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318章 一朝蛇咬

第三百一十八章 一朝蛇咬

见舒眉态度如此坚定,萧庆卿只觉自己额角的青筋不停地狂跳。

此次出发之前,关于义妹离开燕京南下的遭遇,他从家中女眷那儿偶有听闻。

听妻子讲,替义妹打理嫁妆生意的那位蒋太太,是义妹之前的贴身丫鬟。自从跟他们在金陵城相遇后,便跟妻子走得颇为亲近。

从那位蒋太太口中,他得知了舒眉以前在宁国府的一些事情。

没想此时此刻,听到舒眉的语气,竟然会如此绝决。

萧庆卿觉得,便即自己不推波助澜。以义妹她的性子,恐怕跟齐峻再也不会有什么瓜葛了。

念及此处,他心里半是欣慰,半是感叹。

对于表弟的托付,他心里又多了几分把握。

“今后你打算怎么办?拙荆听蒋太太曾经提过,说你有志将‘悦已阁’生意,扩张南边各地去。难不成,你真打算以后专注于做生意?”担忧地望着舒眉,萧庆卿的语气里,带着些许不太置信的担忧。

这种担忧让对面的舒眉,立刻就觉察出来了。

只见她螓首微扬,望着萧庆卿请教:“大哥特意问起这个,是有什么不妥吗?”

见到义妹一副浑然不觉的样子,萧庆卿微感诧异,他踌躇半晌,对舒眉解释道:“若是按嫁妆打理,倒没什么不对!只是……以你们文家的出身,做大了之后,只怕文大人和施先生,会出来阻止。毕竟,让你一女介之流出来抛头露面,整日操心那些生意,只怕会引起一些非议,毕竟。你并非商户人家出来的女子!”

舒眉听闻后,不由微微一愣,觉得他这话不无道理。

以前在金陵城,她张罗两三间铺子,父亲之所以没出来阻止,一则打着嫁妆的名头,再者有雨润帮她出面打理。

同时,齐峻另娶的消息传到南边后,父亲怕她想不开。后来,见她找到事情来忙。正好转移她的视线。基于种种原因,对她做生意的事,也就没过多干涉。

就像此次。最终她能出行,也是父亲怕她整日呆在家中闷坏了,特意让她出来散散心的。

此时听得萧庆卿提醒,舒眉抿起嘴唇,思索起此事来。

垂头沉思半晌。舒眉重新抬起头时,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说起这件事,到时妹妹少不得还要请大哥帮忙。”

萧庆卿眉头一挑:“有什么话,妹子尽管说!只要大哥力所能及的,自当义不容辞。”

舒眉微微一笑,说道:“大哥能否给我再介绍几位能干的掌柜。最好的是女子。这样,妹妹就不需抛头露面,只在暗中操纵就行了。”

听闻这番话。萧庆卿微微一愣,心里顿感不妙,忙朝舒眉问道:“你难道真打算,后半生就拿这个打发时间?若是大哥没记错的话,妹妹如今不过双十年华。怎好这般糟蹋自己的韶华?”

被问到再嫁之事,舒眉面上讪然。胡乱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嫁人的事不急,朝堂如今的局势不稳,妹妹哪有那个心思。”

“朝堂之事,关你再嫁何干?”萧庆卿随即反驳,“难道你想,再次当家族联姻的棋子不成?”

听到“棋子”一词,仿佛被人踩到了痛处,舒眉即刻直起身子,目光灼灼地望着对方。

被她这样盯着看,萧庆卿面上闪过些许不自在。接着,他拿话补救自己刚才的失言:“呃,大哥没别的意思。你也该为自己考虑了……”

闻言,舒眉脸上窘然。随即,她想到眼前这位大哥,一直对自己关照有加,还曾经救过她性命,对他刚才的话,没太放在心上。

“大哥的关心,小妹感激不尽。舒儿如今亲人都在身边,日子过得安稳,小葡萄也还算听话。妹妹实在看不出,哪里还有让我再次嫁人的必要……”说到后面,舒眉神情不由严肃起来。

见她态度如此坚决,萧庆卿不由愣了愣神,于是试探道:“你怎会有这样的想法?女人家始终是要有个终身依靠的。之前你遭难之后,大哥在燕京城里,听到过一些传闻,说妹妹你当初嫁进齐府,是昭容娘娘的意思。如今不仅昭容娘娘埋在了地下,就连四皇子、大楚王朝都不在了。妹妹何必还这般苦自己?”

苦自己?

