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284章 容貌被毁

第二百八十四章 容貌被毁

舒眉心下大骇,一股恐惧涌上心头。

就在这时,一道黑影闪过,她还没不及躲闪,只觉脖子一紧,就被人制住了。

“别动,再动别怪我不客气!”耳边传来一男子的声音。

顿时,舒眉浑身都僵住了,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嘴上骤然一凉,便感到有一只粗糙的手,捂上她的嘴鼻。下一瞬,整个人便拽着,靠室内墙壁贴在那里。

不用想都知道,自己遇上了劫匪

她不敢动弹,只能听之任之。

心里不由掀起惊涛骇浪来。

什么状况?

回忆刚才未被劫持时候的情景,似乎没嗅到什么血腥之气——那是不是可以说,此人还没得手。

片刻间,各种念头朝舒眉纷至沓来。

劫持自己时没用刀剑之类的兵器。

此人来皇宫,是行刺的,还是来偷盗的?

正在这时,屋外传来侍卫询问的声音:“夫人,您还好吧?!”

舒眉明显感到身后的人僵了一下。

她心里便知道,此刻身后之人比自己好不到哪里去。

舒眉正在寻找脱身之计,耳边传来男子的声音:“不要作声,我无意害你性命。”

她听后心下一怔,觉得有些不对劲,想要仰头去辨认。谁知脖子手指扣得更紧了。

舒眉心知此时不是动弹的时候。

还是让他达成目的后,好放过自己。若是激得这亡命之徒发了狂,做什么冲动的事情来,此生她见不到儿子了。

见殿内没有人回答,外面的侍卫不放心,又走近了几步,想一探究竟。

舒眉一颗心吊到了嗓子眼。既盼着再进来搭救自己,又怕到时身后之人做出过激反应,手下一重,害了她的性命。

神思慌乱间,便听到那男人,俯下身子,用极低的声音在她耳边道:“赶紧将人打发走了,我也好放开你。”

听到这话,舒眉精神倏地一振。

是啊,此人若是要害她性命。刚才早就下手了。

再说,此乃内廷,便是杀了她。只怕也逃不出去。

舒眉没有别的办法,只得点头同意,那人随后将手指放开。

呼吸畅通后,舒眉松了口气,对外面还没走的侍卫道:“刚才是听到外面有动静。没敢往外面一探,后头听着脚步声往墙外逃去了……”

外面侍卫听到她无事,遂没有再进来。

不知自己做对了还是做错了,舒眉转过身来,攥紧手里的金钗,望着那男人道:“现在。你可以走了吧!”

甫一见到舒眉的真面时,那男人露在黑巾外头的眼眸中,有瞬间的错愕。随即他便恢复过来。朝对方一抱拳,朝侧门的方向就奔离了出去。

送走瘟神,舒眉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刚才那人奇怪的神色,全落在了她的眼中。

为何做如此反应呢?难道是认识的人?

如果是熟人,他为何不表明身份相认?

对了。大半夜的跑到内宫来,到底是为什么呢?

陡然间。舒眉心里生出诸多疑问,就是没人替她解答。突然,她想起番莲来,四下开始寻她。

“哎哟

舒眉忙奔了过去:“你怎么啦?要不要紧?”

番莲抚着脖颈,抬头望着她问道:“姑奶奶,你没什么事吧?!”

舒眉摆了摆手:“我没事,你怎么样了?那人可伤到你没?”

番莲扭了扭脖子:“没事,他就是突然袭击,打晕了奴婢。”接着,她顿了顿:“他没对姑奶奶您怎么样吧?!”

舒眉摇头:“这人好生奇怪!对了,等会儿,你潜到甘露殿那边瞧瞧,看陛下是不是出了啥事了?我总觉那人,似乎有些奇怪。”

番莲闻言点了点头,送她回了内寝,随后就出去了。

第二日舒眉醒来,一眼便瞧见番莲坐在她床边打盹。

她轻手轻脚起了身,没想到还是将对方惊醒了。

“姑奶奶,您醒了?”番莲站起来,就要侍候她穿衣。

舒眉惦记昨晚的事,见屋里没其他人,忙低声问她:“怎么样?昨晚甘露殿那边,可有什么不妥。”

番莲走到殿门口,左右打量了一番,回到殿中,在舒眉耳边道:“听说,甘露殿昨夜确实来了贼人。”

“哦?!”舒眉一惊,让她停住了手上的动作,“可丢了什么东西没有?”

番莲摇了摇头:“不仅甘露殿遭了贼,听说前面陛下议事的华盖殿,那里也被遭到了贼人的光顾。”

舒眉正要跟她好好问问,便听得严太后遣了周姑姑来探望她。

“……太后娘娘清早一起来,便听得甘露殿这一带,混进了贼子。她老人家特命奴婢过来瞧瞧……”说着,她便带了一群人进来。

“可有什么东西不见了?”周姑姑关切地问道。

舒眉哪见过这副阵仗,忙问询昨晚之事:“这是怎么啦?大内皇宫好好的,怎会混进贼子?”

