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349章 暗送出城

第三百四十九章 暗送出城

只觉那声音耳熟,舒眉缓缓抬起头来,视线正好对上那双灼热的眸子。

齐峻?!他怎么在这儿?

舒眉心头微惊,正要回击过去,刚要上去反唇相饥,随即她便想到自己身处险境,不宜过度张扬,遂压下胸口激起的怒气。

没有理睬对方,舒眉将手腕从他掌中挣出,倒退几步后闪身朝对街走去。

一瞧见她不理睬自己,齐峻有些慌了神,紧跟着追了上去,一把拽住舒眉的手:“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跟我来……”言罢,也不由分说,拉着舒眉的衣袖,就往旁边一家酒馆走去。

“掌柜的,来个包间!”朝柜台后的店家吩咐一声后,他便拉着舒眉上了木梯。

刚被领进雅间,齐峻随手把房门给带上了。

见屋里没其他人了,舒眉挣开他的钳制,后退几步,怒目瞪向他:“你把带到这里,到底想干什么?”

齐峻也不答她,上前两步抓住她的胳膊,盯着她的脸庞,沉声问道:“你不要命了!好好的南楚不呆,上这儿来做甚?”

“要你管!”舒眉毫不买帐,当即回击了过去,“驸马爷,你该不会忘记了吧!咱俩早没关系了。什么时候,咱们文家的事,还轮到你来管了?!”

听了舒眉的话,齐峻神情一滞,随即反驳道:“你以为我想管你,不过是怕儿子将来失恃而已。”说罢,他松开手掌,让放过了舒眉。

这句话犹如一盆冷水,将舒眉理智又拉了回来。

是啊,此番北上自己不过是为了照儿,为了她娘俩将来所有倚仗。如今之计是想办法带着东西离开,跟眼前这人有什么好叙旧的。

平复心绪的舒眉。不打算跟齐峻客气,对他道:“我也想早点回去,可从昨儿开始,就有些不对劲了。有官差在四处搜查,好像在找什么人。”

见她很快平静下来了,齐峻眸子里闪过一丝激赏,随后压低声音道:“知道危险还敢过来?!你是不晓得,高家那女人又开始打你主意了,还敢羊入虎口,你不要命了?”

抬头瞥眼眼前既熟悉又陌生的前夫。舒眉鼻子里轻哼一声,将头扭到一边道:“你以为我想来?只不过有些人喜欢朝秦暮楚,做事经常半拉子。总得我来收拾烂摊子吧!”

她的话音刚落,齐峻不由蹙起眉头,反问道:“什么烂摊子?不是送到舅父身边去了吗?你赶往温州府,难道没有见到他?”

听到他的话,舒眉倏地抬眸:“原来你早就知道。那你为何还要留在燕京?”

齐峻刚要出声解释,门口便传来店小二的拍门声:“客官,你要的小菜来了!”

齐峻走过去,打开房门,把人让了进来。

舒眉走了过来,在桌边坐到下来。

店小二离开后。齐峻坐了下来,对她邀请道:“看你这身狼狈的样子,想来在躲什么人吧!来。咱们边吃边说!”

扫了一眼桌上的东西,舒眉答道:“我吃过了!”

齐峻也不强求,在杯盏里满上酒水,就着小菜自斟自饮起来。

瞧到他这副作派,舒眉不由拧紧眉头:“有什么话。你尽管直说,我还要赶紧出城!有人在城外等着我!”

听到有人等她。齐峻停下了饮酒的动作。

“怎么搞的,你身边没人手了,还要你一弱质女流亲自前来?”

懒得跟他解释,舒眉道:“谁说没人,不过是昨天躲避官差,走散了而已。”

放下酒杯,齐峻慢条斯理地说道:“你既然知晓昨晚的事,想来你也该清楚,城门口管制起来。想顺利出城,恐怕不会那么简单日。”

听了这话,舒眉噌地一下站了起来,质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不会咱们的行踪被人发现了吧?!”

“你说呢?!”齐峻斜睨了她一眼,继续道,“从前天开始,京城四处暗防便开始有些不同寻常。我说他们是想干什么,原来,是想瓮中捉鳖啊!”

听了这话,舒眉惊得从座上站了起来:“咱们入城时十分低调,他们怎会知道的?”

齐峻道:“低调吗?据我所知,在德州时,你们的行踪就被人发现了!”

“你怎么知道的?”舒眉面露狐疑之色。

齐峻摇了摇头,道:“林二哥到底轻忽了,一路上这么拼命地赶路,想让人不知道都难。”

听了这话,舒眉回想了一下在山东时,他们遭遇的那场变故,失声问道:“你在山东境内也有人?”

