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266章 齐人之福

第二百六十六章 齐人之福

齐峻正在暗自担忧,那边房门便被人从里面打开混世小术士全文阅读。

只见番莲和徽墨将两位大夫送了出来。

厅堂里几名男子忙迎了上去。

“不要紧吧?!”齐峻首先发问。

丰大夫觑了他一眼,捋了捋颌下的白须,朝正紧盯着他的葛曜拱了拱手。

“病人脚踝受损,怕是要养上三四个月了。”

齐峻在旁边听了,兀自吃了一惊,对丰大夫问道:“这般严重?若是治好后,将来行走没什么问题吧?!”

丰大夫见他如此关注,只当是病者的亲人,也不再顾忌什么,对众人坦诚道:“若再有损伤,怕是就有些麻烦了。听病人自己讲,她曾从高处摔下来过,养了很长一段日子。好在她年纪尚轻,恢复起来也快……不过,就是再健壮的身子,也经不住这样来回折腾。”

舒眉那次掉落山谷,葛曜是知道的,他忙跟丰大夫道:“那次,幸好掉进水里了,不然这条性命怕是都捡不回来了。”

丰大夫倏地抬起头来,觑了一眼葛曜,以为舒眉是他家眷,遂开始教训葛曜:“你这小子,小时候不也摔断过的,跟老夫学了接骨。怎地这次,让她耽搁这么久?连自己婆娘都不细心呵护,还配得上称为‘男人’吗?”

这段教训一出,让他身边几名男人同时愣住了。

葛曜一张刚毅的脸庞,顿时涨得通红,摆了摆手解释道:“她……她不是……”后面,他怎么也说不下去了,便转换话题,“文家姑奶奶现在能挪动吗?养伤期间可有什么避忌没有?”

见他们几个年轻人神情各异,丰大夫也知搞错了对象

。忙接着他的话答道:“是要注意一些,挪动当然没问题。不过,脚骨长拢之前,不能随意走动……”

说着,他又将照顾病人的注意事项,跟众人说了一通。

葛曜在心里暗暗记下,接着,就要陪大夫去开药方。

齐峻见他忙前忙后的身影,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刚才,丰大夫误以为舒儿是葛曜的女眷。他是既尴尬又羞惭。

随后,想起对方曾搭救过妻子的性命,他心里如同被千斤铁锤。重重地击了一下。

待将丰大夫送走葛曜返回屋里,齐峻忙向他揖礼:“多谢葛大哥对内子的援手。”

葛曜点了点头,面色淡然地收下了。

见他神情坦然,齐峻暗觉惭愧。

一旁黄统领不知他的心思,等将大夫送走后。他便开始张罗起回城的事来。

这时,吴太太带着婆子从屋里走了出来。

她把严子轩叫到一边,交待了几句后,便返身又回了里面。

严子轩随后走过来,对黄统领一抱拳:“愚姐刚才出来告诉在下,说大夫交待。病人虽无甚大碍,但还是得小心,别在挪动之时。再次伤着了……是以,她建议,用咱们外头的马车,将姑奶奶送回去……不知黄统领意下如何?”

黄统领微怔,将头望向葛曜和齐峻。

齐峻点了点头。说道:“就这样吧!咱们在旁一路护着,总不至于再发生什么危险。”

葛曜沉吟半晌。对黄统领道:“还是问问姑奶奶的意思吧古武女特工!”

被他这样一提醒,黄统领面上微露赧色,忙向房门口走去。

齐峻睃了葛曜一眼,跟对方说起题外话来。

“葛大哥,你如今住在何处?小弟在金陵期间,也好去拜访一番。还没好好谢过兄台对内子的搭救之恩呢!”他说得虽云淡风轻,可眼神一直盯着对方在看。

葛曜是何种人物,早从对方别扭奇怪的表情中,意识到了什么。

不过,如今他住在文府,自然有自己的打算。对于齐峻语中酸意,只是一笑带过。

“在下已经托了林将军找住所。怎么?齐老弟也没地方住?”葛曜唇边带笑地回敬了过去。

这话说的……

齐峻顿时窘然。

葛曜无暇跟他再作纠缠,忙对走过来的黄统领问道:“怎么样?姑奶奶是如何决定的?”

