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332章 幕后黑手

第三百三十二章幕后黑手

日子紧接着来到年底。

施家祖籍不在本地,且作为主母的贺氏,这些年来,虽有所经营,因她娘家无人,在温岭这地界,也没太多亲族。

因此,舒眉一家的到来,让施府呈现前所未有的热闹景象。

府里有了孩子的欢笑声,贺氏顿时有了岁月如梭的感觉。

对她给女儿选定的婆家,这些日子以来,贺氏后来又托人稍稍详尽打听了一番。最后她终于懂清,陆家公子之所以未有说亲的缘故。

原来,陆士纶及冠那年,家中就打算给他说亲的。但是陆士纶颇为意气,发誓非要考中进士,才愿成家。陆氏老两口没有法子,只得将找媳妇的事推辞。加之,经过两代人的沉淀和积累,陆家老太爷的意思,也希望这位读书颇为上进的嫡孙,将来能跟的书香门第家结亲。以便陆氏一门慢慢转型为底蕴深厚诗书世家。

三年前的燕京之乱,让陆士纶的科考之路嘎然而止。直到南楚建立项氏政权,开了恩科,这才让陆家子弟有机会问鼎杏榜,进而论酒琼林宴。

有了这些信息,贺氏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顿时对结这门亲事,心里有了几分把握和期盼。

要知道,大女儿的亲事,一直以来是她一块心病。

本来,听闻夫君的妹婿文大人官拜太傅的消息传来,她把目光都转向金陵城了,就盼着哪一天,自己带着两女儿,跟着夫君迁到都城我是木匠皇帝。

后来,夫君特意跟她提起过事,说是三五年之类,莫要作此指望。

果不其然。跟着她夫婿的外甥女,也就是文太傅的亲闺女,带着弟弟和儿子,就躲到了他们温州府这边来。

这让贺氏当即便明白文家以及施家的处理。

毕竟,如今住在南楚龙椅上的那位,既不是文家的外孙,也跟施家的老太爷没任何关系。这些让贺氏当二三品诰命的夙望,顿时粉碎成泡沫。

嫁到施家十多年,她多多少少弄清了一些事情。知道近些年来,施家和文家失势已久。便是文妹婿借南楚朝堂初立的势头,重新起复。想要真正形成一股势力,成为朝堂的屹立不倒的抵柱。也不是这三五年的事。

贺氏别的慧根没,但是识时务这点上,倒是甩那些矜贵世家女子老远。

基于自家实力,以前两女儿现状的分析,贺氏决定。大女儿得找个家底殷实的人家。陆士纶家中富裕,又是今日新鲜出炉的新科进士,本人性情长相都颇为不错,这才入了贺氏的法眼,能了她乘龙快婿候选名单中热门人选。

“姑奶奶,贺老太太从山下接回来。正院的鹦鹉过来传话,说太太请您跟小少爷过去一叙!”刚把小葡萄收拾妥当,舒眉便听到守在外间的端砚禀报道。

闻言舒眉手上一滞。随后便说道:“你去跟她讲,咱们梳洗一番后,再过去给老人家请安。”

端砚应声而去。

旁边番莲则目光微闪,似是有话要说的样子。

舒眉一抬头,望着她说道:“有什么话。你就尽管说吧!咱们如今在同一艘船上,还有什么是你不能讲的?”

闻言。番莲尴尬地笑了笑,凑近舒眉耳边,轻声说道:“姑奶奶,您许是不晓得,咱们暗卫兄弟,这些天训练他们,在调查叶公子上次失踪的事时,发现了一些重要线索。似乎……似乎……”说到这里,她担忧地回望了一眼内室门帘,正在犹豫,要不要将此事告诉于她。

见番莲这副形态,舒眉心生疑窦之意。

要知道,自从她跟番莲坦诚布公后,对方在提及外人的情况下,一般不会这般吞吞吐吐的。

想到了这里,舒眉颇感诧异:“你不会想告诉我,查出来的线索,跟山上静修的贺老太太有关吧?!”

番莲闻言脸上一僵,过了片刻才点了点头,跟她解释道:“贺老太太所住的地方,确实曾遭过劫。后来,还是她老人家一个刚认的义子,帮她把东西找回来了……呃,那人,后来,后来听说就离开了太平县,听人说,发了一大笔财……”

舒眉听闻后,眉头微拧,随即便抓住其中的漏洞:“那也不能说明什么,叶照被绑时,舅父大人可还没来得及交赎金……”

番莲知她不信,忙补充道:“可是,奴婢后来问过叶公子了,他不仅丢了哪块古玉,还被搜走了几件贵重物件。奴婢派人去这里当铺查探过了,说跟姓梁的走得十分近的两位闲帮,曾拿了那东西跟铺子里大朝奉估过价……”

听到这里,舒眉不禁悖然大怒:“这也太明目张胆了,竟然公开地销赃?他们难道就不怕,官府的衙役找上门来吗?”

