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315章 舅甥分歧

第三百一十五章 舅甥分歧

(二更:前面一章别错过了举鞍齐眉!)

见到舒眉一脸错愕的表情,萧庆卿转了个身,在一个外人看不见的角度,对他义妹递了个眼色。

舒眉见状,知道他肯有要事跟她交待,又不方便当着舅父大人道明。于是,舒眉伸手忙接过他递来的那只礼盒,对萧庆卿福了一礼,朝他谢道:“多谢萧大哥送还回来。小妇人本想到陆府上门道谢的。又怕他们府里事情没忙完,不好叨忧了你们。”

这番话,把在旁边的施靖听得一头雾水。

不过,他从舒眉跟对方的话语中,得知萧庆卿只是来送还东西的。他脸上凝重的神色稍减。

于是,他转过身来跟萧庆卿道谢:“承蒙萧大当家在船上对外甥女的照应,施某早有意答谢萧大当家,怎奈舒娘说你前些日子,在替亲戚帮忙,就没好打搅了举鞍齐眉。”

萧庆卿闻言,忙抬起手臂,抱拳还礼:“施大人客气了!早就听闻施大人的贤名,晚辈早该过来拜访的,怎奈被俗事缠身……”

两人你一句,我一语的客套起来。

待将萧庆卿送走后,舒眉回到院子,将萧庆卿送来的礼盒打开。

果然,在装墨盒子的底部,她发现了一张便条。

上面提到的事,让舒眉不由蹙起眉头。

舒眉正要让人把番莲叫来,就见到舅父身边的贴身丫鬟香茗赶了过来。

原来,将客人送出府门后,施靖前思后想,觉得今日萧庆卿来访的事,里里外外都透着些许古怪。

一向为人谨慎的他,在坐立难安的情况之下,只好派人将外甥女重新请来。想再要对她好生盘问一番。

将下人遣散干净后。盯着舒眉的眼睛,施靖一脸郑重地问道:“你跟萧大当家到底是怎么回事?之前,怎么也没听你提起过?”

舒眉闻言,面上神色一僵,当即便露出几分不自在来。

他们刚到施府的前些天,她何尝不想找个机会,将此事和舅父大人和盘托出?

怎奈到了后来,她在暗中观察,得知舅母贺氏对她相公收留叶照的事,似乎心里存了诸多不满。

她就更不敢将自己原先的打算。跟舅父施靖直接提出来了。

要知道,怕叶照的真实身边曝露,舅父大人慎重得和同僚之间。都有意减少了往来。她哪里又敢请人上门做客?更别说,像萧庆卿这类商户,周游广泛,平日跟跟官家商家都诸多往来。

此时,听得施靖竟然主动提及此事。舒眉只觉胸中悬着的石头,终于可以松懈下来了。她等这机会,已经有很长时间了。

想到这里,舒眉将自己当初跟萧庆卿,是如何结识?后来在金陵城,是怎样安排雨润。跟对方合伙做生意的,还有出发前,他们在客栈遇到的情影。她没有半点隐瞒,跟舅父一五一十地全说了一遍。

末了,舒眉还特意提醒施靖:“甥女听照儿曾经提起过,说那块被掳走的玉佩,是证明他真正身份的重要物件。丢失不得!甥女刚一到温岭。就想跟舅父来商量的,看能不能托人去找找。之前绑架照儿的那帮绑匪们的下落……”

施靖闻得此言,倏地将脑袋抬了起来,怔怔地打量了舒眉良久,最后,跟她问道:“你的意思……莫不是想通过萧大当家,暗中帮忙寻找那块古玉吧?”

舒眉点了点头,正要将计划,跟舅父大人详细解释一通,谁知,施靖明白她的意思后,当刻表示了反对:“不行,这样太冒险了。你跟那位萧大当家,不过是萍水相逢。这么重要的事情,岂能让外人知晓?若他是值得信任的尚且还好,若是为了利益,跟两边朝廷都有联系,你这样托付于他,岂不是自寻死路?”

听了他这话,舒眉不由错愕。

别的人她不敢说,萧庆卿这个人,她认识好些年了。

当年在燕京的时候,有宁国府这块招牌在,也没见人家找上门来,让齐家的人牵线搭桥,走上层官方路线,替他们自己谋利益。

如今天下诸侯并起,南北分治,将来的朝局走向,任谁也没那个能耐打包票,能准确预测,哪边会胜,哪一边又会败。

萧庆卿他有必要在这种情势不明的时候,把将四皇子和他们施文两族人,全都出卖给别人吗?

