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317章 恕道?底线?

第三百一十七章 恕道?底线?

听到萧大哥提到小葡萄,舒眉面露苦笑。

若非齐峻是儿子的生父,她早过上了自由自在的生活,这几年她又何必忍受周遭人怜悯的目光?

见到她脸上的戚色,萧庆卿心生不忍,到嘴边的那消息,一时反倒不好出口了。

望着他欲言又止的神色,舒眉心里不由一沉。

正欲询问清楚,只见萧庆卿突然岔开话题:“对了,这日这事,大哥替你摆平吧!”

说完,也不等舒眉出声阻止,他径直朝知县大人走去。

“这位大人,事情处理得如何了?不知我那义妹,此时能否离开了?”萧庆卿朝对方一拱手。

听到他的问话,季贯良脸上一僵,随即露出几许羞赧之色,对来人答道:“自然可以离开,只需留下人处理此事便成。”

萧庆卿闻言,面上表情一松,对跟在身后的亲随吩咐道:“龚峰,你留在处理此事,所有的赔偿费用,都由我来支付。”

舒眉闻言,忙要出声阻拦。

只见萧庆卿将手朝她一摆,说道:“今日发生的事,皆因大哥约你出门,才引来的……别的大哥或许会缺,银钱这方面,你就别跟大哥客气了。”

舒眉闻言,微微一笑,心里不由暗道,此话别人讲,倒会让人耻笑。从萧大哥口里说出来,倒是没恰如其分。遂没再跟他推辞,接受了他这番好意。

此事得到解决后,跟知县大人福了一礼,留下名护卫,和萧庆卿亲随配合官差共同协办此事。舒眉也不多作停留,就登上马车,随萧庆卿一起往原先的酒楼赶去了。

待到达会宾楼后,萧庆卿将舒眉直接引上顶楼。雅间的客房一关。萧庆卿遣了其他人,跟舒眉讲起他漕帮的兄弟,从大梁都城燕京传来的消息。

“……听说,自从玉宁公主怀上后,宫中以宁国府的风水,不利孕妇养胎,把她又接进了紫禁城嫡女潋滟:天才小兽妃最新章节。”说到这里,萧庆卿略一停顿,一双如鹰眼般的眸子,紧紧地盯着对方。留意着她脸上的表情。

听到秦芷茹有身孕的消息,舒眉仿佛被惊雷击中了一般,神情不由呆滞起来。

两种声音。不停地在她心里激烈交战。

“死心吧!还有必要自欺欺人吗?自从嫁进齐府,你可曾享过一天的福?你九死一生替他生儿育女,那负心汉一转身,就违背誓言,立刻投入新人怀抱。如今倒好。跟另外的女人,都有孩子了……”一个愤怒的声音,像火山口的翻腾的岩浆,剧烈的起伏激荡,仿佛即将要喷薄而出似的。

另一个怯怯地声音反驳道:“不会的,他定是有苦衷。你看。当初为了救四皇子,他都受伤了还护着四皇子出逃医道通天TXT下载。这还不都是为了你……”

“那又怎样?他会这样做,不过是为了政治投资。”先前那激动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自从项氏王朝大势已去后,他为了家族和母妹,还不照样舍弃你。违背了曾经的誓言,被人一步步诱得抛妻弃子,转身投入灭你族人的仇人阵营。”

“不是这样的!他定是知道忻儿还活着。所以才会忍辱负重,为了将来的翻盘。故意向高家妥协的。”

“醒醒吧!他跟秦姑娘现在连孩子都有了,你怎地还不肯接受现实?难道,你愿意接受二女其侍一夫?秦姑娘的出身和背景,不是说想弃就弃的。不然,舅父为何跟你提到前朝韶华公主的事?”

在这个声音猛烈的攻击下,原先那怯弱的声音,便不再出来反驳了。

见到义妹自从听到齐峻又有了儿子,这副呆若木鸡的表情,萧庆卿心里掠过一丝不忍。

可他一想到齐家母子,对眼前这样义妹的所作所为,心里顿时将这股不忍又强行地压了下去。

齐峻这薄情郎,他既然不珍惜义妹。自己何必还给他机会?

秦氏女是他恩师的外甥女,当初被诓进宫也是受齐家母子拖累。将来即便两人重逢,他们两人也不可能再破镜重圆了。

难不成,他还能舍弃了秦氏女,来就娘家已经失势的义妹不成?

与其让齐峻那小子继续糟蹋义妹,还不如成全表弟一片痴心。

如今姑父那边没问题了,只需做通姑母的工作,就可以上文府提亲了。

萧庆卿想通这些,便不再犹豫,重新开口,跟舒眉继续道:“妹子,大哥之所以跑来特意告诉你,就是怕你跟齐妹婿之间,或许有什么误会。”

“误会”一词在他嘴上响起,顿时将舒眉从神游太虚中拉了回来,让她顿时清醒了几分。

“大哥何出此言?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别的消息?”

