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281章 君前周旋

第二百八十一章 君前周旋

在来围场的路上,舒眉曾经向番莲证实过,雨润从外面打听来的情报不假。

薛家这位七小姐,确实还有一位胞弟。就是她母亲长得十分不错,是老侯爷生前的宠妾。因此也被正室当成眼中钉。

自老建安侯过世后,侯夫人使了些手段,逼得这位庶女带着她胞弟离开了侯府。

燕京之变后,她的嫡兄,也就是现任建安侯薛博远,想到此番变故,族人死得死离得离,便想起这两位流落在外的手足,随后派人手寻回了他们。

南楚朝建立后,薛氏一族在金陵城里建府立祠,这姐弟俩自然被接到他身边。

只不过,薛博远把主意打到文曙辉身上一事,竟然被人提前踢爆给泄露了出去。

那么,此人不仅能掌握薛府的机密,还能支使冰人馆的媒婆上门,那只可能是薛家自己内部的人了。

是薛七姑娘不想嫁,自己做下小动作来搅局的?还是另有其人,要破坏文薛两姓联姻?

里面具体的内幕,舒眉自是无法知晓。

但她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薛姑娘被嫡母虐待,跟弟弟被人赶了出了建安府,这是千真万确的事,此事番莲也跟她证实过,而且她还有位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

想到这里,舒眉不再犹豫,朝项昶提议道:“臣女听说,薛家小公子还有位跟他年纪差不了多少的小叔叔。跟薛姑娘乃一母同胞,陛下若是觉得苦闷,不如将他也接进宫来,叔侄俩一道陪着您,正好让薛姑娘也能亲人团聚……”

“真的吗?怎地没听杰华提起过?”小皇帝项昶似是头次听说,不由扭头问文执初,“你听杰华提过没有?”

不知大姐葫芦里卖什么药。文执初摇了摇头:“微臣也没听过,毕竟跟他认识才多久?”

项昶想了想,觉得也对,忙扭头望了过来:“师姐是如何知晓的?”

刚才舒眉打定主意时,便想好了说辞,此刻听项昶问起,她少不得将借口给了出来:“陛下您有所不知,是唐府二奶奶说的。在城西臣女开了间铺子,有她私人的参股。平日,大家相互介绍买家。论起过金陵世家的女眷,臣女这才听说的。”

项昶不疑有他,对舒眉道:“多谢师姐相告。等执初返回金陵后,你可以将他还给朕……”

舒眉忙点头应允:“那是自然,他不是伴读,要陪着陛下您,一道读书的吗?!”

项昶点了点头。门外有公公的声音响起:“启禀陛下,太后娘娘遣周姑姑催促,说文家姑奶奶,若是探望过太傅了,就赶紧过去,娘娘有些事要问她。”

听到祖母要找舒眉。项昶不敢耽搁她,忙催促道:“皇祖母有请,师姐还是赶紧过去吧!”说罢。他挪到文曙辉跟前,温声嘱咐道:“太傅好生养伤,朕明日再看望。”

随后,他便带了一帮人离开了。

舒眉松了口气,快步走到父亲榻前屈膝一礼:“女儿这就去了。爹爹可有什么吩咐的?”

文曙辉朝她招了招手,舒眉忙将耳朵凑了过去。

“……小心应付。万一不成,让他们自个来问为父。”他交待完毕后,将手一挥,“去吧!”

舒眉微微一怔,将父亲的交待,在脑海中过了一遍。没找出任何破绽,遂将一颗心放回原处。

“女儿知道了,爹爹不必担心,只等女儿的好消息。”说完,她朝文曙辉行了一礼,带着番莲便离开了。

再次见到太后时,她留意到,相比起上次见到的,太后娘娘苍老了许多。

不知怎地,她想起父亲刚才所讲的,关于南楚朝堂近来的一些事情。

“平身吧!”严太后觑了她一眼,对旁边的宫女道,“还不赶紧给文家姑奶奶搬座!”

一声令下,营帐里乱成一团。

谢过太后娘娘后,舒眉坦然坐了下来。

“太傅伤势不要紧吧?!”太后凤眼微眯,语气温和地问道。

舒眉站起身,双手叠起朝对方福了一礼,恭敬地回道:“托娘娘的福,爹爹伤势没什么大碍了。”

严太后唇角微抿,道:“哀家责成唐将军去调查了,到时定给你父亲一个交待。”

舒眉讶然。

这是流矢是谁射的,不是明显吗?还需要查什么?

