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298章 瓢泼大雨

第二百九十八章 瓢泼大雨

望着番莲离去的背影,陆士纶久久没能收回视线。

过一会儿,他怕表兄担心,把脚一抬,遂进了东边的厢房。

“让你跟店家提醒一声,怎地去了那么久也不回?”见到表弟总算回来了,久候多时的萧庆卿忍不住抱怨了一声,瞅了一眼侍立在旁自己的长随,孔坤笑道,“还打算让他去瞧瞧你呢!”

陆士纶听闻,跟着一笑,对他表兄道:“本来是赶紧回来的,不巧的路上的遇到了相熟的人。”

萧庆卿眉毛一扬,一副等他下文的模样。

陆士纶自顾自地坐下了,满脸兴味地解释道:“那人表兄你也认识。”

听说也是自己的熟人,萧庆卿顿时来了兴趣:“既是熟人,怎地不顺道邀请过来坐坐?”

陆士纶嘿嘿一笑,忙解释道:“人家是大户人家的女眷,小弟哪敢造次?”

萧庆卿不由眉头一皱,不知他上哪碰到人家女眷的。

想到刚才的巧遇,陆士纶心里高兴,也不卖关子了,遂将院子里发生的事,告诉了他表哥。

接着,他倒出自己心里的疑问。

“那位护卫也甚奇怪,竟然称自家主子为文家姑奶奶?难不成是请的镖局武师护送?”他摇了摇头,补充道,“要不是这奇怪的称呼,小弟一下子还搞不清他们的来历。”

萧庆卿听后,想起当年救起舒眉时的情况,不由跟着猜道:“那也是有可能的。文家毕竟是书香门弟,比不得将门武将之家的家丁护卫。聘请走镖的兄弟们沿途护送,还是要保险一些。”

陆士纶点了点头,认为言之有理,遂跟表兄继续谈论起。他们那帮新晋的庶吉士,几个月来在六部各处见习的事来。

突然,萧庆卿似乎想起什么,抬头朝表弟问道:“你刚才说,文家姑奶奶便是咱们先前让出西院的那家人?”

不知表哥怎地倏然提起这个,陆士纶忙点头:“不然,小弟也不会在院子里撞到那位婢女。”

萧庆卿顿时沉默起来。

他想起之前见到她们住进院里时,行李辎重,好似在搬家的样子,一股疑云顿时涌上他的心头。

“你跟那婢女聊了多久?可以打听出来。她们到底是走亲戚还是搬家?”他眼睛盯着陆士纶问道。

陆士纶一脸怔忡。心想百思不得其解。

在他印象中,表哥为人谨慎,而且一向守礼。怎地人家妇孺出行。他对人家的目的地感起兴趣来了。

望了陆士纶脸上的讶色,萧庆卿讪然一笑,解释道:“为兄最近听到一些风声,似乎朝堂不太平静。她们会不会特意是避离金陵城的?若是那样,你们这般新科进士。以后可得担心点……”

经他这样提醒,陆士纶猛然一惊,纳闷地跟对方请教:“难不成,曦裕先生要退离?”他想了想,觉得似乎不大可能,忙提醒道。“先生可是官拜太傅,六部刚有点起色。”

萧庆卿摇了摇头,解释道:“具体是何事。为兄也不甚太明了。只是听说,前两个月,有人走薛家的门路,花钱想在南楚朝廷谋个一官半职。”

陆士纶听了这话,“噌”地一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满脸不可置信地望着他表兄:“不可能!咱们此次春闱,文太傅严格把关。选取的都是真才实学的……”

表弟这般激动,让萧庆卿有些始料未及,只见他忙抬起手,把他按坐在凳子上,安抚他道:“为兄也只是道听途说。不过,科举那一块,有太傅大人把关自然是错不了的。可你们这群人一下子也很难上手,剩下的那些缺口,还不得选用其他人。据我所知,就有人走了吴大人堂客严氏的门路,谋到了内务府的差事。苏州方家就是走的他们的路子,才成了专供内宫的皇商。”

陆士纶听到这里,不由傻了眼。

过了半晌他才嗫嚅道:“陛下年幼,还没来得及设置都察院。没有御史们的监督,自然是有些混乱。小弟倒是有志去当一名谏臣。”

见表弟有如此志向,萧庆卿甚感欣慰,只见他拍了拍陆士纶道:“那你就秉持公正,在六部好好干嘛,这种混乱的局面,恐怕不会持续太久的。”

陆士纶抬起头来,正要跟萧庆卿说起什么,突然,门口传来的呼喊道:“萧大爷,萧大爷,您在里面吗?”

