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335章 姐妹闲话

第三百三十五章 姐妹闲话

时值上元灯节,大梁朝堂善于揣摸圣意的大臣,为了迎合高世海“爱民如子”的噱头,特地请旨,在元宵节这天举行大型活动,以彰示高氏政权的权威。

于是,到了正月十五这天,此座历史悠久的四九城,不仅被布置得富丽堂皇,可以还破天荒地给百姓安排了众多节目,例如官方灯会、放烟火以及送灯的活动。

许是为抹去旧臣故民脑海对大楚王朝的眷念,自高家登位以来,这几年每到该日,高世海总要找各种方式,吸引住人家的眼光。

前年带是后宫嫔妃,和群臣登上城楼观灯,与民同乐。今年则是召集重臣及外命妇们,到御花园一起观灯。

御花园觥筹交错,十分热闹。而与这番热闹完全不同的是,在紫禁城东北角的景祺阁,有位大腹便便的妇人,被一名身着绿裙的妙龄女子,搀着来到顶楼露台的栏杆处。

“大姐,你看,那朵冲上天际的烟火,是不是特别漂亮?”那名绿裙女子,指着不远外的天际上,盛开的烟火,一脸兴奋地对那名少妇唧唧喳喳地说道。

那名少妇闻言,赞成地点了点头,应声道:“是很漂亮!不过,我还是觉得,那年在金陵城看的烟火更漂亮……”

听了姐姐的话,绿裙少女一怔,接着笑着附和道:“姐姐还记得那个元宵呢?妹妹我也觉得,江南文风盛,青年才俊多,这种节日过得更有意趣一些。”

那少妇薄唇轻抿,随后扭过头来,望着她的妹妹,问道:“还记得那个卖灯笼的大伯吗?明明咱们没猜出来。你硬是强词夺理在要来两盏花灯。”

听到少妇提到她小时候的糗事,那名绿裙少女脸上微红,随后羞赧地垂下头,过了好一会儿,才争辩道,“姐姐你还说,本来人家早说好了,要将那盏灯送给你的,谁知,你偏偏犯了倔。非要自己来猜。结果,咱们两人都没有猜中。”

少妇听到小时候的趣事,嘴角不禁微微带一抹笑意。没有再作什么解释。

那名少女见冷了场,忙问起一件事来:“姐夫几天进宫一趟?娘娘安排住在这个角落,应该就是方便齐家人或姐夫方便探视吗?”

那少妇闻言,微微地摇了摇头,对她解释道:“并非完全因为这个缘故。主要是大师算过。只有这个方位,才不会犯到煞星。”

说此话的少妇,正是被接到宫里待产的秦芷茹。那名少女,乃是跟随嫡母进宫参加宴会的秦家三女秦芷蕙战魂之金麟天下2。

听了这个解释,秦家小妹张开嘴巴,过了半晌才纳纳的说道:“真有此事吗?我还以为。是有人故意传播的……”说完,她心怀余悸地扫视了远方一眼,似乎想确认周遭的动静。

见小妹这副战战兢兢的样子。秦芷茹噗哧一笑,说道:“逗你玩的!”

秦芷蕙闻言一怔,过了半晌才回过神来,凑到她大姐耳边,轻声说道:“大姐在宫内是不知道。你们宁国府里又出事了……”

听到这个消息。秦芷茹颇感意外,猛地抬起头。问道:“出什么事了?”

秦家小妹朝周遭望了一眼,估摸着侍候的人听不到她的话,遂放心地说道:“说是宁国府靠近湖边的林子里,半夜经常有女子白色身影游荡,还经常听到婴儿啼哭声传来。姐姐,你也该知道,如今齐府并无婴儿出世……”

听了这话,秦芷茹脸上顿时煞白,一把抓住秦芷蕙的手腕,盯着她的眼睛,追问道:“你听谁说的?”

秦芷蕙左右望了一眼,压低声音说道:“姐姐难道不知道吗?你不是因这个,才会搬出齐府的?”

秦芷茹摇了摇头,解释道:“我是皇后娘娘接进来的!”

小姑娘撇了撇嘴,说道:“原来,她们说的都是真的。如果他们自己不信,又怎会特意接你进宫安胎待产?姐夫家里又不是没婆婆照料!”

秦芷茹听到了这里,顿时明白妹妹话中所指的是什么。

但是,她能跟这丫头解释,高家这招是想拿捏住她跟齐峻,甚至是齐家和苏家。

想了想外头为何会传如此类流言,秦芷茹略一沉吟,正色对妹妹告诫道:“以后,这种没有依据的流言,妹妹还是莫要传播了。妹妹想来也知道,我这册封和赐婚是如何来的。小心以后因嘴舌惹来的是非……”

见姐姐说得如此郑重,秦芷蕙点了点头,应承了下来。转头又问起齐峻道:“姐夫现在经常进宫看望你吗?”

