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304章 少年心事

第三百零四章 少年心事

文执初的热情,仿佛感染了眼前这位饱经沧桑的小小少年。

叶照心情带得倏地好了起来,对小葡萄的郑重地说道:“很高兴认识你,葡萄小弟!”

小家伙睁着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怔怔地望着他,学了文执初的样子,一本正经跟叶照自我介绍:“哥哥,我叫小葡萄,今年刚进五岁。”

他的小模样一板一眼的,偏偏又长得粉团可爱,把还是孩子心性的叶照也逗乐了。只见了弯下腰,伸出手摸了摸小家伙的脸蛋,学着他奶声奶气的语调说道:“原来你五岁了?哥哥刚才对你不住,可莫要见怪哦!”

听了这话,小家伙想起母亲平日教导的地,忙将胸脯一挺,对叶照说道:“小葡萄也是堂堂男子汉,这点小事哪会放在心上。”

叶照闻言一愣,随即嘴角浮出几缕浅笑,略带敬佩地望了舒眉一眼。

心里不由琢磨起来,从这两孩子的言谈举止来看,此女子来头怕不是那么简单。更为难能可贵的,还是生得一副菩萨心肠。加上对方身上亲和温婉的气质,更是让他有一丝恍惚。

他随即想起自己的母亲。

若能呆在她身边久一些,那就好了。想到这里,他朝文执初和小葡萄身上扫去,目光里隐隐带着些许羡慕之意。

舒眉见到他这神色,心里不知为何,突然咯噔一下。

只觉眼前这小少爷的目光,似曾在哪里见过。可她一时又记不起来,自己在何处见过。

她正在愣之际,手掌突然被双软柔湿软的小手一把抓住了。

“娘亲,您不是说,要带舅舅和小葡萄,去看什么炮台的吗?”

舒眉回过神来。现是儿子的声音。

她猛地回过神来,对等在旁边华明歉然一笑:“小妇人刚才多事了,耽误华大哥的功夫了,烦请您带咱们继续四处逛逛。”

华明闻言,一抱拳对她道:“姑奶奶客气了!这哪里算是多事?明明是您宅心仁厚,便是咱们漕帮的大当家听到了,对您收留流浪儿的义举,也只会赞不绝口的……”

舒眉抿嘴一笑,没有出声解释叶照的身份,只是摆了摆手:“华大哥千万别这样说。不过是举手之劳。”

华明放下双手,没有再多说什么,开始领着舒眉她们。朝小镇最繁华集市走去。

两个时辰后,小葡萄嘴里还鼓鼓囊囊,一手举着糖葫芦,一手牵着小舅舅,跟在母亲身后。还把那糖人举到叶照嘴边:“大哥哥,你也一块尝尝嘛!这个可好吃了!比金陵城五香斋的糖葫芦,也差不到哪里去。”

叶照见状,忙摆了摆手,推辞道:“哥哥不吃,你自个吃吧!”

小葡萄见他不受。失望地瘪了瘪嘴巴,没有还献殷勤了。

舒眉闻言,扭过头来扫了一眼儿子。心里暗自纳闷:“这小家伙,今儿个怎么这么大方了?是叶照这孩子的经历让他心有触动吗?”

随即她又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一猜想:“这孩子,才多大一点年纪?他能体会到别人的遭遇。”

没多大一会儿,跟着引路的华明。众人登上了靠海的卫山山头,见到了那锈迹斑驳的炮台。

华明这位向导十分尽职尽责。他不仅众人领来了,还顺道地讲起,当年肖将军在此处带领当地军民抗倭的光辉事迹。

“肖将军在附近乡镇召募了一些以农民和矿工为主的新军,日夜加以训练,组成纪律严明敢死队。还独创了一种叫“蝴蝶阵”的阵法。有一次,肖家军以于宏力为先锋将军,分兵三路,用火器打乱了倭贼的前锋骑兵,然后乘势起了猛攻,平、刘二将从两翼加入战斗。倭寇三面受敌,狼狈地窜回了老巢。三路楚军乘胜追击,将敌人围困于巢中,并借风火攻,荡平了倭巢。此战只用了三个时辰不到,歼倭二千多人,解救被掳民众三千多人,收复观海城,从此倭寇再也不敢在这里上岸了……”一番惊心动魄的讲解,让在场的三位小男子汉,听得时而屏气凝神,时而呼吸急促,听到精彩这处,还不时出阵阵叫好之声。

“后来,肖将军上哪儿去了?他现在可还在南楚朝?”男孩子最喜欢听此类战争故事,即便是从小拘在先生身边,读经史子集的文执初也不例外。

华明闻言,眸光一黯,随即垂下头来。

文执初不明其意,忙跟着追问起来。

华明没有回答他,旁边的叶照却出声接道:“照在市井流浪时,倒听说过他后来的遭遇。”

文执初闻言,忙跑到他身边,扯着他的袖子,追问道:“怎么样,后来肖将军怎么了?他如今在何处?”

