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355章 满目苍夷

第三百五十五章 满目苍夷

舒眉缓缓转过身,便瞧到是位身着铠甲的年轻人,那身后还跟着两名士兵,那样子俨然是一位军官举鞍齐眉。

不明白他话中之意,老汉朝来人道:“大雨让泥沙冲毁了更多道路,哪里好了?”

“老人家,您有所不知,一个人他若是埋在地下,雨水能让他多撑些时日,直到被人救出来。一个人若不吃饭,尚能活五天,若他滴水不沾,最多只能撑三天。山石底下压着的难民,有了雨水的补充,等被救出来的时间就充裕了!”说完,那军官朝在场灾民一拱手,说道:“乡亲们,你们不用担心,大家都是大楚的子民,邵将军听闻浙南受了灾,特意命在下前的赈济,过两日救灾粮食就能运抵埠口了,你们不用着急…···”

他的话音刚落,舒眉就见到在场的灾民,齐刷刷地跪了下去,朝来人谢罪:“邵将军真是活菩萨啊举鞍齐眉!我等拜谢邵将军了!”跟着他的身前,匍匐了许多人。

望着那些感恩的灾民,舒眉眼眶湿润,同时对南楚那只为了党争,置百姓生命财产不顾那些蠹虫感到愤慨。

“这位小哥,我看你孤身一人,是不是去寻亲的?这天都快黑了,路上可不大安全啊!”将众人劝起来后,那军官来到舒眉面前,跟她打起招呼。

听到这关切的话语,舒眉心里触动,朝那人一行礼:“多谢这位军爷关心!邵将军派你们前来,莫不是专门帮着来救灾的吧?!”

那军官一听·笑着点了点头:“没错!本将此番前来,就前番查探灾情,随后禀报将军。”

舒眉奇道:“刚才听军爷说,救灾船只已经在路上了,怎会还要勘探灾情呢?”

那青年军官一愣,随后解释道:“将军得知温岭发生了地动,心知这里百姓定会遭难,他当即立断派了一船物质先赶了过来,若还不够·他再安排人手陆续运过来。”

舒眉点了点,朝对方一抱拳:“邵将军爱民之心,我等佩服。不过,我听说前面山道被埋。如今就是有粮食,只怕也运不进去!”

没料到她会提到这个问题,那军官眉头紧锁,抬头望了她一眼,随后,转过身打听里面的情况。

“······里面可有人出来?只有这一条道通往太平县吗?”

听他打听里面的情况,老汉无奈地摇了摇头:“没人出来!前天进去了一支十来人的队伍·今日又来了五六人,中午冒着雨爬山进去的,一个人也没有出来。进太平县城的山道可不就是这一条。

以前为了保证官道畅通,衙门里的官老爷,还在沿途设了一些哨岗和驿站,还派有驻军守在沿途,防山贼盗匪。”

那年轻将军闻言,眉头拧得更紧了。

此番前来,他的任务是动员当时百姓,帮忙打通道路。等物质过后·好让运粮的队伍能畅通无阻。

怎奈走到还不到三分之一的地方,就被阻在了这里。之前,他们也是过不去·还绕到这边,想找熟悉地形的乡亲来问路了。

老汉见他犯了难,忙出言提醒道:“军官不必担心,太平县一边朝海,若是山道被阻,从海上过去也是一样的。你们的运粮的船只不是已经快到了吗?让他直接运到那里就行了。”

老汉的话音刚落,那军官朝他一抱拳:“陈某多谢您的提醒,我这就回去禀告·争取早日进山·或许还能多救几个人······”

—"——以下为防盗所设,一个小时再来看吧——"——

舒眉这才将一颗悬起的心放归原处。

听到对方鼻息间传来细细的鼾声·她想,雨润定是累极了。

她收回视线·开始闭目养神。

突然,舒眉注意到屋外仿佛有人压低嗓子,在那儿说着话儿。其中一人的声音,好似照顾她的施嬷嬷。

“多亏壮士相救,我家小姐才捡回一条命。老奴回头禀报给老爷,到时他定会登门致谢的。”

“区区举手之劳,老人家不必放在心上。”一个青年男子的声音客气道。

“这位萧兄弟,后来您下水查看沉船的底舱,可曾发现有何不妥的地方?”是齐府派来接她们进京的管事—莫多瑞的声音。

“不瞒莫大哥,在下从十二岁起,就跟咱们的大当家,在扬子江沿途跑船。昨天风浪虽大,你们停靠的却在岸边,还跟其它船只在一处。竟然船的底舱也进了水,最后被风浪击沉了。这等奇事还真是闻所未闻!在下思来想去,只怕里面有些蹊跷…···这是在下从船底找到的……”

外面的声音戛然而止。

约摸过了半盏茶的功夫,莫管事的声音重新响起:“萧兄弟的意思——是在舱底事先做了手脚?不是今天沉船,便会以后航行中挚的?”

