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282章 疑心暗鬼

第二百八十二章疑心暗鬼

(二更:前面一章别错过了!)

严氏入宫较迟,生下陈王时,老皇帝已到日暮之年。没过多久,新帝便继了位。作了诞下皇嗣的嫔妃,儿子封王后她便被接到王府养老去了。

儿子是闲散王爷,出宫后的严氏,相比在宫里轻松得多,离权力斗争远了许多。可她活了这么多年头,对元熙帝被权臣把持的事,心里犹有余悸。

她自然不愿孙子重蹈覆辙。

可南楚朝堂上如今的格局,不是她能掌控的。

因这个缘故,严太后才想着,让大臣们互相制衡。

刚才被舒眉一番话打动,思忖了良久后严太后道:“太傅大人一生坎坷,他有遁世的想法,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如今南楚能请他出山,称得上不幸中之大幸。他若真的无心续弦,你们姐弟俩岂不是要辛苦了?”

听对方语气中似有松动的迹象,舒眉心中暗喜,忙应答道:“臣女倒没什么,自己都是当母亲的人了。不过,执弟毕竟年纪还小,需要有人照料……”

“他不是还有你吗?”话题一打开,严太后顿觉畅快许多,跟舒眉话起家常来。

“可不是怎地,臣女不想再嫁,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咱们父女姐弟好不容易团聚了,怎能轻言分开?!再说了,犬子跟他舅舅颇为投缘,一醒来就要去寻他,两人好得恨不得吃睡都在一起,那是一刻也离不开的……”见气氛缓和下来了,舒眉抓紧机会,跟严太后讲起小葡萄和小弟的糗事来。

这样做,她无非想弱化家人的形象。

严太后也不是省油的灯,明着跟舒眉闲聊,在话锋中不明提及文昭容和四皇子。不着痕迹地打探起四皇子的下落。

当舒眉聊到刚进京那会儿,自己因皮肤黝黑,被人嫌弃的往事。严太后上下打量起她来。

“看不出你哪儿黑了?”

旁边的周姑姑也问声附和:“姑奶奶这样都叫黑,咱们都不敢再出门了。”

舒眉展颜一笑,忙跟她们解释道:“后来,在蒙山谷底,臣女身受重伤,遇上一神医……”接着,她将悦已阁,向眼前这位南楚最尊贵的妇人。隆重推荐了一把。

“有这么好的效果?”周姑姑半信半疑。

舒眉笑道:“咱们悦已阁如今的掌柜,是陪我一起长大的姐妹。她的两只手如今只要一伸出来,客人便知。那里的美白养颜露,效果真不是胡乱吹捧出来的。”

周姑姑顿觉好奇,问道:“这是为何?难道不用脸上,用到手背效果才好?”

舒眉笑着摇头:“非也!是为了对比效果。一只手背上涂了,一只手背没涂。日子久了,对比自然就出来了。若是姑姑以前要是见过咱俩,肯定就会知道,几年下来,我们脸上的皮肤简直跟换过似的。”

听舒眉说得神乎其技,周姑姑笑道:“你们铺子开早了!如今陛下没到成亲年纪。后宫都是空置的。等哪天万岁爷要大婚了,后宫渐渐热闹起来,这等好东西。到时恐怕会被抢购一空。”

听她说得有趣,舒眉跟着笑道:“等咱们南楚办选秀的时候,说不定咱们的悦起阁,在南楚各地已经打响了名头。不用等着进后宫,秀女一到京城。都会争相去抢了。”

不经意间,两人谈起生意经。

在旁边观察舒眉良久的严太后。对她稍稍放下了心防。只见她对舒眉道:“原来,你整日在操心这些事?哀家还以为,在府里你帮着太傅大人,做些整理邸报之类的事,当文姬班昭式的人物。?”

听了太后这话,舒眉羞赧一笑,道:“娘娘高看臣女了,我哪有那样的大才。臣女从小就被爹爹带着四处游历,原本他没指望把我培养成才女。不然,也不会晒得那般黑了。”

严太后一怔,想起以前燕京世家中传出的说法。

说是当初文齐两家联姻,嫁娶的当事双方,都互看对方不顺眼。

看来,这说话倒有几分可信之处。不然,上回齐峻那小子一到南边来,就跟眼前这女子吵了一顿。而且,先初文氏女一听丈夫另娶她人,当即立断,向她父亲央求拟好休书,跟对方来了个恩断义绝。

严太后想通这些,对舒眉突然热络起来。

“你是怕将来老来无依吧!放心好了,有文太傅在,你便是将来不再嫁,生活也是没问题的。”严太后将头转向旁边的女官,道,“大不了,将来到宫里当一名女官,陪在哀家身边说说话也是好的。跟你交谈这会功夫,哀家心情似乎好了许多。”

见太后对她放下心防,舒眉心知此行目的差不多了,忙朝严氏拜谢下去:“多谢娘娘垂怜……”

派人送走舒眉,严太后遣下身边随侍的,独留下周姑姑陪她说话。

“这事你怎么看?”