见舒眉终于不再淡定了,番莲趁机说道:“姑奶奶,您许是忘了,季县令履新之前,太平县这地界上,可是乱着呢!这里的各派势力交错空间传送。连知府和知县都跟本地势力勾搭。舅老爷虽夹在中间,而他一门心思花在叶少爷身上。直到他出了事,才开始到外头走动起来的。

舒眉一边听着,一边不住地点头。

那次她出去跟萧庆卿碰头,到就遭遇过一位碰瓷党。若不是她配合季大人用巧计逼迫,那位舍了脸皮当街耍赖的中年人,估计会狠狠地敲她一笔。

想起往事,舒眉心头一紧,抬头望向番莲,一脸困惑地问道:“照这样说来,跟贺老太太那位义子有关了?可若他想敲诈,何不直接找两位表妹下手,何必盯着叶照这一寄居的孩子。他们难道不清楚,他父母双亡?”

见她问到核心问题上来了,番莲咽了嗯口水,压低声音继续道:“许是叶公子的身份问题!自从他到了施家,舅太太跟她母亲,就一直不待见他……”

听了这话,舒眉顿时恍然大悟。

别的什么,兴许她不会相信。但是这种状况,舒眉是亲历过的,不由得她不去相信。

从她带着叶照重返施府的那一天起,她便不只一次地发现,舅母好像对这小家伙颇为忌惮。

几个月过去了,她一直没弄懂其中的缘故。

此时,被番莲重新提出来,舒眉只觉一团疑云顿时涌上她的心头。

“你打探到,为何舅母不待见他吗?照说,他为人乖巧谨慎,不是那般容易忍人嫌的类型……”涉及到最亲的两拔人,舒眉顿时紧张起来,忙跟番莲打探起其中的奥妙。

番莲闻言摇了摇头,随后跟着猜测道:“会不会舅老爷让人误会了!您看,施家如今没有男嗣,舅老爷连妾室都没有,舅太太会不会以为,舅老爷将叶照养在身边,是为了过继的?”

“荒唐!这怎么可能?!施氏一族又不只一支,即便是要过继,那也得到徽州本族中挑一个,哪里会随便找一个外姓人过继?便是舅父有这打算,施家祠堂那帮老古董也不会让他这样干的。”因自己父亲还没再娶时,有人也曾给他提议过此类做法。那时,文旭辉便是这样义正严辞地回驳过去的。是以,舒眉对此类宗法的规矩,记得颇为清楚。

见她说得如此肯定,番莲有些不确定了。只见她讪讪一笑,解释道:“奴婢不过是猜猜而已。这些方面,不是奴婢擅长的。想着舅太太态度如此奇怪,只好做这方向猜想……”

舒眉闻言,歉然地朝她微微一笑,解释道:“这也怪不得你!对了,想要知道内幕,可能要从卫嬷嬷身上着手。听蒋妈妈讲,她是舅父的生母带来陪房中的丫鬟,从小侍候在舅父身边。比舅母还知道一些施家的旧事。兴许你的疑惑,从她口中能找到一些答案。”

经舒眉一指点,番莲眼睛倏亮,只见她朝舒眉福了一礼,说道:“还是姑奶奶厉害,一下子就把困住咱们已久的难题解决了!”

舒眉摇了摇头,说道:“这不算什么!你们在这么短的时间,就找到了此许线索,想来是辛苦了。到机会,还能将这些东西,传给萧大哥才好!他如今在帮照儿寻玉呢!”

番莲闻言,神情跟着一凛,忙朝舒眉保证道:“姑奶奶请放心,奴婢这就到陆家,跟陆公子讨要跟萧大爷联络的方式,不会误姑奶奶的大事的……”说到这里,她似想起了什么,对舒眉提醒道,“姑奶奶,若此事真跟贺家老太太有关。在内宅中您可得小心一点……她那位义子恐怕不会那么简单,背后肯定有一伙人……”

舒眉哪能不清楚这些,只见她点了点头,对番莲宽心地一笑,说道:“我晓得的,你就放胆去安排吧!舅母暂时还能在我这儿讨到好处,她们母女应该不敢把主意打到咱们身上来……”

听到她这话,番莲放下心来,对舒眉施了一礼,便送她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