“不错,前面五里的地方,有处险要的地方叫虎啸峡。那里江水湍急,暗礁丛生。我想,有人挑此时在底舱做手脚,必是准备在那儿动手的。只是,没想到昨晚狂风巨浪,你们的船只提前被冲沉了。这里水面宽阔,反而更容易把人救起来。昨夜虽风高浪急,毕竟在繁华埠口,识水性的船工多。不然,真要到了虎啸峡,你们想全身而退只怕难了。”

此话一经出口,其余两人顿时没了声息,显然都被被唬住了。

本来,他们以为昨晚是运道不好,遇到了意外,一船人跟着落了水。没曾想到,这恶劣的天气,反倒让他们逃过了一劫。

随后,施嬷嬷和莫管事唏嘘不已。

躺在**听到这里,舒眉一颗心顿时揪了起来。

昨晚的遭遇,原来并不是意外。

那到底是谁?有什么目的?

是了,她们的船停泊在码头过夜,正是做手脚的好时机。若爹爹在这里,他会不会想到对方是何来头?!

她正在思忖间,床榻边的雨润,这时睁开了双眼。

“小姐,您醒了?有没有觉得身子不适?奴婢该死,不知不觉竟睡着了……”见自家姑娘睁着眼睛,怔怔地望着帐顶,雨润一阵欣喜,劈里叭啦自个儿说了一气。

舒眉强颜欢笑地望向对方,直到她表达完兴奋之意,才缓缓开口:“好了,这不没事了嘛!过来帮我更衣。洗漱一番后,咱们去拜谢救命恩人。”

“小姐,您都知道了?”听到这话,雨润颇感意外。

“嗯,刚才听到一些,你跟我再详细说说。”

于是,雨润将昨晚获救的情景,还有现在所在位置,一一讲与了自家小姐听。

丫鬟说着说着,舒眉脸色有些发白,仿佛重历过一遍当时的险境。

外头的施嬷嬷许是留意里面动静,跟其余两位告罪一声后,便从外间赶了进来。

见到姑娘起身了,她跑过来劝止:“小姐您身子还很虚弱,大夫说了,在**要多躺两天,去去寒气。”

舒眉摇了摇头:“嬷嬷莫要担心,我打小跟爹爹游山玩水,身子骨壮实着呢!您何曾见过舒儿生过什么病来着?!”

“姑娘家千万不能大意,若让寒气浸了体,以后有得受了。您还是遵照医嘱,在被窝里多捂捂。老奴这就去厨房里,帮您把姜汤端来,去去湿寒之气先。”说着,她便离开了里屋。

知道拗不过她,舒眉只得躺回被衾。让雨润继续刚才的话题。

“救咱们的,说是漕帮萧帮主的公子,当时他正好在隔壁船上。见听咱们这里漏了水,本打算帮莫管事堵洞口的。谁知风浪太大,船沉得快,顷刻间有不少人落了水。他只好带着漕帮的兄弟们,挨个救起大家。”

说到这里,雨润脸皮微红,嘴唇-蠕动了几下,停了下来。

奇怪地瞟了她一眼,舒眉追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吗?”

雨润连忙摆了摆手:“没什么不对!婢子只是觉得萧公子,身为漕帮少东家,还亲力亲为。跳入水中救人时,连半点犹豫都没有,着实难得。”

舒眉微微一笑,解释道:“他们这些江湖帮派,之所以能做大,靠的就是平日行侠仗义。聚拢了人望,才能一呼百应,从者云集。爹爹跟我在廉州时,就遇到过巨鲸帮的大当家,也是这般豪爽仗义的。”

两人在屋里感叹着,没料到这番话,被尚未走远的漕帮少帮主——萧庆卿听到耳朵里。

把雨润打发离开补眠去了,舒眉便又躺进了被窝,望着床顶的帐子,开始发呆。

眼前不停闪现昨晚落水时,那惊心动魂的一幕来。直到现在,她都还心有余悸。思来想去,一个疑窦升上脑海。

到底是谁暗中做的手脚?

是冲着文家来的,还是宁国府的仇家?

她曾听爹爹提过,祖父是在狱中自尽的,生前他曾任过国子监祭酒长达十余年。在地方上时,当过好几省的学政,门生故吏遍布朝堂。爹爹最后留得性命,远离京师这是非之地,也多亏那年进京参加春闱的学子,联名请命的结果。

难不成有人尚未死心,还要赶尽杀绝?

她一个弱质女流,既不能替家族传宗接代,也没能耐考取功名,光耀门楣。取她的性命作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