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283章 半夜遇贼

第二百八十三章半夜遇贼

酉正刚过,落日的余辉,便将金陵城笼罩在一片苍茫的暮色中。

喧嚣一天的街市,小贩们纷纷打佯收摊,做夜晚生意酒楼伙计们,被掌柜的一吆喝,都自觉地在肩头搭起白巾,站到楼牌门口,对街上来往的行人招呼。

位于金陵城北靠近玄武湖的金吾后街,离小校场和国子监衙门都近,因此,这里的夜市生意尤其不错。

忙完一天的官老爷们,通常下了衙门,就喜欢三五成群,结伴到这里的酒楼上,小酌上几杯。或是聊聊同僚间的趣事,或是同窗间打听一些朝堂动向。

不管是羽林军的侍卫军官,还是国子监的教习学子,一得空闲都爱往这里钻。

尤其最近一段时日,跟北边大梁的战事失利,让金陵城再起风波。茶馆酒楼的这种地方,自然是传播小道消息最好的场所。

金吾后街南面的醉仙楼上的三层,一位还没来得及换下官服的年轻武将,跟旁边老者聊着北边的战事。

“听说,山东的邵将军,本来打算派兵驰援黄将军的,怎奈建安侯怕另有企图,婉言谢绝了对方的好意。这才引得战事连连败退。”那武将在营中流传的消息,毫不藏私地告诉了对面的老者。

“这是为何?”老者听了一怔,随后抬起头望着他,满面的困惑。

那名年轻武将凑到他耳边,轻声嘀咕了几句,老者听着听着,额上青筋突突地跳了起来。

“此话当真?”他忙不迭地找对方确认。

年轻男子撇了撇嘴角:“三叔,侄儿是啥样的性子,您老人家还不明白吗?”

那老人听罢,伸出枯枝一般的左手。捋了捋额下的胡须:这样说起来,真受到传言的影响了?”

年轻武将点了点头,议论道:“想不影响都难。先帝爷还在的时候,几家当初就结盟互为倚仗,根本就没他们薛家什么事。靠着弟妇的裙带关系,如今就想直接来摘桃子,就算曦裕先生忍让,只怕林家也不会答应的。”

老者沉重地叹息了一声,道:“时也,命也!当初若是项氏宗室还有其他人逃出。怎么也轮不上那位……”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突然像是想起什么。跟他侄儿问道,“羽林军你的同袍们,私底下都是怎样看的?尤其是唐将军,他难道不管吗?”

听他问起这个,那武将耷拉脑袋。颇为沮丧地答道:“唐老将军若是没出事,以唐家兵的威名,他出来说说话,或许还有些用,可如今……唉……”

老者闻言,觑了他一眼。道:“若是老将军还在,哪里还轮得到薛家上位?当年,老夫幸亏撤得及时。不然,只怕要跟鸿修先生一个下场了。”

那武将一愣,没太听懂他叔叔话中之意。

老者捋了捋胡须,道:“你以为,先帝在时。不真拿高家没办法?不过在暗中布局罢了!不是上元节那场变故,高氏一族如今在哪里。还很难讲。”

提到高家,老者怒目圆瞪,额上青筋都迸张开来。

“三叔,高家不是您姻亲吗?您怎地也这样恨他?”年轻武将不解,当面便问了出来。

这句话仿佛刺激了老者,只见他倏然怒起:“好个姻亲?老夫此生最后悔的一桩事,便是将女儿嫁进了高家。都怪老夫失察,当年他装得挺好。老夫之前一直外面就任,对京城的事不甚了解,以为他深受皇恩,乃先帝肱股之臣,没想到他竟有这等狼子野心……”

年轻武将听到这个,忙安慰老人家:“怪不得三叔您,谁会料到中宫无子,还能闹腾出这番动静来?不过,您老也莫要放在心上,咱们南楚的官员如今提及您,没人把高家跟你联系到一块去。毕竟,小姑姑她……”

听到他提起自己过世的女儿,这位昔日的阁臣,不由老泪纵横。

见他情绪几欲失探,年轻武将一时慌了神,忙起身走到老者身边,安慰起他来:“是侄儿不对,不该提小姑姑的,叔父您莫要悲切了,担心自个的身子,一家子都还指着您呢!”

听到侄儿好言相劝,老者稍稍平复一下。

过了不到半盏茶的功夫,他重新抬起头时,神态变得坚定无比。随后便对他侄儿告诫:“朝堂上大臣间的争斗,你莫要掺和进去了。就是羽林军几派真的打起来,你也要作壁上观。老夫瞧着,要真这么乱下去,南楚只怕迟早要……”

后面的话,他没说出来,对方还是听懂了。

年轻武将许是不这样认为,只见他摇了摇头,说道:“那倒也未必,小侄听围场护驾回来同袍讲,说是文太傅的女儿跟着进了宫。太后娘娘那边或许还有后招呢?只要拢住了文家,后面的事就好办了。毕竟,曦裕先生官拜太傅,跟帝下的师徒名份已定……”

“哦?”这一消息让老者眼前一亮,“太后这是作甚?一位和离了的姑奶奶,还接她进宫里做甚?”

