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294章 将计就计

第二百九十四章 将计就计

齐峻猛然回头,只见几位蒙面将他团团围了起来。

见这架式,他哪还有不明白的?!

齐峻退回安平侯身边,朝金吾卫的其它人道:“你们护着侯爷,抄近道离开。我留下来跟他们周旋。”

这群蒙面的驾式,让其他人不敢大意,领了命令就要撤离。

刚才,高世海大队人马回去时,走得是正街。因要考虑皇家威仪,自然是行得慢,除了御林军开道,华盖旌旗随护两旁,道上的围观百姓也多。跟着队伍将人送走,显然是不太现实的。举鞍齐眉294

是以,陶都统安排了齐峻,抄近道将安平侯送回。只可惜金吾卫兵士,一门心思只想着避开围观群众,特意找了条颇为生僻的小道。加上此时天色已暗,行动起来自然不太方便。

待众兄弟走近道将病人送走后,齐峻已被众蒙面人团团围了起来。

齐峻不是第一次应敌,见他身后没有羁绊,应付起来专注了许多。突然,他身后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副都统,小的留下来跟你并肩做战吧?!”

齐峻闻后转身,只见有一人主动留了下来,是金吾卫的亲兵方明达,也没有片刻犹豫,朝对方点头微笑:“行啊!不过,他们来的人多,你自己要多加小心。”

方明达望着他,朗声接口道:“副都统请放心!小的要是怕死,就不来当兵了。”

齐峻赞许地扫了他一眼,随后两人并肩,跟那群蒙面人缠斗起来。

这场力量悬殊的搏击,越到后面齐峻越感到体力不支,身上多处地方已然挂了彩。鲜红的血滴沿着他的手臂,落在他打斗的地方。

虽然体力渐渐不支,为了不辱此次使命。让高家找到作他的由头,他只能选择强撑着。同时,为了金吾卫兄弟再走得远些,他咬紧牙关,眉头都不皱一下,坚持顽抗到底。

渐渐地,齐峻感到有些不对劲儿,只见他环顾四周。现那群蒙面人一个都没少,根本没派人去追安平侯他们。

是他们只顾打斗,根本没忘了去追。还是本就冲着他来的?

此时,齐峻心里有了几分清醒。

从昨晚得到消息到今天出门,一路上他都是琢磨这件事。

此时的状况。显然已经证明了这点。

他可以十分确定,那群蒙面人本就是针对他的……

齐峻不敢久战,给方明达暗中打个手势,示意他两人赶紧撤清贵名媛。

方明达也是个机灵,知道他们势单力薄。也不敢恋战。只见朝齐峻微微点头。

两人几乎同时,朝后面挪了几步。然后,借着旁边高树阴影的掩护,在对方不注意的时候,闪身朝另条民巷飞奔了过去。

那群蒙面人开始似乎没反应过来,待他们现两人不见时。齐方二人早已不见了踪影。

打头的那位蒙面男见此情形。忙把手一挥,他带的几人都分散开来,四下去寻找刚才逃走的两人。举鞍齐眉294

带着方达明藏身在旁边民宅角落里的齐峻。此时不敢有丝毫动弹。

他一面盯着不远的动静,一面在心底琢磨今日这事。

那群人到底是什么目的呢?

他不禁拧眉沉思起来。

他们显然是冲着自己来的,齐峻暗自思忖,想到自己能被人惦记的,也只有那子虚乌有玉玺和遗诏了。

那年。先帝爷几次密召他进宫,并没有给他什么东西。

他还记得当时的元熙帝召见他的情形。那时,先帝爷的精神已是不济,由于宫里有许多高世海的眼线,跟他这番会谈,还是借着瀛台避暑,特意命人将他召过去的。

这也是为何后来,众人都怀疑玉玺在他身上的缘故。

那时,大哥安葬没多久。他在府里守了三个月的孝,妻子舒眉身子不适的反应稍有好转,怕打扰到她,齐峻搬到了书房去睡。

一天晚上,先帝爷身边的心腹安公公,遣人来把他叫了过去。

宫灯的微光中,圣上强打起精神,跟他问了问宁国府的情形,尤其是母亲的身体状况。末了,他叹了口气道:“是朕对不住你父亲和大哥。没想宁国公此去,竟然一去不返了?”

