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334章 烟花易逝

第三百三十四章 烟花易逝

自从由舒眉出面,在贺老太太那儿,给叶照打了掩护,让贺氏母女对他的态度稍稍有所改善。施府众人之间的关系,慢慢开始朝着融洽方向发展。

甚至到了最后,连施靖这个大家主也觉察出来了。

全家人守岁的晚上,施靖望着今年新加入的三个小毛头,心里不由感叹万千。

他这表情,被贺氏瞧在了眼里。望了母亲一眼后,贺氏随后举着酒杯,给她夫婿贺道:“……老爷如今,算是事事顺意,不仅得意门生找到了,亲外甥也团圆了,加上新调来的下属能干本份,可谓是三喜临门。妾身在这儿,祝老爷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施靖听言一愣,随即嘴角微微翘了起来。想到贺氏如今变化,心里甚觉欣慰,接过妻子手的杯盏,接着便一饮而尽。

放下酒杯,施靖怔怔地望着贺氏,心里感慨万千。

不过,施靖平日性情内敛,便是对妻儿有再多愧疚,他都习惯于藏在心底。便何况此时屋里有这么多人?

他心里便是有话对贺氏说,处在大庭广众之下,他也不好当场开口。只见他嘴角翕张了两下,到底没将心中愧意和感激的话,付诸于口。只不过,但凡贺氏敬的酒,他都一饮而尽,到后来有了些薄醉。

贺氏到底嫁进施家数年了,哪会不知道夫婿的禀性?!遂也没有多作计较,她嘱咐身边的丫鬟好生侍候好施靖,遂开始招待客居于此的施府客人。

跟舒眉闲话家常,不知怎么两人聊到了文旭辉身上。

“姑老爷一个人留在金陵过年,怕是要形只影单了……”贺氏由衷地感叹道。

舒眉闻言,身体一僵,朝对面的小弟文执初望了过去。

这小家伙似乎也被贺氏刚才的话影响到了。脸上随即露出戚然神色。

旁边的施珞华,见母亲的话让场面冷了下来,赶紧在旁替她补救:“珞儿听表姐曾经提起过,文林两家关系颇为不错,想来姑父他老人家,也不会太过寂寞的。”

不解释还好,她这样提起林家,舒眉更觉愧不敢当,脸上顿时感到像火烧似的,随后讪讪道:“也不知爹爹怎么样了?去年的这时候。爹爹太忙,在宫中的时候,比在府里的时间都还多。”

听她提到宫中。贺氏眸子一亮,似是找到了绝佳话题,忙跟对方打听起皇族的事来。

“听闻陛下年纪不大,跟照儿差不多的年纪,不知是否属实?”贺氏问完。随便朝文执初扫了一眼。

舒眉闻言,嘴角微弯,笑着答道:“是啊!陛下年纪不大。所以,太后娘娘操的心较多。”

贺氏闻言,突然想起什么,对舒眉问道:“我听刘同知家的女眷提起过。说是过几年,宫中要替陛下选秀了,不知是否有这等事?”

选秀?

舒眉顿时傻了眼。回头扫了眼旁边的小弟。文执初这小家伙,根本没听懂贺氏的问话。反而是一直在留意贺氏的一举一动的叶照,面上有些动容。

舒眉见状,不禁掩嘴轻笑一声,道:“咱们府里没待嫁闺女。此事倒没有过多操心。不过,陛下年岁还是太小。便是选秀,应该也是五六年以后的事吧!”

听到这样说,贺氏有些失望,不由叹息了一眼。

对方的表情,让舒眉颇感惊诧,随即心里一动,将目光转向小表妹施珑华身上。

舒眉顿时有些明白过来,心里不禁嘀咕起来。

这舅母想得倒是长远,大表妹的亲事还未落定,随即又开始操心小表妹了。

可是,那丫头才这么丁点大,等到可以嫁人,怕是要等上好几年吧!

想到这里,舒眉弯了弯嘴角,对文执初道:“平日里,你跟陛下在一起读书的,可有听说过此事?”

文执初摇了摇头,道:“小弟没有听说,选秀是选什么?莫不是选绣娘?”

此话一出,桌上的大人顿时都哄笑起来。

他这样被众人取笑,文执初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望了望他大姐,随后又把目光投向贺氏,一脸的茫然。

旁边的叶照,此时发现他的窘态,忙在旁边解释道:“哪里是选绣娘?!是陛下选妃子、秀女。”

文小弟顿时恍然大悟,不禁喃喃道:“原来是选媳妇啊!可是,他现在能娶媳妇了吗?”

