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306章 感同身受

第三百零六章感同身受

舒眉颇感意外,忙追问道:“如何安排的?他是从头到尾都知道,还是到后来,你们脱险后,暗中又跟他联系上了?”

叶照不解望了二姨一眼,脸上满是莫名之色,心里不由嘀咕起来:“姨父派人暗中保护,后来又安排去施家,这些难道不是二姨的意思?”

他抬起眼睛,眸子里尽是困顿之色。

被瞧得有些窘迫了,舒眉咳了咳,又摸了摸鼻子,深吸一口气,拍着叶照的手背,轻声细语对他应道,“是我支使他安插人手的。后来,后来的事,或许你不知道。现在他成了伪梁朝的驸马爷。二姨就是想知道,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事……”

听了这话,叶照一惊,心想琢磨:难道二姨跟姨父分开,是自己的缘故?

当初,齐府来的那帮护卫,为了保住他,不惜舍身引开高家派出的追兵。后来,他们一个也没留下来。最后,自己一路乞讨,机缘巧合之下,才跟施大人意外相逢。他还记得,明明听施舅公说过,派人送信去了,难道姨父并没有收到?

想到这里,叶照不禁踌躇起来。

这几个月来,他混迹于市井之中,也知道了些关于二姨跟姨父的八卦。

听说,姨父以为二姨香消玉殒了,后来为了保住血亲族人,娶了他师妹秦姑娘。那位秦姑娘,自己在施家寄居时,有次听先生醉酒后,还念叨过她。据说,是竹述先生的外甥女。

接着,让他更为惊愕的是,二姨竟然大张旗鼓地休夫,引得茶馆酒楼一众卫道士猛喷口水。

这中间该不会有什么误会吧?

二姨好似根本不知,他还活着的消息。她如此决绝。会不会是责怪姨父护他不力?加之受到对方再娶的打击,所以才会……

这两年来,叶照游走于市井小巷,了解过不少世俗民情,加之他生得十分聪颖。相比他这么大年纪的少年,懂得更多人情世故。

觉察到二姨夫妇俩之间有不妥,顿时就联想到自己身上了。

想到这里,他忙跟舒眉讲起出京以后的遭遇。

“后来,在山东咱们就遇到了殂击,说算化了装也无济于事。宋大哥没别的法子。定分兵两路,引开追兵的策略。终于,咱们甩开了追兵。来到了杭州城。没想到。又遇到了意外……”

那段经历苦不堪言,如有可能,他此生都不愿再回想起来。可当他面对这世上仅剩的几位血亲,为他们母子作过巨大牺牲的姨母,叶照再也憋不住。记忆闸门一打开,便是想收也收不住。

末了,他哽咽着对舒眉道“……不是甥儿,要故意隐藏行迹。在杭州城,最后连陈公公都失去了。忻儿再也不敢找上任何人,一路沿着大致的方向。朝东南边寻去……”

舒眉惊得双唇微张,过了好半晌,才对他问道:“起初。你们在杭州城都找上谁了?难不成被高家人盯上了?”

叶照听了这话,神情闪过一丝苦涩,讪讪地答道:“冯大哥拿着我的玉佩,去找了杭州卫指挥佥事宣威将军吴大人。没知,被他们赶了出来。责打了冯大哥一顿,还说咱们冒认宗亲。把玉佩也给收走了。冯大哥不忿,乘夜深人静的时候,到衙门里把东西偷了回来……后来,咱们暂时安置的地方,就被人盯上了。第二天的半夜,来了一股子贼人……”

或是那段记忆太过惨烈,说到后面,小少年开始泣不成声。舒眉走过去,将叶照一把搂在怀里,像他小时候一样,用手掌轻轻拍打他的后背。

此情此景,舒眉也曾遭遇过。

那次,堂姐当着她的面,被迫自尽的情景,后来无数次在她睡梦中重现。以至只要一想起来,浑身便直打哆嗦,眼泪止不住地往外头冒。有好几次,让齐峻还看了笑话。

忻儿若不是当时昏了过去,只怕会在让幼小的心灵上,留下不小的阴影。

经过那事,她都十五岁要行及笄了。在后面的好些年,还逃不开那种梦魇。若是当时冲龄的他,见到自己母亲的惨状,怕一辈子都难以睡个安稳觉了。

想到这里,舒眉双手箍紧,将这位命运多舛的小少年,牢牢地搂在自己臂弯里,边拍着他的后背,边安慰道:“跟在姨母身边,以后再也不会有人追杀你了……”

在姨母的安抚下,叶照的抽泣渐渐止住了。只见他深吸一口气,闻到舒眉身上的馨香,心里顿时感到前所未有的平静。

自打他从宫女口中,无意间得知母亲再也不会出现。这些年以后,他独自一人,度过多少次无助的夜晚。尤其是逃难的这几年,每次快熬不下去时,母亲就会出现在他的梦里,那影影绰绰的身影,跟现在搂着他的女子,是如此相似。

母亲身上也有那样的味道,让人闻了就安心。随着年岁的远去,记忆虽然开始淡漠,但他没有一刻忘记过。

突然,叶照听到舒眉喃喃自语:“那位吴将军,莫不是跟前朝户部侍郎吴大人有什么关系吧?!”

