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267章 劳燕分飞

第一卷 第二百六十七章 劳燕分飞

抱着儿子,齐峻一脸悦色地进了屋。

舒眉目光扫过来,发现是他进来了,不由一怔。心底不由埋怨起爹爹来。

不是去处理了吗?怎么还放这人进了内院?

她腹内不由感到气闷。

齐峻进来后,朝房内环视一眼,朝侍立的丫鬟仆妇道:“有些事,我要跟你们姑奶奶谈谈。”

乳娘吴氏,还有蒋妈妈均是一怔。

之前她们虽未见过齐峻,但从两人的神态上,也能猜出一二。更何况小少爷抱在这人手里,一副不哭不闹的样子……

蒋妈妈朝舒眉望了一眼,后者默然地点了点头。

于是,吴氏从齐峻手里接过孩子,跟在蒋妈妈的身后,和屋里侍候的一起,退了个干净。

见没其他人在场了,舒眉抬起头,盯着齐峻问道:“请问驸马爷,有什么请讲,民妇洗耳恭听!”

听到她语气不善,齐峻嘴唇紧抿。

“刚才,我去见曦裕先生,将之前的误会,跟他都解释清楚了……”

“误会?”舒眉还未等他将话说完,便厉声打断他,“难道你停妻另娶,是别人讹传的?”

齐峻脸上一僵,朝她拱了一下手:“不错,后来为了助师妹脱险,我是娶了她不假。不过,那都是权宜之计,为高家所迫。我不得不为亲人着想。还有,若不这样做,她便会被迫嫁进东宫去的。”

讶然地盯了他良久,舒眉突然轻笑起来。

“好个权宜之计,别以为我远在南边,就什么都不知道。秦姑娘何时封的公主,你又是何时娶的她?既然她跟那边太子兄妹名份已定,如何能再进东宫?便是高氏那女人以此相挟,你难不成没长脑袋。还要继续受她蒙骗?”

没料到她将事情始末,早就打听得一清二楚了。齐峻心里真的有些急了,忙抓住她的手臂,厉声问道:“这些话,都是谁告诉你的?”

使劲挣脱开他的钳制,舒眉扫了他一眼,语带讥讽道:“怎地?被我说中,敢做不敢认了?”

齐峻听后,脸上神色变化莫测,心里不觉埋怨起番莲来。

怎地这么要命的情报。都让她知道了呢?

睃了一眼对方的神态,舒眉瞬间面沉如水。

看来,温氏所言不假。

说什么为了搭救秦姑娘。全都是借口。

牛不愿喝水,难不成还能硬按着它的脖子不成?

只消几个瞬息,舒眉一颗心便如同掉进了冰窟诡域档案。

到底还是让她碰到了,早知眼前这人不是托付终身的良人。

都第几回了,竟然还能上高氏的当?!

不对。秦姑娘不是吕若兰,齐峻并不厌弃她。相反,自打竹述先生替他母子求情,他便是为了报恩,只怕也不会拒绝这提议,去娶他师妹。省得被高家人惦记吧!

或许,能跟秦姑娘凑成一对儿,他心里甘之如饴呢?!

想到以前。自己被齐屹强行跟齐峻凑成堆,舒眉只觉心头烦乱。

“是又怎样?天地君亲师,况且先生于齐府有大恩。且不论当时传言你早不在人世了,便是你活着又如何?不知是谁说的,只要我有休妻的意愿。第二天她便收拾包袱走人……”

齐峻冷不丁冒出这样一句,让对方倏地回过头来。

“好好好!”舒眉一时气急。险些说不出话来,刚想从软榻上站起来,一动弹,脚下便传来钻心的疼痛,不由让她倒吸一口凉气。

扭头扫了她一眼,齐峻神色闪过一丝异色,随即便平静了下来。那表情冷漠得,仿如回到从前,舒眉刚从马背摔下来,醒来时见到那种神态。

舒眉气急,只觉一股热血涌上胸口,死死地盯了他几眼,沉声说道:“终于,你到底还是说出来了!既然如此,还跑来南边作甚?‘休书’不是早就送达燕京给你了吗?”

齐峻目光微缩,扫了她一眼,冷言道:“我是来接儿子的,齐家血脉,岂容流落在外面?”

“儿子?”舒眉气得双肩颤动,望着他驳斥道,“这哪里有你的儿子?临盆时不在,京城大变那晚,早被你母亲遗弃了,这儿哪还有你齐家的血脉?”

