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286章 呼之欲出

第二百八十六章 呼之欲出

容氏觑了她一眼,又招了招手,牛婆子心领神会地凑近。-》

“你派人紧紧盯着小的!宫里那位若是出来了,以后少不得要跟他一起行动。”容氏压嗓子吩咐道。

牛婆子还是难以质信,她喃喃道:“这可是欺君之罪,她可不要自己的小命,难不成连十一爷,她也不管不顾了?”

容氏神色一凛,“咳”了声,解释道:“若真被上头发现了,还不得侯爷替他们姐弟兜着,难不成真让人灭了九族不成?”

说到这里,她自己也觉得颇为好笑,喃喃道:“如今项氏皇族,自身都难保,哪还有那样的实力,动不动去灭人九族的……”

举鞍齐眉286

主子这几句,牛婆子暗想,若放在以前,只怕是要掉脑袋的。

可如今……

牛婆子不敢多想,跟容氏问道:“夫人,咱们该怎么办?若十一爷得了势,以太夫人对邱姨娘的所作所为,恐怕……”她没敢说下去。

在老侯爷躺卧在病榻这几年,太夫人不仅干净利索地除掉了当时颇为得宠的邱氏,而且老太爷咽气没多久,就拾缀着侯爷分了府。实际上,是把七姑娘跟十一爷,名正言顺地赶出了建安侯府。

容氏哪里会不知里面的干系。

此次是她大意了,派在七丫头身边的心腹,竟然被对方收买了,不仅没半点消息传出来,反而还帮着那贱胚子朝外面传话。

若不是她跟五房那位暗通款曲,侯爷跟她的计划,哪里会出这么多疵漏,竟让文家父女提前得知了他们的计划。

想到这里,容氏决定不再犹豫了,她当即立断吩咐道:“去!你让春生把七丫头身边丫鬟的父母叫来。还有,明日让人伢子来府里一趟……”

牛婆子一愣。随即便反应了过来。

“夫人,您这是……”

容氏摆了摆手:“跟府里的丁管家交待清楚,这段时日,府里人员进去,都要严格把关,不可让人趁乱坏了侯爷的大事。”

牛婆子神情顿肃,只见她朝容氏福了一礼,便告辞离开了。

从慈宁宫出来后,舒眉收拾了一下,便带着番莲等人出宫了。

刚一走出西华门。迎面就撞见了前来接她们的文曙辉。

望着女儿一脸憔悴的样子,他的目光闪了一直,什么也没说。嘱咐众人将舒眉扶上了马车。

她们刚一回秋实院,小肉墩迎面扑了过来,抱着他母亲的腿脚不放。

舒眉蹲下身子,紧紧将儿子搂在怀里,久久说不出一句话来。

两天一夜的煎熬。此刻小家伙总算见到母亲,他像树熊一样紧紧搂着舒眉,生怕她再次不见了。

举鞍齐眉286

感觉到儿子对她的依恋和不舍,舒眉鼻子一酸,不由掉下泪来国手丹医全文阅读。

小家伙感到手掌的湿意,忙抬起来。用手指擦着母亲的泪痕:“娘亲,您怎么哭了?您不是说,爱哭鼻子的。不是好孩子吗?”

舒眉惨淡一笑,忙拿手背拭干泪迹:“在回来的路上,风把沙子吹进了娘亲的眼睛里,所以,就流泪了……不是哭……”

小葡萄一听。歪着脑袋,满眼好奇地望着她。

过了一会儿。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忙凑过去,捧起舒眉的脸颊,张着他那粉嫩嫣红的小嘴,对着舒眉的眼睛,就开始呼呼地吹,一边吹还一边解释道:“有沙子?很疼吗?让儿子替您呼呼……”

说着,他还真地有模有样地对着舒眉的眼睛吹了起来,一边吹还一边念唠:“有没有好一点,沙子有没吹出来?”

见到儿子贴心的运作,舒眉嘴角一咧,便笑了起来。

小葡萄见母亲笑了,更加确定,母亲刚才确实是沙子进了眼睛,越发吹得来劲了。

儿子吹气的这小模样,既让人觉得逗人,又透露着一股子认真的劲儿,让人见了,心里立刻被某种温温软软的情绪所包围。

舒眉一阵激动,忍不住在他小脸颊上亲了一口。

“好了,出来了!还是小葡萄厉害!让你这样一吹啊,沙子立马就飞出来了。娘亲的眼睛也不疼了!”说着,她抱着儿子站起身来。

听到这话,小葡萄欢呼起来,凑近舒眉的眼睛直瞄:“真的不疼了?小葡萄还没怎么使劲吹呢!”

舒眉一时哭笑不得,忙转移话题掩饰尴尬:“这两晚上娘亲不在,你可睡得还好?有没有想想娘亲?”