年轻武将砸了砸嘴巴,道:“说不定跟北梁一样,太后要认文氏为义女。四皇子此时就是活着,恐怕都不敢公开露面,只能隐姓埋名了……”

老者点了点头,拍了拍侄儿的肩膀:“自己警醒一起,遇到明争暗斗,绕开了走,省得被无辜卷了进去,平白当了别人的棋子。”

年轻武将点头应承:“三叔很放心,侄儿不会给陈家招祸的……”

老者叹了口气:“这就好!时间不早了,你早点回去歇着……如今金陵城不太平,宫里的守护怕是要多担心点了……”

年轻武将微微颔首:“被三叔一语言中了,还真是这样!亥时三刻,侄子还要去轮值。如今的守护都多了一倍的兄弟,守得跟铁桶似的,连只苍蝇也甭想飞进去。”

老者起身,催促他道:“那你还不赶紧去?!别耽误大事了。陛下若有个好歹,咱们江南千万的百姓,今后的日子就不好过了……”说着,他将年轻晚辈往门外推。

年轻武将听了,忙起身出去,到门口将守在那里的亲随叫了进来。

明月当空,夜沉如水。

离西边的钟楼传来的更鼓,已经又过去半时辰之久了。

舒眉坐在窗前,斜靠的软榻上,望着天上流云发呆。

太后一回宫,便命人将她安置在这漪兰殿住下。

本来,她倒没觉得什么。后来,听宫女们私下议论,才知道旁边就是小皇帝项昶的寝宫甘露殿。

此等情况,让她有些不解其意。

照一般情况来说,像她这种临时入宫陪伴太后,客居内宫的女子,不该住得离圣上太近。

可她偏偏就被安排在了这里。

严太后不会真要让她入宫为女官吧?

想起私下跟番莲的讨论,舒眉怎么也睡不着了。

很明显,严太后命她入宫陪自己,无非想在她身份上找突破口。现在住得离陛下那么近,莫不是想提前安排她,到小皇帝身边侍候吧!毕竟,这种布置,特别像就近观摩见习。

她还知道,薛七姑娘就住在隔壁。

说起来,也真难为严太后一番苦心了。

小皇帝如今连后宫都没来得及设置,哪里需要这么多女官?薛七姑娘不是早就在他身边侍候吗?

况且,自已有父有子,还正打算远行。便是想留她,也不该挑这种时候。

后日便是儿子小葡萄的生辰了!

想到这里,舒眉便开始琢磨,明日该如何跟太后开口,提醒这些事情。

就在她愣神的当口,突然,靠着甘露殿的宫墙边的树影那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啪”的一声,从上面跳了下来,发出不小的动静。

“谁,是谁在哪儿?”舒眉着实被吓了一跳,想也没想后果,便直直地呼喝了出来。

可是,没有人回应她。

舒又等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还是没任何动静。她不由怀疑起刚才的眼睛和耳朵。

就在她起身要回里间时,墙头那边又出现了新的动静。

舒眉这下没法子自欺欺人了,她忙快步奔回里间,摇醒扑在床缘打盹的番莲。

“你醒醒,院子里好像有些不对劲儿……”

番莲打了个哈欠,瞧见舒眉下床了,倏地一惊:“姑奶奶,您怎地自己下来了?有什么事,叫奴婢做就成了……”

舒眉将左手抬起,在唇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番莲心领神会,立即住了嘴。

在黑夜两人侧耳细听,发现院子里确实脚步声。

番莲脸上顿时紧张起来,握着对方的掌心,都开始往外冒汗了。

感到对方身上的战栗,舒眉愣了一下,忙回握番莲的手,并拿出手指,在她掌心里写字。

“咱……们……先……莫……要……动……作。”

番莲点了点头。

舒眉继续写到:“来人不知是敌是友。”

番莲在心底翻了白眼,暗道:“有朋友半夜进女子寝宫,这样上门拜访的吗?”

两人还没弄清外面的状况,就听得漪兰殿侍卫呼喝声传来。

“是谁?谁在那儿鬼鬼祟祟的?”

显然,是那人发现了。

“里面新搬进来的夫人,你们没事吧?!”接着,那侍卫又问起她俩的安危。

舒眉正在出声回应,突然,扑嗵一声,她听到有什么东西倒在了地板上。

“番莲,番莲,是你吗?”舒眉着急地问道。

可哪里还有番莲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