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314章 舒眉教弟

第三百一十四章舒眉教弟

只见叶照先站了起来,对舒眉致歉道:“是照儿失礼了!”说完,他对舒眉施了一礼。

文执初见状,有些慌张,结结巴巴地跟大姐解释:“是执儿的错!以前听人提起施家,执儿好生敬仰,这才失礼的。”

舒眉摆了摆手,说道:“这次被我逮到,倒没什么。要是被舅父听到,那可就真是失礼了。先生没教你们‘慎独’吗?”

说完,她还别有深意地望了叶照一眼。

顿时,叶照羞得满脸通红,不由赧然地垂下脑袋。

见大姐在指责自己的同伴,文执初有些急了,忙出声将责任揽到自己身上:“不怪叶大哥,是执儿失言了。若不是我提起两家结亲的事,叶大哥也不会接话……”

叶照哪里肯让他独自背负,忙向舒眉检讨:“我年纪比他大一些,听到不该听的话,没有提醒他,反倒引得他继续说下去,是照儿的不对……”

见他们争先恐后的抢背责任,舒眉不由哑然失笑。

她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能及时认识自己错误,那是没话说的,以后记住不要再犯了。看你们抢着把对方摘出来,似是感情不错嘛!”

见大姐没有追究的意思了,文执初面上一松,忙说道:“叶大哥的学问,比执儿在金陵城认识的许多人都好。执儿很是佩服,想跟他多学学……”

舒眉点了点头,这事让没有再追究下去。

接着,她跟执初问起,跟叶照住外院的这两天,可有感到不适。

文执初连连摇头,并声称他长大了,也想住到外院去。

舒眉承诺。跟舅母提提。

跟他们聊天过程中,舒眉发现每次被文执初喊成“叶大哥”,叶照的眉头,都会几不可察地微蹙几下。

她心里暗暗觉得好笑。

这都是什么叫法?

当舅舅的人反叫外甥作“大哥”?

怎么乱七八糟的?

随即她转念想到,叶照身份如今不宜公开,也就释然了。为此,对执初提议道:“你们能成为益友,大姐替你们感到高兴。对了,先生没替你们取字吗?这样哥啊弟的称呼,挺俗气的!”

叶照闻言。眼前顿时一亮。

想到文执初虽比他年纪小,到底还是自己长辈。整日被对方追着喊大哥,让他颇为感到不适。

听了二姨的建议。叶照忙附和道:“爹爹在世时,曾给照儿赐过表字。执初,不若你以后就唤我表字“煜烁”吧?!”

文执初听闻,心里大喜,忙亲热地叫了一声“煜烁”。叶照高兴地应了。

“没想到叶伯父提前给你赠表字。明日,我找先生要赠字去。”文执初一脸兴奋的样子。

见他们两小无猜的样子,舒眉心里甚感欣慰。

不知怎地,看到这种场面,她眼前浮现堂姐当年在宫殿上撞柱的情景,心里不由酸涩起来。顿时。鼻腔里顿时有些异样,忍不住吸了几下鼻翼。

她这一变化,被小葡萄敏感地发现了。只见他扯了扯舒眉的裙角,向她问道:“娘亲,你怎么了?”

舒眉神情一滞,忙遮掩道:“没什么,娘亲看到你叶大哥苦尽甘来。跟你小舅相互扶持,心里有些感触罢了!他的父母泉下有知。看到儿子如今这样懂事,在地底下也会感到欣慰吧!”

叶照闻言,忙转过脸来,朝舒眉璨然一笑,动情地说道:“舒姨,这些还不都是您带给照儿的好运?!照儿好久没有像现在这样快活了。”说到这里,他似想起了什么,对舒眉道,“舒姨,您受的委屈,等照儿哪天有能力了,定会替你一笔一笔讨回来。”

突然听他信誓坦坦说这样一通,舒眉不由愣住了,随后,只见她嘴角漾出几分笑意,对他们几个说道:“姨不指望你去冒险,你们几个,能平安一直呆在我身边就好了。”说着,她把目光,从叶照的身上,转到文执初脸上,最后落到小葡萄身上。

望着她眼睛的盼望之色,还有她扫过来的视线,叶照不由朝文执初舅甥俩身上望去,顿时他心头如同点亮了一只皓如明月灯火。

“舒姨,您放心,只要照儿有一口气在,定把执初和小葡萄,当成亲兄弟一样护着。”

舒眉闻言,点了点头,便不再说话了。

两人之间的对话,让旁观的文执初跟丈二和尚一般,摸不着头脑。

随即,他想到大姐刚才的期待,忙将手搭上叶照的肩头,提议道:“煜烁,那就说好了!咱们以后一起念书,一起考科举,到时一起当父母官!”

听了他的话,叶照连连点头,握紧文执初的手,说道:“那是当然,到时咱们还要一起斗贪官奸臣……”

听他们越说越投契,在旁边小葡萄面露羡慕之色,忙插嘴道:“还有小葡萄,小葡萄也要跟你们一块……”

他这声稚声稚气的话语,顿时引来其他几人一阵愕然。

摸了摸儿子光洁的额头,舒眉笑着问道:“一块干什么?”

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小葡萄郑重地说道:“一块吃糖葫芦,一起荡秋千!舅舅,叶哥哥,你好久不给小葡萄买糖葫芦,陪我荡秋千了……”

这毫不相关的呆萌童语,顿时将大伙都给逗乐了。

文执初走了过来,捏起小家伙脸上嘟嘟肉,笑骂道:“难怪你一直这么胖,敢情是吃出来的。舅舅现在没空陪你荡秋千。等咱们将来杏榜题名了,到时摘桃杏给你吃,可好?”

小葡萄一听有得吃,小脑袋点得小鸡啄米一般,还追问道:“什么时候题名?你们打算到哪里摘?小葡萄也要一起去。”

见他如此迫不及待,那两位不禁又笑了起来。

舒眉见时辰不早了,也不好打扰他们念书,忙起身告辞。

“不要太劳累,晚间不要熬太晚!临走这时,舒眉好生吩咐了几句,然后对他们身边伺候的仆妇,又交待了几项注意事项,就带着小葡萄告辞了。

带着小葡萄,舒眉刚走出瑞春堂,正要朝连接后院的甬道走去。通往前面正门的方向,远远地走来两个人影。

舒眉看清其中之一,便是舅父的身影,另外一人,从身形上看,似乎是位年轻男子。怕跟男客撞见,舒眉加快脚步,打算闪身进旁边月门里的避开。就听到不远处,施靖朗声叫住了她:“是舒儿吗?舅父正要派人去找你!”

听了这话,舒眉不由将脚步停住了,侧身在旁等着舅父过来。

“这位萧兄弟,说是跟你认识,他有急事找你。”说完,施靖若有所思地望了外甥女一眼。

舒眉闻言,倏地抬起头来一瞧,果然是满脸带着笑意的萧庆卿。

“萧大哥,你怎么来了?”错愕过后,舒眉忙过来招呼来人。

扫了一眼旁边紧锁眉头的施大人,萧庆卿微微一笑,说道:“下船时,姑奶奶把东西忘记在船上了?”

听闻后不由一惊,舒眉不禁满脸的疑惑。

萧庆卿笑道:“你给施大人带的礼物,落了一件在船上。直到昨天萧某清点寿礼时,才发现多出了一盒上好的名墨。”言罢,他伸出右手,将一只盒子递了过来。

听了这话,舒眉更加糊涂了。

她从金陵带的礼物,不是在码头旁边的客栈里,都毁了吗?哪里还会遗留名墨在他船上?

PS:??还有一更,明天早上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