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287章 情义两难

第二百八十七章 情义两难

想通这个关节,舒眉心里豁然开朗。<-》

是了,邵将军自立的话,名不正言不顺。若是拿到了玉玺,自然可以增加不少资本。

可他们万万没料到,南楚君臣手里,也没那样东西。

随即,她又想起几次葛曜对她的出手相救。

跟文家,这位算是一个特殊的存在。不说葛曜一路将她护送回来,就是那次马车失事,若没他的出手。自己肯定又得遭受一番苦楚了。

举鞍齐眉287

后来,葛曜被人追杀,又被文府护卫所救,之后还在府里养过一段时间的伤。

舒眉顿时犹疑起来。

这件事,要不要告诉父亲呢?

若是他出于对陛下忠诚,将葛将军交出去了怎么办?

舒眉心里一时拿不定主意。

文曙辉见女儿目光闪烁,以为她在宫里时被吓住了,忙安慰她道:“此事因祸得福。这样一闹,宫里面倒不敢留你了……正好,你跟执儿早些离开金陵……”

舒眉倏地抬起头来,望着父亲问道:“您的意思,趁现在早些离开?”

文曙辉点了点头:“本来就是要走的,出了此事更要加快了。”

“可是……”舒眉想起严太后对她的怀疑,怕事情弄巧成拙,让父亲在朝堂上为难,忙提醒他道。“太后娘娘似乎……对贼人的来历,有所怀疑……”

接着,舒眉将严太后询问她的话,还有当时的表情,一一描述给了父亲参详。

文曙辉听后,不禁蹙起眉头。

“你是说……她怀疑到你身上了?”

舒眉点了点头。

文曙辉没有再说什么,跟女儿嘱咐道:“此事你不必理会,待为父跟你林叔叔商量后,自会出面处理。你也累了几天了。还是早些歇着去吧!”

接着,他交待几句后,便告辞离开了。

舒眉回寝卧,将儿子哄得睡着后,命人悄悄将番莲叫了来。

“您是说,那位击晕奴婢的,是葛将军?”她有些不可思议。

舒眉点头解释:“应该是他没错暴君刘璋最新章节!现在我回想起来,露出黑面巾外头的双眼,还有声音,都像极了他。你是不知道。从山东回来的路上,我跟他相处了一个来月,自是再熟悉不过了……”

听到对方跟她坦然地言明一切。番莲既惊且喜,还有一股难以名状的惆怅。好似心底打翻了五味瓶,各种滋味一起涌上心头。

举鞍齐眉287

看来,四夫人是真把自己当心腹待了。可她的态度……似乎对这位葛将军颇有好感,四爷那边……

番莲不禁替齐峻捏一把冷汗。

留意到对方脸上的表情。舒眉不动声色,跟她商量起后面的安排。

“爹爹的意思,叫咱们赶紧动身……以免夜长梦多……”

末了,舒眉将玉玺的事,也一并告诉了她,打探道:“上次回京你去见你们家爷。还有前些天,他赶来金陵,可曾听过什么玉玺没有?”

听她说起这个。番莲不禁骇了一跳,忙摆了摆手:“这等大事,爷哪会跟我的提及……不过,当年派去宫里守在四皇子身边的兄弟们,一直没有再出现过。奴婢觉得好生奇怪……”

提到那些暗卫。舒眉眼前一亮,她当即想起那时跟齐峻问起此事的情景。

“你们暗卫私下里。应该有特别的联系方式吧!他们后来也没有跟你联系?”舒眉心里顿时燃起了一丝希望,忙不迭地追问起她来。

番莲抿着嘴唇,摇了摇头,答道:“以前,一直是朱统领在张罗。自从他不在后,暗卫差不多散了。现在估计只剩下四爷带到西北去的几个和奴婢了……”

听到齐氏一族暗中势力,人才调零至此,舒眉心里一阵内疚:“都是为了我,朱护卫他才……将来,条件允许了,我要再去一趟蒙山,把他的遗骨接回来……”

听了她的许诺,番莲心下感动,忙朝舒眉拜了下去:“夫人,您千万不要这样说,当初国公爷离京时,对咱们兄弟姐妹就有过交待,誓要拿性命护着您。”

舒眉摆了摆手:“以前的事莫要再提了,国公爷一片心意,我又如何不知?”说到这里,她顿了顿,接着道,“你们四爷已经作出了选择,我不怪你……都是命运爱捉弄人。”

听她如此说,番莲忙替齐峻辩解道:“四爷也是逼不得已,他不知有多疼爱小少爷……”

舒眉没有继续跟她讨论齐峻,忙转过身朝窗边走去。

外面,一轮明月挂在半空中,虽是极为明亮辉眼,到底还是残缺了一点。

“我知道,他有他的为难之处。可有什么事,他好歹事先给个信,或者找我商量商量?难道我不会理解他?”

