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327章 未雨绸缪

第三百二十七章 未雨绸缪

季贯良闻言微怔,眸子中有股微光一闪而逝举鞍齐眉。

随即,他便想起眼前女子的遭遇。

如今,齐峻跟秦姑娘结成连理,她是不是……

敛下脸上错愕的表情,季贯良略加沉吟,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说道:“不错,在下参加春闱前,也曾拜在文渊学院竹述先生门下举鞍齐眉。”

舒眉微微一笑,接着说道:“我说季大人见识不凡,肯定是出自名师。果然如此……”

季贯良也跟着轻声笑了笑,自谦道:“姑奶奶过誉了,说起名师,令祖与令尊当年在大楚文坛上,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鸿修先生贯良无缘得见,一直引以为憾……”说着,他眸子里流露出些许缅怀之色。

闻言,舒眉跟着也沉默起来。过了片刻功夫,她神色凝重地说道:“祖父、大伯父那些长辈,我都记不得小时候见没见过了。堂姐倒是见过一次,没想到竟是永别……”

见到她脸上流露的悲戚之色,季贯良神情不由跟着一肃,随即便安慰起她来:“姑奶奶莫要悲切,终归叶公子还在,将来或许有一天,他能替那么长辈向高家讨回公道的。”

听了这话,舒眉脸上露出些许宽慰之色,道:“但愿如此!如今我跟舅父都没想那么远。只要他平平安安就行了。这样,昭容娘娘在地底下得知了,想必也会感到欣慰吧!”

季贯良点了点头,随即盯着舒眉面上的表情,沉默了好半晌,到后面长叹了一声,道:“若是姑奶奶信得过在下,叶公子在温岭期间,季某定会竭尽全力。护得他周全。”

舒眉闻言微喜,随即一脸欣然站起身来,朝季贯良郑重地施了一礼,致谢道:“在这里,小妇人替他父母以及文氏一族谢过季大人。”

季贯良跟着也站起身来,向舒眉虚扶了一把。

“姑奶奶不必多礼,这本就是为人臣者的应当做的。只不过,他遭难时季某心有心余而力不足!”

听他这样说,舒眉甚感欣慰。

本来,季贯良来找她谈忻儿的身世。她心里还有几分忐忑。经过刚才两人一番互相试探,舒眉心里的担忧,跟着减少了一大半。

眼前这人想来也好理解:眼前这位季大人。本是先帝爷亲点的二甲进士出身,后来又进翰林院见习。想来得到过元熙帝的召见。后来因高家的缘故,一直郁郁不得志。

如今他识破了忻儿的身份,这样一个天赐良机放在他跟前,于情于理于公于私都不能放过了。更何况他跟舅父的交情。

舒眉想通这些。这些日子萦绕在她心头的忧虑,不觉少了许些。

之前,她不止一次地担心,舅父不与别人来往的做法,长此下去,将来不仅会受到同僚到的排斥。若是引起别人的测目。寻根究底下去,发现了忻儿的身份。不仅是他们会有危险,便是她在南楚朝中的爹爹。也会受到不小的牵连。

她早在离京之前,曾亲自体验过严太后那一派,是如何忌惮,暗防他们父女的。

季贯良离开的时候,舒眉特意派番莲将他送到舅父那儿。

待番莲返回来后。她见到舒眉坐在那儿,眼睛朝着窗口方向。保持着一种姿势一动不动。

“姑奶奶,奴婢将季大人送过去了!”虽然番莲心里,还有诸多疑问,但此时的她,不好跟舒眉打探。

舒眉这才回过神来,朝番莲望了一眼,伸手将她召至身前:“你过来一下,我这里有些事,想跟你商量商量。”

番莲闻言一喜,忙跟了过去:“有什么事,姑奶奶尽管吩咐一声便是了。”

指着旁边的杌子,舒眉说道:“先坐下来吧!”

番莲矮身朝她福了一礼,随即坐到她的身旁。

“或许你在心里,对照儿的真实身份,早就有所怀疑。”说到这里,舒眉语气顿了顿,瞧见番莲面上无反应,遂跟着道,“自打他母亲过世后,那孩子就活在危险和恐惧中。我不想让更多人知道,就是怕走露风声,给他招来杀身之祸。”

番莲点了点头,附和道:“姑奶奶考虑得极是!当初齐府暗卫的兄弟们将他护送出燕京后,也是没跟四爷联系。后来姑奶奶寻不到时,奴婢回燕京时,才得知他失去了跟叶公子的联系。”

“竟然是这样?”这消息让舒眉颇感意外,她心里不由一惊,盯着她的眼睛追问,“在这之前,为何你不将那情况告之于我?”

