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331章 影影绰绰

第三百三十一章 影影绰绰

闻言舒眉眼皮一跳,顿时有种张口结舌的感觉。

不过,她自小秉承庭训,对长辈年轻时候的风流韵事,作为晚辈的她自然不会打探。于是,舒眉沉默片刻后,拿起另一桩事,将此话题轻轻带过。

只见她扭头朝屋内扫了一圈,问道:“珞儿妹妹呢?刚才还见她在这屋里,转眼间又不知哪儿去了。”

贺氏眸光微闪,当即便明白了她的避忌,只得讪然地将刚才桃色话题压了下去,顺着舒眉的话答道: “那小妮子,刚才咱们提到及笄礼时,她就闪将出去了。想来,是师傅给她布置的功课,还没有完成吧!”

舒眉笑了笑,劝道:“舅母也莫要逼得太紧,只要不嫁去老牌世家,这方面也没太多人家计较。毕竟这几十年来,礼乐崩坏,早没了那些古板之人,非要瞧瞧新媳妇的手艺。”

闻言,贺氏微微一笑,随即说道:“还是有备无患得好!省得到时被人瞧低了。”

舅母既然这般说,舒眉也不好再说什么,陪着她说了几句闲话,就带着小葡萄告辞离开了。

一回到自己院里,舒眉便对小家伙展开了逼问。

不知母亲为何这般紧张,小葡萄把陆爷爷跟他说的,跟母亲原原本本又说了一遍。

打探完毕,舒眉心底松了口气,心想,既然陆伯父是对小家伙说的,她自可当作老人家是逗小辈的玩笑话,不加以理会。

只是舅母那儿,托她替珞表妹做媒的事,只怕有些犯难。

上个月,萧大哥已经返回金陵了,这次季县令为感谢陆公子举行的石桥奠基礼。连他都没能参加。

想到这里,舒眉的思绪不由飘到,萧庆卿上次跟她说的那些事上面来。

她正在发愣期间,突然有个声音在旁边提醒:“姑奶奶,今日这事,里里外外透着些许蹊跷……”

舒眉一抬头,见到原来是番莲,她连忙问道:“把小家伙交到乳娘手里了?”番莲点了点头,随后便走到了她的跟前,继续刚才的话题。“在回来的路上,奴婢特意留意过,舅老爷宴后跟陆家老爷单独聊了好一阵子。”

说罢。一脸担忧地望向舒眉,想从她脸上寻出一丝端倪。

“那有如何?”舒眉轻笑一声,放下手边做了一半的棉手套,怔怔地望向她,“你在担心什么?”

见她还是一副云淡风清的模样。番莲不由急了,忙提醒道:“姑奶奶,自打萧陆两位爷在府里留宿一晚后,您难道没发觉,陆公子开始特意讨好舅老爷吗?”

舒眉听闻,不由哑然失笑。点了点头,然后说道:“舅母要是听到这话,定会高兴得晚上睡不着了。”

番莲微微一怔。随即会过意来,望着她一脸严肃地说道:“姑奶奶,您莫要以为,奴婢是在开玩笑。从登上船舱后,哦。不!应该是还没起航,在客栈那时起。这位陆公子就待姑奶奶额外不同,难道您一直就没有发觉吗?”

见她一本正经地谈起此事,舒眉面上的表情,跟着也郑重起来。只见她沉吟半晌后,反问道:“那又如何?这些跟舅父大人有何关系?”

番莲闻言不由一滞,本来她挺有把握说服眼前这人的。但舒眉的态度,让她有了些犹豫。一时之间,有些拿捏不准,不知这位在装糊涂还是真的没考虑过。

要说舒眉真没觉察到,她是怎么也不相信的。

从客栈到船上,再到温岭这地界,陆公子表现得再明显不过了。因瞧着舅太太似乎都也有些意动,所以她一直没有行动。可今日之事……

主母当下的态度,倒让她一时不知如何开口了。

沉吟片刻,番莲总算找到了突破点,只见她对舒眉道:“姑奶奶,虽然舅老爷以前没见过您,可他到底是您母家的长辈。若是陆家看中了文施两家的背景,有了诚心求娶之意,您看……”

又是这种事!

舒眉有些不胜其扰,随即她想到上次跟舅父,就自己将来的归宿问题,坦诚布公的那番详谈,心里便有了几分主意。

听舅父那时话中之意,似乎不希望她跟齐家一刀两断。

不说她如今是失婚妇人,便是未嫁女,亲父在堂,也轮不到母家的长辈对她的终身大事做主吧?!

