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352章 欲语还休

第三百五十二章 欲语还休

(二更:前面一章别错过了!)

自从赶到金陵,跟小葡萄团圆后,舒眉就鲜少再生病。

除了南方气候温暖,加之她不用整日提心吊胆,心情舒畅之外,更重要的是,因为有儿子这个负担在,她不敢轻易让自己病倒。

故而,此次回燕京,连番奔波和淋雨、跑路,舒眉想都没想过,她终会累得病倒。

当她再次醒来时,都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舒眉摇了摇脑袋,半晌才记起自己,好似在马背上睡过去的。

一想这里,她脸上顿时烧了起来。

不过,想到此番前来的目的,她马上又清楚过来,伸手朝腰带上一摸,不禁大惊失色。

那个装玉玺的袋子不翼而飞了。

舒眉心里暗急,忙撑着身子,从**爬了起来。

她刚刚站起来,由于大病初愈,气力不济,腿脚一软,当下又跌坐到了床榻上。

谁知,里面的动静,马上就惊动了外头守着的人。不大一会儿,就有个眉目清秀的小丫鬟跑了进来。

“夫人,您身子还没好,怎地就起来了?”见舒眉扶着床栏,想要站起来的样子,小丫头赶忙奔过来搀扶。

见到这丫头面生得很,舒眉心知此人并非从宁国府出来的,心里担忧放下一大半。

“你叫什么名字,这又是在哪里?齐家四爷呢?”舒眉轻声问道。

小丫头一见她开口就问齐峻,心头一喜,忙恭声答道:“奴婢叫银杏,是齐氏一族的家生子,被四爷从沧州带出来。这里是塘沽,四爷昨日已经回京了,今晚应该会再次过来。”

“塘沽?”舒眉倒是听说过这地方。好似既靠海,又靠河,是一座交通极为便利的重要城镇。

小丫头银杏在旁边应了一声,道:“是的!爷临走前交待,说若是夫人醒来,不妨先等等他,随后就有熟识的人过来接您……”

“哦?!”想到至今尚无音信的林盛宏,还有在城外接应他们的萧大哥,舒眉神情一凛,忙打探道。“这里什么地方,都住了哪些人?”

银杏笑道:“这里是四爷友人的一座庄子。现今就住了夫人和京里来的几位护卫。再没其他人。”

“哦?!”听说还有护卫在,舒眉忙打探道。“孙大哥在吗?呃,就是你们爷身边的护卫,四十出头的年纪……”随后,她把孙祥样貌描述了一遍。

如今在这边,她认识的人不多。她与孙祥算是有一面之缘,又是齐峻派下来的,应该可以信任。

听到她的描述,银杏眼前一亮,忙应声答道:“在,在。在……奴婢这就去叫他。”

舒眉点了头,目送她走了出去。

银杏刚一带上房门,舒眉便放下床帐。在里头检查起身上的衣物来。

朝怀里一摸,她不禁慌了神。

不仅玉玺不见了,连藏在怀中的遗旨也不见了。

难道,是被谁搜走了?

这两件重要东西的失落,让舒眉后背掠起一层冷汗。

掩好衣襟后。她重新挂起帐子,静候银杏回来。再问问清楚。

不一会儿,屋子外头便传来一轻一重两个人的脚步声。

“夫人,孙护卫到了!”银杏在门口禀道。

“让他进来吧!”

银杏应了一声,随后就有一道沉重的脚步声响起。

“是孙大哥吗?”舒眉出声问道。

“小人孙祥,参见夫人!”外面的人应声道。

听出是护她出城的那人,舒眉心头一松,靠着引枕就躺了回去。

“你跟我说说,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不知自己病了几日,她急欲知道现在的处境,只得出声问道。

“夫人,前天晚上,爷带您离开内城后,您便开始发热,他没有法子,只好将您安排在京郊一农户家里养病,稍好些后才带到这里来的。”

原来,自己还在京郊呆过。

“如今为何我会在塘沽?他怎么不安排人把我赶紧送回南边去?”舒眉十分担心温州那边,怕自己此行惊动了几方寻找玉玺的人马,给忻儿他们带来麻烦。

“夫人大病初愈,爷的意思,想等您将身子养好了,再派人将您送回去。”孙祥恭声答道。

舒眉点了点头,又问起林盛宏的下落:“那天晚上回去,孙大哥的人手,可找到林二哥的下落了?”

“找到了!小的随后将林小将军也带出了京城……”

“他没有受伤吧?”一想到那天雨夜,林盛宏身上受了伤,为了她引开官兵,心里便有些愧疚。

“他没大碍,受了一点小伤。”

舒眉松了口气:“那就好!你们爷后面如何安排的?何时让我回去,有无确定下来?”