这问话一经出口,顿时引发了小家伙一腔不满,只见他瘪起小嘴巴,朝着母亲扫了一眼,眼睛即刻便溢满了控诉的神色。

舒眉知道自己踩到雷区了,忙低声下气地跟他赔礼道歉:“是娘亲不好!下次再也不离开小葡萄了……”

可小家伙被人弃在一边两晚上,哪里是那么好哄的。初见母亲的激动散去后,他也开始闹起脾气来。

小家伙低垂着脑袋,委屈地默不作声。让人一望便知,这是受了极大的委屈的神情。

舒眉只觉一颗心都揪地起来,忙拿眼睛去瞅在旁边的雨润。

见小家伙闹起小脾气,雨润对她歉然道:“小少爷习惯临睡前听故事,可我笨嘴拙舌。这两晚上不仅没哄睡他,越到后面他越烦躁,不停地问我‘娘亲上哪儿去了,是不是不要小葡萄了……”

雨润说到后面,声音里有些哽咽,舒眉鼻子一酸,两滴眼睛便簌簌地落了下来。

不能这样了,跟这帮人没安生日子过,早知道如此,当时回金陵后,就该马上离开。没得又被人惦记上了,还吃亏不好讨好。

宫里的遭遇,让舒眉痛下决心。

举鞍齐眉286

必须快刀斩乱麻,不能这样拖下去了。

如此他们的势力不稳,都敢这样猜忌他们父女。一旦他们坐稳了江山,朝堂之上哪还有文家、林家的位置?

舒眉从没有像此刻这样清醒。

用过晚膳之后,文曙辉问起她在宫里的遭遇时,舒眉当即提出赶紧离开。

“爹爹,不是女儿没大格局重生之帝女谋略全文阅读。他们这样容易中人家的反间计,哪里是值得扶持的主儿?女儿说句大逆不道的话。就算是您、林叔叔还有唐家的叔伯们出再大的力。一有什么风吹草动,人家照样第一个怀疑的,就是当初跟咱们文齐两家结盟的人……”

听了女儿如此直白的表述,文曙辉没办法再掩耳盗铃。

他怔怔地望着女儿,沉默了良久,才问出了心底的疑问。

“当初,齐家那小子,跟你是不是有过什么交待?”文曙辉眯起眼睛,盯着女儿面上的神情,一刻也不放松。

舒眉一怔,还没反应过来,文曙辉又开口了:“听你林叔叔说,齐峻那混小子当初从宫里出来时,因受了伤还在外面养过一段时日。会不会他……”他后面的话没有问出来,但是舒眉明白了父亲的意思。

会不会他真有玉玺?还是四皇子会不会还活着?

舒眉一听,顿时也愣住了。

当时,那人只身逃出来,哪里有见过什么四皇子,五皇子的?

若他手里真有玉玺,早该南边举起“诛佞臣”时,就该拿出来的。哪会等到现在,局势越来越复杂,边他自身都难保,还深陷囹圄,被人以母妹性命相挟?

舒眉摇了摇头:“即便是他有,也不会在女儿这里。不然,咱们母子哪还有命在?”

突然,她脑际中一道灵光闪过,好似抓住了什么,忙对文曙辉打听:“爹爹,皇宫失窃,该不会是与玉玺有关吧?!”

文曙辉赞赏地望了女儿一眼,施施然地答道:“你倒挺敏锐的!确实,宫里遭贼,是有人要寻那东西……”

舒眉不由胡涂了,问道:“爹爹,您跟林叔叔他们不是一直在找吗?为何还有人寻到宫里去?”

文曙辉一怔,想了想然后答道:“那贼子或许不知道吧!咱们几家心照不宣的事,外人哪里清楚。他或许以为,咱们南楚立国,林将军已经把从燕京带来的东西呈上了……”

那人会不知道?

舒眉摇了摇头。

从前晚的情形来看,她并不这样认为。

那人从前殿搜到后宫,一看便知道对宫里的布局甚是熟悉。肯定是有备而来。既然是有备而来,他哪会不清楚,南楚君臣手里,并没有玉玺。

既然是要打那东西,便是有心另立为王的打算。

这样算起来,范围一下了缩小了许多。

是谁那么着急要找玉玺?

那人肯定不是北梁的奸细,不然,前晚上哪还有她的性命在。也不会是西北鞑靼那边的细作,否则,他也不会留小皇帝的性命。

难道是山东邵将军那边的人?

舒眉回想起当时被那人捂住嘴鼻,还有他隔着蒙面布发出的声音。

答案似乎呼之欲出了。

那人不是别人,一定是跟她有过几面之缘的葛将军。

只有是他,这一切都能解释得通。

——————

感谢楞四、不懂变通等朋友投的宝贵粉红票。

/div举鞍齐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