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303章 有心收留

第三百零三章 有心收留

此遭变故,不仅将番莲吓了一跳,舒眉更是大惊失色。

只见她几步跨上前去,企图劝解小弟松开手,不要欺负人家。

谁知,听到长姐的话,文执初立刻将手松开了,倒是那名小乞丐,仍旧紧攥着他的衣襟不放,不仅如此,那孩子嘴里还念道:“想不到那伙人,跟你们竟是一起的,还不把东西给小爷还来?”

谁知文执初不依,一边挣扎要想摆脱他,一边辩解道:“嘿,我说你这小乞丐,不仅当街抢夺人家的东西,还倒打一耙,明明是你抢人家的东西,还反污上咱们了!”

众人闻言不由一愣,眼睛齐刷刷地望向这小乞丐和文执初。

见到这种情形,舒眉凭经验断定,小弟遇上讹诈。她不由抬起眼睛,上下打量那孩子。

估摸十来岁左右的样子,脸上肤色黝黑,还满是污垢,一双眸子却生得极好。不仅亮得惊人,里面还透着倔强的光芒。身上衣裳却是破烂不堪,袖头露出的手背上,一道道疤痕看起来犹为醒目,让人不由感到触目惊心。

见到这孩子,舒眉不由联想小葡萄,她心里一软,忙弯下身子,朝自家小弟问道:“他抢你们的什么东西?”

见大姐问起此事,文执初撇了撇嘴巴,指着他小外甥的脖子,说道:“刚才,小葡萄跟着小弟蹦蹦跳跳,一不小心,将他身上戴的玉佩颠了出来。这小乞丐见了,就跑过来要夺。若不是小弟机灵,这块玉险些被他抢走了。”

舒眉闻言,将眼睛移向小葡萄。果然,儿子身上那块从小戴到大的那块古玉,袒露到了外面。

“那东西他从小就戴着。这位小兄弟,你是不是弄错了?”将目光收回,舒眉转向小乞丐,不解地望着他。

谁知,那孩子一听她这话,立刻像炸了毛似的,朝舒眉嚷道:“你们是一伙的,自然要维护他了……这块玉,明明是我七岁生辰时,父……爹爹亲手所赠。怎么可能搞错?!”

见对方不肯依饶,舒眉觑了他一眼,跟儿子嘱咐道:“小葡萄。把你的脖子上玉佩取下来,递给娘亲……”

小家伙一怔,忙取下镶玉的络子,伸手递给了母亲。

那小丐见古玉到了舒眉手里,忙朝她说道:“不信。你仔细瞧瞧古玉上面,是不是还有字?”

舒眉蹙起眉头,垂下头来,将古玉翻了过来,朝上面辨认了一番。然后点了点头,道:“不错。上面是有字。你能告诉我,上面那字是什么吗?”

那孩子一愣,想也没想。直接答道:“是三个字,用小篆书写的‘言思忠’!”

听了他的回答,舒眉神色一亮,随即又黯淡下来,怔怔地望着那孩子。一脸的若有所思。

见到她的神态,小乞丐脸露疑惑之色。随即他以为被自己猜中了,急忙催促她:“是不是啊?!”

舒眉摇了摇头:“不是,确实有三个字,也是小篆书写的。不过,不是这三个字,你不会记错了吧?!”

那孩子闻言微惊,望着舒眉半晌回过神了。过了一会儿,他似乎不相信,忙蹿过来要看。

旁边的番莲见状,朝周遭围观的辛护卫他们打了个手势,自己走近了几步,不动声色将那孩子跟舒眉母子隔将开来。

舒眉倒是没躲闪,把那古玉递给他:“既然你认识小篆,应该知道上面的字,不是‘言思忠’吧?!”

那孩子把古玉攥到手里,左右翻看了一番,果然见那上面的字,跟自己想看到的不同,不由愣住了。

“事思敬?!怎么会是‘事思敬’?明明是‘言思忠’,那几个字都快被摸平了……”那小乞丐像是受不了打击,连连后退了几步,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

文执初在旁边听到,忙凑过来看那上面的文字,不觉大奇:“果然是‘事思敬’,怎么会是这样,这两样都是论语上的,还是一句话。大姐,玉佩原先会不会是一起的?”

舒眉听闻,赞赏地望了小弟一眼,说道:“极有可能是这样!”说着,她收起玉佩,望了那孩子一眼,问道:“你爹爹是什么人?他给你这玉佩时,可有什么交待没有?是否解释过这玉佩的来历?”

