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350章 心之所系

第三百五十章 心之所系

齐峻安排的人到达时,已经是近晌午的时间。

由于这间酒馆位于繁华的街市,中午上门食客不少。当那名清瘦的少年出现时,让舒眉眼前一亮。

“将你身上衣服换下来,让他穿上吧!”齐峻扫了她一眼,然后右手摸着下巴,提议道,“还有,出门的时候,你还是换个装束,扮成老头怎么样?!”

“老头?”舒眉吃了一惊,不解地望向他。

齐峻嗤声一笑,解释道:“肯定不能再着男装。等会儿出了这里,我会安排人带你从另一条通道出城。以防万一,你还得再装扮装扮,让人认不出来才好。”

想到昨晚的凶险,舒眉也没推辞。反正,林二哥已经安排周全,一到城外就会有人来接应他们的。

“那林二哥呢?你的人找到他没有?”原先约好汇合的地点有变,舒眉有些担心林盛宏出不了城。

毕竟,他比不得长年呆在后宅的自己。作为威远伯府的二公子,林盛宏在燕京地界上,怕是有不少人能认出他来。

齐峻面上一滞,答道:“我的人暂时还没找到他的行踪。这样吧!你即刻出城,先在我安排的地方等着,待寻找到他了,再让他跟你汇合,一起赶回南边。”

“行!就这样吧!”舒眉点头同意。接下来,就在他的安排下,进厢房重新进行了一番收拾打扮。

就在中午人流最大的时候,舒眉化装成一佝偻老头,跟着齐峻一同从偏门出了酒馆。在这之前,扮成舒眉原先模样的少年,早一步大摇大摆地从正门离开了那里。

跟在齐峻身后,他们拐进了一偏静胡同,那里早有一抬两人小轿停在那儿。

舒眉有些不解。望着轿子问道:“是要坐轿子离开吗?”

齐峻点点头:“当然了!难不成你要骑马离开?”

舒眉一想自己此时的装扮,也就释然了。

见她没有异义了,齐峻指了指一旁的武士模样的中年男子,对她交待道:“我的目标太大,就不亲自送你出城了。这一路上,有孙大哥护着你,不会出什么事的。”

明白他的意思,舒眉二话没说,就钻了进轿子里。

她刚要放在轿帘,就见齐峻凑近轿门。压低声音对她道:“到了城外,你莫要随便出来,等着我把人带来……”

抬眸望了他一眼。舒眉提醒道:“尽快找到林二哥!我跟他约好,今天晚上在原先那座可以出城的道观汇合的。他那副样子更容易被人认出……”

齐峻点了点头,安慰她道:“你要当心,我会尽快找她的。”

舒眉欣然一笑,对他拱了拱手:“有劳齐四爷了!”

听到这疏离的称谓。齐峻唇边露出一丝苦笑:“你就非要这般生疏吗?”

舒眉一愣,嘴角微微撇了撇,没有接过这话碴,直接放下了帘子。

见她不作回应,齐峻也不好再说什么,对旁边的孙祥交待了几句。就让他们离开了。

轿子被抬起来的那一刻,舒眉隐约听见齐峻说了一句“等着我!”以为自己幻听,她急忙拔开帘子一角。谁知,等她望出去时,只瞧见了齐峻转身离开的一个背影。

舒眉摇了摇头,好似要甩掉跟刚才那人的牵绊。

望着快要看不见的轿影,齐峻发了好一阵子的呆。直到旁边的亲随提醒,他才一脸怅然地跨上了坐骑。朝宁国府的方向走去。

再说回刚才离开的舒眉。轿子足足走了老半天,护送她的孙祥,才安排找了隐蔽的地方停了下来。撩开轿帘舒眉走下来一瞧,此时她在一座古朴的宅子跟前。

钻出轿子的舒眉望天上一瞧,发现日头已经开始偏西。

“还有多久的路程?天黑前能出城吧?!”舒眉怕事情有变,随口问了一句。

孙祥向她拱了拱手:“夫人不必担心!就要是等天黑之后,咱们才好浑水摸鱼地潜出城去。”

舒眉闻言,点了点头,说道:“那就有孙大哥了!”

孙祥恭敬地应道:“这是应当的!”

随后,舒眉就被他请进了屋里,说是要在那儿暂歇,等太阳落山了再好作进一步的行动。

知道此时急也没用,舒眉只得跟他进屋歇着去了。由于时间还早,舒眉跟他说起了闲话:“孙大哥,你是什么时候到你们爷身边的?以前我怎地没见过你?”

见问起自己的来历,孙祥忙恭声答道:“小的是府兵,之前一直呆在西北,燕京缺人手了,四爷才把小的叫回了燕京!”