舒眉沉吟片刻,忙跟舅父解释道:“咱们就说,那块古玉,照儿母亲留给他的遗物,让他们帮忙留意就行了。”

施靖连忙摆手,还是不肯接受她这方案。

舒眉见状,不由急了,只见她走到舅父案桌前,按捺住耐心地跟他阐明其中利害。

“咱们在观海台救起照儿时,那时萧大当家就见过他了。当时,照儿的一番说辞,他们全体船员都已知晓了。若是有心通风报信,他们早就行动了,哪里还会等到现在?”没法证明萧庆卿的人品和诚信,舒眉只得将一路以来,萧陆二人对他们的照顾,全盘说与了施靖知晓。

“那又如何?他之前没行动,或许是没搭上线。他们商户人家,最是重利轻义。你想想看,这南北朝一对峙,他们漕帮的生意,势必会受到影响。如今那些大商户,都在纷纷想方设法,跟两边朝廷的新贵,都拉上关系。你此时将照儿曝露出来,不是把自个送上门当耙子吗?”

听闻此言,舒眉不由微怔。

舅父的考虑,也是有一定道理。

此时各方形势不明朗,若是贸然曝露自己,确实是不太明智的举动。

想到萧庆卿在便条中,邀她上城东的会宾楼相聚的事,让舒眉决定,此时暂时放下跟舅父的争议。等她打探回来后,再跟施靖商量定计。

翌日,舒眉找了采买胭脂水粉的由头,跟贺氏知会了一声,就带着护卫和丫鬟出了门。

此时已进入了冬季,舒眉坐在马车,一路走来看到的行人都很少。她不由好奇地询问前面赶车的甘师傅:“温州府是一直这么冷清,还是天气太冷,大家都躲到屋里烤火去了?”

甘师傅听闻,呵呵笑了几声,解释道:“由于大山阻隔,行动不便。这里自然比不上金陵城繁华热闹。天气嘛!表姑奶奶,你觉得,靠海的地方,能冷到哪里去?”

舒眉闻言,忙点了点头,又问道:“你们这里不是挺多海味吗?为何不运到北方去?我以前还见到,有人专门到海边小城,大量收购珍珠的……”

甘师傅闻言微怔,然后回头觑了舒眉一眼,然后解释道:“以前的时候,是有不少商贾,贩货到北边去卖,又进些货到这里来兜售。一打战把什么都破坏了,加之前年浙北遭到了百年一遇的雪灾袭击。老百姓饭都吃不饱,哪里还有闲钱出来买东西?”

舒眉听闻,不由陷入了沉思。

看来,这几年打战,对老百姓的生活影响很大。不知,朝廷有无派人下来赈灾?

她思忖着,下封寄回金陵的家书,要不要把这里的民生,在信中描绘给父亲。就在这时,马车一个急拐弯,险些将她从窗口抛了出去。

舒眉撩开帘子,正要问赶车的甘师傅,外面到底出了什么事。就听得对面有人骂骂咧咧。

“赶着去投胎,把畜生赶这么急干嘛?哎哟,老子这条腿断了,站不起来了……”说着,那一句男子呻吟的声音传进了舒眉的耳中。

接着,她就听到甘师傅和辛护卫,跟对方道歉的声音。

“不行,你们要派人送我去医馆,让大夫检查一下,骨头是不是断了……这段腿断了,让我拿什么去养一家老小……”接着,对面又传来了众人争吵的声音。

听到这里,舒眉不禁蹙起眉头,让跟来的端砚,下车去打听,到底出了什么事。

大约过了半盏茶的功夫,端砚便打听回来了。

“姑奶奶,咱们的马车撞人了。那人躺在地上不肯走,非要说自己的腿被撞拆了。正在外面打滚撒泼呢!”

听到端砚的禀报,舒眉不由拧紧眉头:难道遇到了城里的“撞年党”?

她正要那儿暗忖,想着要不要下车查看一番,听到外头的辛护卫的禀报声响起。

“姑奶奶,此事麻烦了,那人躺在地上打滚撒赖,任谁来相劝,都不肯起来。”

听到这里,舒眉不再犹豫,忙把端砚叫过来,让她扶自己下马车。

双脚一接触到地面上,舒眉就听到那名男子凄厉的哭嚎声响起。

一会儿说自己腿瘸了,全家老小要饿死,一会儿又说,自己在街上走得好好的,就有马车直冲过来。

见到这种情况,舒眉扫了一眼四周的街面,发现拐角的地方,似乎有点医馆。舒眉见状,忙走到跟赶车人身边,交待道:“甘师傅,要不,你将这位受伤的兄弟,到那间医馆看看。骨头拆了得赶紧治,不然,真废了就不好了……”

舒眉的话音一落,旁边看热闹的人群中,就传出一个声音,喊道:“莫要被这人给骗了,那间开医馆的,是他的连襟,两人联手坑钱的……”

舒眉闻言,微微一怔,正要走过去再详细询问一番,就听得身后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这是怎么啦?到底出了什么事?”

施靖连连摆手,坚持不同意她那个提议。

—————————

感谢却儿朋友投的宝贵粉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