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356章 跋涉寻儿

第三百五十六章 跋涉寻儿

当被人扶着走下甲板时,舒眉再也撑不住了,快速奔到前边,闪到旁侧,把早晨在船吃的,尽数都吐了出来。

见她如此不济,陈琦走了过来,拍了拍舒眉的后背,关切地问道:“舒兄弟,怎么样?不要紧吧?!”

从兜里找出块帕子,舒眉擦了擦嘴角,道:“没事!我从来没见过那么多死人,胸口有些闷!”

陈琦笑道:“舒兄弟一看就是文弱书生,难怪这么大反应。咱们上过战场的汉子,见过比这更多的死人,早就习惯了。”

跟在陈琦身后亲兵袁聪接口道:“可不是怎地?战场死伤,场面比这可怕多了。有些尸体连肠肚都露出来的都有……”

舒眉听到这话,只觉胸中如翻江倒海般,“哇”地一声,将胃中的食物全吐了出来。

袁聪撇了撇嘴角,不肖地嘟囔了一句:“怎地这么胆小,跟个姑娘似的……”

舒眉耳尖听到这句,心里顿时一凛,强撑起身子,回到他们中间,说道:“走吧!咱们先找找灾难的集中安置点。”

陈琦点了点头,朝身后吆喝了一声,然后大队人马朝前面开去。

徒步走了估摸半个时辰,陈琦见天上的太阳有些灼人了,忙命令停下休整。

此时他们所在的地方,是一座村庄,一排砖砌的屋子,都被震得只剩断壁残垣,从村口一直延伸到后山。村尾还有几间泥巴糊的茅草屋,也破损得认不出原形。

让他们感到奇怪的,这村子似乎没有人迹。

跟在陈琦身后,舒眉小心翼翼地捂着鼻子走过。从那些毁坏的房子里,不时传出一股股让人作呕恶臭,让她忍不住再次吐。

见到这种状况,陈琦有些纳闷:“他们人都到哪里去了?”

舒眉摇了摇头。猜测道:“想来,那些还活着的人,都被集中到一处地方去了。不然,他们应该还留守在这里。”

陈琦点头赞同,转身对身旁的袁聪嘱咐道:“你找两人到周边村子找找,看他们都在哪里?”

袁聪领命而去。

望着他离开背景,陈琦喃喃道:“希望天黑之前,能找到他们。不然,咱们休息的地方都没有了。”

这句话不知怎地,让舒眉没来由打了一个冷战。

是啊。若是没到了活着的人,他们岂不是在这里过夜?

想到刚才过来时,看到的那些尸体。一股酸意又直直地涌上她的喉头。

他们留在原地,大约又等了小半个时辰,袁聪总算回来了。

——以下内容为防盗所设,半小时后再来看吧!——

坤宁宫的古嬷嬷,在屏风后头。很快将舒眉上下搜了个遍。

当她把人带出来时,特意将舒眉的右手举起,检举道:“这儿有些白色粉末!”

说着,古嬷嬷抓住对方的手指,对帝后说道:“都尉夫人手指甲有些来历不明的粉末。”

“方御医何在?”高皇后一声怒喝,“赶紧把她指甲里的粉末取出检查。”

舒眉吓得浑身直打哆嗦。不一会儿。方御医就验出那粉末,是马钱子研磨而成的,食用能致人死命。

这个结果。把关睢宫里的人都吓呆了。

舒眉跪下磕头,申辩道:“陛下娘娘明鉴,臣妇在御花园上被一只波斯猫吓倒,跌进了花丛泥沼中。后来进了关睢宫,宫女莹玉带着臣妇换了身衣裳。还借香粉给我匀面。这才沾上那毒物的,臣妇当时确实不知。是马钱子的粉末。再说,沾上的这点,即便不小心散落其间,也毒不死人……”

“大胆狂徒,你图谋毒死皇嗣,还敢狡辩!”高皇后一声怒喝,“来人,把这女人给本宫拿下……”

“慢着!”一个女人清亮的声音及时插了进来。

自儿子昏迷后,昭容娘娘恨不能以身代受。直到太医说他无事了,她心底悬着石头才放下。只是此时,舒眉已然被高皇后赖上了。她急忙转身过来,一力护着堂妹。

文昭容朝元熙帝郑重跪下,悲声奏请道:“陛下,此事涉及忻儿性命,事关重大,且颇为蹊跷,里面定另有隐情,容臣妾再多问几句。”

皇帝点了点头说,一脸凝重:“准爱妃所奏。”

文昭容走到堂妹跟前,说道:“关睢宫没有叫莹玉的宫女,妹妹想是记错了,你说说看那人长成什么样,你能画出来吗?”