这话一出,顿时引得小葡萄抬头。刚才,这小家跟旁边的小姨,玩翻绳玩得起劲儿。

“娶媳妇,小葡萄知道!就是骑马护花轿、掀盖头、放鞭炮,可热闹了……”清亮的童言一落,把屋里众人逗乐了。

像是发现好玩的话题,施珞华忙逗起小家伙:“是不是你想娶媳妇了,怎地知道得这般清楚?”

不知表姨是在逗他,小葡萄一扭头,嘟着嫣红的小嘴巴,摆了摆小胖手解释道:“才不是呢!是陆家爷爷告诉我的,说是想不想看陆叔叔掀盖头……”

此言一出,屋里的气氛一滞,随后便变得诡异起来。

舒眉怕儿子口无遮拦,说出一些不该说的话,忙截住他的话头,训斥道:“那是你陆家爷爷逗你玩的!你陆叔叔开春就要回金陵了,便是他要娶媳妇,你也是没机会去瞧热闹的……”

听了母亲的话,小家伙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望着屋内的众人,喃喃道:“小葡萄还见过人家娶媳妇呢!”

听清儿子嘴里嘟囔的是什么后,舒眉只觉得好气又好笑,不禁抚额,口中喃喃道:“这孩子也不知随了哪位,这般爱凑热闹……”

她的话音刚落,只听得屋外一巨响,还没等她回过神来,便听得外头有人在欢呼:“放烟火了!有人在山上放烟火了!”

这句话一喊出来,别人不打紧,小葡萄听到后,墨黑的眼瞳骤然间发亮,立刻从椅子上跳下来,然后也没跟谁打招呼,直直地冲到门口。

还等舒眉回过神来,那小家伙一溜烟地跑了。

“在哪里?在哪里有烟火?”随即正院外头,便传来小家伙清脆的嗓音。

无奈地摇了摇头,舒眉随后起身,跟桌上长辈告罪一声,忙追在小家伙的身后也出去了。

外面有热闹看,屋里的众人自然坐不住,随后都来到了外面。

那五彩斑澜的火光,似乎是从半山腰升起的。

贺氏见状,不由有些纳闷。

她一家子住在山脚下数年,从来没见过有人在那儿放烟花,今年这是怎么啦?还未到上元灯节,就有人大年夜放起烟火,此事从头到尾,透着些许古怪。

她这样想着,便听到外甥女问了出来:“难不成,浙南的风俗,大年夜除了放爆竹,也要放烟火不成?”

贺氏正要接话,就听得她大女儿的声音传来:“表姐真会说笑!不都是大楚子民,哪会有不同兴法?想来是有人一时兴起,临时放起来的吧!也不知是哪些人,不仅银子多,还有这般意头!”

施珞华的话音刚落,她妹妹施珑华便接口道:“这事珑儿知道,前几日我听甘师傅提起过。据他所讲,似乎是陆家在跟季县令商量,想要在城里寻块高地放烟火,说是与民同乐……”

这话一出,众人的目光,顿时转到小丫头身上,尤其是以她母亲贺氏为最。

“你这丫头尽是胡诌!甘师傅整日忙都忙不过来,季县令的事,他是上哪儿得知的?难不成赶车赶到县衙里去了?”虽是一脸困惑,贺氏想到小女儿满嘴跑马车,随即便训斥道。

撇了撇嘴巴,小姑娘辩驳道:“珑儿并未说谎,明明是甘师傅亲口说的。听说他到县衙,是去销案去的!”

“销案?!”这词让贺氏不禁有些心惊肉跳,忙追问道:“他做下什么事?还要去衙门销案?”

施珑华摇了摇头,答道:“甘师傅没有说,女儿也没好去问!”

贺氏闻言,眉头顿时紧蹙起来。

旁边的舒眉,大体猜到是怎么回事,忙过去跟贺氏,把那日路上遭遇讹诈的事,从头到尾尽数说了一遍。

“外面竟然乱成这样了!连知州大人家的马车,都敢来讹诈,那人莫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贺氏听说后,不由怒火中烧。

施珞华和施珑华闻言,俱是面面相觑,随后施珞华像是想起什么,忙对贺氏道:“母亲莫要生气!这种事在咱们施家,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这不,季县令不是开始着手整顿了吗?”

听到女儿话中似是提到上次叶照被绑一事,贺氏有些心虚,随即便停住了嘴中的抱怨。生怕自己一个嘴快,把上次的事给抖了出来。

过了片刻,她的目光朝舒眉的方向寻去。

让贺氏惊异的是,这位姑奶奶并没有留意她们母女间的对话。

此时的舒眉,似乎被半空中升起的璀璨火光吸住了心神,不仅眼睛一眨都不眨地望着天空,嘴里还喃喃念道:“游灯河,看烟火?!诺言比这烟火还容易消失,也不知,他是不是经常到处这样许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