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285章 难念的经

第二百八十五章难念的经

从太后的慈宁宫返回,舒眉跟番莲一路无话。

路过太液池的时候,远远见到逸光殿那边,似乎有人头在攒动。看来,不少人赶了过去。

舒眉讪然地收回视线,脑海不停回闪先前在甘露殿见到的画面。

“番莲,你觉得,是谁下的手?”想到刚才请辞出宫时,太后底那抹厉色,她心底有些不舒服。

番莲顿了一下,答道:“不管谁动的手,似乎冲着文府来的……”

舒眉猛然回头:“你也这样觉得?”

如今两人同坐一条船上,番莲不敢瞒她,将自己看法直接说了出来:“薛家刚有那意思,太后娘娘又把您守在宫里,接着就遭了贼……”

她将最近一段时日的事情串了起来。

舒眉点头同意:“还真看得起咱们文氏,这一波接一波的袭来。”

番莲朝四周望了望,没内侍宫女们都离得远,遂压低嗓子提醒:“姑奶奶,咱们赶紧想法子。不然,若有人把事情栽到老爷和您身上就糟了……”

听了这话,舒眉沉思起来。

明着是薛姑娘容颜被毁,暗地里的目标,还不是指着陛下。

试着想想看,小皇帝君位本就不稳。若真被毁了容,后面的事就很难讲了。

第一个受怀疑,就不是他们文家吗?

之前,传出四皇子还活着的消息,目的原是在这里。

只用一招,就让南楚君臣离了心。

可那人不直接行刺小皇帝,而是选择下毒毁颜,背后意图恐怕不会那么简单吧!

舒眉脑海里,不由浮现蒙面人露在外面的眸子。

那会是谁呢?现在回想起来,确实有些熟悉。对方也认出了她。

她们在这里胡乱猜测。不知建安侯薛府,得到七姑娘容颜被毁的消息,后院女眷却像炸开了锅。

薛五夫人庞氏,一得到消息,忙跑到她妯娌侯夫人容氏跟前:“七姑娘真命苦,好不容易被侯爷接进府里,又进了宫,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毁成这个样子,让她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说完,她假模假样地拾起帕子。擦拭起眼角并不存在眼泪。

容氏在心里面哼了一声,觑了庞氏一眼,道:“七妹救驾有功。太后和陛下自不会亏待于她的……只是,这宫里头刺客来去自如,恐怕陛下要担心了……”

庞氏听到这话,忙敛起表情,附和她的话道:“可不是怎地?侯爷也太大意了。这陛下要是有个闪失,不说咱们建安侯府,就是江南的百姓,都要跟着遭殃。”

见她终于说了句得体的话,容氏也没跟她计较,之前幸灾乐祸的作派。只是提醒她:“明天进宫要早起,快些去歇着去了。”

说着,她便要将庞氏打发回去。

庞氏留在正堂。却另有打算。

“大伯怎地还没回?也不知华儿怎么样了?既然那地方不安生,咱们府里要不要多加几个能耐点的护卫,下次跟在华儿一同进宫?”庞氏担心儿子,跟容氏提议道。

听了她的话,容氏不由泄气。她先前刚想夸这妯娌来的,这一句话又漏了底。

到底基础差了许多。试问有哪位伴读的,带三四个护卫进宫的?

容氏不想跟她再纠缠,打发庞氏道:“侯爷回府后,嫂子会替你提醒他的,你早些回去歇着吧!”

听到自己被打发了,庞氏心有不忿。可如今宫里出事,她还指着大伯薛博远照看她儿子,所以只得咽了下来,屈膝一礼便跟容氏告辞了。

在回住处的路上,庞氏的心腹丫鬟烟儿,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

“五夫人,不好了,十一爷听就七姑娘的事,吵着要跟侯爷进宫看望她。正在余庆堂那里闹着呢!”

庞氏一听,顿时停住了脚步,一把拽住她:“把话说清楚?他是从何处得知的?”

烟儿矮身福了一礼,道:“跟侯爷进宫的安儿,回来时说漏了嘴,这才引得十一爷发怒。他还骂侯爷,说他……”后面的话,她有些说不下去了。

庞氏闻言,嘴角撇了撇,嘱咐烟儿道:“你找个人看着十一爷,再有什么动静,让他立刻回来禀报。”

丫鬟领命而去。

望着她离开的身影,庞氏唇边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她刚回到自己院落,就有婆子上前来报:“五夫人,三少爷三奶奶过来了……”

庞氏点了点头,抬腿跨上台阶时,扭头吩咐道:“你找几个可靠的人,在院子守着,不准任何人靠近屋子……”

那婆子“哎”了一声,领了命就出去了。

旁边丫鬟撩了帘子后,便自觉地退回院子,替庞氏把起风来。

且说容氏这边。

她好不容易等回丈夫,却听得管事婆子来报,说是十一爷不知从哪里拿出铁家伙,要跟他大哥拼命,指责他为了自己荣华富贵,不惜出卖亲妹子……

容氏蹙了蹙眉头,不悦地问道:“这话是谁教他说的?”

