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353章 恩怨两清

第三百五十三章 恩怨两清

深吸一口气,齐峻幽幽说道:“师妹是我的责任!”

“责任?你的意思是····…”舒眉眼皮一跳,面带疑惑问道。

“她肚里孩儿······呃,苏师弟已经……他回不来了,她肚里的孩儿,还得姓齐……”齐峻艰涩地道出这句话。

“什么意思?”舒眉只觉心脏漏跳了一拍。

“半个月前,我得到消息,苏师弟前往西北报信的途中······这事我还没敢告诉师妹,我怕她出意外。我不能对不住先生,他们娘俩只能是我齐峻的妻儿······”说到这里,齐峻戚然地垂下脑袋,不敢跟她对视。

深吸一口气,舒眉花了好一番功夫恢复平静:“你其实不用告诉我这些!林二哥回来后,立刻离开这里!”

听到她瞬间变得冰冷的语气,齐峻不由急了,也顾不得礼数和矜持,一把将舒眉拉了过来,双手箍住着她的脸庞,一字一顿地说道:“我跟她有名无实,这样你还不能接受吗?”

舒眉抬起头,反问道:“要我怎样接受?让我跟你有实无名?是当你的外室,回头给你做小?”

似是被这话噎住了,齐峻一把将她推开,怒道:“从什么时候起,你变得如此尖酸刻薄了?有四皇子在,谁人还敢让你做小?”

呆呆地凝视着他,过了良久,舒眉兀自地笑了起来:“是啊!如今我也算有娘家人撑腰的人了……曾几何时,就因为这个我被人舍弃,被人压得抬不起头来。可是,既然你还是不能给我体面和尊严,何必还要我回齐家?先前那条贱命,不早就还给你们齐家了吗?为何你还不肯放过我?”

听到这绝决的话语,齐峻仿佛遭受到重大打击,连着朝后退了好几步,最后一屁股瘫坐在床缘边。

过了良久,齐峻才幽幽道:“师妹为齐家付出良多若是我负了她,天地难容……”

舒眉一颗心,顷刻间仿佛掉进冰窟。

“不用你负她!不管是报师恩,还是对齐家的付出,她理应坐着这位置。四皇子若能重新登上帝位,齐家也算出了大力。这样也算公平,我替你们齐家做牛做马劳累了几年,你替咱们文家重新崛起也算出了份力。自此以后,两家恩怨一笔勾销,你也不用再找我我不会再见你了。等小葡萄长到十五岁,自告诉他身世真相。到时,由他自己作选择,是认祖归宗,还是留在我身边,到时由他决定。”说到这里,舒眉深吸一口气,盯着齐峻的眼睛,一字一顿道,“以后咱们互不相欠!”记住牛屁屁书院最快最新版文字更新本站正确网址。nppsy。把。改成.

说完舒眉把齐峻推了出去,关上房门之际,说道:“我的病已经好了请知会林二哥,让他尽快安排启程。”

“啪”的一声,房门被关上,齐峻直愣愣地站在门口,头脑里空白一片,就连弹到他脸上的水晶珠帘引发的痛感,都没能患过他的心神。

齐峻站在门口一动不动,直到银杏过来叫他们用膳见到他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在旁边轻声唤了起来:“爷,您怎么了?午膳已经摆好了您不跟夫人一道用膳?”

像是没听见她说什么,齐峻讪讪地走出了屋子朝外面走去。

原来,舒儿心里是清楚的,知道他娶秦师妹是迫不得已,所以今日才逼问背后的真相。

是啊,她那么聪明的人,哪里瞧不出里面的端倪。

可是,到底她还是不肯回来。

世上没有哪失落,比得而复失,只差一步之遥而落空,更让人悔不当初的了。

齐峻只觉得,胸口好像堵住一块石头,压得他喘不过气来,让他直想逃离。

正在他抬脚朝走出去时,门口撞进一个人影。

“岭溪,你怎么了?”进来的不是别人,真是赶过来跟舒眉汇合的林盛宏,他见到齐峻脸上惨白一片,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忙关切地探问起来。

齐峻摆了摆手,凝拢心神,问道:“怎么样?回去的船只都安排妥当了吗?”

林盛宏点了点头,道:“二哥办事,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此番前来,我顺便将咱们林家藏匿在京中的地下势力又整合了一下。安排船只那还不是小菜一碟?!”

