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351章 暗夜奔袭

第三百五十一章暗夜奔袭

听到那声音,舒眉微微迟疑。

还没回神,她身子一歪,就被人摁着蹲了下来。

“是爷吗?我去引来他们。”旁边孙祥见到是齐峻,忙自告奋勇地请缨。

齐峻轻“嗯”了一声,对他做了个手势。

接着,听见有人远去的脚步声传来。舒眉还在怔忡间,就听到齐峻在她旁侧耳语:“城里这两日似乎有些不大对劲,还是由我亲自将你送出去吧!”

舒眉扭过头,就着微弱的月光,怔怔地望向他,半晌没有出声。

被她瞅得有些不自在了,齐峻尴尬一笑,连忙解释道:“我不知你有什么事,非要冒这么大的险赶回燕京。你若出事了,小葡萄想来会很伤心。我,我……”说到后面,他支吾起来。

舒眉见状,突然出声打断他:“那就有劳齐四爷了!”说完,作势‘欲’起身,“孙大哥那边不要紧吧!咱们还是赶紧过去吧!”

齐峻也不再犹豫,跟着站了起来,随后半膝跪地,拍了拍自己的肩背:“时间不多了,你赶紧上来吧!”

点了点头,舒眉也不废话,依言扒到他的背上。

齐峻见她扒稳了,忙嘱咐道:“等一下攀爬时,你千万不要松开手。还有,城墙外头是护城河,水面下有提前埋好的巨石,以前,咱们都是从这里出城的。等一下,你只管扒紧我就行了。”

舒眉闻言点头,心里不禁五味杂陈。

京城风声鹤唳,他能冒险出来相送,已经做了巨大的牺牲。

此刻,她只能轻声谢道:“我知道了,有劳你了!”

齐峻微怔,没有再言语。转过身就背起舒眉,拉着树上的藤蔓,就朝上面攀爬过去。

大约爬了一刻钟的时间,总算来到城墙顶端。

舒眉见他停了,忙扭过头朝下面望下去。

这一望不打,生生把她惊出一声冷汗。

城墙外头,果然有条五丈来宽的河。由于天上尚有微弱月光,光线‘射’在水面上,映出一道道‘波’纹。

见到此情此景,舒眉生出一股惧意。刚才若是没他即时赶到。就是自己被孙祥拉了上来,下去也是老大难的问题。

从她所处的位置往下看,任谁也不敢往底下跳。

她正在愣愣出神间。齐峻已经从她扶了下来。

“你在这儿等着,我先下去看看。”

说着,他从腰间‘摸’出一根手指粗的麻绳,将一头牢牢系在伸出墙头的树枝顶端。随后身子一跃,拉着绳子如灵猴一般从墙头蹿了下去。

没想到他说跳就跳。舒眉还没反应过来,眼前的人影便不见了,只听得树枝被拽得咯吱咯吱的响声。

舒眉见状,忙探出半个身子朝下望去——只见齐峻立在河面上,下面的水流声哗哗作响,她忙出声询问:“怎么啦?你掉河里了吗?”

“没有,。是昨晚下过大雨,河水涨了一些。”下面的人答道。

舒眉放下心来,正琢磨学他该如何下去。就听到又有齐峻的声音传来:“不过不打紧,水不深,只淹齐小‘腿’。”过了片刻,他又喊道,“时间不早了。你赶紧把绳子提上去,先绑在腰间。然后闭着眼睛往下跳,我在下面接住你。”

就这样往下跳?舒眉有些胆寒。

她可没学功夫,哪有他那样的身手。

舒眉迟疑地朝下望了一眼。

从早前在树下她目测过,从墙头到地面,足足有两丈的距离,差不多有两三层楼那么高了。就算这样跳下去,万一接不住,她岂不是……

想到这里,她不禁迟疑起来。

若是下面完全是水域,不怕就这样直接跳下去,她倒有一些跳水的经验。可眼前状况,到时冲击力太大,就是树枝承受得住,只怕他也不定接得住,况且,因巨石缘故,他能挪动的范围并不大。

“还在磨蹭什么?赶紧跳啊!”以为她担心自己接不住,齐峻催促道,“你放心,我能接住你的……”

“这么高……”舒眉道出心中的担忧。

“高怕什么?我不是在下面吗?有我在,还怕接不住你?”齐峻无语,继续催促道,“快点,孙祥那边撑不了多久了。”

舒眉扭头朝那边望去,果然,一阵追逐的脚步声传来。

她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于是,她深吸了一口气,将眼睛一闭,不管不顾地朝齐峻所在的位置跳去。

