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265章 拒之门外

第二百六十五章拒之门外

吴太太轻轻咳了声,舒眉抬头望向她。

“姑奶奶这是打算等大夫过来?”瞅了眼旁侧的齐峻,吴太太眼神复杂。

想到这里人来人往,对方一妇道人家,在此地实为不妥。

吴太太扭头朝身后瞥了一眼,严公子随之嘴唇嗫嚅了几下,神态踌躇,似是有话要讲。

齐峻见状,面色微沉,想到番莲昨晚告诉他的情况,立刻发觉此妇人的奇怪之处。他不由朝番莲望去。

番莲几不可察地点了点头。齐峻心头一凛,浑身紧绷起来。

只见他朝舒眉说道:“还是尽快回府吧!这里地处偏僻,就算大夫及时赶到,恐怕医术也不让人放心……”

舒眉一怔,没有理睬他,而让番莲找茶馆掌柜的,去要间单独的客室。

番莲无奈,只得依命而行。

吴太太想到此番出来的目的,忙邀请舒眉道:“咱们府里的马车就停在外头,还是妾身送你回城吧!总归顺道,你这腿伤可耽误不得……”

言毕,吴太太抬头指了指茶馆外头。

舒眉闻言,抬起头来,一眼便瞧见,在道路旁边,停靠着一辆豪华马车。

扫了眼旁边呆立的严公子,齐峻额上不禁渗出汗来。

见他的神情,似乎对舒儿她……

齐峻想到这里,忙朝吴太太严氏揖了一礼:“这位太太,您对内子的关切,在下实在感激。您说得很在理,她的腿伤不及时处理,怕是于往后行走有碍。不若这样,烦请您搭内子进城,先找个医馆看看。这城外的条件实在有限……”

听到齐峻称文家姑奶奶为内子。吴太太先是一怔,随后便想起之前的传闻。

说是曦裕先生的女儿,性子颇为刚毅,听闻那夫君以为她身故后,续娶了竹述先生的外甥女,立马到府衙,开具了一封“休书”,派人递到了燕京,跟她相夫恩断义绝。

难不成,就是眼前这长得十分英俊的男子?

不过。文氏这态度似乎不像恩断义绝的样子。

吴太太把到自己的堂弟,跟眼前这年轻人做了一番比较,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这人举止文雅。气度不凡,尚且跟文氏还育有一子。如今他又赶回金陵城,怕不是想要破镜重圆了。

吴太太心里一顿捣鼓,想到娘家父兄的交待,顿时警觉起来。对齐峻上下打量一番,随后跟舒眉试探道:“姑奶奶,不如这样,让我堂弟骑着马赶进城去,让人请一位郎中过来。你看,这样是否妥当。”

舒眉蹙了蹙眉头。想起先前离开的黄统领,哪能接受她这建议。

她正婉言谢绝,就听到门外一阵喧哗。

番莲紧接着跑了进来:“夫人。葛将军赶过来了,随道带了名跌打骨医过来。要不要让他先给您瞧瞧?”

舒眉有些诧异,忙朝门口望去。

果然,葛曜扶了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进了茶馆的厅堂。

她不由心生纳闷。

这人不是北边人士嘛!怎地这么快就请来了大夫,竟然比黄统领都要迅速。

葛曜见她望了过来。忙放下那老人,上前一步解释道:“末将把江师傅救起来后。想到姑奶奶有伤在身,恐怕要及时治疗,就自作主张把丰大夫请来了……”

舒眉微微颔首,好奇地问道:“葛将军为何对这里如此熟悉?莫不是在这里住过?”

葛曜神情一僵,随后便点了点头:“不错,我十来岁时确实来过江南。在城南住过好几年,这位丰郎中,我打小就认识,知道他擅长骨科,所以……”

想到葛曜在军中时,就经常张罗安排受伤将士的治疗,对于他引荐来的丰大夫,舒眉自然是放心的。

她忙命赶回来的番莲跟徽墨一道,把大夫请到单间,然后,在她俩的搀扶下,走进了屋里。

吴太太见状,少不得要跟进去照料。她离开时,忍不住扫了堂弟一眼,对他吩咐道:“你且在外头等着,我去去就回。”

严子轩点了点头,安份地留在了厅堂之上。

而齐峻则没这等自觉,紧接着,他也要跟着她们一道进去。谁知,刚走到门口,便被丫鬟徽墨挡住了。

“齐公子,咱们府里的姑奶奶就诊,您一个大男人跟进去,怕是有所不妥吧?!”说完,她怒目瞪视齐峻,一副有她守着,谁也甭想进去的架式。

齐峻还没开口辩解,就听得旁边一直沉默的严子轩,出声说道:“是啊,非礼勿视,咱们还是在这里等着吧!”