见敏感话题被自己引来了,秦芷茹心里一喜,接着妹妹这话,跟她聊起了齐峻。

“他只有是进宫,都会请旨到这边来瞧瞧的,你不必担心……”秦芷茹安慰她道。

秦芷蕙摇了摇头,说道:“我能不担心吗?在这个家里,可只有你一个对我真心的亲人,小时候若不是你相救,我早就……”说到这里,秦芷蕙的眼眶顿时红了起来。

听对方重提小时候的事,秦芷茹默然。

她这个妹妹,是佟姨娘所生,佟氏抬姨娘之前,是母亲的陪嫁丫鬟。自从母亲过世,父亲续娶事,她们两姐妹的日子都不好过。

想到这里,秦芷茹拍了拍三妹的肩膀,安慰她道:“不要紧,等明年及笄了,就可以嫁人了。到时,也不用受她的气了……”

秦芷蕙闻言,抬起泪眼婆娑的眸子,对秦芷茹道:“妹妹知道,我若不是记住这话,早就撑不上去了。唉,外甥等你生下来后,就可以搬回齐府了吧?你一直住宫里,着实太不方便了……”

秦芷茹闻言,只得苦笑以对。

不过,这个话题过于沉重,秦芷茹不想好不容易妹妹看她一次,两人在这种氛围下相处,忙转移话题道:“对了,上面跟你说的,要你到齐家的铺子上挑两匹料子,你到底有没有去过?”

果然,听到姐姐提起这事,秦芷蕙马上从刚才悲戚的情绪回过神来,忙应声道:“怎么没去?还无意间听到一些关于你们齐府的事修真就听收音机全文阅读。”

“哦?!”秦芷茹脸上露出惊异神色,“什么事啊?”

见大姐一脸懵懂的样子,秦芷蕙解释道:“还不是前头那位四夫人……”

文舒眉?

秦芷茹眼皮一跳,心里顿时犹如鼓捣,面上半点异色不露。

“又有关于她什么流言了?”

觑了她一眼,秦芷蕙开始吞吞吐吐起来。

“那天,我到那铺子去,无意遇到了兰郡主。听她说起,那铺子曾给过文氏打理……”说到这里,她偷觑了大姐一眼,不知该不该将后面的话,继续说下去。

听到是吕若兰,秦芷茹眉头一挑,脸上顿时有了些许怒意:“那又如何?本就是她的啊!这铺子还是大嫂交到我手上的。不过,我现在替她打理而已,终归是齐府产业,省得被婆母唠叨……”

见大姐脸上有了些许愠色,秦芷蕙暗自后悔,知道自己不该提及前面齐四夫人的话题的。

可是,若不提前弄清,姐姐和姐夫的关系如何,她到时能得到多少助力,将来如何借宁国府的势,顺利逃开嫡母的魔爪,嫁进稍微体面一点的人家?!

想到这里,秦芷蕙跟大姐道歉:“大姐,愿谅三妹口无遮拦。只是这种状况,若你不强势一点,将来终归要吃亏的……”

妹妹是似而非的话,像是在秦芷茹心湖间,投下一块巨石,瞬息间就荡起了涟漪。

要知道,有许多内情,她如今没法开口跟亲人讲,更不可能做出什么事,来引得高家人的侧目。

秦芷茹想了想,提醒妹妹道:“这种牵扯太多的话,今后你还是要免提。毕竟,现在都改朝换代了……”

秦芷蕙忙点头应是。

宫宴结束后,秦家母女很快就离宫了。

想起三妹告诉她的话,秦芷茹心里有一股冲动,想要马上跟齐峻商量后面的对策。

元宵节这天晚上,直到宫城外头的钟塔,继续打了三下,齐峻还是没有现身。

等她再次见到这人时,已是七八天以后的事了。

秦芷茹将铺子的事,原原本本地给齐峻说了一遍。

齐峻听完后,眉头顿紧拧起来。

这吕若兰到底想干什么?齐府的事关她何干?

不过,那铺子为何在高氏手里的?

听大哥以前讲,不是赠与了舒儿吗?虽然她如今不在北边,可铺子早过户了。高家有什么权力,强行将别人的东西,胡乱地随赐给别人?

难不成,高氏真以为,只要她的一句话,就能让有主的铺子成为无主之物。

齐峻略一沉吟,对秦芷茹道:“关于这些事,我不是太在行,有你帮我打理就可以了。”说到这里,他脸上露出些许的不好意思。

秦芷茹闻言,忙摆了摆了手,对齐峻道:“没问题!不过,我只帮你管帐,到哪天有空了,还是你自己来管吧!瓜田李下的……”

齐峻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些什么,问候了几声,闪身就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