齐峻脸上微霁,自言自语地说道:“那就好!她已经醒过来了。再歇上两日,你们就可以南下了。”

林盛宏点头,安抚他道:“回去之后,二哥会把你这边情况,尽数跟他老人家讲的。等两边汇合,你们一家就可以团圆了。你是不知道,小葡萄越长越可爱了,小家伙聪明得紧…···”接着,他像碎嘴的鹦哥,将舒眉母子在金陵时,小葡萄一些宝事,尽数倒给眼前他亲爹听

听着,听着,齐峻嘴角不禁弯了起来。

“回头到了温州府,我得逗逗那个小家伙。之前,他曾暗地里问打听过你,说人人都有爹,为何他没见过。还问,他爹爹是不是爱打人手板心······”林盛宏一脸感叹道,“弟妹一人带着孩子不容易啊!你若抽得开身,还是得过去看看他们,小家伙恐怕认出你来了······”

听闻此言,齐峻只有苦笑的份儿。从先前跟舒儿的谈话中,他哪能不知这些?!

家家都有难念的经。而他齐峻的经,还不是难念那么简单。一个不留神,说不定以前都没得念了。

不知他心里在想些什么,林盛宏自顾自地讲起南楚朝堂如今的形势。

只可惜,作为听众的齐峻,想着自己的心事,一句话也没能听进去。

用午膳的时候,舒眉以身子还没完全康复,没有出来跟他们一起用餐。只是让银杏把食物送了进去。

闻弦音而知雅言,齐峻当然知道,她这是想避开自己。

他自知呆在这里无趣,饭后跟林盛宏交待过一番后,就匆匆告辞离开了。

回去的时候,因照顾到舒眉大病初愈的身子,林盛宏没有选择骑马,而是沿着运河南下。到山东境内时,他们遇到大梁的军队跟邵家的人马在拼杀,连累他们连运河航运选择了,只得重新回到陆地上来。不过,此时舒眉身体已无大碍,加之她盼儿心切,两人二话不说,又跟来时的安排一样,骑上马背。

谁知曾料想,刚到南楚地界,舒眉就听到一则让她几欲昏厥的消息——浙南地区发生了地动。

据说,方圆几千里死伤无数。许多人困在山里,出不来,更多的民众埋在山体泥岩中,不知生死。一时之间,温岭一带几成人间地狱,那里的生灵,如堕阿鼻地狱。

得到噩耗的舒眉,顾不得到金陵去见父亲,当即就快马加鞭赶到了出事地点。

只可惜,她刚到半路上,就被围在那儿救援的官兵给拦了下来。

“前头不能进了,那里还有余震,随时可能发生山体滑坡,被困在里面是小事,若是再次被埋,小的可没法子跟文太傅交待。”被派来接待文林二人的官员说道。

—"——以下为防盗所设,半小时再来看吧!——·—

项季宇倏地一惊,讶然地望着齐峻,又回头瞟了一眼妻子。齐淑娉连连后退,畏缩到嫡妹身后,不敢再发出任何声响。

见到项家这小两口的情状,舒眉还哪有不明白的?

定是齐淑娉平日在她相公面前,口无遮拦地埋汰过自己,才致使她夫君行事那般肆无忌惮。上回,齐淑娆姐妹大张旗鼓,回娘家对她发难。试问她们夫婿,听到这件事情后,如何能敬她这被齐家嫌弃的媳妇?!

舒眉心想,反正到时候走人,她懒得理会这帮势利眼。还没等到齐峻替她讨回公道,她就出去到厨房那儿,张罗起筵席来。

望着四弟跟舒眉形同陌路的样子,齐屹若有所思,心底不免又叹息了一声。

大舅兄齐屹阴沉的脸色,让项季宇如履薄冰。他可以不在意齐峻,作为宁国府实权人物的大家长齐屹,却不能等闲视之。

项季宇垮下脸来,朝齐家兄弟长揖一礼:“舅兄们原谅妹婿这一回吧?!实在是当时情急,怕小嫂子被人挟持······”

齐屹冷哼一声,凉凉地说道:“咱们哪敢当你舅兄,起初这门亲事,也不是齐家求来的。谁替你撑腰的,将来跟谁套近乎去!”

当时的亲事,不是大嫂高氏张罗的吗?

朝屋内扫了一圈,项季宇倏然发现,没见高氏的身影。他心里顿悟过来——高氏回了娘家,大舅兄竟不陪着一道去。

看来,外面传闻果然不假,齐家跟高家确实不是一路的。

高氏不在府里,同样作为嫂子,舒眉自然得出面接待回娘家的小姑们。

一大清早她就起来了,花厅、厨下忙个不停。

“四夫人,掌勺的彭妈妈,昨晚吃坏了肚子,今日起不来了。”齐府大厨房管事妈妈刘婆子,在她刚踏进门的那刻,上来就禀报这一突发状况。

“哦?!”舒眉不动声色地问道,“明知姑爷姑奶奶们今日回来,怎地不悠着点?”

刘妈妈哭丧着脸,答道:“夫人您是有所不知,都怪她们没见过世面,贪嘴惹的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