这老太后是装糊涂,还是给人蒙蔽了。

舒眉心里不由嘀咕起来。

来觐见之前,她就做好心理准备,打算替父亲应付来自皇族的压力,她甚至连借口都找好了。

严太后见她半天不做声,仿佛意识到什么,解释道:“你父替薛家七姑娘挡了箭,她过意不去,留在他那里照顾了一宿。说起来,都是皇儿不懂事,担心你父亲,派谁不好,硬是要派她去。”

舒眉心道,果然还是转到这儿来了,遂装着不知内情的样子,替小皇帝辩解道:“陛下年纪虽小,到底有颗仁君之心。竟然将贴身的女官派来照顾家父。臣女替爹爹谢过太后娘娘和陛下的眷顾。”

严太后摆了摆手,不以为意道:“这算不得什么,太傅教导皇儿起来也算尽心尽力。当时他身边只带了小厮和护卫……”

舒眉再糊涂,也听出此话的言外之意。

她忙请罪道:“是臣女疏忽了,忘了派丫鬟随侍在他跟前。以前,爹爹在岭南时,什么事都喜欢自己动手。他倒不习惯带使女到身边。”

严太后听了这话,及时逮住到话头:“说起来,也怪不得你。令堂过世时,你才几岁?!太傅身边,到底还是缺个知冷知热的贴心人。”

舒眉神情一僵,想到父亲之前的交待,没有回应这话。

她一做小辈的,长辈的亲事,哪有她来置喙的余地。

见她不出声了,严太后以为她默认了,自顾自地又说了起来:“之前,看你母子孤苦零丁的,哀家本想替你指门亲事。去找文太傅一打听,说你自己不愿意。哀家心里便琢磨,定是女儿家脸皮薄。此事还得女眷来操心比较好,怎奈你们太傅,就缺这样的人物。正好,此次天赐的良缘……”

终于,等到严太后将她心底的话说出来了,想到前些日子的忐忑,舒眉心底顿时有靴子落地的轻快。

想到父亲之前的面授机宜,舒眉露出迟疑之色:“天赐良缘?娘娘您指的是……”

没到她还揣着明白装糊涂,严太后有些恨铁不成钢,朝旁边的周姑姑使了个眼色。

后者忙当着她的面,将话头挑开了。

“我的姑奶奶耶,您怎地还不明白?当然是薛家姑娘。文太傅于她有救命之恩,之后薛姑娘又衣不解带给太傅大人侍疾。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

舒眉一脸惊讶:“可爹爹的年纪,都能当她父亲了。”

周姑姑以为她不乐意,忙在旁边劝道:“做填房当然是这样。总不能去找个老姑娘吧!”

舒眉迟疑片刻,最后才吞吞吐吐告诉她们:“以前,臣女跟爹爹在岭南时,这曾有人这样劝过他。后来,爹爹将执弟的母亲迎了进门,没想到前几年……咱们家的世仆蒋妈妈,跟臣女曾经提到过,说安葬执弟他娘亲时,爹爹请来鼎湖山的智常大师,来家里做法事,大师当时帮爹爹算过八字,说是命得太硬……”

严太后一怔,忙问起文曙辉的生辰,舒眉便将爹爹的四柱报了出来。

严太后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心里暗暗吃惊:果然是纯阳之命。这样说来,她说话的样子,倒不似在作伪。

舒眉突然哎呀一声,想是记起什么,跟太后娘娘道:“臣女记得小时候,爹爹带我到寺院去玩。当时,那大师就跟爹爹说,他这种全阳的八字,是僧侣命,好几次还劝他出家呢!”

听了这话,严太后脸上表情顿时肃穆起来,盯着舒眉的眼睛,问道:“那他怎么说的?”

舒眉将视线投向帐顶的左上方,想了一会儿才答道:“时间太久了,不是太清楚了。只记得当时他摸摸臣女的发顶,说什么‘孤苦无依’之类的话。现在想起来,爹爹定是怕臣女无依无靠,打消了出家的念头。”

这话一出,将严太后骇了一跳。

早在林隆道向她提议,从岭南把曦裕先生请来之前,她就派人调查过对方这十多年来的经历。的确有迹象表明,文太傅被贬岭南后,一直寄情于山水,与当地的僧道交换唱和。

灭族之祸、父亡妻丧,这样的打击下,难怪他会生出遁世的念头。

想到这里,严太后暗叹了一声。

如果不是有传闻,说四皇子尚在人间,她何必盯了女儿,又去盯父亲。

可若是四皇子真的活着,昶这皇位,还有他们祖孙俩的未来。

严太后简直不敢想象下去。

她现在就如同溺水之人,四处乱抓一气,就是想将这几家绑在一起,保住孙儿这半壁江山。

可是,如果四皇子真的没夭折,高家篡位之时,他为何不出现?!那时,大梁政权尚未稳固,又是篡位自立。只要项氏宗族振臂一呼,想来,会迅速拉起一面大旗,没多少人会选择留在燕京城里吧!

PS:

半夜有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