在这里的。

葛曜拱了拱手。答道:“姑奶奶言重了。那天晚上若不是您出手相救,曜此时怕是还躺在病**……”

舒眉抿嘴微笑,又问道:“将军如何也在城外?莫不是也要上山吧?”

葛曜嘴角微弯,道:“正是,那天晚上。末将遭人伏击,跟我一道的几名兄弟不幸遇难,我正要到山上,将他们牌位寄放在寺里。”

原来是这样,舒眉一扭头,对番莲吩咐道:“回头。你跟孙管家说说,让他给寺里再多添点香油钱,给葛将军的兄弟。也点上长明灯吧!”

番莲点头应下。

葛曜忙跟舒眉道谢,并推辞道:“这如何使得?还是在下自己来吧!”

舒眉摆了摆手:“将军就莫要跟我客气了。妾身能从山东平安活着归来,多亏了葛将军和身边的兄弟一路相护,这点举手之劳,原就算不得什么。况且。他们远离故土,命丧异乡……”

葛曜神情渐渐严肃起来。

随后。他并没再做推辞,受下舒眉这番好意。

见她交待完毕,黄统领请示道:“姑奶奶,您腿上的伤,怕是不能耽搁了,咱们还是赶紧回去吧!”

舒眉点了点头,望了湖边一眼。

葛曜知她担心那车夫,忙主动请缨:“你们先回城吧!这里的事就交给我……今日那马匹会被惊着,恐怕不那么简单,怕是冲着在下来的,我正想留下来查探一番……”

舒眉微怔,迟疑半晌,问道:“这是为何?”

葛曜脸上涌出一抹羞赧之色。

“在贵府养伤之际,在下技痒,指导了贵府马倌几招……”

舒眉恍然大悟。

看来,那躲在暗中的黑手,在马匹上做文章,是想嫁祸于葛将军,挑拨他跟文府之间的关系,让对方失去尚书府的庇护。

想通这些,舒眉不再坚持,微微颔道:“那就有劳葛将军了。”

葛曜忙点头应承。

望着他们身影离开,葛曜转身回到了湖边,跟文府那几名侍卫,想办法开始营救落水的车夫,以及打捞湖里的马车。

被落下的齐峻,见没人理睬自己,心里颇不是滋味。

不过,此番前来的路上,他就想得十分清楚。

知道舒眉定不会原谅自己,只能借着儿子打亲情牌了。

他有多久没见过小葡萄了?

此番前去,他只要一口咬定来看儿子的,文家父女定无话可说了。

打定主意后,齐峻将牙一咬,腆着脸皮就跟了过去。

舒眉被软轿抬着,快到城门口时,在一间茶馆歇了下来。

黄统领忙过来跟她请示:“姑奶奶,路途还很远,不若咱们先找大夫应急处理一下,等小的找来换乘的马车,咱们再往回赶吧?!”

想到自己腿上的伤,舒眉不知怎地,记起那次在红螺寺的扭伤,关系到以后正常行走的大事,她也不敢大意,便点头同意了。

黄统领转身扫了一眼他的两名随从,又朝齐峻望过来。

一时踌躇,不知该如何安排。

见他想离开去寻大夫,齐峻忙上前建议:“这位侍卫大哥,你放心去吧!这里有我照看着,不会出什么事的!”

黄统领闻言,忙朝舒眉身边的番莲望了过来,对方连连给他点头和使眼色。

黄统领一怔,随即猜到此人乃小少爷的生父,为了寻妻特意从梁国赶来的。再一琢磨姑奶奶的神色,不似惊惧的样子。他便将顾虑放下了一半。

料想在南楚地盘上,对方不至于做出什么伤害姑奶奶的事,黄统领朝齐峻一拱手:“有劳了!”随后,他骑着马便离开了。

见没外人在场了,齐峻偷偷觑了舒眉好几眼。

跟他几年前离开时比,妻子脸容又清瘦了不少。许是江南水土养人,她的肤色如今白皙许多。

齐峻正望着舒眉发愣,突然,他感觉一道视线朝他射了过来。

“你跟来做甚?”舒眉清冷的声音传来。

齐峻倏地一惊,待意识到对方是在问自己,顿时心里被某种欣喜情绪溢满。

“我是来见儿子的。”齐峻踌躇了半天,找了个烂之又烂的借口。

“儿子?谁是你儿子?”舒眉哪里肯松口的。

自打见到这人出现,她便开始叫苦。

早知正月还未过完,他就往南边赶,她说什么也得提前离开。

没想到还是慢了一步。

如今他来了,自己想立刻带儿子走亲访友,怕是都不能了。

到时又是一脑子的官司。

齐峻望了望左右,不好在外面跟舒眉撕撸此事,便没有做答。

舒眉想到爹爹如今在自己身边,不怕争不过这人。况且,以南楚君臣急欲挽留她爹爹的情形来看,到时,肯定会支持她那份休书的。

于是,这对前夫前妻都缄默起来。

那两位侍卫和徽墨不知内情,番莲对他们之间的事,却是了如指掌。

见他们互不搭理了,她心里暗暗着急起来,忙充当起和事佬的角色,跟齐峻搭起话来。

“四爷,年节刚过完,您怎地就赶到南边来了?”

想起昨晚跟这小妮子的交待,齐峻心头一喜,忙心领神会地接过话头。

“还不是记挂着你们小少爷……他如今还好吧?!”他脸上露出迫不及待的表情。

舒眉抬眸扫了他一眼,心里咯噔一下。

果然不出自己所料,这人一上来就打起儿子的主意。

他许是不知道,小葡萄当初可是被他亲祖母放弃过的。凭什么他们母子还来惦记这孩子?

舒眉心里无比郁卒。

有了孩子,便有了逃也逃不掉的牵扯。

见到舒眉脸色暗沉,齐峻心里也不好受。在燕京时候,每当想起他们母子,他就告诫自己:“现在忍耐便是为了将来一家团圆。”

如今团圆在即,他又有些不确定起来。

这话齐峻虽是对番莲问的,其实他非常想妻子给一点反应。

可惜,舒眉打定主意,跟此人划清界线,根本没想过理他。由着他跟番莲一问一答,聊起儿子生活中的情况。

齐峻打听了一些,始终不见舒眉开口,心里难免有些失望。他正要跟舒眉请求一番,外边突然进来一行人。

“哟,这不是文家的姑奶奶吗?”一女子的声音响起。

齐峻扭头望了过去,只见带头的是一中年妇人,走进了这间茶馆。她一眼瞧见了舒眉,跟她打起招呼来。

舒眉一见到那妇人,忙跟来人打起寒暄起来:“原来是吴家嫂子,还有严公子……你们这是打哪儿来?”

望了望屋里的几位,吴太太忙跟舒眉解释:“刚从山上敬香回来,姑奶奶也知道,我这堂弟,过两天就要下场了,拜拜文曲星也是好的。”

接着,她把目光落在齐峻身上,发现此人长得英伟不凡,似跟舒眉很熟识的样子,以为是她表兄弟之类的,便打探道:“这位是……”

舒眉一阵尴尬,忙解释道:“刚才去敬香时,路上出了点小意外,就在这里歇了下来等大夫,这位公子是路过的……”

吴太太微讶,望了齐峻好几眼。发现对方的目光一直在文氏身上,说什么也不相信,此人就是一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