“哥想起之前,你在齐府被那女人挟制,便想着来告诉你一声。”

—————以下为防盗所设,一小时后再来刷新吧—————

晚风习习,除了偶尔的虫鸣和零星几声蛙叫,秋夜的江面上一片寂静。浅柔的月光铺洒在水面、甲板和人的身上,给夜空平添了几份宁静和柔美。

月上中天,昭示着此刻已是夜半时分。

舒眉站立在那儿,望着水里的明月发呆,已经有好半天。一阵江风吹来,水波荡漾,月影凌乱,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倏地,水里落入一样什么东西,把她吓得猛然一惊,连连后退,被身后的女子一把扶住。

她扭头回望过去,见到丫鬟雨润——一位大她两三岁的姑娘,一直在旁边静静地陪她闲散小女人的狼君们全文阅读。

雨润扶稳她后,长长叹了口气,趁机劝道:“小姐,还是赶紧进去吧!若是让嬷嬷知道了,肯定又会唠叨,说奴婢没劝着您了。”

舒眉姓文,乃岭南肇庆府海康知县之女。

雨润在她五岁时到的文家仙欲逍遥全方阅读。那年她生母刚过世,父亲怕她孤单,从外面特意买来的。因为年纪相仿,两人差不多一同长大。跟在她的身后,陪她一起念书、练习针黹和学习规矩,一晃六年过去了。

此番进京的前半年,爹爹刚被恢复官职,四年前他从县令位置上罢黜下来。

她的肤色也是父亲罢官后,带着四处游山玩水时晒黑的。几年时间里,父女俩游遍了岭南的神山秀水,西至柳州府,南至琼州岛,都有他们的足迹。结果,她原本白得像雪一样的肌肤,最后晒得跟撒着脚丫长大的渔村妹子一样黝黑。

若不是父亲官复原职,没准她还将继续游历下去。后来,她被关进屋里,跟母亲留下的施嬷嬷学规矩。半年下来,不仅性子收敛了不少,连脸上、身上的肌肤也慢慢白皙起来,轮廓随之长开了些。

“唉,嬷嬷的意思,到宁国府后,咱们再也不能经常出来了。听说,齐府乃是百年的缨络世家,规矩可严了。要不,嬷嬷也不会劝阻咱们白天出来。”无奈地撇了撇嘴角,舒眉支颐靠在船舷上,茫然地望着江面发呆。

平日里,雨润跟小姐无话不谈,知道她在担心什么,遂耐着性子劝道:“姨夫人信上不是说了,齐府有四位年龄相仿的表小姐。平日在一处读书作画,就是不出去,定然也不会闷的。”

听她提起表姐妹们,舒眉的眸子里,仿佛有火苗被点燃,瞬间脸庞跟着亮了起来。

“小姐,您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奴婢听知府夫人讲,大姑奶奶诞下龙嗣,恢复了婕妤份位。虽然还未封妃封嫔,好歹从永巷放出来了不是?!只要能侍奉君上,老太爷的冤案,终有一日会被平反的。”

“但愿这样吧!回京还不知能不能见到大姐。听爹爹讲,在我百日时,曾被祖母抱进宫里,觐见过陛下和大姐,那时她还是淑妃娘娘。”舒眉的语气里,带着些许忧伤。

“我的小祖宗,三更半夜,你俩出来干啥?”突然,身后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两人转过脸去,一位年过半百的老妇走了出来,正是她生母的乳娘——施嬷嬷。

老人家五十出头的年纪,没现在见到的这么多白发,头发梳得一丝不乱,眉眼间落落大方。穿着虽不奢华,却是十分整洁体面。

一瞅见她出来,舒眉料定会被数落。她先行一步凑上前去,挽住对方的臂弯,撒娇道:“嬷嬷就爱背后吓唬人!这不,正打算回去的!”

“我的小姐,哪有千金闺秀,半夜不睡觉,跑到甲板上瞎游荡的?”施嬷嬷说着,过来把她扶进舱内。

进到船舱中,那里床榻箱柜、妆奁灯烛一应俱全,布置得颇为豪华。

被扶到床缘坐下,舒眉嘴巴并没歇下:“前几年,跟爹爹四处游山玩水,就没这些穷讲究,嬷嬷怎地还计较这些?!”

老妇愣住了,摸了摸小姑娘头顶的额发,爱怜地说道:“今时不同往日,如今您都快过十一进十二岁了。况且老爷起复后,小姐恢复官家女眷的身份,自然得注意些体面。大姑奶奶份位,眼看着还要往上升。这宫里宫外的人,恶鬼缠上。老奴是怕你遇到……”她若有所指地,从船舱窗口望出去,不远处尽是一飘一闪的渔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