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345章 隐身小楼

第三百四十五章 隐身小楼

那人进屋以后,开始四下里翻箱倒柜,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舒眉屏气凝神,不敢有丝毫动弹,仔细留意外头的动静。谁知,那人翻看了案上的东西后,目标转移到**,欲在床铺里搜寻一番。

舒眉只觉一颗心,都被提到了嗓子眼。正在不知如何是好时,房门“砰”的一声,被人从外面踢开来了。

后面的事,舒眉只觉在梦中一般。不仅林盛宏自己赶到了,还带了店里的掌柜和伙计。

最后,两人离开时,舒眉总算弄清,那两位企图进屋行窃的宵小,到底是什么来头。

“二哥,你就这样放了他回去报信,岂不是放虎归山,而且也打草惊蛇了。若是他们再派人过来,岂不是更加麻烦?”第二日出发时,舒眉想起昨晚的事,谈论起对那人的处置方式。

林盛宏瞥了一眼她,道:“这个舒妹妹不必担心。我已经吩咐下去了,咱们林家在这德州城,尚有一拔势力。二哥派人盯着他去了。等咱们从燕京回来,想来,他们就应该有消息了。”

舒眉闻言一惊,忙问道:“二哥,你们林家在德州也的暗哨?”

林盛宏微微一笑,解释道:“现在几国并立,当然在各处设点。况且,这里虽然属于邵家,离燕京也不算太远。如此重要的位置,当然要派人打探消息。”

听到他这番话,不知怎地,舒眉突然间心里松快了许多。

原先,四皇子突然出现,林唐几家在南楚朝堂上处处受打压,她还以为叶照想翻身将会有些麻烦。她怎么也没想到,林世叔早留有后手。暗中保存了许多暗中势力。

想到这里。她对此番取遗诏之事,又多了几分把握。

既然林家在德州都留有暗中势力。那么高家的老巢燕京,他们肯定也会留有后手。

这次,把林盛宏一同拉来,这步算是走对了。

没几天,舒眉两人终于赶到了城南门口。

由于进城之前,舒眉精心化了装,又作了一副男子打扮。在外人的眼里,她十足是个进京备考明年春闱的举人。而林盛宏则扮成商贾模样。两人便这样堂而皇之地进了城。

两人抵达燕京后,并没有立即按叶照给的地址去寻那名公公。而是在城南找了个客栈暂时住了下来。

照林盛宏的意思,他先要好好打探一番京中形势,待保证一切安全后。再让舒眉亲自上门取回东西。

舒眉担心夜长梦多,一门心里早点拿到东西,赶紧离开燕京,早日赶回温州府去。最后,林盛宏被她缠得没法子。在他外出寻访了两天后,最终答应在第三天晚上,按照她的提议,上门去拜访那位公公。

“舒儿妹子白天就留在客栈里,等天色暗下来了,咱们才好上门去拜访。话说。那个地界,白日前去,恐怕会引起别人的注意。”事情决定下来后。林盛宏善意地提醒道。

“怎么会?晚上街上行人少,不是更容易被人盯上吗?”舒眉有些不解。

林盛宏摇了摇头,问道:“舒儿妹子可是知晓,那人所居的地方,是什么样地方吗?”

以前舒眉在燕京时。就甚少出门,哪里会知道那般清楚?!当下便老实地摇头:“什么地方?看二哥找来的地址。似乎是个胡同,我只能肯定,那儿不是荒郊野外!”

见她一脸茫然,林盛宏“嘿嘿”笑了起来,随后压低声音,在她耳边道:“要说那人还真是谨慎。二哥我找去时,发现那人已经搬了地方。经我多番打探,找人要来了新地址。这不,找到新地方时,起先我还不怎么敢相信。待亲自见到那人后,我才敢确信。妹子,你猜猜我,最后寻到哪里了?”

舒眉哪里会知道这些?!忙摇头表示自己不知。

林盛宏神秘一笑,喃喃道:“都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没想到,那位公公不仅极会藏身,狡兔三窟。还利用灯下黑的盲区,将他那残破之躯,藏到谁也想不到地方去。太监寄身于烟花之地……奇哉,妙哉!”

“烟花之地?”舒眉手一抖,拎着衣服的手,险些有些拿捏不稳。

似乎意识到什么,林盛宏语气顿了顿,踌躇了半晌,才吞吞吐吐地说道:“这事吧!本不该对你讲的。不过,他既然指名道姓要你亲去,到时,妹子只怕,还得勉为其难走上一遭。”

“怎会在那种地方?”舒眉不禁蹙起眉头。

林盛宏摇了摇头,道:“这便是他高明之处!谁会想到,他会闹中取静,跟乐坊的姑娘做了邻居。想来,上次番莲他们来,他怕走露了消息,所以又换了个地方吧!”

