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295章 上门探伤

第二百九十五章 上门探伤

这一晚,凭着习了内家功夫练就的耳力,齐峻佯装昏迷,将高家护卫躲在暗处所说的话,听了个七七八八。

待天快的转亮的时刻,那群“刺客”果然如约而至,追到了他所栖身的旧庙。

自然,关键时刻,方明达上演一番冒死相救的戏码。

等到天色大亮时,在对方的搀扶下,齐峻浑身带着伤,跌跌撞撞地回到了宁国府。

见到儿子这副模样,郑氏顿时大急,忙派了管家去延请太医。

当秦芷茹被丫鬟婆子搀着,赶到书房来探望齐峻时,郑氏众人已经离开了。齐峻服下汤药后,便沉沉地睡去了。

她只得让人把尚武叫来。

“启禀公主殿下,武护卫昨日早些年,就被爷派出京城了。”在齐峻身边侍候的贴身丫鬟花语忙禀报道。

听到这消息,秦芷茹不由一怔。

据她所知,尚武是齐峻身边第一得意的人。是老国公爷在家将后代中,特意为几个儿子挑选的。跟几位爷一同长大、习武。没有特殊情况,这亲随兼护卫,是不会轻易离身的。

齐峻到底有什么打算,竟把人派了出去?

难不成,是派到江南去了?

一想到江南的舒眉母子,秦芷茹心里五味杂陈。

“那他是怎样回来的?”她忙跟丫鬟打听。

花语将大清早的情形,忙告诉了夫人。

“是金吾卫的方将军送来的,谢管家亲自将爷扶进来的。”说完,她觑了秦芷茹一眼。

后者不动声色,忙吩咐身边的丫鬟去叫谢管事:“让他等会儿到梅馨苑的议事厅来,就说我的事情找他……”

那丫鬟应诺而去。

等晚饭时间,齐峻方才清醒过来。

此时齐府上下大致都已知晓四爷身上所发生的事情。

晚饭过后。齐峻用完汤药,秦芷茹特意留了下来。

待屋里没人后,她便开始打听所发生的事情。

齐峻摆了摆手:“我没事!不过是一点皮外伤,流了一点血。哪有母亲说的那样严重?”

想到谢管家转述时情况,秦芷茹哪会信这番粉饰太平的话。

“师兄,你不为自己想想,也要为亲人想想。万一你有个闪失。可让这一家子怎么办啊?”秦芷茹紧蹙眉头,似是不满意他这种轻描淡写的态度。

抬眸扫了她一眼,齐峻幽幽地说道:“我知道,你们都是关心我!没事的。只不过是途中遇到刺客,找错了对象。所以,才会穷追不舍。你莫要操心!好好养胎!”

见他不肯将实情透露。秦芷茹知他是不欲让自己操心,说道:“师兄知道便好!走了九十九步,只差一步就到目的地了,可不能在这时出了乱子。你安危了!我们才放心,以后才有将军。不然……”秦芷茹抚了抚微微隆起的肚皮。

齐峻见状,嘴角敛起笑意,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过了一会儿,他似是想起了什么,对秦芷茹道:“恐怕过几个月,京中要发生大事。到时。还得跟先生商量商量,找个适应的地方先备着。”

秦芷茹不由一惊,忙问道:“有这么严重了吗?”

齐峻望着她点了点头。语有所指地说道:“恐怕比这还严重,他们已经按捺不住了。连昏招都使出来了。”

听到这个消息,秦芷茹双手合什,向西边的方向默默念了几句佛语,对齐峻道:“芷儿只盼着这日早点到来。咱们都不用过这样担心受怕的日子。”

齐峻想到一个人。跟着感叹道:“……原本,没指望你。这种时候怀上的。到时孩子不管生没生,到时都是麻烦。舒儿当年就是……”

他没有把话说完,嘴角下垂,像是忍着极大的痛苦一般。

秦芷茹哪能不明白他的感受?!只见她面上掠过一片赧然,解释道:“是舅父说……唉,松影苑那女人,在我那边安排的人,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母亲那头……郦老先生的人马在外面打听到,高家又在族中寻找适龄女子,他担心我最终成弃子,被那女人……再说,济弟也不能一直在京城周边,他又放不下我……”

齐峻一听这话,知道自己被她误会,忙上前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没有怪你们……舒儿所吃过的苦,我不想你跟着再遭受一遍。若是先生有万全之策,现在怀上,倒也是可以迷惑他们,怕就怕到时……”

秦芷茹哪会不明白他的意思,忙压低声音安慰他道:“不要紧的,大不了到里躲到那里去。他们还能想到,咱们会藏到他们眼皮底下。前些天,舅舅派人告诉我,说那里已经跟齐府已经打通了。”说着,她朝北边方向指了指。

齐峻听到,不由一惊,忙问道:“真的吗?有没有发现什么重要的东西?”

