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316章 燕京消息

第三百一十六章燕京消息

舒眉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到街边一众人,齐齐矮身了下去。“参见大人!”

“拜见大人……”

此起彼伏的声音,从她们身后响起。

闻声转过身来,舒眉微微垂下脑袋,退到了一边。从眼底余光中,她发觉对面来了一群人。领头的似是一名身着崭新官服的青年男子,几名腰挂配刀的官差,紧跟其后。在他们身后,还停着一顶绿呢官轿。

看那样子,仿佛也是道路被阻,才刚从轿里下来的。

见他们这副架式,舒眉心头不由一喜,忙给旁边车夫甘师傅递了个眼神。

甘师傅收到暗示,忙走过来,朝来人扑嗵一声跪了下来,对询问的那名官员,讲起刚才道路上所发生的事。

“……不知他为何无缘无故撞上来,小人及时勒紧了缰绳。就是真撞上了,想来伤势也不会重到哪里去……”

那名青年知县闻言,抬头朝还躺在道上的中年男子望去。

看过一眼后,那名官员不禁微蹙眉头,朝那位的“伤者”问道:“他所说的话,是否属实?为何你突然跑了出来?“

那名叫温承龙的男子闻言,脸上不由大急,忙大声争辩道:“季老爷,草民不是故意撞上去的。是他们的马车走得太急,没看清街面上的行人,就横冲直撞碰到了草民……”

听到他颠倒黑白,甘师傅不由怒了,急急地解释道:“明明是你撞上来。老头早拉住了缰绳,你莫要血口喷人……”

温承龙哪里肯依,只见到他拿目光,在人群里扫了一轮后,从路人里面找了两位。想要让他们替自己作证。还请在旁边围观的一熟人,到医馆里去请验伤的大夫。

见对方做出如此行径,舒眉不由蹙起了秀眉。

刚才县老爷还没到时,在围观人群中,就有人出声告诉了舒眉,说此人受伤未必是真的。还提到了不远处的医馆,说是地上那名男子的亲戚。

被中年男子的诬赖,甘师傅有些不服气,正要上去反驳什么,突然。辛护卫走到舒眉跟前,对她轻声禀道:“姑奶奶,小的刚才去打听。那医馆的坐诊大夫,确实是此人的亲戚。说是之前,也曾发生过此类的事情。”

舒眉闻言,心里暗暗吃惊,都发生过了。那人还敢故伎重施,又撞上来了。莫不是瞄准了这辆马车面生?

舒眉想了想,小声问道:“他们莫不是有什么背景?难道都没人管吗?”

辛护卫微皱眉头,压低声音对她道:“小的打听过,这男子的舅兄,是本地的前任知县。前段时间被罢了官。眼前这位县官老爷,到本地才刚上任不久,所以……小的还听说。他的家族势力在本地极大,有位族兄,是知府大人的幕僚……”

舒眉听闻,不由微微一惊。

敢情两位,在这儿斗法啊?自己怎地这般好运。久不出门。刚一上街遭到池鱼之灾。

想到这里,她目光朝青年知县好奇地探了过去。

那人长得脸方眉浓。额高鼻正,一副面貌堂堂的样子。此时他正蹙着眉头,一脸端凝地站在那儿。

听完甘师傅与那名“受伤者”对质后,那知县一直站在那儿,半晌都没出声。

没过一会儿,有位年约四旬的大夫,背着药箱匆匆地赶了过来。

果然,大夫负众望地“诊断”出了骨折,要伤者在家里好生静养。

舒眉见状,知道此事今日不能善了,忙对旁边护卫交待:“辛大哥,能不能派人赶到会宾楼,跟萧大哥说一声,省得他等得着急。”

辛护卫听闻后,眉头一扬,垂头应了声“是”,又安排另一位护卫,好生护着舒眉,自己则悄声离开了。

那头,听完两边的叙说,青年知县做了些调解和判罚。接着,舒眉就听得温承龙,梗着脖子当街抗议道:“大人,小的身上担负一家人的生计,赔这点医药费哪里够?这伤筋动骨的,躺在**至少要养上好些日子。光赔付医药费,小人一家子,难道要去喝西北风?”

舒眉闻言,不由暗暗吃惊。

果然,里面有猫腻,这名官老爷,根据那名大夫的诊断,都没作一番调查,直接就判了她们这边赔付。更可气的是,那人竟然还不肯依饶。

难道,这位新上任的官老爷,是软柿子不成?怕了他们家族在本地的势力?

这么明显有偏袒的判罚,怎么做得出来的。这名县老爷难道就不怕,在围观群众的心目中,留下个不公的印象?