事到如今,舒眉也顾不上太多,忙问起留守燕京的萧庆卿:“二哥可是跟萧大当家接上头了?”

林盛宏点头:“已经找到他了!咱们拿出东西,由他安排咱们离开!虽然他们漕帮总舵早撤离了燕京。但是在水路上还是有不少门道!万一咱们陆上走不掉了,到时咱们走水路离开……”

闻声,舒眉放宽心事,跟林盛宏闲话了几句,便开始做准备去了。

用完晚膳后,天色慢慢开始暗了下来。舒眉将周身的打扮,又整理了一番。她便跟着林盛宏出发了。

由于白天下过一场大雨,此时空气犹为清新。让这天晚上难得凉爽宜人。傍晚夜幕降下后,天空中半朵云彩都看不见,浅白的明月挂在墨黑夜空中,零碎几颗星子点缀,将燕京夜晚衬托得静谧。

舒眉头戴玉冠,身着锦衣华服,跟在扮作商人的林盛宏身后,俨然一副寻芳问柳的富家公子模样。

穿过一道长长的甬道,他们来到了宽敞的门庭前头。两尊精雕细琢石狮顶上,是几盏流光溢彩的宫灯,将那门楣上的“鸣玉楼”三个斗大狂草,显得熠熠生辉。

被一色衣裙的婢女垂首引进去后,舒眉远远就听到有丝竹管弦之声传来,不远还能看见映在灯笼上的水光浮动。

第一次进入这种地方,舒眉小心谨慎之余,开始琢磨起那位公公的用意。

烟花之地对于常人来讲,或许不是个藏身的好去处。可若对方是一位太监,情况就完全颠倒过来。

试想想,谁能料得到,那位公公会藏身烟花之地呢!

莫是有心人要去寻他,这里不仅人多,秩序还十分混乱。确实是一个逃离的好地方。

看起来,那位公公很是不简单,不仅对南楚朝堂上的事门儿清,就连番莲的出身背景,他都是一目了然。

既然都找到了这里来了,舒眉也没什么好顾忌的。反正她身着男装,一般人认不出她来。待取得东西她就跟着林二哥赶紧离开,今晚之事也影响不到她身上来。

想通这些,舒眉也不慌张了,亦步亦趋地跟在林盛宏身后。

穿过两座庭院,两人来到一座小楼的底下。

“来者何人?可曾跟醉息姑娘有预约?”他们刚一停下,就被门口的小厮挡在了那里。

上前拱了拱手,林盛宏恭敬地答道:“本爷姓洪,昨天就跟醉息姑娘约好了!”

那名护卫抬起头来,对林盛宏和他身后的舒眉打量了一番,丢下一句:“你们且等着,我上去通报一声。”

林盛宏再次拱手:“有劳这位小哥了!”

那名小厮摆了摆手,随后就上楼去了。

第一次进这种传说中的“奇地”,舒眉有些不太自在,尤其是周边有人不时走过,朝她和林盛宏身上投来的眼光,让人如坐针毡。

林盛宏似乎意识到她的紧张,忙拿一些闲话,企图缓解她心头的郁燥。

“梅小弟,你来京城不久,怕是没见过醉息姑娘的名头吧!她原是摘星楼的头牌,后来包她的金主跑到南边去了,她沦落到了这座鸣玉楼。要是放在前几年,咱们要见她一面,可是不太容易。”林盛宏做出一副风月老手的模样,跟菜鸟的小弟介绍。

“醉息姑娘?摘星楼?”舒眉一时噎住了,不知该如何回答。

说句实在话,这醉息姑娘,她似乎在哪里听过这名字。

到底是在哪里听的呢?难不成是齐峻说的?

不对,她一直只听说齐峻以前很是风流不羁。舒眉自己倒没亲口听他提起过风月场上的事。

舒眉正搜肠刮肚,寻找关于醉息姑娘的印象,就见刚才上去禀报的小厮,此时已然下来了。只见他对舒眉他们一抱拳:“洪老板,楼上有请!醉息姑娘在上面等着你们呢!”

林盛宏闻言面上一喜,扭头对舒眉道:“梅小弟,咱们就一起上去吧!”

舒眉点头,随后理了理衣襟,跟在林盛宏的身后,就上了楼。

大约走了四层的光景,那名带路的小厮突然停了下来,指了指那扇紧闭的房门,转身对林盛宏行了一礼:“姑娘就在里面,你们进去吧!小的告辞!”说着,他便转身朝楼下走去。

舒眉心里十分纳闷,这里既然是乐坊,怎地来到楼下,一路上竟是小厮领路,连个婢女丫鬟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