齐峻摆了摆手,解释道:“上回番莲前来,我就查到她的行踪了。后来,她离开了,一起过来的萧大掌柜却没离开,我就知道,你们在京城有所图谋。所以,一直派人盯着他呢!没想到,最后竟然派你过来了!”

舒眉顿生疑惑,问道:“既然知道她的行踪,你当时为何不跟她联络?”

齐峻没有答她,起身走到房门边,打开一道缝隙望了出去,见没任何异状,这才走回桌边,望着她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高家那女人又在扑腾,番莲那次过来,我被人盯上了。哪里敢跟她联络?前天,我发现高家暗中有所动作,才开始派人留意城里的动静。没想到,在这里碰到竟然是你……”

还是不太明白他的目的,舒眉不由反问道:“你来这间铺子,是凑巧?”

齐峻点了点头,朝屋内环视了一周:“恐怕你还不知道吧!你那间铺子被姓高的女人作主,送给了师妹。我怕她有所图谋,就把街对面开了间酒馆,咱们现在所呆的地方,其实是我监视铺子的一个驻点。”

这种情况倒出乎她的意外,舒眉不禁问道:“她为何把铺子送人?是想出气吗?”

齐峻摇头否定:“她那口气,早在促起师妹跟我的亲事时,就已经出过了。想来,她是想让钓更多的大鱼吧!毕竟,她父女俩至今对先生都没放下戒心。”

“竹述先生?”舒眉不觉有些诧异,又问道,“你们是有什么计划吧?!”

齐峻没有否认,而是跳过这个话题,说道:“你幸亏没进铺子,想来,里面应该有她派的人。等一会儿,等我安排的人过来了,你从地下暗道里离开……”

“这里也有暗道?”舒眉霍然起身,“这间酒馆,你还花了不少心思嘛!”

齐峻叹了一声,解释道:“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宁国府的暗道,被她尽数发现了。要不然,我也不会放心师妹进宫里待产……”

说完,他装作无意地觑了舒眉一眼,见她表情没有丝毫波动,眸中闪过一抹失望之色。

不欲跟他讨论这话题,舒眉绕得过话题,直接问起她更关心的问题:“听说那条通到城外的观道改成了医馆,你可还知道,哪有其它出城的暗道?“

齐峻摆了摆手:“你不用操心此事,等替换你的人来了,我再派暗卫送你出城……”

————以下为防盗所设,半小时后再来看吧!————

舒眉听闻后,一跃而起,拉着雨润奔到门口,拖开木箱就要往外冲出去。这时,一个巨浪打过来,船体差不多有半截都沉到水里。她跟雨润一个没站稳,滋溜一声,沿着甲板滑入了凉浸浸的江水中……

当江水没过头顶时,寒意立刻包裹了她的全身,再也听不见任何声音。舒眉只记得最后听到的是,施嬷嬷凄厉的尖啸声。

也不知喝了多少口水,舒眉觉得刺骨的江水,像千万柄匕首,割裂她的胸肺和全身的经络,让她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慌。四肢在水中拼命地胡乱划拉挣扎。可越是这样,沉得越发迅速。没过一会儿,她的意识开始模糊,整个人昏厥了过去……

猛然间惊醒过来,舒眉被吓出一身冷汗,头疼欲裂。

这梦境太过诡异了,她自游览的那座古宅摔破脑袋,陷入昏迷后,就做了个奇怪的梦。

里面的古代小姑娘,竟然跟她同名,连性子也像。让舒眉一时不确定,是跟梦里小姑娘发生心灵感应了,还是根本就她的前世。

舒眉本来是无神论者,不过毕业后闲着无聊,用电视剧和网络小说打发了不少时间。故此,她一时确定不了,她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那小姑娘跟她是何种关系?难道是自己快死了,才梦到前世的往事,或者只是穿越故事看多了?

感觉如此真实,不像观看别人的往事,更像是她亲自经历过的。

让躺在病**的舒眉,吓得直接从梦中惊醒过来。

她挣扎着起了身,沉思了一会儿,又觉得自己想多了。或许那座宅子阴气太重,容易引发神智紊乱。

她决定下床走一走。

在阳光底下,魑魅魍魉应该不会找来吧?!

舒眉掀开盖上身上的薄被,强打精神下床了,扶着医院病房里的桌子,就要出门去。可是还没有走上两步,脑袋中一阵眩晕,腿下一软,她整个人又栽了下来,再次陷入昏迷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