叶照无奈地摇了摇头,沉重地叹息了一声,道:“听说倭寇不敢来犯后,肖家将便休养生息起来。后来高家篡位,南边各州府举起反旗。肖家军被收编到了抗梁的北伐军中。后来跟伪梁的大将孙经泾对阵时,中了敌人的埋伏,又没得到及时的救援,寡不敌众,当场捐躯了……”

说到后面,他语气带着淡淡的惋惜之意。

“啊?!”文执初和小葡萄舅甥俩听到这结局,不约而同地“啊”了一声,都为肖将军的遭遇感到震惊。

“为何不派人救援?他可是咱们大楚的英雄……”文执初犹感不忿,跟华明问道,“华叔叔,你可知晓,当时是谁派他去的?”

一听扯到朝政了,华明忙摇了摇头:“文少爷,你莫要为难华明了。我只是漕帮的一名船工,哪里清楚军国大事?”

没得到回应,文执初不由沮丧起来,心想,以后回金陵后,找林家二哥问问。

谁知,他这边失望之极,那头的叶照听到华明叫他刚结识的小伙伴为“文少爷”,眸子一由一亮,拉着文执初的胳膊就问道:“你姓文?你真的姓文?”

文执初转过身来,诧异地望向叶照:“我本来就姓文啊?”

叶照见他承认了,忙跟在后面又追问道:“那你可知道南楚朝的太傅大人——曦裕先生?”

听他问起父亲,文执初更觉诧异。只见他怔怔地望着叶照,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你认识我爹爹?”他的话音刚落,立刻又否认了自己,“你才多大年纪,怎会认识爹爹呢?我是糊涂了……”

听到对方道出跟曦裕先生的名头,叶照反而平静下来,脸上的晦涩一闪而过。

随即,他抬起头来,望向旁边的那位收留他的女子。

舒眉见叶照问起父亲,不由咯噔一下,心里暗想:“这孩子的身份,果然不是那么简单。原来真的另有隐情。他怎会对爹爹如此感兴趣?”

想到了父亲在大楚文坛的名头,她不禁有些释然。

随即,一个念头闪过。

不对,爹爹名声大振时,连她自己都还在襁褓中,这小小少年如何听说过?

按照他自己所说的,一路上都在逃难,最后还沦落为了市井的乞丐,一日三餐温饱都成问题,如何对朝堂之事那么关心。就连爹爹前不久被拜为太傅之事,也知道得清清楚楚。

这里太过诡异了,决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想到这里,她微蹙眉头,不动声色地接受这小少年的打量。

叶照朝舒眉望过来时,企图在脑海中寻找儿时的印象。

可目光一触及对方脸上那白洁如玉的肌肤时,又犹豫起来。

不对,明明没这么白,不可能是她!

可不是她,她又是谁呢?难道文太傅还有另外一个女儿不成?

不对,从没听人说起过,再看她的年纪,也是不可能的!

叶照在心里不停嘀咕,一时躇踌起来。

舒眉见他眸光闪烁,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态,心里不由一紧。

这孩子莫不是真认识爹爹或是自己吧!

如果他是见了画像,那倒是很有可能。

不过,若他真是端王爷的孙子,在此处曝露自己的身份,显然大为不妥。

舒眉想也没想,便跟叶照使了个眼色,脑袋微微轻摇,用几不可察的动作,暗示他不要轻举妄动。

见到舒眉的动作,叶照仿佛被人击了一下,面上不由一喜。一种从未有过的情绪从内心深处涌起。

霎时间,他的鼻子有些酸。

可一看到舒眉刚才的动作,他又强行忍住了这突如其来的激动之意。

叶照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全想在舒眉眼里。

想到在外头终有不妥,她抬头望了望天空,对众人道:“炮台咱们也看过了,故事也听完了。这下,咱们该可以回去了吧?!”

文执初一听大姐要回去,心里稍感失感。但是考虑到在外乡终有不妥,他也没有反对。听话地点了点头,拉过小葡萄,就要往回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