这词把舒眉心头一紧。

婚姻这个囚笼,她好不容易逃出来,若再跳进去,那才是自讨苦吃呢!像宁国府那种地方,得有多强悍的心脏,才能在那儿活下来。她哪里会傻到在同个地方,连着栽倒两次。

想到这里,舒眉脸上神情敛了敛,对萧庆卿郑重地说道:“大哥,你就当我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吧!”说到这里,她语气顿了顿,又补充道,“不说妹妹刚从那个阴森恐怖的大宅门里逃出来,就算对方无父无母,为了小葡萄不受委屈,我也不会考虑此事的!”

听到舒眉提起“无父母在堂”时,不知怎地,萧庆卿眼前立即浮现,昨天还持反对意见的姑母,他的眼皮顿时跳了起来。待他听到后面,舒眉提到她儿子,萧庆卿心里暗叹了一声,顿觉此事极为棘手。

姑母嫌弃人家有个拖油瓶,这个尚且不论。现在听义妹的语气,似乎她不想再嫁,有很重要一部分原因,是担心儿子被人薄待。

“这……小葡萄那般可爱,应该没人不喜欢他吗?并不是所有男人,都计较这方面的。起码,我认识一帮朋友中,好些人就不计较这个,像我陆家表弟……”不想放弃这个好机会,萧庆卿还趁机提起了陆士纶。

听到他提到陆公子,舒眉不由微微愣神,随后她便笑道:“我说大哥今日怎会这般空闲,原来是来替人拉线的……”

见自己意图给曝露了,萧庆卿懒得再遮掩,讪讪地解释道:“在船上相处多日,纶弟回到家乡后,对妹妹念念不忘。这不,大哥被缠得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来问问你这尊神的意思了。”

被人当面提及亲事,舒眉脸上涌出几分不自在。沉吟片刻后,她对萧庆卿道:“大哥好意,舒儿心领了。如今,妹妹刚过上向往已久的生活。暂时不考虑此事。大哥若真心为我好,何必拉上我再入地狱呢?”

舒眉的这话,让萧庆卿倍感震惊。

竟然把再嫁,比喻成再堕地狱?!

一时之间,他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望着坐在对面静默的舒眉,萧庆卿有片刻失神。

如今,她的美丽能在顷刻间夺走人的心神,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秋水眸子的深处,总带着一股清愁。让人见之,心里忍不住微微发颤。

现在,他有些明白,为何在客栈的那一晚,为了替她把门,表弟在院子里吹一宿的冷风,宁愿被冻病,也要替她把守住门口。

不知什么时候起,年前瓜洲埠口那位活泼娇俏,不识愁滋味的小姑娘上消失了。

记忆中那小丫头,慧黠开朗,机灵百变,有片刻工夫,让人的心情跟着好起来的本事。

想到这里,萧庆卿略一沉吟,望着眼前那双静若秋水的眸子,沉声问道:“妹子,现在你过得真的快活吗?”

听到这句突兀的问话,舒眉微微怔愣,随即应道:“当然快活!不用晨昏定省,不必战战兢兢,无需对人曲意奉承,更不用特意去讨好谁。妹妹我过得不知几快活……”越说到后面,她的语速越慢,轻忽的声音,听在旁人耳中,仿佛是呢喃自语。

“是吗?”萧庆卿不置可否,自顾自地喃喃道:“大哥只记得,当初在江上遇到过一位小姑娘,嘴角经常微微翘起,眉宇间说不尽的疏朗和明媚。提起未来生活,总是充满了向往。”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扫了舒眉一眼后,接着道,“后来,在沧州码头再遇她时,已经嫁为人妇。一见到我时,泪水像天上的银河决了堤。跟在她身后的夫婿,则板着个脸,一副别人欠他钱没还的表情。打那时起,大哥就再也没瞧见过,她脸上有过以前那种开怀的笑容。”

说完,萧庆卿瞥了她一眼,眸光里别有深意。

舒眉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而在燕京宁国府的那个浑蛋,抛妻弃子不说,转过身来便温香软玉在怀,跟另外的人又生儿育女了。让人恨不得把他从温柔乡中拉出来,剁成零碎了,撒进扬子江里去喂鱼……”说到这里,他迅速打量了一眼舒眉面上的神色。

这一瞧不打紧,让萧庆卿顿感失望。

只见舒眉脸上的表情,如同深潭古井的水面,不仅无波无澜,还深不见底。任谁也猜不透,此时她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见激将法不凑效,萧庆卿立即又采用了更狠的一招。

“恶人自有恶人磨,大哥还听人说,他如今经常出入宫禁,跟高家人打得火热。全然忘了,小葡萄的外家,差一点被高家灭了族。听说,前两个月,在祭天回来的道上,他还出面救了吕辉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