兄弟俩听了这唤声,倏地一惊。

且说回番莲将热水提回西厢房。舒眉把文执初和小葡萄,都叫起来清洗了一番。

想到她们不久后就要上船了,到时在海上,以后用水不会那么方便,舒眉自己也清洗了一番。她出来的时候,见到丫鬟端砚正在帮番莲揉脚,她不由大吃一惊。

“这是怎么啦?”舒眉忙凑过去问道。

番莲见是她来了,收扯下裤脚,掩饰道:“没什么,刚才出去时,外面太黑,一不小心扭到筋了。”

番莲虽然一副轻描淡写的样子,舒眉哪里跟信她,忙要帮她查看伤势。

乘此机会,番莲跟舒眉提起,她在院子里碰到的,先前让她们院子,就住在隔壁的那两人。

“姑奶奶,也不知那位萧大当家跟陆公子,目的地是哪里,若是他们也是太平县一带,咱们正好同行。萧大当家是水上讨生活的人,有他们漕帮的人马护着,咱们这一路怕是没人敢打主意。”

吃惊地抬起头,舒眉神色复杂。

没想到番莲脑子转这么快,一下子就想到萧庆卿身上去了。

她是担心在海上出事吧!

舒眉不由想起,当初她第一次进京时,在瓜洲遇险落水的情景,浑身不由打了哆嗦。

如今她身边不仅有小弟执初,还有小葡萄。这两孩子再通水性,若是遇到大的风浪,怕是也应付不及。

舒眉想到这里,嘉许地望了番莲一眼,赞道:“还是你想得周全。若是打听出来,他们的方向跟咱们一致,不防一起同行。萧大哥也不是别人的,这两年雨润跟他们的生意往来也不少。”

番莲听她应允了,心里一阵激动,忙从凳子上跳了起来,单腿跃到舒眉跟前,请示道:“奴婢这就上门去道谢,顺道打听一下,他们到底到哪个方向去的……”

舒眉点了点头,看到番莲不顾惜自己的腿伤,忙让端砚把她扶了回来。

“此刻时辰已晚,还是明天早晨起来,等出发时再去问吧!省得打扰了人家休息。”舒眉忙走过去提醒她。

番莲点了点头,舒眉吩咐端砚:“她的腿受伤了,今晚就交由你照顾了!”

端砚听了,朗声地应下了。

事情安排妥当,舒眉将人打发出去后,就上床歇息去了。

原本,舒眉打算第二日,在结账时跟萧庆卿他们兄弟道谢的。谁知,人算不如天算,当年晚上,当地三十年不遇的飓风,带来的瓢泼大雨下了整整一个晚上。

到天快要亮的时候,院子里突然有人叫道:“……不得了,院里进水了……”

被番莲从睡梦中拍醒时,舒眉不由浑身一个激灵,从**一跃而起。

“怎么了?有什么事?”她感觉有种不好的预感涌上脑际。

“姑奶奶,不好了,听说院子里进水了。天上的大雨还没停,恐怕一会儿就会涨起来,冲到房里来……”番莲的语速又快又急,让舒眉一颗心跟着悬了起来。

舒眉二话没说,拎起自己的衣服,用最快的速度穿戴整齐,回头吩咐了赶来的蒋妈妈一声,让她照顾好两孩子。接着,就跟着番莲出了门。

“辛护卫呢?他是怎么安排的?”舒眉一出门,就四处去寻找林府派来的那群护卫。

番莲听闻,嘴巴一瘪,无奈地摊了摊手:“先前,放咱们行李的柴房进了水,他带着一群护卫,去屋前堵漏洞去了,只有周护卫一人守在这里,其余的人都还没回来。”说着,她指了指一旁的男子。

一打开房门,舒眉不由傻了眼。

院子四周,点燃了好几处火把,先前的院子里成汪洋大海。火光映在水里,一片波光粼粼。

而直到此时,天上的雨水都还没有半点停歇的意思。像是天上的银河决了堤,一个劲儿地朝地面上猛泼。

一阵狂风吹来,舒眉躲闪不及,被风刮进檐内的雨滴打到了脸上,让她感到一阵生疼。

“姑奶奶,这下可怎么办才好?还不知到底这雨要下多久……”番莲焦急地在她耳边念叨。

舒眉心里也是十分着急,照说能在这里修客栈,此地又靠近出海口,城内不会被淹的。她们院子之所以被水淹,完全是这雨下得过急。也不知这客栈的下水道,都是通向哪里的?或者像被什么堵了。至使才一晚上的功夫,此处院落就成了一片池塘。

一定是雨下得太急,雨水一时之间排泄不出去。

想到这里,舒眉就着火光,朝下面望去。只见院子里的水面,离她所在台阶上面,似乎只差一寸的距离。

舒眉不由也跟着急起来。

就在这时,突然从院子门口厢,传来一男子的声音:“那头可是文家姑奶奶吗?”

想到昨晚番莲告诉她的话,舒眉忙出声回应了过去:“是的,那边可是萧大哥?”

—————————

感谢不想变通朋友打赏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