想到这里,舒眉把端砚叫了过来,在对方耳边嘀咕了几句。听完舒眉的吩咐,端砚径直走到甘师傅身边,将主子的话,在他耳边交待了一遍。

没过一会儿,舒眉就听到甘师傅的声音,重新在街头响起:“大人,我家主人说,只要验证他身上的伤,确实由小人马车撞出来的,她愿意赔付这位的药资,以及养伤期间的损失……”

此话一出,四周围观的人群中,陡然响起一阵嗡嗡的声音。

有人在摇头叹息,有人朝舒眉这边看,打量她们身上的衣着,更多人则开始在旁边交头接耳。

那名青年知县见状,愕然地抬起头来,朝舒眉这边望了过来。

许是他也没料到,对方应得会如此之爽快。

那名被撞伤的男子,见自己目的达成,一抹喜意挂上了他的眉梢。

不过,还没等他得意多久,甘师傅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不过,我家主人说了,为了让这位温掌柜腿伤好得快一些,大夫得由她负责指派,住到温掌柜府上去,到时贴身照顾。我家姑奶奶祖上就出过名医,她手头上还有见效快的方子,保证能让这位掌柜的腿伤,以最快的速度好起来。”

甘师傅此言一出。立刻引来众人的纷纷议论。

听到他们如此安排,那名青年知县的瞳孔不由缩了起来,朝戴着面幂的舒眉望了好几眼。

只见他沉吟片刻,对那名“受伤”的温承龙改口道:“就如此办吧!这倒是个两全其美的法子……”

那名中年男子闻言,不由怔愣当场。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回过味来。

本来他身上就没伤,哪敢让人住到府上替他“治伤?,这不成心让他显原形吗?

这女人怎地这般较真?派大夫住到府上替他治疗,跟直接赔付药资和损失,费用相差不了多少吧?!

难道她没有听说。他们温氏一族,在本地的势力吗?

想到这里,温承龙对那名年轻的县令垂死挣扎道:“大人。大人,此法不妥,小的家里狭窄,没地方供上门的大夫住!”

听到这话,青年知县不由沉吟起来。过了一会儿,他望了舒眉一眼后,对温承龙道:“这样吧!既然你家里房间不够,不如都住到衙门来吧?正好,在下刚接手县衙时,账面上有不少亏空。老爷我正想着。该拿什么法子来创收。”说罢,他朝舒眉这儿望了一眼,说道。“想来,这位太太应该不会反对吧?!”

温承龙听闻后,面上的神色,顿时变得无比难看。

本来,他的腿伤就是装出来的。应付对面那女子派来的大夫,都有些困难。哪里还敢住到县衙去?那岂不是老寿星上吊——活的不耐烦了?

想到这里。温承龙眼睛微眯,心里不由嘀咕。

眼前这新上任的县老爷,今日怎地突然厉害起来了?

上回也有过一桩这样的事,他可不是这样判的?

今日之前,五哥可是拍着胸脯打了包票的。说跟前这位知县大人,自从被贬到此地,早没有前些年的斗志。前次的试探,就颇为成功。用这种法子折辱,让他知难而退最好,到时舅兄就有重新起复的机会了。

望着温承龙面上闪烁不定的神情,那名青年知县嘴角撇出一抹不易觉察的冷笑。

望着他们,一旁的舒眉似乎感到有种暗潮,在这两人之间涌动。

看这两人的架势,似乎也不是第一次交锋了。不知怎地,今日竟然当街斗起法来了?

斗法可以,能否莫要连累无辜路人?

想到这里,舒眉心里无比郁闷。

就在此时,一名男子的声音突然在她耳边响起:“你家姑奶奶,到底遇到什么事了?”

舒眉猛然转身,见到萧庆卿一脸焦色地赶了过来,向她身旁的端砚,正在打听事情的始末。

走到萧庆卿跟前,舒眉朝他福了一礼,解释道:“萧大哥,非常抱歉,刚一出门就遇到了这种事。让你久等了。”

萧庆卿听闻后,不以为意地朝她摆了摆手,说道:“是我疏忽了!大哥刚得到消息,想尽快将事情告知于你,没想到会遇到这种情况。”

见到他额上滚落下来的汗珠,舒眉暗暗吃惊,以为她家人出事了,忙问道:“什么消息?莫不是爹爹出了什么事吧?”

萧庆卿一怔,随后仿佛意识到什么,忙出声安慰她:“不是文大人的事,是燕京的齐家!不好在施大人跟前提及,所以,大哥把你约了出来。”

“他家?大哥难道忘了吗?我跟齐家早没任何关系了,你何必还要顾忌那么多!”舒眉幽幽地说道。

闻言萧庆卿不由一怔,随即解释道:“毕竟,齐峻是你那孩子的父亲。”

听他提起小葡萄,舒眉嘴角撇了撇,没有再出声了。

他们所不知的是,那名青年知县,在听到“齐峻”二字从萧庆卿嘴中吐出来时,心头不由一跳,忙朝舒眉这边望了过来,眼里还闪烁着变化莫测的光芒。

—————————

谢谢不懂变通和胆子※朋友投的宝贵粉红票,不懂变通朋友打赏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