黄统领一抱拳,答道:“劳将军费心了,她决定听从吴太太的建议……”

葛曜暗中吁了口气

。接着,几人便张罗开了。

众人一回到府里时,文曙辉便得到消息,忙赶到舒眉的院子,来看望受伤的女儿。

想到齐峻如今赶到金陵,舒眉担心儿子被抢,忙留下父亲来商量对策。

“你是说,他此番前来,是冲着念祖来的?”文曙辉神色凝重。

自从舒眉主张将外孙改了姓,他便知道了女儿的立场。

只是如今女婿都追到金陵城来了,这让他颇感为难。

文曙辉敛了敛面色,沉声问起舒眉的打算:“你是怎么想的?按照宗法,这孩子是得归夫家。不过,你的情况又有些特殊。离开宁国府时,念祖都还未出世,而那时你也没跟齐家脱离关系……”

就是因为麻烦,舒眉才要跟父亲商量。况且,之前她不是没预料到这种情形。本打算避开一阵子的,没想到唐三哥回到金陵后,随即便招惹来了齐峻,让她有些防不胜防。

舒眉沉吟片刻,才跟父亲坦诚自己的想法:“如今之计,只能硬扛了。是他抛妻弃子、背信弃义在先……”

文曙辉忙提醒她:“当时,大伙都以为你不在了……”

舒眉冷哼一声:“便是女儿不在人世了,他也得缓上几年再另娶吧!您瞧瞧他,恨不得南北各有一妻,他好坐享齐人之福。”

文曙辉听后一怔,他怎么也没料到,女儿这般在意此事。

在他的观念中,女儿既然生还了,便是没之前的休书,将来高家覆灭,他女儿也是元配发妻。竹述的外甥女身份再尊贵,也只能当偏房。

只可惜,得到女婿被招为伪梁驸马后,舒儿便不愿再给齐家那小子机会,当机立断跟对方脱离了关系。

她是早就不满意这桩亲事了吧!

想到这里,文曙辉心头涌起对女儿的愧疚之意。

“你打算怎么办?爹爹什么都依你……”他舍不得女儿再行受苦,当场便承诺道。

舒眉摇了摇头,对文曙辉道:“女儿就是不知如何办,才要请爹爹来拿主意重生豪门御夫最新章节。最好让他赶紧回北边去,省得……”她的话虽未说完,但是,文曙辉还是明白了女儿的意思。

“你是担心念祖?”他试探地问道。

舒眉点了点头:“那孩子聪明,现在已经记事了。虽然,女儿不担心他带孩子回北边,但是小葡萄若是惦记上他,将来恐怕要吃苦……”

听了这话,文曙辉沉默下来。

这话女儿说的没错,父子天性,齐峻那小子若是一年来上几回,随着年纪增大,念祖那孩子定会觉察出自己跟旁人的不同来

父子相认虽是天伦,人之常情。不过,女儿将来如果另嫁,念祖那孩子记得生身父亲,难免会在心里跟继父有隔膜。

想到这里,文曙辉一咬牙,便下定了决心。

“舒儿,你且放宽心思。此事爹爹出面,定会让他对你有个满意交待。”

舒眉随即抬起头:“爹爹,这么快您就想到办法了?”

文曙辉点了点头,解释道:“他是带不走念祖的,就凭当初那孩子尚在你腹中时,就遭到他家人接二连三的迫害……”

听着爹爹的表述,舒眉连连点头,心里暗道:“原来,爹爹从雨润口中,早就探知了她们在京城那几年的生活。”

这样也好,省得她还要大费唇舌,劝说爹爹一番。

送走父亲后,舒眉让人去请已经嫁了人的雨润过府。

如今她有伤在身,一些事情她不方便自己出面。得需要有一人来当她的代言人,去告之齐峻。

“娘亲,抱抱……”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刚把丫鬟打发出去,舒眉就见小葡萄被乳娘抱进了屋里。

舒眉从软榻上半立起身,张开臂膀,就要搂住儿子。

怕孩子触及她的伤腿,乳娘忙在旁边提醒:“姑奶奶,您的腿……”

舒眉摆了摆手:“无碍,只要别让他碰到就成了……”

小葡萄张着水汪汪的眼睛,朝母亲望过来,不知大人间在说些什么。

不过,他拿起葛曜之前给他做的竹蜻蜒,跟母亲显摆起来:“这个可以飞飞,娘亲,我飞给您看……”

说着,他哧溜一下,从舒眉身上滑下,到屋里空地上,将竹蜻蜒放置在双掌中间,然后一搓,接着手一松,竹蜻蜓便在屋内旋转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才落在地板上。

见他玩得起劲,舒眉忙在旁边鼓掌:“小葡萄真聪明,都能自己玩飞飞了。”

小家伙受到母亲嘉许,喜滋滋地奔回舒眉身边,将那玩具递给她:“娘亲,您也来转一个……”

舒眉嘴角含着笑意,应景地搓了一下。

谁知用力过猛,那竹蜻蜓从房门口飞了出去。

小胖墩见状,屁颠屁颠地追了出去。他刚到屋外,打算捡起那好玩的东西,突然,身子便凌空被人拎了起来。

小家伙还没搞清状况,胖嘟嘟的脸颊上,便被人狠狠亲了一口。

小葡萄挣扎着抬起头,一眼瞧过去,便见到满脸激动的齐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