齐峻张了张嘴巴,到最后也没拿出什么借口,混进去守在舒眉身边。

将她们送进去后,葛曜转身就回到了厅堂上。

齐峻关心舒眉的安危,忙跟对方打听:“那马匹怎么发狂的?当时在下离得远,没瞧得十分清楚。”

葛曜抬眸瞥了他一眼,刚想要解释一番,便被外出寻医,刚赶回的黄统领出声打断。

“姑奶奶呢?大夫请到了,赶紧给她瞧瞧……”说着,他侧着身子让出一条道,将带来的人请了进来。

葛曜往里屋一指,解释道:“刚才在下也请了一位,在屋里正问诊着。不若将这郎中一同送进去吧!多个人把关,也好让文家姑奶奶安心。”

黄统领点了点头,吩咐了那郎中几句,将人送了进去。

葛曜见掌事的人回来了,便将自己在湖里查找的线索,跟黄统领一五一十地交待了出来。

“本将查过了,那发癫的马匹有问题,事先似乎被人刺入掺入药物的银针。所以那边的马匹一发急,它也跟着烦躁起来。到后面失控没人能制住了……”

说着,葛曜从怀中取出一两枚银针,拿出来交给了黄统领。

见到这玩意儿,黄统领微微发征,不明所以地问道:“这……谁人跟我家姑奶奶有过节?怎会用如此歹毒的招术对付她?”

葛曜摇了摇头,踌躇半晌,才老实答道:“恐怕是北边派来的人……”

黄统领一怔,不明白他话中之意,忙问询道:“害了姑奶奶,对谁有好处?犯不着费老大功夫,对付一弱质女流吧?!”

葛曜若有所思地望了旁边的齐峻一眼,言外之意,那就要问眼前这位北梁的驸马爷了。

齐峻一脸莫名。

他想了想,不愿被人看低了,忙一抱拳,对葛曜道:“葛大哥,你刚才话中之意,莫不是针对我来的?”

葛曜先是摇了摇头,随后又点了点头。

“可以这样说,又不全然是这样。”葛曜抛出模棱两可的话,让齐峻更加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齐峻一拱手,朝他谦逊地请教:“在下愿听其详。”

葛曜扫了黄统领一眼,最后将目光转向齐峻。

“不知齐四爷在燕京,有无听到一个传闻?”他直直地盯着齐峻,让对方没有丝毫躲闪的余地。

“何种传闻?”齐峻不露声色地反问道。

葛曜哂笑一声,跟他解释道:“离开燕京时,我是从端王府逃出来的。之前听京中传闻,说端王府生前,将大笔金银财宝藏于茜枫园内。所以,梁伪帝才把那宅子赐给了连襟,目的就是让他在自己府里,寻查那笔财宝的下落……”

齐峻一怔,连连摇头。

“这个在下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我离京的前几日,端王府发生了谋杀案,后面就封府了。难不成就是这个缘故?”

齐峻蹙着眉头,半信半疑的样子。

葛曜敛了敛面上的神色,接着跟他解释道:“正是这个缘故。因我受邵将军之托,潜进端王府祭拜王爷,被人误认为是凶手,一路追杀到金陵城来。恐怕就是这缘故……”

听闻之后,齐峻点了点头,随后又提出自己的质疑:“可这些跟内子的马车被人做手脚,又有何种关系?”

葛曜一脸愧疚地解释道:“之前,末将被人追杀,恰好逃至文府后院的门口,多亏黄统领带人相救,这才捡回一条性命……最后,末将在文府养了小半月的伤。恐怕他们以为……”

齐峻脸上神色登时凝重起来。

那帮人以为东西交给了他的岳父曦裕先生。

所以,趁着舒儿外出,制造意外……

是想乘机绑架她,要拿人质交换物件吗?

齐峻一时之间,只觉脑中乱成一片。

不对,他们不是一直怀疑玉玺在自己身上吗?

莫不是,冲着自己来的。

若是绑了舒儿或者孩子,到时拿妻儿逼他拿出玉玺来。

只是,这位姓葛的,为何要将责任朝自己身上揽呢?

明明不关他的事。

齐峻十分不解。

可是,此时在外头,旁边还有一位不知是何底细的严公子。有些私密的话,他不好当面跟对方详问。

不过,葛曜既然将责任揽了过去,他正好找个人来掩饰此事,遂没有将自己的原因说出来,而是安慰对方道:“葛大哥不必自责,那群人或许只是想歪了,等事情慢慢查出后,便没什么大碍了。”

葛曜神色一凛,道:“这么说来,若没抓到凶犯,文家姑奶奶岂不是要一直身处险境?”

听到这话,齐峻不由担忧起来。

他原打算探望过妻儿,解释清楚后便回燕京的。这么一来,让他如何能够放心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