齐峻闻言,微感诧异,心里不幸埋怨:这不是明摆着吗?大哥是何种状况下赶赴前线的?明摆着是想把他支开。

不过,他没有说出口来。

先帝爷此时像是想到什么,忙抬头觑了他一眼,缓缓地问道:“宁国公离京的时候,对你可是过什么交待?”

见他问起宁国府的内务,齐峻有些意外,他当时想了想,不敢在御前欺君,遂将府里的情况交待了一遍,还特意提到了大哥要他善待妻子舒眉的事。

“唔,文昭容出事的那次,朕曾见过她一面。说起来,她跟咱们皇家颇为有缘,前日里,她还在山上救过皇叔一命。皇叔把圣祖当年赐给众皇孙的古玉,都拿出酬谢她的活命之恩了。”先帝爷似是不经意地提道。

齐峻先是觉得惊讶,后来想到端王府的情形,还有老王爷古怪的脾气,马上也就释然了。

见他没有异常,元熙帝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叹道:“皇叔乃性情中人,许是你媳妇得了他的眼缘。万一哪天她遭难了,拿那块玉出来,皇叔说不定会替她说情。”

齐峻一怔,他万万没想到里面还有这机窍,忙跟对方道谢:“多谢圣上提醒。”

元熙帝哈哈一笑,道:“这是朕小时候跟他的一个赌约。朕欠皇叔一个人情,他又欠你媳妇一个人情奇术色医。到时,我会将这事写到遗旨里,嘱咐继任之君,别忘了此事……”

齐峻听闻,不觉莞尔一笑,恭维眼前这天下至尊:“陛下英明,微臣先替拙荆先谢过圣上和端王爷了……”

元熙帝哈哈一笑。道:“别把此事当儿戏了!你媳妇还有几个月就要生了吧?将来生的若是小公子,就送进宫来陪忻儿吧!自从他母亲过世后,这孩子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举鞍齐眉294

齐峻忙恭声应了下来。

没想到,此次觐见,竟然会是他最后一次面圣。

上元节那天晚上,当他赶到先帝寝宫时,他已经驾崩了。

如今想起来,已是事是人非。

没想到因为这个,给他以及妻子舒眉惹来无尽的麻烦。

现在,不管是先帝爷。还是端王爷,都已然不在人世了。连大楚的江山都被高家篡夺了。这句承诺,彻彻底底成了一句空话。

“喂。副都统,那些人好像都走了!”一个声音在旁边提醒他,齐峻猛然间回过神来,望了方达明一眼,喃喃道。“终于走了?”

方达明点了点头,道:“刚才您走神,许是没听见。好像有什么人把他们引来了!”说完,他眼睛一眨都不眨地盯着他的脸面上。

齐峻似是丝毫没觉察出来,反问道:“谁会这样好心?不会是咱们金吾卫的兄弟吧?!”

方达明摇了摇头,答道:“小的看不像。他们没将安平侯送回府里。哪会这么快来接应您?”

齐峻想了想,点头同意他的猜测。

接着,他又听了听外面的动静。确实没什么人声了,忙拉起方达明:“走!咱们这就出去!”

说着,就要从藏身的地方出来。谁知他刚一起身,脑部就是一片眩晕,齐峻暗叫糟蹋。忙将手伸起衣襟里,摸出一缝在内衬里的东西。

对他的状况。方达明好似全然没有觉察。

出来之后,对齐峻请示道:“马匹也不知跑到哪里了。此时天气已晚,副都统身上有伤,还是要让小的去谋一台轿子……”打探一番

齐峻此时自知中招,恨不得他越远越好,忙将他打了过去:“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方达明一抱拳,就翻过那座民宅的院墙,朝大街那边奔了出去。