面对这样的质问,番莲脸上露出些许愧色,对舒眉歉然道:“奴婢想着,叶公子的踪迹既然已经找不到了,加上爷后来又娶了……唉,奴婢怕姑奶奶以为,我是在替爷开脱……”

听到这里,舒眉的眉峰不由蹙紧,心里则暗道:“之前你开脱得也不少吧?若不是萧大哥传来秦姑娘有孕的消息。大家还真被他蒙在鼓里,以为他是忍辱负重,还指着接回小葡萄,一家人将来要团圆的。”

之前,她猜想过,秦姑娘会不会是假怀孕的。后来,在船上她一路从萧庆卿的言谈间得知:高氏如今对京城以及皇宫,掌控得甚是严格。

想来秦芷茹也没法子,在众位御医的监督下,做这种冒险之事。

后来,她从萧大哥口中得知,秦芷茹不仅怀有身子,还被高家重新接进皇宫。这从侧面更加证实,她之前的猜测是正确的。

若不是真怀上了,高氏何必大费周章,将秦芷茹紧紧攥在手心里。

高氏真是好算计,一个孩子牵住几家人。怕是连她在西北失踪的姨父,也谋算进去了吧!若是姨父当初是在南边领兵,恐怕他们还不敢那般做。

不得不说,郑氏当年不肯跟她南下,加上竹述先生没能及时离开,才导致今日这种为难的局面。

“姑奶奶,姑奶奶,你怎么啦?有哪里不妥吗?”见她神游太虚,旁边的番莲忙要推醒她。

舒眉猛然一惊,抬起头来,怔怔地望着她:“怎么啦?刚才你说了什么?”

————以下部分为防盗所设,请半小时再来刷新————

舒眉睃了他一眼,径自就往内堂走去,并不理睬他。

在一旁的雨润急了,跟在后头叫道:“小姐,明明大夫人和太夫人主张纳的,怎地又怪在您的头上?”说完,她用忿然不平眼角余光扫过齐峻。

“到底是怎么回事?”齐峻急了,蹙起眉头追在后头,厉声质问妻子。

舒眉朝自己丫鬟使了个眼色,雨润将霁月堂发生的一幕,按事情原样复述了一遍,末了叹息一声:“咱们夫人,如今在府中没地位,连丫鬟都能踩在头上……”

齐峻勃然大怒,忙喊人要将青卉抓来。

雨润连忙起身出门,临行前犹豫望了主子一眼。舒眉闭上眼睛,并没有理睬她。雨润只得出门,来到下人住的地方。

竹韵苑的后罩房有左右各四间,安置的都是院里体面得脸的婆子丫鬟。

将近正午时分,当班的婆子丫鬟们,忙着给主子准备膳食去了。就得闲的小丫鬟海棠和涂嬷嬷,聚在青卉屋里陪她说说笑笑。

“姑娘,有你干姨在,就安心伺候爷,他的性子别人不知道,老婆子还不晓得?最是心软惜花的公子哥。”

“多谢嬷嬷吉言,若真能成事,将来卉儿定要好好孝敬您老人家。”青卉一脸笑意,把涂嬷嬷请到床榻边缘安坐。

海棠忙不迭地讨好道:“青卉姐长得貌美如花,肯定能得爷的宠。”

“啪”的一声,涂嬷嬷拍了下膝盖,像是寻到知音人,跟着海棠后头恭维道:“可不是!海棠这话没说错,姑娘还只有这么高时,老婆子就知她将来会有大出息。”说着,涂嬷嬷用手比划了高度,“将来生了小哥儿,也别忘了咱们……”

青卉忙推搡着涂嬷嬷,打断她的话:“八字还没一撇,干姨只会取笑人家。”嘴上虽这样说着,眼角眉梢都漾着得意的笑容。

“太夫人和大夫人都首肯了,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斜睨了青卉一眼,涂嬷嬷朝海棠笑道,“挣个姨娘份位,那不是手到擒来的事……”

雨润停在屋外听到,心里快呕死了,犹豫了好半晌,才磨蹭过去,敲了敲房门,朝着那几位说笑的人,重重咳了一声。

听到声音青卉一抬头,发现是夫人身边的心腹丫鬟,忙敛了笑容,一本正经地过来给来人见礼:“原来是雨润姐,可是稀客了,进来坐坐……”

雨润黑着一张面孔,一脸不情愿地朝她说道:“爷回来了,夫人叫你去呢!”话刚一交待完毕,她哼了声,飞也似地朝前面正屋方向跑去。余下几人先是没反应过来,见人跑得没影了,都得意地朗声笑了起来。

“我说什么来着?机会说到就到!”涂嬷嬷走上前来,一脸喜色地恭维道,“姑娘赶紧去拾掇拾掇,定是太夫人把爷召回来的。”

青卉忙进屋里去换衣服,其他两人也跟在后面进去了。

ps:感谢洁曦朋友的两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