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299章 雨夜相守

第二百九十九章 雨夜相守

“是的,在下萧庆卿,文家姑奶奶你没事吧?!”很快,那边便传来男子回应的低沉嗓声。

虽然中间隔了一个院子,这声问候听在人耳中,还是备感温暖和安心。

想到如今处境有些危急,舒眉略一沉吟,朝院门口问道:“萧大哥,外边情形怎样了?这雨水不会灌进屋里来吧!”

只听到萧庆卿在那边应道:“恐怕有些危险,前面院子淹得严重。店里的旅客都困到楼里了。得赶紧组织人手,挖渠将水引到河道里去。”

舒眉听了不由一凛,心里不由慌张起来。

这大雨天的,客栈房间本就不够,虽说前面的主楼有三层,可如今也被淹了,而都住得满满当当的。若雨水最后倒灌进小院来,到时情况只怕会更加糟糕。

舒眉这边心乱如麻,只听得那头的萧庆卿声音重新响起:“在下有个不情之请,望姑奶奶发发善心,救救前面被围的客人。”

一听这话,舒眉顿时有种预感,知道萧庆卿定是有了办法,她忙应声回道:“萧大哥有什么主意,尽管提出来,千万莫要客气,将眼前众人之危,才是最重要的。”

萧庆卿沉默片刻,朝院内喊道:“听闻姑奶奶身边带了七八个护卫兄弟,不知可否说服他们,让在下带去一同挖渠。”

原来是这事!

舒眉听闻后,没半点犹豫,转身对旁边的周护卫问道:“辛护卫在哪儿?你是否能联系到他,帮忙过去问一声?”

周护卫有些踌躇,只见他顿了顿,忙答道:“可是可以,不过。小的不能擅自职守,离开姑奶奶半步。”

身边的番莲听了,一跺脚对舒眉道:“姑奶奶,还是让奴婢过去问吧!”

舒眉知道,林府家兵跟齐家暗卫一样,有自己的纪律,她是不好勉强对方,番莲腿上刚受了伤,哪能再次浸水?遂没有同意。

接着,又劝说周护卫道:“此时大雨。我不会有什么危机的。不是还有番莲在旁边吗?”

周护卫垂头看了一眼脚底的水位,随后点了点头,朝番莲嘱咐:“姑奶奶有什么事。番莲姑娘大声呼喊,咱们兄弟听到后,自然会赶过来。”说完,他一抱拳,接着就朝院子的积水蹚了过去。

追随着他的身影。舒眉赫然发现,院中的积水已经涨到他的大腿了。

不一会儿,就有人就赶了过来。

“姑奶奶,听周斌说,您是想让兄弟们帮着去挖渠引水?”他没有过来,站在院中一块露出水面的石头上问道。

听出舒眉是辛护卫的声音。忙抬高声音应道:“是的,辛大哥不知是否愿意助他们一臂之力?”

辛护卫忙答道:“姑奶奶要求,在下自然从命。不过。您自个也要担心点,省得有宵小趁乱打劫。”

舒眉点了点头,应道:“知道了!你们就放心去吧!”

对面的萧庆卿听了,忙朝东厢房的方向喊道:“士纶,文家姑奶奶的安危。就交由你了,你务必确保她们的安危。”

“好嘞!表哥。你就放心吧!小弟就算拼了性命不要,也不会让姑奶奶出事的……”一个男子的声音,从对面方向传来。

舒眉倏然一惊,抬头朝对面望去。

只见对面厢房门前的台阶上,不知什么时候站了一位身长六尺的男子,跟她一样对着院门口萧庆卿的方向在答话。

舒眉扫了番莲一眼,后者上前来,在她耳边嘀咕了几句。

她这才恍然大悟。

这位,敢情就是萧庆卿的表弟。

弄明白对方的身边,舒眉对院门口的萧庆卿道:“萧大哥,你就放心安排去吧!只要水不进屋,出不了什么大事的。”

萧庆卿点了点头,朝辛护卫一抱拳,就带着众人出了院门,朝外面走去。

他们离开后,舒眉望了望天上,见大雨还是没有停歇的意思,心里不由焦急起来。

番莲在她身边劝慰道:“姑奶奶,既然萧大掌柜带人去了,这院子里的积水,想来不久后就会退了吧?!昨晚您没休息好,还是赶点去歇一会儿吧!”