望着他的背影离开,齐峻迅从衣襟里掏出那小纸包。取出来后,将里面的粉末,仰头迅朝自己口中倒去。

做完这一切,他心里稍稍安定,听到几人沉重的脚步声从外头传来。听到他们靠近,齐峻“嘭”地一声倒在地上。在那两人进门的一刻,十分应景地栽倒在了地上。

那两人不是别人,一位是刚才出去寻轿子的方达明,另外两人似乎是轿夫。

见齐峻倒在地上,方达明过来搀起齐峻,然后在他鼻翼下试了试,又把他眼皮掀了掀,在确认没什么异常后扭头对那两人道:“成了!他被我那迷遗倒了……快,赶紧把抬进去,送到城南的樟树胡同不远的破庙里……到天快亮的时候,再请他们的人手,追到那里来……”

那两人听了吩咐,忙按照他的要求,一一都做了。

装昏迷的齐峻暗自纳闷。

这人平常看不出来,原来还是个细作冷宫奴妃。

此番安排和手法,明摆着是早已安排好的。那群刺客原是他的人。

他到底想干什么呢?

齐峻不禁胡涂了。

赶到破庙,他强忍着伤口疼痛,竟是没有出什么声响。

方达明把他扔在破庙后,便留了那两人守着,自己先出去了。

齐峻怕自己睡过去,拨下头上玉簪戳自己的太阳穴,这才保持神思的清明。

到后半夜的时候,他险些睡过去的时候,便听到留在守着他的两人,压低声音窃窃私语起来。

“太子爷干嘛要派人捉他?”一个低沉的声音不解地问道。

另一人应声答道:“谁知道啊!说是要从他身上找什么东西吧!”

先前那人反驳道:“刚才扶他下来时,你我不是把他全身都搜遍了,哪有什么东西?”

他的同伴接着说道:“重要东西肯定不会放在身上了,你没听见方队长布置嘛!若是那么好找,几年时间了,哪会还找不到。”

“所以,方队长这番动作,是想取得他的信任?”另一人不是很确定。

“那是当然,你没看见跟一会儿,又要安排兄弟们蒙上面,再来追杀一回吗?”

“哦!”他的同伴似乎这才明白过,不放心地瞅了齐峻一声,压低声音问道,“那迷逸额够吗?人不要提前醒来了……”

“不会的,这药是兄弟我亲自经手的……就是能放倒一头牛,吸入进去后,睡上两个时辰。过后,就会慢慢醒来。”

“睡这么久?不会脑子一半搞坏到,到是东西也不记得放哪儿了吧!”

他同伴顿了顿,忙反驳道:“是爷安排的东西,还能有错的?你担个哪门子的心?”语气中略带些不满。

“兄弟我这不是担心吗?这大费周折的?怕咱们白忙活一场。”另外一人忙不迭地解释道。

听他这样说,原先那人语气这才缓和下来,喃喃道:“你担心是没错,但事到如今也只能赌一把了。昨晚你不在,没听到陶都统的交待。他转达了太子爷的口谕,说是掘地三尺,也要把那两样东西找出来……咱们还是好的,黄五他们在金陵城都蛰伏多久了……听他们传来的消息,说那边的皇宫,被人捷足先登了,不过也没找出什么来。”

他的同伴听了这话,不由纳闷起来,问道:“会不会根本没那什么遗诏?是有人故意散布,疑惑陛下和太子爷的?”

“胡说!肯定是有的!那遗诏的事,是先帝爷身边贴身宫女说出来的。那位姐姐十年前被送进宫,不仅识字而且记性特好。是经过特别训练的,这迷药就是出自她之手,百百中的效果……”

这番解释,好似将两人心中的疑虑都打消了,屋里顿时显现短暂的沉默之中。

最后,其中一人说道:“现在,南北街不下,恐怕全天下的几方势力都在寻这东西。陛下都顺利祭天了,还要那玩意做甚?”

“不说你不懂,就算一直以前在高府担任暗卫总管的陶都统也不明白。”

—————————

感谢短袖t恤朋友投的宝贵粉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