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293章 祭天遇刺

第二百九十三章 祭天遇刺

穆其吃惊地抬起头,盯了他半晌,随后“唔”了一声,道:“驸马爷这不是明知故问嘛!外头传言,玉玺在你那儿呢!”

齐峻目光一缩,沉默起来。

又过了半盏茶的功夫,穆其许是觉气氛沉闷,忙自我解嘲道:“先生跟咱们几个,都知道不在你手里。要不,当初令堂被押,你早就交出来换人了……”

齐峻还是没有应声。

穆其等得有些不耐,朝他道:“消息已然带到,兄弟就此告辞。”说罢,向他一抱拳头从另一边的出口离开了。

在黑暗齐峻沉思了良久,真到手上拿的蜡烛快燃尽,烧到他的手指灼伤时,这才清醒过来。

待他回到书房时,听到外面街上的打更人,将梆子敲响了三下。

他躺回到床榻上,望着头顶的承尘发呆。

没过多久,似想起了什么,齐峻从**一跃而已,走外间朝门口喊了一声;“来人!”

接着,就有一小厮从外面打开门,应声走了进来:“爷,请问您有什么吩咐!”

齐峻一抬眼,交待道:“去!把尚武替爷找来。”

小厮应声而去。

日子转眼来到了九月重阳。

大梁皇帝高世海,,受臣下蛊惑,在登基几年后,想举行一次重大的祭天典礼,为了彰显皇权的天命神授。

原本,他计划是想尽快打下山东,到东岳的泰山去封禅的。

只可惜手里的将军不太争气,经过好几轮的大型会战,都没有拿下齐鲁之地。反而前方战事连连失利。为了挽回颓势,他只好退而求其次,在双阳的登高之日,打算上天坛去祭天。打着祈求上苍。庇佑万民的旗号,在京都百姓面前,秀一把爱民如子。

本来,作为不被信任的边缘人士,此类重大仪式,齐峻是不用参加的。

谁知,不知高世海怎样想的,硬是任命为齐峻金吾卫的副都统,随驾伴在在君前。

原本,齐峻想留下来。守住皇宫的。没想到临时有变,他只得赶鸭子上架,大清早爬起来。到宫门口集合报到,跟着大队人马一起,准备朝京都的东南方的天坛行去。

不知是不是提前找钦天监算过日子。

到卯时刚过,东方就云彩满天,太阳如约而至地从层云中钻了出来。

到队伍出发的时候。天已经大亮。

站在队伍前头,一身铠甲的齐峻有些神不守舍。

昨晚,他想了半宿,都没琢磨出高世海到底想做什么。

今早一起来,他就感到左眼皮直跳。接着,心绪莫名地烦躁起来。似乎有什么事要发生似的。

但是,今早一见同僚,个个神情紧绷。再打量他的直接上司——金吾卫的陶都统。脸上更是肃穆阴沉。甚至打量他的目光中,有些许不屑和防备。

齐峻在心底暗暗叫苦。

这是演的哪一出?高世海一抽风,临时把他拉进来,明摆着是给难题他做。

直到出发前的一刻,齐峻都没弄明白。自己如何跟着出来了。还守在大梁皇帝的不远处。

羽林军清道,仪仗队先行。快到辰末时刻,队伍已经沿着正阳门大街,一路向南朝天坛行去。

这场自先帝过世以后,京城首次出来的大型祭天礼,自然吸引了不少群众的目光。沿途围观看热闹的京城百姓,隔着羽林军士兵的人墙,你推我挤,人声喧阗。整条街道似乎都沸腾起来了。

走在队伍前头,骑在高头大马上的齐峻,神采奕奕、仪表不凡,自然吸引不少围观的少女和妇人艳羡的目光。

到这时,齐峻似乎有些明白,高世海为何要举办这次声势浩大的祭天仪式了。

战事上的失利、一直得位不正的传言,都让他焦头烂额。

正好年初的时候,辽东那儿献来一奇兽。朝中善于阿谀奉承之辈,抓住这机会,鼓吹是天降祺瑞,是大梁的吉兆。这才让高世海萌生了要封禅和祭天的念头。

这不,他连离得不远的冬至节都等不及了,非要在重阳节出来。

这一路秀过来,京城百姓不及目睹了皇这威仪,对高家上位似乎也慢慢接受了。

但是,齐峻还是觉得,坐在龙椅上的那位,不会那儿简单。

早到地方时,他强打起精神,神情绷得紧紧的。生怕有什么闪失,被人钻了空子,陷他们齐氏一族于不利之地。

还好,仪式完毕,梁武帝从高高的祭台上走下来时,都没有出什么任意异常的状况。

当高世海重新登上玉辇,准备打道回宫时。齐峻心里长长吁了一口气,半是庆幸自己被出什么意外,半是遗憾没人趁着这大好时机,当众给高世海一个好看。

就在齐峻以为,今日这趟公差,会顺利完成时,突然,后面发生了不同寻常的动静。

只见陶统领打马过来,到他身边吩咐道:“驸马爷,安平侯旧伤复发,情况似乎不大好。陛下有命,让你骑马带着他提前离开。尽快赶回侯府,我已派人去通知太医了。”

齐峻听了这安排,心里暗道一声不好。

他一怔之下,反问对方:“洪太医不是随行出来了吗?怎地不就地瞧瞧?”

陶都统神色一凛,朝皇帝所在的方向拱了拱手,道:“圣上的想法,岂是你我能猜度的。齐将军赶紧过去,迟了若是出什么意外,这责任可不是你能担的……”

齐峻没办法,只得听吩咐拍马转身,回到了后面。

没一会儿,大队人马按原路线赶了回去。

齐峻回过神时,金吾卫的兄弟们,又将安平侯吕耀祖抬了起来,往旁边的小道上行去。齐峻赶忙追上。正要过去察看一番,还没等他走近,旁边围观的群众里,突然冲出两人,举着刀剑就冲了过来。齐峻跑过去,本能地护住了吕侯爷。

四周的士兵,被这突发状况一时懵了,还等他们反应过来。那几只对齐峻就是一阵砍杀。

想到齐府一家老小都还在高家手里,齐峻不敢大意,忙迎上那几人,跟他们过起招来。

几个回合下来,双方都带了彩。

在守父孝期间,齐峻在沧州跟族中的暗卫练过几年,后来一直在军营中锻炼,他的身手虽不是顶级的高手,却是能应付好几个身手不凡的对手。

慢慢的,齐峻以宁国府祖上传下的招术,把那几名刺客打趴在地上呻吟不已。他正要回头去看望安平侯时,突然,身后传来一阵鼓躁之声。

“驸马爷果然身手了得,不知是否能从我们这里逃脱?”

PS:

今天更的有些少,明天补齐字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