听了她的话,齐峻一怔,正要为郑氏辩护几句,谁知,舒眉根本不给他这机会,决绝的话如同连珠炮似,朝着他咄咄逼来:“咱们母子被人追杀,性命不保时,你在哪里?你跟秦姑娘拜堂成亲时,可曾想到过这儿子将来的感受?现在才想起要回他,迟了……”

从没见过舒眉这种表情,齐峻不由怔住了,正想要退让,又记起之前定下的计划,手掌在袖中不觉攥成了拳头。

“当初去西北,你可是答应过的。况且,我离开之时,将齐府暗中力量全留给了你,怎么还对不住你?连我母亲和妹妹都没顾上……”齐峻一反常态,没有像之前那样,对舒眉好言相劝,而是拿狠话激她。

“好个母亲和妹妹都没顾上!若不是你们兄弟俩将这群人硬塞给我,京城之变的那晚,我何至于九死一生……你们兄弟俩很对得住咱们文家……”说到后面,舒眉摇了摇头,面如死灰。

齐峻觑了她一眼,好似没受到她情绪的影响,只是摇头道:“那日你们离京时,母亲顾忌五妹的病情,留在燕京也无可厚非。你当人媳妇的,自当体谅,怎地反而还怨上了?难道这便是你父亲曦裕先生教出的好女儿……”

到后面,齐峻越说越过分,气得舒眉额上青筋直跳。

“对,这就是咱们文府的做派,你若知趣便不要再来纠缠。儿子是我十月怀孕,在逃难途中生下的,凭什么让你带走?你不是娶了新妇吗?怎么?难道她生不了,非来把遗弃了的血脉接回去?”

虽然早料到有这天,舒眉无论如何也没料到,齐峻来跟她谈判时,会是这样一副嘴脸。

若此时她的腿脚利索,早拉着他跑到爹爹跟前评理去了。

这人是吃错药了还是怎地,竟然跑到南楚地盘上撒起野来九龙至尊。

舒眉忿然之余,心里疑窦丛生。

听了她的狠话,齐峻仿佛被刺激到了,跟舒眉针锋相对道:“整日招蜂引蝶,你还有脸皮留下儿子?!难道是想将来让他被后爹嫌弃?”

这话将舒眉伤得不轻,只见她直起身子,朝这无礼取闹的男人怒目而视。

“谁招蜂引蝶了?阁下怕不是说的自己吧!你招惹的女人还少吗?让小葡萄跟你去,那才是要被后娘虐待的……”

不理睬她的指责,齐峻接着道:“让我留下儿子也行,除非你保证,以后不再嫁人。我便让儿子跟着你……不然,你拜堂的那一日,便是我接走孩子的时候。”

原本舒眉也没打算再嫁,但一听到这蛮横无理的要求,一股怒气又翻涌了上来。

“凭什么?只准你停妻再娶,就不准我再觅良人?”说到这里,舒眉有些气急败坏,狠狠地瞪着齐峻,轻蔑地朝他投去鄙视的一眼:“要搞清楚,是本姑奶奶休了你,你有什么权利提条件?对了,当初是谁海誓山盟来着。回去后多去寺庙里烧烧香,为来世求个好去处。”

齐峻微怔,随即明白过来,舒眉话中所指。

说的是那次发誓只娶她一人吧?!

齐峻面上微沉,神色顿时灰败下来。

见刚才放的狠话有了效果,舒眉决定乘胜追击。

“听说,被高家招为驸马爷的,是一位叫郑峰的。小葡萄便是被人追讨,也该是齐氏宁国府这一脉的男丁。请问阁下,你姓甚名谁?有什么资格再要儿子?”

被舒眉的话驳得哑口无言,齐峻犹不甘心。他思忖了一会儿,抬起头跟舒眉道:“行,大不了我让七弟南下,到时,你就没借口推脱了吧?!”

想起芙姨娘和齐巍,舒眉心里便有了底气,忙点头:“行啊,只要是姓齐的嫡系男丁前来,总归好商量。姓郑的就免谈……”

见她松下口来,齐峻也没再作纠缠,一脸怒气地冲出了房门。

后来,齐峻到底去了哪里,舒眉不知道。

不过,这对分了手的夫妻,火花四溅的口舌之争,随即便传遍了文府上下。第二天,又传到了跟文家有交情的世家诸女眷耳中。

许是这番火爆的“争子”场面,以前大家闻所未闻,更加上之前,舒眉惊世骇俗的“休夫”举动。总之,经此一役,文家这位已经和离了的姑奶奶,在金陵城的上流门第间便传扬开了。

人们纷纷议论起,这对曾经的两口子如今对峙的状况。

“听说,文家当初把女儿嫁过去,就是为了已故的文昭容和四皇子,没想到他们到底缘分不够……”在探完舒眉的腿伤后,坐在回去的马车上,林夫人跟自己大儿媳感叹。

丁氏抿了抿嘴,附和道:“可不是怎地?!之前早听说齐家四爷风流名声在外,没想到,还是一位薄幸郎。小葡萄这么可爱,他竟然忍心抛下亲生儿子。”

林夫人觑了她一眼,幽幽道:“那也未见得,恐怕他也考虑到孩子现在不能带回北边,故意这样做的吧!不过是为了孩子,将来能认祖归宗。”说到这里,她沉重地叹息了一声,喃喃道,“没想到,他们还是劳燕分飞了,宁国公泉下有知,怕是会抱憾不已吧!”

——*——*——

多谢不懂变通朋友投的宝贵粉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