听到这话,孙祥略微愣神,没明白她话中之意:“夫人,爷说东西已经派尚统领和萧大当家送往南边去了,您不必担心,养好身子再说!”

“他们离开了?”听到萧庆卿已然离开,舒眉颇感意外,“何时走的?孙大哥可曾知道?”

“昨天晚上吧!”听出她语气中似有急迫之意,孙祥有些纳闷,心里不禁嘀咕起来:难道,不是爷事先跟她商量好的?

得到这消息,舒眉算了算时间,想到就算此刻启程去追,都没法子赶上了,只好就此作罢。

“原来是这样!是我多虑了,谢谢孙大哥实情相告。”

“为夫人答疑是在下的荣幸,您太客气了!”

将孙祥送走后,舒眉把银杏留在了屋里。

“我身上现在这身,是你帮着换下来的?”她现在急于弄清,除了齐峻之外,还有无别人知道,她身上两件关乎国运的重要物件是什么。

见她问起这个,银杏一愣,忙答道:“是啊!从昨天晚上开始,都是奴婢在侍候您!”

舒眉闻言,抬头盯着她的眼睛:“来时我穿的那身衣服,你能否帮我找来?”

银杏不知她是何意,还是恭声应了:“奴婢这就去拿来。”没一会儿,她便取来一套农妇的旧衫。

舒眉见了,深吸了一口气。

原来,银杏派来侍候她之前,自己原先的衣衫,已经被人换过了。

这个猜想,随后被赶过来的齐峻亲口证实了。

“是的,那东西是我取走的!”他强作镇定的模样,让舒眉暗暗吃惊。

“当时,你从城墙上跳下时,腰间那尊玉玺硌过我,后来,我取下来一瞧,才明白你冒险回燕京的目的。等我背着你,找到那家农户借宿时,你早已不省人事,身上也被汗水浸了个透。只好……只好……你要知道,因为你作男装打扮,我跟人解释不清,所以帮你换了……再说,我早知你身上有不能让人知道的东西,所以……”说到后面,他开始支支吾吾起来。

听了他的解释,舒眉心里虽然暗恨,却也没什么别的办法。

如今东西被送走了,算他将功赎过吧!

想到这里,舒眉坐回**,沉思了一会儿,又问道:“林二哥何时赶来?我要赶紧回去了!”

见她着急回去,齐峻面色随即黯了下来:“你身子还很虚弱,多养几日不好吗?”

扫了他一眼,舒眉摇了摇头:“出来快两月了,若再不回去,小葡萄只怕会闹。”

听她提到儿子,齐峻眼前一亮,问道:“他现在还喜欢赶路吗?”

舒眉点头:“只要他对你产生好感,都会赶路的……这孩子黏人,也不知随了哪位!”

齐峻呵呵一笑,没敢接话。

舒眉见他不做声了,忙道:“对了!玉宁公主快生了吧?!你赶紧回京吧!在这里我再休养两天就自己离开,你不用守在这里……”

听她提到师妹,齐峻面上讪然,可一时之间,又找不到话语来解释,只得支吾道:“没事,她身边我已经安排了足够的人手,不会出什么事的!”

舒眉不虞地扫了他一眼,腹诽道:这话还是莫要再提!当初离京时,某人好像也说过类似的话,说什么有朱能他们在,不会出什么事的,可结果呢?

齐峻似乎也想到这上面去了,忙解释道:“宫里的近半数的侍卫,已经被咱们的人马暗中替换下来了,她身边还有高手护着……”

这个消息,像个惊雷一般,在舒眉头顶响起:“你们,你们想干什么?莫不是想以其人这道,还其人之身吧?”

齐峻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喃喃道:“半年后,你便会全部知晓了。”

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舒眉又问道:“你们做这些,可是为了忻儿?”

齐峻点头:“不错!你安心在南边呆着,等我们这头的好消息……”

这番话,让舒眉一时糊涂了。

之前,她也曾怀疑过,齐峻滞留燕京,除了要保住齐氏一脉和家人,是否还有其他目的。可后来,她见到叶照时,发现自己错了。

若说他所做的一切,是为了将来助四皇子夺回帝位,那为何他不提前给爹爹透底?直接拥立忻儿上位,不是来得更快捷和顺理成章一些吗?

想到这里,舒眉觉得,自己不能再这么稀里糊涂下去了。

她盯了齐峻几眼,终于问出藏在心中已久的疑惑:“你娶秦姑娘,是否也是这计划中的一部分?”

齐峻霍然抬头:“你愿意相信我吗?”

“那要看你愿不愿讲真话!”舒眉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