再次跟她谈论起齐峻另娶的事,舒眉早没当初的忿然,语气里尽是淡然和倦意。

“或许,他觉得为报恩,为救母,多娶一个没什么。可他何曾将咱们文家放在心里?当初竹韵苑失火,你们太夫人还将咱们遭难的消息瞒得死死的,连通知亲家的基本礼数都没有,他们母子,何曾将我放在眼里过?”

对于郑氏的做法,番莲也感到无语,心里不觉戚然,她刚想开口劝导,便见舒眉转过身来,盯着番莲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即便娶的是篷门小户的媳妇,人没了也该派个人去报丧吧?!文家再落魄,咱们好歹也曾是大楚名门旺族,让天下人来评评理,有见过这样做法的吗?”

番莲羞赧地垂下头,替郑氏母子感到内疚。

舒眉叹了口气:“你可以说,这是太夫人做下的,不关你们四爷的事。可是,这次他到金陵,可曾有过半句歉疚之语没有?”

话说出这份上,番莲便是再渴望他们俩破镜重圆,也无济无事了韩娱之天王。

举鞍齐眉287

有些伤害一旦造成,是没法子复原的,尤其是心上的创口。

想到这里,番莲神情跟着悲伤起来。

舒眉重新转过身,望着她的眼睛:“我知道,你们姐妹一路护着我和小葡萄,是为了国公爷生前的交待……总归这孩子,是国公爷生前一直盼望的。是以,我也没难你……若有哪一天,秦姑娘那里有了好消息,你就可以回京,毕竟,她生的孩子,才是你们正常小主子……”

这句话仿佛一道惊雷,在番莲头上狠狠敲了一击。

只见她连忙摆手:“奴婢就守着小少爷,哪里也不去。国公爷当年交待,可是要咱们姐妹俩跟着您的,其他人管她是公主还是郡主,统统不关奴婢的事……”说到这里,她顿了一顿,“况且,四爷不会那样做的,毕竟,他心里还是……”

她正想说齐峻还盼着夫妻破镜重圆,转念一想,上次四爷抽风的那一顿挑衅,让她把刚想出口的话又咽了回去。

真在搞不懂他们两口子,明明孩子都有了,硬是互不相让。

这让她这种身份的人,着实难以选择。

舒眉不知番莲心中所想。

她抛开跟齐峻的纠葛后,便开始琢磨今后的打算。

“咱们此去,可能一时半会不能回来。既然山东邵将军派人出手了,这两边将来少不得也会生起磨擦。咱们正好避开一阵子,等南楚朝局稳定下来了再回来。”

番莲哪里不明白她的苦衷,忙安慰她道:“姑奶奶您就放心吧!奴婢晓得的。咱们留在这么,您的亲事少不得再得被人惦记上。可是,这样一来,若是太傅大人被迫娶了新妇,您岂不是又得赶回来?”

舒眉摇了摇头,解释道:“不会再娶了,闹出这样一出,传面传爹爹克妻的名声,恐怕更上一层楼。”

番莲开始没回过味来,待舒眉提醒她那日在太后那儿的一番说辞,她才恍然大悟。

“可这样的事一出,恐怕建宁侯那边,得把文家记恨上了……”番莲在旁边提醒她。

舒眉苦笑着摇头:“那也是没法子的事!谁让咱们点子低,恰好遇到这样倒霉的事情。”

想到前晚的变故,番莲主动请缨:“姑奶奶,要不要再潜进薛府打探一番,奴婢总觉此事有些古怪。”

舒眉听后一怔,随后问道:“你也看出来了?说说看,都哪些地方透着古怪了?”

番莲抿了摆嘴唇,跟她分析道:“若是邵将军真有此心,他们派的人多好直接了解,何必用这种上不得台面的法子。不是授人以柄吗?”

舒眉点了点头,道:“你所说的不错,确实如此,他们此时派人过来,实在让人想不通,舒眉苦笑着摇头:“那也是没法子的事!谁让咱们点子低,恰好遇到这样倒霉的事情。”

想到前晚的变故,番莲主动请缨:“姑奶奶,要不要再潜进薛府打探一番,奴婢总觉此事有些古怪。”

舒眉听后一怔,随后问道:“你也看出来了?说说看,都哪些地方透着古怪了?”

番莲抿了摆嘴唇,跟她分析道:“若是邵将军真有此心,他们派的人多好直接了解,何必用这种上不得台面的法子。不是授人以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