番莲此次算是杞人忧天了。

今日得拿话堵住她的嘴才行。否则,这妮子整日东猜西想,把精力都浪费在上头了,耽误了组建暗卫的正事,那可就不大好了。

想到此处,舒眉略加沉吟,随即便说道:“你不会忘了,我刚答应过舅母什么要求了吧?!明明是她相中了陆公子,想来,舅父也是这个意思。不然,他俩留宿一晚后,舅父大人怎会对陆公子倏地热络起来的?定是把他当作女婿人选给瞧中了。”

听了这话,番莲脸上露出些许迟疑,过了半晌才说道:“不会吧!舅老爷书香世家出身,哪里会瞧得上他家?陆公子的生母,还是商户之女。”

都到这时候了,还有门第之见,舒眉不知是该说她保守,还是笑她思想僵化。

随即,舒眉随便找了个说辞来搪塞:“合不合适,只要亲历的人才知道,你我都是局外之人,这又是操哪门子闲心?”

番莲闻言,嘴巴张了张,还想说些什么。她一瞧见舒眉面上的神色,随即便把刚要出口的话,又咽了回去。

舒眉哪里又不知她的担心,忙把话题一转,问起暗卫筹备的事来。

“你若一人忙不过来,不妨请辛护卫帮忙。虽说临出发前,林世叔和爹爹再三交待,要他们护得咱们的周全。可是,我们到底不能总拖着人家不放吧!你去跟他们讲,说文府终究还是要培养自己护卫的,省得下次还劳烦他们……请他们帮着找找合适的人选。平日里帮忙训练新手……反正,他们现在闲得有些发慌了。”

听见她都考虑得如此周全了,番莲点了点头,上前福身一礼,应喏道:“姑奶奶请放心,奴婢省得的……这暗卫的事,大概来年开春后,都能尽数训练出来。虽然打斗上不能跟林家护卫相比,可咱们有一整套训练计划,将来肯定会赶上他们的……”

“但愿如此!”舒眉闻言。不再说什么,只是拍了拍番莲的肩头,道:“辛苦你了!此事完结后。咱们得赶紧行动起来,要更为迅捷才行。到时,万一出现什么突发状况,才不会处处受制于人。”

番莲点了点头,沉声答道:“奴婢知道了!姑奶奶就放心吧!不过。此事您真不打算告诉舅老爷吗?”

告诉舅父大人?

舒眉略加迟疑。

她如果就这样说出来,他会不会以为,自己是信不过他?

毕竟,叶照被人绑票的事发生在前。

这时她又暗中培植另一拔人马,有信不过施家护卫之嫌。

想到这里,舒眉摆了摆手。说道:“先不忙,等咱们的队伍初具规模,做出了一些成绩。到时再告诉他吧!”

番莲点了点头,站在那儿便不再言语。

瞧她垂头沉思的样子,舒眉心里一动,随即想起件事来,便吩咐番莲道:“说起来。咱们拉起这帮人手,除了护卫之外的主要作用外。更重要的是打探消息。不然,那几个人,你想法子给他们布置向项任务先练练手吧!要是他们打一开始就闲着,今后养成习惯便不好了。”

闻言,番莲点头应承道:“姑奶奶请放心,番莲知晓了。现下,奴婢已让他们去查探上次绑叶公子的人,都是些什么来路了。”

舒眉一怔,随即醒悟过来。

自己将此事早托付给了萧大哥,想来不日将会有音讯。如今他们在番莲训练下,先去查查,将军两厢一对比,倒是可以更快水落石出。

舒眉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而番莲似还有什么话,站在那儿一直不离开。待舒眉再没言语了,然后才试探着问道:“姑奶奶,您有没觉得,舅老爷对京中四爷的事,似乎十分着紧?”

舒眉闻言一怔,抬头望向她,同时眉头蹙着成两个结:“你也这样觉得?以前,我以为他是关注南北两边的局势。上一次,上一次……”说到这里,她顿了顿,最后一咬银牙,将秦芷茹有孕的事,一并给说了出来。

番莲听到后,脚下一个踉跄,险些站不稳。

“四爷,四爷……他怎会这样?”番莲心里一直有个坚持,觉得齐峻娶秦家姑娘,是迫于情势所需的权宜之计,而他实质不会如高氏所愿的。

没想到,今天得到消息,让她有些猝不及防。

这让一直以来,尽力在舒眉跟前为齐峻挽回的她,一时不知如何适从。

她嘴唇翕合了几下,一脸歉然地望着主母,随后讪讪地垂下头,就开始一言不发。

望见番莲这副表情,舒眉哪还不知她心中所想。不只过,她早已安之若素,齐峻的事再在她心里再也难以激起涟漪。

此刻见到番莲表现出的愧疚神色,她心里顿时一动,忙趁热打铁地说道:“以后,你莫要再提及这个人了。省得外人听了,还以为是我不放过他……”

嘴角带苦意地抬起头,番莲望了舒眉一眼,说道:“姑奶奶,您请放心,奴婢是受国公爷之命,前来保护您和小少爷的。并不是四爷的人……”

见她如此识时务,舒眉点了点头,说将此事揭了过去。

她们这边刚说好,要将燕京那人那天抛在脑后,从此以后再绝口不提。只是谁没想到,不久的将来,舒眉不仅要被迫赶回燕京,还又一次遇到了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