原来,他也是齐氏一族的世仆,也许还是暗卫的成员呢!不然,齐峻也不会放心让他来送自己。

想明白这里,舒眉放下心来,跟他打听起燕京如今的现状来。

“昨晚宵禁,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夫人,您不知道吗?公告前两天就出了,说是鞑靼有细作混进城里来了……还捅伤了顺天府的一名狱卒!”

“怎么?”舒眉有些意外,随后问道,“莫不是有人劫狱了?”

孙祥摇了摇头,回道:“小的不太清楚!自从前几个月老世家获罪,这种事发生过好几起了!”接着,便跟她讲起高家政权,开始对旧朝故臣动手的事。

舒眉听后吓了一跳,忙问起表姐齐淑婳婆家的情况。

“孟大人早就辞官回故里了!他们一家子都不在燕京了!”孙祥忙跟她讲起一年前的往事。

“原来他们早就离开了!”舒眉暗自嘀咕起来,“那为何不到南楚去呢?难不成,把人都接到辽东去了?”

孙祥不知她心中所想,忙自顾自地说起宁国府的情况。

“本来,四爷是要调外任的,不知怎地,最后也不知怎么了?”

“调外任?玉宁公主不是快生了吗?这种时候,怎能可能外调?”孙祥的话,让舒眉一头雾水。

孙祥忙解释道:“说是孩子生下来后,满月了就离开。”

“调到哪里去?”舒眉忍不住问道。

“说是河间府!”孙祥面露苦笑。

“河间府?”舒眉十分诧异。一路上她纵马赶来,自然是知道这个地方。此处乃是北梁跟邵家政权交战的地方。

高家为何要把他调到这样一个地方?

是想拿他当炮灰,还是要试探他投诚有几分真心?

在心底,舒眉不禁替齐峻暗暗担起心来。

天色渐渐黯下来后,孙祥开始着安排出城的事宜。

舒眉想到怀中揣着那份遗旨,还有腰间那尊玉玺,心里没来由地紧张起来。

她倒不怕出不了城,就是担心离开的时候遇到意外,慌乱之中东西给弄丢了。

仿佛看出舒眉的紧张,孙祥忙安慰她道:“夫人,莫在担心,这条通道,咱们兄弟偷偷进出了好几次,没问题的……”

听了他的话,舒眉心头稍动,点了点头,对他谢道:“那就有劳孙大哥了。不过,咱们也不能大意,昨天晚上,官府的人都搜查过宾归客栈,咱们还是得小心一点……”

————以下为防盗所设,半小时后再来看吧————

舒眉听闻,蹙了蹙眉头,嘟起嘴巴答道:“在船舱里憋了一天,好不容易趁着夜深人静,出来透口气儿,这可是嬷嬷事先答应过的。”

舒眉暗地里松了口气,躺到床榻上:“爹爹说,过不了多久他也会进京的。让咱们先到京城等着他们。”

许是想到整日拘在船舱里,确实有些难为她了,施嬷嬷的表情松弛下来。

一边替舒眉宽衣,她一边轻声劝慰道:“夜里放凉,水面上湿气大。小姐呆在外面时辰不短了,老奴是怕您着凉。再说,四下里黑漆漆一片,怪吓人的,撞见不好的东西就糟糕了,毕竟七月还未过……”

施嬷嬷过来替舒眉盖上毯子,解释道:“国公爷做寿,小姐得在八月底赶到。再说姨夫人托人带了几次口信,说要接小姐回京,定是有更重要的事情。”

“嬷嬷,你见过齐太夫人吗?她是怎么一个人,会喜欢舒儿吗?”小姑娘歪着脑袋问道。

老仆妇正欲跟她说解,突然,船舱外面狂风大作,将船身吹得左右摇晃。几念之间,连门口挂的灯笼,都快吹得摇摇欲坠,眼看着就要落下来了。

施嬷嬷颠颠地走到窗边,打探江面上的情况。

只见外头昏天黑地,乌云推上来遮住了半轮明月。岸上刮起狂风,卷起尘土残叶四处飞扬,江水被狂风掀起巨浪,直冲到甲板上……

“刚才都是月朗风清的,才一眨眼的功夫,怎地就起了这么大的风呢?”舒眉百思不得其解。

施嬷嬷耐心解释:“小姐是在岭南长大的,自是不知,这江南江北的天气。一到换季的日子,就变得特别快。老奴以前在徽州时,听农人们说,这种日子不宜近水的。”

她的话音刚一落下,一个巨浪突然打了过来,船身颠簸得更加厉害了。

随后,船体剧烈地晃动,舒眉本能地抓住床架上的横木。施嬷嬷像老母鸡一样,把她家姑娘像雏鸡一样护在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