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330章 替人作嫁

第三百三十章 替人作嫁

从典礼上返回后,小葡萄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在马车上就跟文执初他们说起,跟陆家爷爷商量的事情。

“陆家爷爷不仅邀请小葡萄去,还说,若是你们念书读累了,也可以一同去玩玩。陆家爷爷人可好了,还准许我到那里自己划船……”许是在内院关久了,小家伙一提起有机会出去游玩,他那双本就亮晶晶的眼眸,更是冒出熠熠的光芒。

文执初听闻,跟叶照相视一笑,两人脸上均露出玩味的笑意。

见小家伙难得这般高兴,叶照童心一起,便开始逗起小葡萄来。

“你去陆家庄子上去住,舒姨怎么办?你就忍心将她一人留在府里?”

小葡萄一愣,随即自圆其说道:“娘亲也可以一道去住啊?陆爷爷说,他府上有好些婶婶、姑姑,她们都盼着结识娘亲呢!”

叶照闻言一惊,随即若有所思地望向文执初。

文执初回望他,脸上一片茫然。

叶照沉重地叹息了一声,心里暗道:“他俩到底都还不大,没人能懂这背后的意思。”

不说文陆两家以往没有交情,即便两家是世交,二姨如今独身的身份,冒冒失失住到人家府上,也有些说不过去。陆老先生故意在这小家伙跟前提及此事,莫不是另有深意?!

叶照随即陷入沉思。

陷入沉思的,不仅仅有叶照。待小葡萄将这话,当着舒眉以及贺氏母女提起来时,在众人心湖上,也激起阵阵涟漪。

望了一眼眉头紧蹙,一副苦恼表情的外甥女,贺氏强行压下心底涌上来的酸意。撇了撇嘴角,将头扭到旁边,一眼便瞧见面露困顿之色的长女。

随即,贺氏想起上回,托付舒眉替她女儿牵线的事。当下,一个念头闪过她的脑际。

讪然地笑了笑,贺氏一拍膝盖,望着舒眉怂恿道:“这敢情好!难得陆家有心,想两家走得更近一些。姑奶奶何不趁此机会,到他们府上做做客。你有所不知。这陆家在温岭一带,是闻名十里八乡的富户。自他家太爷白手起挣下这份家业后,他们族中的子弟就开始走文举之路。以前舅母听刘同知的太太提起过。说他们郊外的庄子,修得富丽堂皇。就连京中巡抚来了,都被知府大人征作接待贵宾的行馆。”

舒眉听闻,淡淡一笑,扫了眼儿子胖嘟嘟的脸颊。答道:“他府上若是请春客,舒儿跟在舅母身后一道同去,倒也没什么。今日之事,定是陆老先生看到这愣小子闹腾,才拿话来逗他的。”

听了这话,小葡萄也是一愣。连忙反驳道:“不是的,陆爷爷真的邀请小葡萄去住了。他还说,陆叔叔有两个侄子。跟小葡萄一般大小,要我过去教他们东西呢!”

见儿子一本正经的小模样,舒眉不禁哑然,一把将小家伙抱了过来,打趣道:“还让你教他们东西?你都懂些什么……人还没长到案桌高。就上赶着冒充人师来了?”

羞赧地摸了摸后脑勺,小葡萄嗫嚅道:“儿子会背九九乘法表。陆爷爷见我算起数来,都不用掰着手指算,说比他孙儿孙女强多了。”

闻言,舒眉不禁哑然失笑,摸了摸他的小脑袋,问道:“这只不过是你的记性好过他们罢了!如果让你教会他们,你打算怎么教?”

母亲这话一出,小葡萄不禁犯起难来,他思忖半晌,最后喃喃道:“儿子,儿子……会逼着他们背下来,背不出来打手板心。”

小葡萄体罚的主意一出,顿时将屋里众人都逗乐了。

只见施珞华站起身来,从表姐手中一把抢过小家伙,捏着他的小胖脸打趣道:“这还没当上师尊,就想着如何罚学生了。这些都是打哪儿学来的?姨可没见过,表姐打过你手板心。”

小葡萄甚是机敏,随即反驳道:“那是小葡萄次次都能顺利背出来,没什么好让娘亲罚的……”说完,他还一脸得瑟地望向舒眉,似是要拉她出来作证。

闻言,舒眉点了点头,跟众人证实道:“确实,他的记性甚好。这些方面倒不需我来操心。以后启蒙进学了,不知会怎样?”

旁边的贺氏见状,笑道恭维道:“他有文太傅这样的祖父,将来能差到哪里去?”说罢,她话头一转,将众人的视线又转到陆父身上,“那位老先生如此盛情相邀,姑奶奶莫要推辞才好!温岭这地界上,陆家的声望挺不错的。”

说完,她仿佛想起了什么,当着舒眉的面,把眸光投向长女施珞华,道:“有机会,你是该去瞧瞧。说起这个,舅母倒记起一件旧事。两年前,我有次带你表妹到寺里进香,还碰到过陆家太太。那时听人提起过,说陆老先生在朝中得罪了什么人,刚辞了官回到家乡。陆太太许是放心不下,特意到寺里求签,当时珞儿才十岁出头,陆家太太对她赞赏有加呢!”