跟随太后多年,周姑姑自是了解对方的禀性。此时明着是问自己的意见,实则就是想找个倾听者。

“娘娘,您放过奴婢吧!奴婢这点见识,哪能到您面前班门弄斧?”周姑姑连连求饶。

扶着椅背严太后站起身来,周姑姑忙过去搀住她。

“文氏不简单啊!没想到她年纪不大,倒挺沉得住气的,哀家都这样变着法儿试探了,她硬着不接招,在我手里还能全身而退……”说到这里,严太后顿了顿,随后陷入了沉思。

“试探?娘娘,您在何时试探她来着?怎么奴婢没看出来?”周姑姑一脸讶然。

严太后叹息了一声,道:“哀家提起易阁老,文氏一脸的茫然的样子,还说没听说过此人。易家在大楚朝赫赫有名,她能没听说过?”

周姑姑想了想,说道:“文家姑奶奶没听过不奇怪啊!她出生没多久,京里就发生了那样的大事。还没懂事,人已经随父母去了岭南。”

严太后摇了摇头:“小时候她没听过也就罢了。成年后嫁到齐府,难道也没人跟她讲?”

不知娘娘为何纠结易家的事,周姑姑顿时收了声。

最后,严太后许是一人觉得说的无趣,摇了摇手道:“哀家懒得管薛家的破事了,他们爱怎么折腾,是他们的事。文氏一族再怎么落败,到底是传承百年的政治世家,岂是那么容易拿捏得住的?就连一个小小的女子,都如此会打太极。联姻?太幼稚了!”

听了这话,周姑姑一愣。从太后娘娘刚才的话语中,总算砸摸出一点意味来了。

且说舒眉回到父亲养伤的营帐中,将她跟严太后的对话,挑捡了一些能说的,告诉了爹爹。

听到女儿提起易阁老,文曙辉从软榻上一跃而起,盯着女儿直直地问道:“当时你怎样答的?”

舒眉不明白,爹爹为何这么大的反应,忙老老实实地告诉他:“舒儿不太了解这家人,没有答她什么。爹爹,那易阁老不就是堂姐的外祖父吗?他家怎么啦?”

见女儿一脸好奇和茫然的模样,文曙辉开始犹豫起来。

前些年,他怕女儿卷进去,没把家族当年遭遇大难的细节告诉她。只不过粗浅地提了提。

本指望她嫁给齐峻后,两人能好生过自己的日子。

没想到,高氏女手伸得太长,在齐家四房那里,竟然布下了那么多棋子,生生地挑唆得女婿跟舒儿夫妻不和。

如今她好不容易走出来,在南楚朝开始了新的生活。不该让她再背负太多家族的包袱了。

想到这里,文曙辉支吾起来,想简明扼要地一句话带过的,可转念一想,与其让她从别人口里得知,还不如自己亲口告诉她。

“许是她在外面听到那些谣言,以为四皇子被人藏了起来。易氏一族是你堂姐的外家,你祖父出事的那年,一家上百口被斩。你祖父虽说桃李满天下,可毕竟不在核心权力位置上。即便这样,还是被牵连了进去了,最后只得自尽于深牢大狱中……”提起父亲,文曙辉语气顿时哽咽起来。

没想到往事竟然如此惨烈,舒眉不觉动容,忙安慰父亲道:“爹爹莫要过于悲伤了。依女儿看,高家这江山坐不长的。总有一天,咱们会打回去的,到时就能替祖父和大伯、堂姐、四皇子他们报仇了。”

听到女儿这几句宽慰之语,文曙辉敛起戚容,道:“话虽这样说,可南楚朝如今……唉,陛下他……”他没好继续说下去。

舒眉却是听懂他话中之意了。

南楚朝这小皇帝资质有限,哪里是能镇得住朝臣,带领大家光复旧朝的样子。

舒眉叹了口气,心想,名臣遇不到明主,也是空有一腔抱负。

从燕京逃出的文林唐几家旧臣,将来的事虽还不好说,现在就已经遇上迈不过去的坎儿了。

严太后和薛家的做法,明显不是信任他们的样子!

就在舒眉对严太后祖孙俩感到失望之余,第二天,他们回京的马车出发的前一刻,小皇帝突然着人传来圣旨。

说是太后娘娘跟舒眉聊过一阵后,觉得颇对自己脾胃,想留她在宫里多陪老人家几天。

舒眉没有别的法子,只得暂别父弟,跟在严太后车辇后面就进了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