想到终究有人解决去了,舒眉心下稍稍安定,朝对面的男子福了一礼,道:“妾身告辞!陆公子也去歇息去吧!”说着,带着番莲和端砚推门就进了屋里。

望着她们消失的背影,陆士纶怔了怔,半晌都没有挪半步。过了一会儿,他想是想起什么,转身进了屋内,搬出一张椅子来,坐在东厢房的门口。

想着表哥刚才的交待,陆士纶心里早拿定了主意。

他在守在门口,替文家姑奶奶看着院子,不让人有半点机会靠近这里。

清晨,舒眉还在睡梦中,就感觉鼻头痒痒的,她伸出手来胡乱一抓,就听到耳边传来咯咯的笑声。

她不用张开眼睛,就知道是谁在捣蛋了。

“哎呀!哪里来的毛毛虫?一大清早就出动了,也不怕被鸟儿吃掉……”半眯着眼睛,舒眉一把抓住儿子,将左手伸进他胖胳膊下面,在他最怕痒的部位挠了起来。

小葡萄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娘亲逮了正着,忙“呜呜”抗议起来。

“不是虫子,是小鸟!葡萄是早起的小鸟,要去找虫吃……”说罢,他扑到舒眉身上,在她脸上猛啄了几口。

一大清早还没起床,就被人献了吻,舒眉心情极好。只见她将儿子一把搂了过来,摸了摸小家伙的脸蛋,问道:“怎么不多睡一会儿?等一下在路上,可没那么好地方让你睡觉。”

小葡萄听得似懂非懂,指着窗外道:“娘,娘,太阳公公都起床了。”

舒眉一扭头,跟着他的小手指,朝外面望了过去。

果然,窗外不仅雨停了,而且,阳光从厚厚地云层里,漏出几缕光线。

守在屋里的蒋妈妈见她醒了,忙过来把小家伙抱了过去,交给旁边的端砚,自己刚去侍候舒眉穿衣梳妆。

舒眉不禁问起后来的情况。

“雨是什么时候停的?辛护卫他们回来没有?”

一边替她梳头,蒋妈妈一边道:“才停半刻钟不到。想来,辛护卫还在路上吧!”

原来才停下来,那不是下了一整夜?!

舒眉不由蹙起眉头,她有些担心今日的行程。

“听说出什么事没有?周围没谁遭灾吧?!”她又问道。

蒋妈妈手里一顿,说道:“多少会有人遭吧!昨晚那么大的雨。咱们院子里,要不是萧大当家及时采取措施,恐怕都要被淹了。”

舒眉听闻,不由叹了一声,问道:“番莲呢!怎么不见她的人影?”

“姑奶奶睡下后,番莲姑娘怕有宵小闯进来,自己搬了张椅子,守在房门口。奴婢刚才打开房门时,看见她靠着椅背睡着了。”蒋妈妈不急不缓地道来。

舒眉不禁愕然,转过头望着她:“现在还没醒?”

蒋妈妈点了点头。

舒眉站起身来,对正在逗小葡萄的丫鬟吩咐道:“端砚,你去门口把番莲扶进来,在外面风口睡,小心染上风寒。”

端砚应了一声,放下手中的小主子,朝撩起门帘打开房门出去了。

蒋妈妈将舒眉搀了过来,继续为她梳还未完成的发髻。

“姑奶奶不必着急,早晨起来,奴婢在她身上搭了一条薄被。她倒没什么,要说染病,也是对面那位陆公子先染上。”

望着菱花镜时模糊的影子,舒眉不解地问道:“关人家陆公子何事?难不成昨日他也淋雨了?”

蒋妈妈没有立即回答她,将一支珠钗插在她头上后,说道:“姑奶奶等下出去,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她的话音刚落,端砚就把番莲扶了进来。

舒眉忙指挥她将人放在软榻上,自己又过去亲自替番莲盖上被子。

这时,小葡萄一扭一拐地走了过来,抱住她的腿抬头说道:“娘亲,舅舅怎么还没回来?”

舒眉听了一怔,忙扭头望向蒋妈妈:“执弟上哪儿去了?”

蒋妈妈面上一僵,目光有些闪烁,嗫嚅了半天,才解释道:“刚才雨一停,少爷醒来听说辛护卫他们挖渠去了,非要缠着常管事带他过去看看……”

舒眉听了,不禁哑然失笑,接着无奈地摇了摇头:“这小家伙,什么事都喜欢凑热闹。”

想到这里,舒眉突然想起什么,忙又问道:“去多久了?”

蒋妈妈算了算,答道:“大约一盏茶的功夫吧!”

舒眉点了点头,吩咐道:“劳烦妈妈到客栈说一声,能否让他们熬些姜汤备着,萧大哥和辛护卫他们回来后,兴许会用得着……”

蒋妈妈点了点头,帮舒眉收拾妥当,就带门出去了。

舒眉牵着儿子的小手,打算到院里去透透气,谁知,她一打开房门,抬头就见到对面东厢房那边,有个人影坐在那儿。

那人似乎累极了,竟然靠着椅背睡着了。

舒眉顿时有些明白,刚才蒋妈妈未竟之语背后的深意。

番莲是跟那位陆公子,这样遥遥相对,守了半夜吧?!

想到这里,舒眉不由莞尔一笑。

——————

感谢莉莉周朋友投的宝贵粉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