那小乞丐闻言,目光复杂地望了她一眼,答道:“我爹爹是乡间一员外,他也是从别人那儿买来的……”

舒眉一微愣,想起刚才对方一眼认出“事思敬”的小篆体,心知这孩子没有说实话。

此时在道边,又是在陌生地方,她不想惹事。

不过,这孩子目光清亮,应该有些来历。

如果他真有那块玉,想来跟端王爷有些关系。

会不会是端王爷逃出来的子嗣呢!

之前,她曾听齐淑娉无意间提过,说项季宇前头几位哥哥,早早地结了婚生了子。是以,作为生母出身不高的项季宇,在王府的地位可想而知。

会不会是端王爷某个孙子?他曾将玉佩赠予过晚辈。

念及此处,她心头一凛,考虑到端王爷如今,没留下一名后嗣,遂有心将这孩子收留下来。

舒眉弯下身子,对那名小乞丐温言问道:“看你年纪不大,怎会跟家人失散的?还有,那玉佩如何丢失的?”

那孩子见事情都弄清了,眼前这人不仅没责怪他,反而还关切起他的遭遇,心里渐渐放下戒备。再看舒眉的面相,长得漂亮温婉不说,身边还带了两名孩童,心里想着,不像是坏人,遂将自己的遭遇,跟舒眉道明了。

“我爹爹过世了,在仆役的带领下,千里迢迢来投奔亲戚。谁知在路上,遇到了山贼,那几名家丁为了保护着我,都意外身亡了。去年,我好不容易千里迢迢找到亲戚家。在他那里住了不到半年。上个月被镇上的宵小盯上了,被他们绑了去。要找我那亲戚勒索,我曾他们不注意,偷偷逃了出来。后来迷失了方向,找不到回去的路了。一路流落到了这里……”说到后面,似是想起了什么,他语中似有哽咽之声。

这番多舛的遭遇,把舒眉的眼泪都快惹下来了。

这孩子的经历,别人听了或许没什么,但是听到她耳里,却是勾起了她一段伤心往事。

当初舒眉被人追杀,跟儿子失散。若不是雨润几个不离不舍,将孩子一路护到南边。她的小葡萄还不如眼前这孩子。

想到这里,舒眉也没再犹豫,只见她弯下身子,跟那小乞丐问道:“你可曾记得,你那亲戚所在的具体位置?我们派人送你回去可好?”

那孩子一听,眼前这女子要送自己回去,心头不禁一喜,忙朝舒眉道谢:“谢谢姐姐!我那舅舅的家,听说是在温州府的太平县。或许离这么很远!我只记得当时被他们绑到了船上,过了好些天……”

“太平县?!”众人异口同声喊了出来。

不知怎地,舒眉立刻想到了先前番莲告诉自己的消息。

舅舅家里来了位跟她有关联的人,会不会是眼前这孩子呢?

若他是端王爷的孩子,跟她确实有些关系。舅父许是说人说过,齐府四姑娘嫁进了端王府,而她跟齐淑娉曾经又是姑嫂关系。

相对于南楚朝龙椅上现在坐着的那位,跟前这位龙子龙孙,跟先帝爷的关系更密切一些。

舅父会不会是担心,这孩子身份一旦曝露,将会给他招来杀身之祸。所以,才会遮遮掩掩,搞得神秘兮兮的。

不管怎样,舅父大人既然有胆量收留下这孩子,自己没道理还不如他。

不过是一孩子!古玉的那秘密,只有雨润几人知道。只要她们不说出去,外人想来根本无从知晓。

这孩子的性命倒是可以保下来。

想到这里,舒眉放下忧心,对那小乞丐说道:“咱们也是朝太平县去的,正好跟你同路,你若信得过咱们,跟在我身边吧!正好,可以和他们做做伴儿。”说着,她指了指一旁的文执初和小葡萄。

见误会被他们解释清楚了,大姐又好心收留下对方。文执初觉得自己是男子汉,更应该有所担当,于是,跑到那孩子的跟前,对他招呼道:“之前误会你了,对不起……”说罢,他有模有样地朝对方作起揖来。

那孝见状,也朝文执初揖了一礼,面上带羞赧地道歉道:“是我没弄清楚,鲁莽了!该说对不住的,应该是我”

文执初是个心地善良的孩子,听到对方礼数周到,立马将刚来的不快,抛到了九霄云外。一把拉住那孩子的手,跟他自我介绍道:“我叫执初,你叫什么名字?”

那孩子先是一怔,随后答道:“我叫叶照……”

文执初听闻,忙拉了他来介绍小葡萄:“这是我的外甥,大家都叫他小葡萄……”

——————

感谢平仄一生朋友投的宝贵粉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