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305章 昔日种种

第三百零五章 昔日种种

刚回到船上,舒眉遂吩咐蒋妈妈,将叶照带下去好生梳洗一番:“……我瞧着他的身量,跟执弟好像差不多少。

叶照闻言后,倏地抬起头来,望着舒眉的目光里,蕴藏的情绪,任谁也琢磨不透。

人被带下去后,舒眉特别把番莲留了下来。

就今朝遇到叶照的事,一向无话不谈的主仆俩,坐下来交流起看法。

“……您是说,他有可能是端王府的人?”听到这个消息,番莲颇感意外。

在她的印象中,端王府的二房,确实有一位这般大小的小爷。不过,她后来听人说,端王府家眷逃难时,遇到了一批杀殂击,在场的老弱妇孺一个不剩地,全部都没斩杀干净了。

据后来流传出来的说法,那边伏击的林子,地上被鲜血染得红彤彤一片。后来,还是靠几个猎户帮他们收裣的。

“那他为何不早点出来,奴婢瞧着他的言谈举止,似乎比那位沉稳、机智得多。”说着,她用手朝西北面比了比。

舒眉立刻明白,她指的是南楚如今的皇帝项昶。

两人差不多大的年纪,又都是皇族中人,自然而然容易被人拿来作比较。况且,严太后祖孙为难舒眉的时候,番莲从头至尾都跟在她的身边。

她对项昶评价不算很高。

舒眉摇了摇头,这也正是她想不通的地方。

京中世家南迁,大楚文武大臣齐聚江南时,这是多好的时机。若叶照是端王爷嫡亲的孙子,没道理他那些护卫不站出来,找上林唐几位将军。

就凭他的血统,那帮急于拥立新主对抗北梁的人们。会舍他而就项昶。

他为何要跑到浙南,去找她的舅父大人——那位二十年前遭贬落魄文士。

舒眉垂下头,不禁沉思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直到船舱外,传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旁边传来番莲的催促声,她才回过神来。

“姑奶奶,那位叫叶照的小少爷,要门口求见……”

“他来了?”猛地直起来身子,舒眉抬头望着番莲。急声催促道:“快将他请进……”

闻言,番莲矮身朝她福了一礼,施施然地走了出去。

过了片刻。脚步声靠近,舱门口的帘子被人掀开,从外面进来了几人。

“姑奶奶,叶小公子带到了!”番莲的声音再次响起。

舒眉抬头望去,一刹间。她不由怔忡起来——眼前这人是谁?

这孩子除了一双眼睛生得好,配上额头那双眉毛,更是俊秀无比。丹凤眼闪出的熠熠光芒,让他浑身上透出一股子与众不同的气质。

只见他双唇抿起,颇有些难为情地站在前面,不时抬头偷觑舒眉的反应。青涩的表情中,带着一股期盼。

见到他这种神态,舒眉有些讶然古武女特工。更多的是困惑。

想到刚才盘算着要好好问问这孩子,舒眉朝旁边扫了一眼。番莲心领神会,带着蒋妈妈和端砚几位,告辞离开了。

当舱门带上的声音传来,那少年见屋&#;没人。扑嗵一声朝舒眉跪下,嘴&#;跟着喊道:“二姨。忻儿总算找到您了!”

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舒眉霍然起身,来到他的面前,围着这小少年转了一圈,把他上下左右打量了一番。

“你是忻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舒眉一面质问,一面眼睛都不眨地将他看了又看。

这少年的眸子,确实跟四皇子有几分相似,她说怎么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这可脸的轮廓,还有肤色,跟四皇子的样子大相径庭。

对了,她最后一次见那孩子是四五前的事了。

一般来讲,这个年龄阶段,外貌变化最大。或许,他真的长变了也说不定。舒眉决定再试一他一试。

“你不是——呃,我听人说,他们还找到了你的……”舒眉停下脚步,紧紧盯着叶照的眸子,企图从他的目光中,读出他有无隐藏起来的东西。

叶照侧过身子,怔怔地望着舒眉,眼眸&#;尽是茫然之色。

“二姨怎会如此讲,不是姨父的人将忻儿救出来的吗?您怎会不知晓忻儿的情况?”他怔怔地望着舒眉,嘴&#;喃喃出声。

“姨父?”舒眉吓了一跳,抬头望向叶照,确认道,“你是就齐峻?”

