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346章 探问虚实

第三百四十六章 探问虚实

(二更:前面一章别错过了!)

还没等舒眉多想,房门从里头吱呀一声地打开了,出来的又是一名清秀小童。

只见那名童子朝林盛宏和舒眉躬身行礼,作了邀请入内的姿态:“我家小姐等待多时了!”

“有劳了!”林盛宏拱了拱手,带着舒眉就进去了。

舒眉凝神垂首,不敢东张西望,跟着林盛宏跨进了屋内。

甫一进屋,里面就传来一阵异香,舒眉蹙了蹙眉头,不自觉地用手掩住鼻翼。随后,她抬起头来,迎面就瞧见一尊花鸟玉石屏风,将一间屋子隔成了两间。

此时,走在前面的林盛宏停住了脚步,对着屏风的方向拱了拱手:“洪某拜见醉息姑娘,今日姑娘的身子,可是好了一些?!”

他的问候声刚落,里面就传来几声轻咳声,随后一道略微嘶哑的声音传来:“有劳洪老板挂念,好得差不多了。昨日让洪老板白跑一趟了。”

“好说,好说!不知姑娘的专用画工,今日可有空闲,能否赐给在下一丹青?”林盛宏随即便转入正题。

里面那人闻言,叹息了一声,随后便问道:“今日先生倒是得空,不知阁下小弟是否一同前来了?”

林盛宏拱了拱手:“此时她就在我身边!”

那人接口道:“那便一同进来吧!”

得到应允,林盛宏回头扫了舒眉一眼,给她示意了一下,接着就抬腿进去了。

舒眉不敢怠慢,跟着的步子也拐了进去。

他们刚一立定,便听到里面那人道:“果然生得不俗,难怪洪老板舍得花重金。要将这位小哥的样貌找人画下来。”说着,她吃吃笑了起来。

觉得那人的声音有些古怪,舒眉忍不住抬起头来,朝声音发出的地方望过去。

当下,她眼眸里便闪过一抹惊艳之色:精致得如同玉琢出来的五官,形同芙蓉脸庞上方,镶着如同宝石般的明眸。朱唇轻启,露出里面如同贝壳般的皓齿,在灯光的映衬下,有种夺人魄的美丽。

不愧是当过花魁的绝色。便是现在不当红了,也有让男人掏腰包,并为之赴汤蹈火的本钱。

就在舒眉在打量对方的同时。对方也在暗中打量她。

过了片刻,那位叫“醉息”的红牌,突然嗤笑一声,叹道:“这位梅公子长得好生整齐。若洪老板没提及他的举人身份,奴家还以为。是哪位小倌馆里的新人……”

听闻这话,舒眉的眉头几不可察地微微蹙了蹙。

林盛宏见是觉察到她的不适,忙朝那位醉息姑娘一拱手:“景画师何在?姑娘还是正事要紧!”

他的话音刚落,只见醉息姑娘站起身来,踱到他们身前,娇嗔道:“急什么!景先生还在用膳。要过一会儿才来!”说着,他绕到舒眉身旁,朝她上下打量起来。

舒眉顾不得许多。跟她对视起来。

两人互望了半盏杯的功夫,醉息姑娘似是经受不了对方的目光,随即轻笑一声,道:“这小哥长了一对眸子!可惜了,却生了一双如此粗壮的眉毛。虽威猛有余。却显得有些不谐……”

听了这话,舒眉心头一惊。

她莫不是看到自己是女扮男装的话?

这个担忧一起。舒眉便抬起头来,开始留意起对方面上的表情。

这瞧不打紧,活生生让她惊出一生冷汗来。

这位沉鱼落雁的大美人,嘴唇周围是没洗干净还是怎地?竟得有一圈青色的印迹。

还有脖子上,似乎有团墨迹。

这姑娘刚才是做画了还是练字了?脸上脖上怎地都没洗下净,就出来见客了?

舒眉正在纳闷,只见醉息姑娘朝旁边的门帘望了一眼,扭头对林盛宏道:“洪老板,景先生请你们进去呢!”

林盛宏见状,一抱拳,对醉息姑娘:“多谢姑娘提醒!”说着,对舒眉使了个眼色,示意她跟着自己进去。

舒眉点了点头,随即便起了身。

原来,那个帘子后面,又是一条通道。他俩一过去,就被守在那儿的小厮,领着拐了几道弯,从另一处的楼梯走了下去。大约又走了一盏茶的功夫,等舒眉都分不清东南西北了,那人才停在一道门前。

————以下为防盗所设,一小时后再来刷新吧!————

“姨娘的妹妹……”舒眉不由关心起来。

芙姨娘眸光一黯,轻声说道:“那年染上了时疫,到底没抢救来,冬天未过完就没了。”说到后面,她已是语不成声,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淌。舒眉忍不住陪着她落了几滴泪。

“姨娘总归还有七弟,将来会有好日子过的,再说大伯不是苛待手足之人。”她在一旁温言相劝。

“女子还是得靠子嗣,才能撑得下去。”沉默了半盏茶的功夫,芙姨娘重新抬起头,“像你都嫁人了,就一心侍候好四爷吧!最好赶紧生个大胖小子,万一将来男人靠不住,总归还有儿子,嫌弃你难不成连自己骨血都不要了?”