叶照猛然抬起头来,怔怔地望着舒眉:“二姨怎地也这样认为?施先生也是这样问的。”

舒眉回神瞅了他一眼,解释道:“在金陵的时候,我见过严太后一娘家侄女,就是嫁给了前户部侍郎的吴家。若不是另有目的,他为何要追杀你们?”

听了这个猜测,叶照睁大了眼睛,解释道:“可是,冯大哥临终告诉忻儿,说那批杀手是高家派来的,连身上的标记都一样……”

舒眉拍了拍他的小脑袋,说道:“他若是有心除掉你,不会将消息故意透露给高家的人马啊?借刀杀人这种伎俩,在他们政客眼里,还不是小菜一碟……”

一句话将叶照噎得哑口无言。

接着,小少年垂下头,像一只被人遗弃的小狗。

见他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舒眉的气不打一处来,她摇了摇叶照,厉声问道:“你这就害怕了?不想替父母和你自个报仇了?”

这句话像一柄锐利的尖刀,狠狠地戳进了小少年的心窝。只见他从舒眉腿上倏地站起身,望着姨母恨恨地说道:“此等国仇家恨,如何不报?这些年忻儿只所以留着这口气在,就是想亲手了结姓高的那狗贼的性命。”

总算见到他重新振作起来了,舒眉甚感欣慰,走过去拍了拍他的后背,说道:“你不算完全没胜算。咱们只需忍辱负重,静候时机,总能有一天,能找到机会,收拾高氏那一家子的。”

听了这话,叶照倏地抬起头,不解地向着姨母。

“不知忻儿,你还可还记得林家姐姐?”将金陵城的林唐几家,舒眉乘机跟他提了提。

叶照眼前一亮,扯住姨母就问道:“您说的可是真的?他们愿帮忻儿吗?文舅公能说服他们吗?”

舒眉摇头:“他们愿不愿帮你,取决于你自个!看你值不值得他们帮……”

这语焉不详的语句,将小少年绕糊涂了,只见他怔怔地望着姨母,问道:“姨母这话,忻儿听不懂,您的意思,莫不是要忻儿许他们什么好处?”

舒眉摇了摇头,道:“里面的学问大着呢!将来夫子会替解惑的。对了,你被舅父带回后,是跟在他身边读书吧?!”

提起施先生,叶照眼前倏亮,只见他点了点头,答道:“是啊!施先生的学问可好了!比当年大内给忻儿启蒙的翁先生学问都好!他讲什么,忻儿听一遍都明白了。”

舒眉满意颔了颔首,笑道:“那是当然,舅父大人是先帝爷亲点的探花郎。再说,你如今也长大了,同样的经书,理解起来快得多。”

闻言,叶照赞成地点头:“虽说有年纪的关系,可跟先生也有莫大的关系。”

听他称赞舅父大人,舒眉不禁疑惑:这小子被人送到舅舅身边,这到底是老皇帝的安排,还是齐峻的自作主张呢?

既避开了追杀,让四皇子又有机会,跟在大儒身边继续接受教育,确实是一招妙棋。

这样的疑惑,被当事人之一的施靖琢磨过无数次。

每次想到那烫手山芋不知身在何处?是否还活着,他心里就如同被火烧一般。

没想自己才藏了一丁点私心,就遭到了老天爷的报应,让他如今进退两难。

若当时把那封信派人送出去,齐峻那小子是不是就不会招惹芷儿?四皇子后面恐怕也不会出事。

等外甥女赶到时,自己拿什么人跟她交差?

施靖提起酒壶,朝嘴里又灌了口酒。

想到这里,这位清癯的中年男子瘫软在了椅子上。

齐峻那小子,不知如何想的,文氏女嫁给他了,已经是祖上烧高香了,一个还够。还去招惹芷儿。

形成如今这局面,要如何是好?

二十年前,就对不住小妹了,如今换成她的女儿……

施靖郁结难解,闷头抿了口酒,对齐峻咒骂道:“你这小子,朝三暮四,小心别让老夫碰到你,到时有你好果子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