叶照点了点头:“是啊!那年宫中起火,是忻儿身边的陈公公,领着一众护卫从密道逃出来的。离开宫门的时候,那护卫首领还跟姨父禀告过……”

见她满脸的不信,忙将当时的情景,一五一十地全倒了出来。

舒眉的犹不相信。

她记得当时,就四皇子的下落,曾经追问过齐峻。当时他是如何答的。

好像推脱说,怕暗卫兄弟曝露,曾嘱咐他们先在外面躲躲。

后来,她从宁国府仆妇的嘴中,才得知四皇子已经身亡,遗体都被人找来了。

正是因为这样,五皇子才顺利登上金銮殿的宝位,也是由于这缘故,高家篡位时,几乎没有花费吹灰之力。

想到这里,舒眉弯下腰来,将叶照从地上扶了起来,让他坐下来说话。

“既然都逃出来了,南边起事时,你就该出来主事,为何非要找到温州府去,这又是谁人的主意?”这个疑问一直藏在舒眉心里。就在严太后祖孙,听信传言对她文家且用且防时,她就曾经想过,要是四皇子活着就好了。起码爹爹不用受人排挤,处处遭人猜忌。

叶照听到这话,眸子一黯,垂头沉默起来。

见到他这副样子,舒眉心里疑窦顿生。

这是什么表情?如今对着她,这小家伙还有什么好隐瞒的?

不过,他这神态,似乎想到了什么伤心之事,样子颇为落寞。

舒眉见状,心里咯噔一下。

暗道:不会是老皇帝临终前的交待吧?田园秀色全文阅读!等等,各方人马寻到的玉玺和传位遗诏,该不会由他带在身上吧?!

舒眉突然间想起,刚才见到这孩子,一身破破烂烂,身不蔽体的样子。

连贴身戴着的古玉,都被人抢走了,

———以下部分为防盗所设,半小时后换成正确的章节———

小舒眉第二天醒来时,天色已然大亮。

她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床头伏着一个人,在旁边睡着了。从身形上看,她认得出是自己的贴身丫鬟。

舒眉这才将一颗悬起的心放归原处。

听到对方鼻息间传来细细的鼾声,她想,雨润定是累极了。

她收回视线,开始闭目养神。

突然,舒眉注意到屋外仿佛有人压低嗓子,在那儿说着话儿。其中一人的声音,好似照顾她的施嬷嬷。

“多亏壮士相救,我家小姐才捡回一条命。老奴回头禀报给老爷,到时他定会登门致谢的。”

“区区举手之劳,老人家不必放在心上。”一个青年男子的声音客气道。

“这位萧兄弟,后来您下水查看沉船的底舱,可曾发现有何不妥的地方?”是齐府派来接她们进京的管事——莫多瑞的声音。

“不瞒莫大哥,在下从十二岁起,就跟咱们的大当家,在扬子江沿途跑船。昨天风浪虽大,你们停靠的却在岸边,还跟其它船只在一处。竟然船的底舱也进了水,最后被风浪击沉了。这等奇事还真是闻所未闻!在下思来想去,只怕里面有些蹊跷……这是在下从船底找到的……”

外面的声音戛然而止。

约摸过了半盏茶的功夫,莫管事的声音重新响起:“萧兄弟的意思——是有人在舱底事先做了手脚?不是今天沉船,便会以后航行中出事的?”

“不错,前面五里的地方,有处险要的地方叫虎啸峡。那里江水湍急,暗礁丛生。我想,有人挑此时在底舱做手脚,必是准备在那儿动手的。只是,没想到昨晚狂风巨浪,你们的船只提前被冲沉了。这里水面宽阔,反而更容易把人救起来。昨夜虽风高浪急,毕竟在繁华埠口,识水性的船工多。不然,真要到了虎啸峡,你们想全身而退只怕难了。”

此话一经出口,其余两人顿时没了声息,显然都被被唬住了。

本来,他们以为昨晚是运道不好,遇到了意外,一船人跟着落了水。没曾想到,这恶劣的天气,反倒让他们逃过了一劫。

随后,施嬷嬷和莫管事唏嘘不已。

躺在**听到这里,舒眉一颗心顿时揪了起来。

昨晚的遭遇,原来并不是意外。

那到底是谁?有什么目的?

是了,她们的船停泊在码头过夜,正是做手脚的好时机。若爹爹在这里,他会不会想到对方是何来头?!她正在思忖间,床榻边的雨润,这时睁开了双眼。

“小姐,您醒了?有没有觉得身子不适?奴婢该死,不知不觉竟睡着了……”见自家姑娘睁着眼睛,怔怔地望着帐顶,雨润一阵欣喜,劈里叭啦自个儿说了一气。

——————

感谢toytai朋友投的宝贵粉红票。举鞍齐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