周姑姑目光闪烁,没有直接答她,而是把守殿的侍卫太监,一一叫来问询。

昨晚,舒眉初来咋到,那些宫女太监,早就被番莲遣了下去,仅她一人留在内室守着舒眉。当那位黑衣人蹿进内殿时,不知用什么法子,竟然没有惊醒那些人。

直到后来,那人悄然离开。

望着周姑姑事无巨细盘查的情形,舒眉不觉蹙了蹙眉头。

昨夜受惊吓的是她,怎么反过来被人盘问了?

番莲似乎也感到有些不妥,忙走过去,朝周女官福了一礼,问道:“这位姑姑,昨晚怎么回事?把咱们家姑奶姑吓得不轻?”

她正要安慰一二,突然,从殿外跑进一小宫女,对她喊道:“姑姑,不好了!薛姑娘她……”

周姑姑一惊,忙厉声问道:“薛姑娘怎么了?”

那小宫女被她这呼喝声一吓,扑嗵一下跪在地上,哆哆嗦嗦地答道:“昨晚的贼子,进甘露殿后,就要对陛下动手。幸亏薛姑娘被惊醒,及时把陛下藏到别的殿去了,自己躺在陛下的龙**。谁知,那人甚是狠辣狡猾,他怕惊动大内侍卫,自己脱不了身,不声不响在龙帐里悄悄下了毒……薛姑娘的脸早上一起来,竟然成……”

接着,那小宫女便呜呜地哭了起来

舒眉心下一惊,跟番莲对视了一眼。

昨晚她俩是共同经历过的,甘露殿确实没有打斗之声传来。就是过来询问的侍卫,也只是问了几句。

见甘露殿出了事,周姑姑暂停盘查漪兰殿的众内侍,跟着那小宫女便赶了过去。

番莲若有所指给舒眉递了个眼色,后者点了点头。只见舒眉快走追上周姑姑,主动请缨道:“看来,薛姑娘出事了,我也跟过去瞧瞧吧!看不能帮到她……”

周姑姑一听,想到舒眉之前提到的她那间铺子,便同意了。

等众人走进甘露殿时,里面传出女子惊恐万状的哭嚎声:“不……不……这不是我的脸,怎么回事?怎么成这样了?”

舒眉心里一紧,带着番莲就走了上去。

见到薛七姑娘的时候,饶是舒眉有两世的记忆,也被眼前所见到的惊呆了。

薛姑娘的脸上,皮肤肿大且长满绛紫色疙瘩,如同癞蛤蟆的皮肤。

一晚不见,美女变蟾蜍,看得殿中的众人,头皮发紧。

殿中顿时乱成了一团。

周姑姑见状,忙吩咐她带来的婆子:“快!把薛姑娘架起来,送到太液池旁边的逸光殿关起来,别吓坏了陛下。”

随后,她拿先前来报信的小宫女招了招手:“你,赶紧到太医院把薛姑娘的症状,告诉那里的黎医正,让他派几个人手过来。到甘露殿查查,再去看看薛姑娘。”

周姑姑一扭头,便见到脸色不好的舒眉。

“吓着你了……没想到宫里会发生这种事情……奴婢要去太后娘娘跟前汇报此事,文娘子要不要一同前去?”她想了想,昨晚此事文家这位姑奶奶亲历过,带是把她带上,到时太后娘娘也能清楚地了解内幕。

舒眉点头应承下来。

她正好要以儿子生辰为由,跟太后请辞,早早离了这阴森的皇宫。

昨晚的事正好给了她一个借口。

严太后听到周姑姑的汇报,不由勃然大怒:“昨日谁当值?竟然还会发生这种事情?大内侍卫都干什么去了?不仅前殿给人翻了个底朝天,连陛下寝宫都有人闯入?若不是玉欣,皇儿昨晚岂不是……”

想到她世上唯一的依靠,差点儿命丧贼子之手,严太后只觉股间不寒而栗。

这明摆着就是冲着孙儿来的,幸亏玉儿机灵……不然,就是昶儿的容貌……

说完,她若有所思地扫了舒眉一眼。

这丫头自打进殿后,就是副神情恍惚的模样,让她顿生疑窦。

不觉间,她又想起了坊间的传闻。

文氏一住进来就出事?会不会真是他们文家动的手?

严太后紧拧眉,恨不得赶紧将薛将军,还有她侄儿叫来,查查文家这对父女,背后到底有什么图谋。

——————

感谢花飞如梦、桑榆晚情、黄毛兽等朋友投的宝贵粉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