正如舒眉所担心的那样,她刚一跳出,栓住绳子的枝桠,再也承受不住这冲击力,咔嚓一声,绳子那头的树枝断了。

突出其来的变故,让两人都惊呆了。

舒眉心暗,这下好了,没朝预定方向掉,不知等会儿是撞到巨石上,还是掉到水里。

说时迟那时快,齐峻见这边出了意外,从水面上一跃而起,就朝她掉落的方向,便扑了过来。

这边舒眉“扑嗵”一声,就撞在一具‘肉’垫上,同时,还‘激’起一众水‘花’。

随即,她还没反应过来,便听到 “哎呀”一下,身下传来男子的呼痛声。

“你怎么样,没压坏你吗?”舒眉手忙脚‘乱’地从他身上爬起来,不知此时是何种状况。

“没……没事儿……你,你身上带的什么东西?撞到我的‘胸’口上了……”齐峻一边呻‘吟’,一边挣扎着就要起来。

舒眉见状,在巨石上站稳后,便俯下身子想扶起对方。

谁知,不知是刚才冲击力太大,撞得他受了伤,还是那块‘玉’玺太硬,不小心硌坏他了,齐峻虽然被她扶着,身上却没多少气力。

一见这阵仗,舒眉不由着急起来:“不要紧吧!你伤着哪里了?”

轻哼了几声,齐峻嗡声嗡气答道:“没事!咱们赶紧走吧!过了这道护城河,在那边的树林里有人替咱们备下了一匹马,咱们赶紧离开。”

见他神志还算清楚,舒眉心头压着的石头放下一大半。

把齐峻从石块上扶起来,两人就沿着直接,朝河对岸走去。

等到了岸上,齐峻将手指放在嘴中,吹了一声口哨,过了须臾,刚才他们跳下的地方,就探出一个头来。舒眉认得出,那人便是刚才‘抽’身引来官兵的孙祥。

“爷,你们没事吧!”墙头传来男子的声音。

齐峻答道:“没事!刚才系绳子的树枝断了,今晚你就不用跟过来了,你先府里帮我应付一阵。再吩咐弟兄们,尽管把口信捎给林二哥,让他到咱们原先计划的地方汇合。”

见他无事,孙祥忙出声应了下来。

一切安排妥当后,就在舒眉的搀扶下,齐峻就朝不远处的林子走去。

须臾间,两人就来到了林子里。果然,靠近路边的大树上,系着一头黑‘色’的良驹。

“怎么只有一匹?”在齐峻过去解下缰绳时,舒眉忍不住在他身后问道。

齐峻脊背一僵,然后,缓缓回过头来,接口疑道:“是啊!怎会只有一匹?那帮人怎么办事的?”

他一边说着,一边纵身上马,随后朝舒眉伸出手来,道:“事急从权,反正现在是大晚上,你又是副男子打扮,不碍事的。”

听了他这话,舒眉没再作计较,只在心里暗叹了一声,就将左手‘交’给他,脚下马镫一踩,一个纵身就上了马,就坐到了齐峻身前。

“坐稳了!咱们出发了!”一手揽住舒眉的纤腰,一手抓住缰绳,轻喝一声就朝前面奔去。

听着耳旁呼啸而过的风声,舒眉只觉脑袋越来越沉。

从昨天晚上到现在,她先是跳窗,后来又淋了一身雨,今晚是跳墙,又惊了一身冷汗,此时再一吹风,身上便开始发烫,神智也开始恍惚起来。

到后来,她都开始支撑不住,身子开始摇晃起来。

身后的齐峻即刻发现她的异状,忙问道:“你不要紧吧?!”

强打起‘精’神,舒眉嗡声问道:“还有多远?”

听出她声音中有些不对劲儿,齐峻问道:“快了,怎么?你累了?”

舒眉没有吱声,闭上眼睛开始养神。

齐峻见她身子摇晃个不停,以前她困了,左手往怀里一带,提议道:“若是困了,就靠着我身上歇一会儿吧!等到了地方,我再叫醒你。”

舒眉闻言一惊,强打起‘精’神,挣扎着挪开一些。齐峻不好用强,摇了摇头由她去了。

谁知,到底舒眉还是没撑多久,就觉一顿眩晕袭来。近一个月的长途奔袭,再上这几两天的淋雨,又没休息好,铁打的身子骨,都经受不住连番劳累。你没多大一会儿,她倒在了对方怀里,再也起不来了。

齐峻一惊,忙拉住缰绳,

“舒儿,你醒醒,到底怎么啦?”拍着她的脸颊,他失声唤道。

可是,此时还哪有人能回应他?!

齐峻俯下身子,用自己的额头,碰触了一下对方的脸颊,只觉着那里温度灼人。随后,他抬起头,朝舒眉脸上望去,一瞧不打紧,这一眼险些将他的魂都惊出来。只见舒眉双目紧闭,两颊带赤,眉头紧拧,端地一副痛苦难当的表情,身上像有座燃烧的火炉。

他心里咯噔一响,暗叫一声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