话音刚落,施珞华望向她母亲目光,呈现些许凝滞,随后面上涌出几分羞怯的红晕。

愣愣地望着她们母女俩,舒眉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待施珞华嗔怪地望了贺氏一眼后,她心里顿时豁然开朗。

莫不是……咳咳……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啊?!

舒眉不禁哑然失笑。

瞧着珞表妹的表情,莫不是……她悄悄见过陆公子了吧?

上次舅母跟她倒是提及过此事,只不过,她最近事多,还没来得及到萧大哥跟前打探。

这对母女行动真是迅捷。

看来,舅父大人之前的谨慎,让舅母有些慌了神。如今行事做人,险些失去了章法。

想通这些,舒眉了解一笑,对贺氏母女道:“那敢情好!甥女正在犯愁该如何办才好。舅母既然跟她们认识,下回他们再下帖相请,舒儿便不再推辞了,珞妹妹正好陪着我去……”

见她终于开口接话了,贺氏心里不禁大喜。

自从她将自己的苦恼,跟这玲珑水晶心肝的外甥女倾诉后,眼前这人倒没让她失望,时不时去劝她舅舅。相公如今不仅带她出去应酬,便是姓叶的那小崽子,也能时不时出门玩耍,跟以往的情形迥异。

觉察贺氏神色上稍许变化,舒眉心里不由哂笑。

跟古今中外操心儿女亲事的母亲一样,舅母这颗恨嫁的慈母心,当真不能小觑。

唉,不说如今自己一家子寄人篱下,这种事理应帮忙的。便是她此时在金陵城,听说此事也要帮一帮的。举手之劳的事,她从来都不会拒绝。

想到这里,舒眉望了珞表妹一眼,对贺氏继续道:“要不,请春客的时候,府里将陆家的女眷也请来吧!既然他们家是本地望族,想来,舅父跟他们没少打过交道。平日里要多走动才好!尤其是珞表妹明年及笄,贺家缺少长辈,施家亲眷只怕也赶不过来,到时,少不得还要在本地请几位诰命和太太撑撑场子……”

这话刚出口,舒眉的手便被人一把抓在了掌心。

舒眉抬头望去,只见贺氏一脸感激地望着她,眸子里尽是欲语还休的神色。

舒眉微愣,随即便反应过来,对舅母问道:“舅母不会是一直在替珞表妹及笄礼犯愁吧?”

贺氏点了点头,一脸无措地说道:“姑奶奶既然已经知晓了,舅母也不瞒你了。当年,你舅父回到徽州的祖宅……”

接着,她便将自己成亲后不久,随着夫君到祖籍拜祠堂,入宗祠的经历,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对方。

“当时,舅母还没有你现在这般大,对于江南书香门第的规矩不是太懂,更别说施家那复杂的关系……”贺氏的声音,仿佛从久远的年代传来,幽幽的语气中,带着些许怅然。

“若不是先帝爷让你舅父起复了。施家老宅的大门,未必会将咱们敞开。即便是这样,那一趟回去,你舅父也遭遇过几房的白眼……”听到刚才舒眉关心起她女儿的及笄礼,贺氏心里仿佛被什么击中了一般,对着眼前这位侠义心肠的小辈,彻底敞开了自己的心扉。

舒眉听后,眉头不禁微皱。

自从她成人懂事以来,一直觉得自己母族那边的亲戚怪怪的。他们不仅跟文家很少来往,就是以前在燕京时,大姨齐施氏也极少提到他们。有好几次,她实在感到困惑,还特意问过从施嬷嬷,对方也是一副躲闪的姿态。

后来,直到从小跟在爹爹身边贴身侍候的蒋妈妈来后,她才稍微打听了一些施家和文家的过往。

据说,如今在温岭的这位大舅舅,跟她母亲并非一母所出。留在徽州的另外两房,才是她母样的同胞兄弟。

二十多年前,不知何故,这位大舅被舒眉她外祖父逐出家门。母亲自从嫁进文家后,跟自家的哥哥们也疏远了。只跟远在燕京的大姨有书信上的来往,直到她后来在岭南染病,年纪轻轻便香消玉殒。

此时听到贺氏重提旧事,藏在舒眉脑海深处的记忆,重新又浮现到了她的眼前。

“他们还没原谅大舅吗?到底因着什么事,让外祖父生那么大的气?”明知不合规矩,舒眉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贺氏撇了撇嘴,抛出一道惊雷:“说是退了哪家小姐的亲!”

PS:

感谢不懂变通朋友打赏两次的礼物,因地制宜朋友投的宝贵粉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