秦芷茹知道他所指,她摇了摇头,道:“舅父没有说,许是没有吧!不然,现在也不会干等……”

齐峻不由拧紧眉头。

心里暗自琢磨起来。

难道先帝爷来不及安排,那晚就遇到了意外?

不然,为何连先生都在找那东西的下落?

可是,听郦老先生的语气,高家要动手似乎早在先帝意料之中。

齐峻有些糊涂了。

不过无论怎样说,此事还是小心为上。尤其师妹现在有了双身子,若有个什么闪身,就得不偿失了。

想到这里,齐峻安慰她道:“你也不要多想,如今你怀上了,松影苑那女人,想来不会再来为难你了。大内那边似乎准备试探我了。你整日在府里,自己担心一点。有什么事就去找伍护卫,他会一直在暗中保护你的……对了,皇宫若有人来请,你千万不要去。就说钦天监的太虚道长说了,你不宜往东边方向走动。会影响胎位的……”

秦芷茹点了点头,应承道:“知道了!上次太虚道长到府里看风水,受舅父暗托说的那番话起了作用。如今不仅那女人不轻易过来,就连兰郡主也不敢随便上门了。”

听到他提到吕若兰,齐峻神情里带着些许讪然和愧疚。

嫁进宁国府后,秦芷茹后来陆陆续续听说了一些事情。关于高家姐妹对她的前任文舒眉如何逼迫的,早已心知肚明。

此时看来,师兄还是有所触动的。

想到这里,秦芷茹在心底不禁叹息了一声,暗自喟叹:当齐家四夫人果然不是那么好彩的事。

到第二天的时候,齐峻护驾途中受伤的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马上就在金吾卫众人间传开了。接着,就是高世海派人来颁的各种赏赐,还有金吾卫里齐峻的同僚上门来探病。

齐峻伤势本不严重,但一想到那晚上听到的内情。为了他后面的计划,只得暂停马上伤愈复工的打算。

鱼儿还没上钩呢!他哪些就出去供人差遣?

这段时间,他得好好试探高世海的图谋。起码得等尚武那边,传来了好消息了,才能配合着后面的行动。

就在他在家休养的半月之后,大梁朝堂上发生了一桩事情。

原来,守着唐沽口的连将军,在梁武帝六十大寿诞之前,派人快马加鞭,送来了一件十分重要的物件进京。

躲在宁国府养伤的齐峻听了,唇边露出一抹计划得逞的微笑。

燕京紫禁城的养心殿上,高世海跟几位心腹大臣,脸上掩饰不住的喜色。

———以下为防盗所设,半小时后再来看吧!———

小舒眉第二天醒来时,天色已然大亮。

她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床头伏着一个人,在旁边睡着了。从身形上看,她认得出是自己的贴身丫鬟。

舒眉这才将一颗悬起的心放归原处。

听到对方鼻息间传来细细的鼾声,她想,雨润定是累极了。

她收回视线,开始闭目养神。

突然,舒眉注意到屋外仿佛有人压低嗓子,在那儿说着话儿。其中一人的声音,好似照顾她的施嬷嬷。

“多亏壮士相救,我家小姐才捡回一条命。老奴回头禀报给老爷,到时他定会登门致谢的。”

“区区举手之劳,老人家不必放在心上。”一个青年男子的声音客气道。

“这位萧兄弟,后来您下水查看沉船的底舱,可曾发现有何不妥的地方?”是齐府派来接她们进京的管事——莫多瑞的声音。

“不瞒莫大哥,在下从十二岁起,就跟咱们的大当家,在扬子江沿途跑船。昨天风浪虽大,你们停靠的却在岸边,还跟其它船只在一处。竟然船的底舱也进了水,最后被风浪击沉了。这等奇事还真是闻所未闻!在下思来想去,只怕里面有些蹊跷……这是在下从船底找到的……”

外面的声音戛然而止。

外面的声音戛然而止。

约摸过了半盏茶的功夫,莫管事的声音重新响起:“萧兄弟的意思——是有人在舱底事先做了手脚?不是今天沉船,便会以后航行中出事的?”

—————————

感谢书虫妮朋友打赏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