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328章 为母则强

第三百二十八章 为母则强

回过神来的番莲,陡然间觉得,此时眼前的舒眉,跟往常似乎不大一样了。

只见她靠近舒眉,随后施了一礼,说道:“姑奶奶,奴婢是担心,如今你有了小少爷,暗卫里的血腥、头疼之事层出不穷,您的精力万一跟不上,影响暗卫内部运用事小,要是您身体上吃不消,小少爷可怎么办?”

听到这话,舒眉只觉一股暖意缓缓流进心间。

她思忖片刻,随后安慰番莲道:“不要紧的!以前在齐府的时候,更大的阵仗都见过。彼时咱们在明,此刻人家在明,我们在暗,形势有利多了。”

番莲闻言,点了点头,附和道:“姑奶奶言之有理。咱们暗中组建保护小少爷和叶公子他们势力,即便是被人发现了,也不过是防微杜渐。毕竟,叶公子被人绑架在先。”

见她明白过来了,舒眉甚感欣慰。

要知道,此番动作颇为敏感,万一弄得不好,会被有心人故意曲解。

说她为了替忻儿出头,怂恿她父亲背叛南楚如今的小皇帝。

可若不组建一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力量,舒眉心中终究难以安定下来。

之前忻儿被人绑走的前车之鉴,还有他被季贯良一眼认出来的事,即时给舒眉心头敲响了警钟。

要知道,叶照的真正身份,终究是悬在他们这群人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一个弄不好,就得赔进自己,甚至比二十年前文家那次变故还可怕。毕竟,那时他们面临的,只有高家一个敌人。而如今,他们的对手环伺,不仅有北梁的高家。还有南楚的项昶以及背后的利益集团,其他盘踞山东,如今声势日隆的人邵家。

身处乱世,想要安全不被人所制,除了增加自个的实力,实在找不到其他途径,让他们从容恣意地过自己想过的生活。

怀着小葡萄逃亡,以及后来母子分离的经历,让舒眉痛定思痛,决心不再重复这样的命运。

想到这里。舒眉一脸泰然地对番莲道:“你说的极是!不管是小葡萄还是执弟,或者照儿,都需要有人替他们谋划。如今咱们龟缩在这里。远离那帮人的视线,确实做此准备的最好时机……”

听了这话,番莲深以为然,忙拱手承应道:“姑奶奶请放心,奴婢这就着手去准备。到时。少不得还有姑奶奶提供一些援手。”

得到她的承诺,舒眉心里总算松了口气。

要知道,这时若是番莲肯出面牵线张罗,事情成了一半。毕竟,齐氏一族当初的暗卫组织,发展得可谓是相当完备。不然。后来忻儿也不会在他们的保护下,一路逃到了杭州府。

若不是中间遇到变故,忻儿可能早就被林将军他们找到。抢在项昶的前面登上了南楚的帝位。如果是那样,哪里还有严薛几家的事?

念及此处,舒眉拍了拍番莲的肩头,道:“你放心吧!只要是对暗卫组建有利的,你尽管提出来。咱们一起想办法。资金方面你不用担心。临出发前,我让雨润在“悦已阁”的生意里。抽取了一部分现银。原打算到浙南也开几间铺子的。如今看来,还不如揽来酒楼、银楼之类的生意。要知道,前面的那项,用于收集情报信息。后面的嘛,可以加速现银的流转。”

番莲闻言,对舒眉的话颇感讶异。

原先,她曾经听说过,这位出身名门望族,被曦裕先生一手带来的女子,在进京之前,曾跟她父亲游历过不少地方。相比京中养在深闺的高门贵女们,对方显得见多识广。只是,她怎么也没料到,对于暗卫组织的运作,她也知道一些。还安排得井井有条。

番莲沉默半晌,随即问道:“姑奶奶,等咱们这边初具规模后,要不要跟四爷送个信儿。他手头上应该还有几个人,是上回他带到西北去的。”

舒眉闻言略微迟疑,不太明白番莲话中之意。

她明明知道自己不想跟齐峻再有什么牵扯,此时却说出这番话,着实让人琢磨不透。

舒眉顿时沉默下来。

过了良久,她似是想起了什么,忙抬起眼眸望向对面的女子,道:“不用了!咱们组建暗卫,不过是保护自个。若跟他联系了,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咱们打算依附于他们呢!而如今他的身份……”舒眉没将秦芷茹有孕的事说出来,她怕引起身边亲人的反弹。

毕竟,竟然之前人人都以前,有小葡萄在,她跟齐峻终究要复合。

可一旦秦芷茹生下麟儿,他们几人之间的关系,就难以理清了。

番秋闻言,点了点头,对她的话表示赞同:“也是!四爷如今身边,指不定跟着不少人呢!引来齐府的暗卫是好,若是招来高家的势力,那可就糟糕了。

见她立马意会了,舒眉心里暗暗松了口气。心道:跟聪明人交流,就是省时省力。看来,当初把番莲带在身边,是明智之举。不说如今自己跟北梁宁国府的关系如何,仅凭番莲是齐屹离世前,派到她跟前保护她和小葡萄的人,就足以让番莲,选择站位的事情上,多了几份游离。

要知道,有小葡萄在,番莲就算完全站在自己这边,跟齐峻唱反调,都完全可以说得过去。

毕竟,她是前任国公爷齐屹的人,而齐峻现在的作为,已经偏离他大哥的立场久也!

念及此处,舒眉笑了笑,对番莲道:“你放手去做吧!齐府那边,还有爹爹跟前,暂且瞒一瞒,先别告诉他们。省得到时招惹来什么祸端。”

番莲闻言点了点头,随声附和道:“姑奶奶所虑极是,奴婢也是这样觉得的。说起四爷,奴婢担心他年后会不会赶到金陵来,毕竟,他又有大半年没瞧见过小少爷了。”

不会!

舒眉腹诽道:如今他已经有了另一个孩子,小葡萄便是再讨他喜欢,只怕在他心中的地位,也会随之有所动摇。

想到这里,舒眉心里不由涌一股怒意,对番莲吩咐道:“对了,等下你到前院去见见季大人,提醒提醒他,就说如今宁国府里有众多眼线,让千万别把照儿的消息,透露到那边了,即便是对着你们四爷,也不可轻易说出。”

番莲点了点头,当即应承下来。

待得她从舒眉处出来,番莲开始对这几日舒眉身上的变化,仔细琢磨起来。

那日,四夫人从外头回来后,她便觉察出来了。

后来,她特意向跟车的端砚打听,除了得知半道上她们险些被人坑了一事,就没有其他异状出来。

那么,引发四夫人性情变得果断、锐利的缘由,到底是什么呢?

难道萧大当家跟她说了些什么?

番莲不由回忆起,后来萧庆卿带表弟上门拜访,以及在施府留宿的事。

难不成,是那位陆公子……

想到这里,番莲心头一紧。

凭着女人的直觉,她早觉察出萧大当家的这表弟,望着四夫人的眸光,就跟别人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