舒眉默然,有些男人渣起来,连老爹亲娘都不认,还遑论什么不喜爱的子女。抛妻弃子的戏码,历朝历代不管在高门,还是民间都没少上演过。

“孩子?大嫂跟大哥到底有何恩怨,怎么他们没孩子……”借着这话题,舒眉趁机问起府里的旧事。

“我进齐府不久,你大嫂就嫁进来了。后来隐约听说,好似陛下赐的婚。你也知道,齐府世代勋爵,历代天子都防着咱们,再与掌握重兵的武将联姻,通常是忌讳的。没想到,竟和高太尉成了亲家。那时,老公爷急得几宿没睡着,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头发都白了大半。是以他们两口子,起初几年很是不谐。听说成亲后没多久,不知怎么闹翻了。大爷就搬到碧波园去住了,夜夜对着这枕月湖吹箫。”望着听得专注的舒眉,芙姨娘觑了她一眼,将所知的秘事全盘倒给对方。

舒眉不禁想起,在梦中曾出现过的场景。难不成那些她不能亲历的情节,都是齐屹亲口告诉她的?!

他跟堂姐被人拆散,所以把自己从岭南接来,一来为堂姐在宫里壮声势,二是兑现齐文两家未完成的婚约。是以,高氏才因爱生恨,恨乌及乌……

想到这里,舒眉忍不住问出了口:“大嫂嫁进来前,她可曾识得大哥?”

“或许认识吧?!圣上刚继位的头几年,听说常召集文武大臣、勋贵外戚到西山狩猎。大爷年年都能斩获头名,被陛下赏赐……名声早就在外了。高皇后多年无出,听老爷私下跟妾身讲,高家原先打算送次女进宫的。”芙姨娘抛出一道惊雷。

倏地从椅子上站起来,舒眉颤声问道:“此话当真?这等隐秘之事,公爹是如何得知的?”

仿佛知她会有此一问,芙姨娘平静地解释道:“莫要看轻了咱们国公府,数代人的根基。平日只是韬光养晦罢了!”

舒眉顿时领悟:是了,堂姐原是要嫁进齐府的,结果进了宫。接着,齐屹被赐婚跟高氏成亲。这明摆着是易嫁嘛!没过多久堂姐进了永巷,文家获罪。齐府这边高氏跟齐屹成了怨偶,肯定会有人去查……

突然有个念头闪进她脑海里,舒眉不禁问道:“今上如今高寿?”她一脸紧张地望向对面,生怕这敏感的问题,得不到答案。

芙姨娘垂头沉思,过了好半晌,才答道:“十年前,我刚进齐府时碰到万寿节,那时就有人说圣上年近不惑了。”

十年前,难怪……定是高氏不愿进宫,侍候年近暮年的皇上,就设计让情敌李代桃僵了。

摸清几家之间的恩怨,舒眉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欲哭无泪——高氏抢了堂姐的佳婿,十几年得到了人没得到心。所以就先下手为强,让她表妹跟齐峻“青梅竹马”。起初可能仅仅为了子嗣,以巩固两府联姻和她在府中的地位,可自从小舒眉掺和进来,事情就变得复杂起来……

她几乎可以体会到高氏恨意的来源——你不是牢牢占住我相公的心吗?就让你堂妹吃我同样的苦,一样当名怨妇!

被荷风苑丫鬟采薇送出来时,舒眉还沉浸在刚才的思绪里。

被雨润扶着走过枕月湖畔水榭长廊时,突然,水面朝北的院墙外,传来一阵锣鼓锵锵之声,还夹杂着此起彼伏的叫好。舒眉猛然惊醒,不由望向雨润,问道:“以前,这里不是很僻静吗?现在怎地大变样了?”

雨润忙低声解释道:“原先是很僻静,隔壁的端王府在一年前,大兴土木,在靠近咱们这边,修了个戏园子,跟碧波园一样。想来,过两天要请春客,他们府里的戏台准备开锣,正在排练呢!”舒眉将眉头一皱:“那岂不是扰了芙姨娘清静?”

ps:感谢不懂变通朋友投的宝贵粉红票!

书河高速首发举鞍齐眉最新章节,本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