只见那婆子挪了挪膝盖,恭敬地答道:“听马房的小厮能儿说,好像看到五房的小厮,借着送东西,曾到过十一爷所住的院子里。“

“啪”的一声,瓷碗摔到地上的声音。

那跪着婆子一惊,忙闪身躲过。

“夫人息怒!侯爷已经将十一爷安抚下来了,此时他已经不闹了……”那婆子忙安慰建安侯夫人。

“又是那女人在背后挑唆,说她是个祸害,他们兄弟俩还不信。上回遣媒人上文府,若不是我事后补救,咱们建安侯府要被世人笑得抬不起头来。以后的姑娘、姐儿都不用说人家了……”容氏似乎找到了发泄口,将胸中积聚已久的怒气,一股脑儿全发泄了出来。

她旁边的心腹管事婆子牛志家的见状,忙安慰起她来:“夫人息怒,为这种人气坏自个身子不划算……”

她这样一劝,更是在容氏怒火上浇油,只见她神情一凛,对牛婆子道:“侍候人的果就上不得台面。还让他成为了咱们建安侯府的夫人……老祖宗的脸,都要被她丢光了。上次侯爷带她儿子到文府做客,在场那么多重臣学子在场,偏偏她生的崽子跟人打架……还累得曦裕先生亲自上门道歉。接着,又惹出上门提亲的笑话……她是跟我过不去,怎地?”

牛婆子听了,心有戚戚焉。

自从这位五夫人嫁进府时,头几年还算不错。知道自己出身低贱,又是寡妇再嫁。在她家夫人跟着做小伏低。

可好景不长,自从她为五房生下独子,这庞氏就开始不同起来。到后来薛家举家南迁,机缘巧合之下,陈王幼子被大臣们拥立为新君。

这下可不得了,庞氏像重新投了胎,开始抖了起来。

不仅不将侯夫人放在眼里,就连府里的事务,也开始指手划脚起来。

听五房传来的风声,庞氏似乎认为,若没有她跟新帝的关系,这建安侯府都不能在金陵城立足。完全没把大房放在眼里。

侯爷若不是为了笼络她,何必将两房捆在一起。

前院男人们之间还没什么。可后院的女人们,就开始遭了殃。

这庞氏不仅在管家之事上指手划脚,就连侯府的大事上,她都要横插一杆子。尤其是七姑娘和十一爷被侯爷接进府里后。

容氏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抱怨道:“这女人就巴不得全家都求着她,捧着她,哄着她。有什么事让她进宫去跟陛下当机讲……”

牛婆子听了,忙在一旁附和道:“可不是怎地!许是以前为奴为婢,被人压制狠了。一旦翻身便开始换了副嘴脸……夫人,如今怎么办?万一十一爷真被她怂恿起来,继续跟侯爷闹,这事怕是不能善了……”

容氏闻言,冷哼一声,轻蔑地笑了笑,喃喃地说道:“我倒要看看,她有没有这样大的能耐?如今七姑娘都成了废子一枚,侯爷难道还怕他们姐弟闹不成?”

牛婆子一怔,没明白她话中的意思,忙试探道:“可之前听说,七姑娘深受太后娘娘和陛下的信任。前日里还有话传来,说陛下有意将十一爷也带在身边,陪着他读书呢!”

她这话让容氏一惊,忙抬起眼眸盯着她问道:“这话是从哪里传出的?”

牛婆子便将小厮讲述的来龙去脉,一一禀给了眼前容氏听。

容氏了解内情后,开始垂头冥想。

想不到文家姑奶奶,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

这样一点拔,岂不是让她们姐弟逃离了建安侯府?

那以后侯爷想控制七姑娘就难了。

可是,既然她都出了化解的招术,为何还要让人给陛下下毒呢?

这不是不打自招吗?

容氏想着宫里传来的消息,对甘露殿发生的一切,产生了一种不同寻常的怀疑。

她想到这里,忙叫来牛婆子,在她耳边嘀咕了几句。

牛婆子一听,诧异地抬头,望着女主子,问道:“这不可能吧!哪有人这么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