从小跟爹爹学画,舒眉画个人物还是在行的,依言到案边画下了那宫女大致的样貌。

“这不是贤妃跟前叫缨络的小宫女吗?”有人率先认出那女子。

元熙帝怒吼一声,命人带来疑犯。谁知没一会儿,侍卫头领来报,宫里太液池里发现一具女尸。

一时间殿中众人噤若寒蝉。

此事成了无头公案,最大的嫌疑只有舒眉了。那名宫女带她进去匀面时,也没其他人跟着。

瞬时,舒眉百口莫辩,而贤妃娘娘的兄长神威将军,乃是太后娘家阵营中人。

“陛下明鉴,臣妾堂妹第一次进宫,为何要害忻儿?且文家京中仅剩咱们两姊妹,她为何要害臣妾孩儿?”文展眉声音颤抖地质问道。

高皇后冷哼一声,说道:“说不定她恨你害得文家败落,从千金小姐沦为乡间村姑,后来又被安排进齐家,受尽屈辱……”

“陛下!”高皇后扑嗵一声跪下,朝元熙帝奏请道,“又或者文昭容怪您当年强令她入宫。臣妾的人有证据,这些年她跟宁国公一直暗中有来往。不然,也不会将堂妹嫁进齐家!今日之事,说不定是她安排的苦肉计,方御医好巧不巧就在隔壁……请陛下明鉴!”

这句话一喊出,元熙帝气得面如金纸。

天下男人最受不了的侮辱,就是妻妾给他戴绿帽,何况是堂堂的九五之君。

元熙帝生平受尽外戚势力的挤压,本就过得十分屈辱,没想到今日被高氏当众道穿,一时之间不由恼羞成怒……

“来人,将文昭容和这女子一并关进暴室,严加审问!”天子之怒,伏尸百万。顷刻间,文展眉只觉万念俱灰。

还没等宫廷侍卫行动,她抢先一步将头撞向殿上的庭柱……

顿时她额上血流如注,鲜红的**遮住半张面孔,元熙帝终归不是铁石心肠,过去一把抱起文昭容:“爱妃,你何苦要这样做?”

“陛下,这下……该相信臣妾的清白了吧?!……恳请陛下放过我那堂妹!”文昭容气息奄奄,两行清泪汩汩地往下流,“自臣妾……臣妾入宫……受尽苦楚,拖累……全族遭难……望陛下……善待忻儿……”

突然,殿外传来一声高唱:“太后娘娘驾到!”

林太后步履匆匆赶到,见到殿中四殿下昏迷,文昭容性命垂危,不禁骇然。厉声喝问道:“皇儿,这是怎么一回事?”

元熙帝无言以对。

“母后……”文展眉气息微弱。

林太后颤颤巍巍挪到她跟前。

“陛下,臣妾……最后…最后的请求……”她眼泪婆娑地望着元熙帝,“请您允许忻儿,养在母后的慈宁宫,成年后……把他打发到离京最远的地方就藩……臣妾……臣妾也能含笑九泉了……”

一语刚落,泪如雨下!

在场之人除了高皇后,无不闻者落泪。

舒眉跨步上前,蹭到堂姐身边,一把握住她的双手掌,抽泣道:“娘娘,您不能走……您舍得扔下四皇子吗?他那么招人疼……”

文昭容目光涣散,斜瞟了堂妹一眼:“你莫要怪二叔,是姐姐带累了你……望你以后常进宫,替姐姐看看四殿下……”

舒眉忙不迭地点头,许诺道:“臣妇会的……”

旁边的太监、宫女无一不掩面拭泪的,连元熙帝眼角都有晶莹之物闪动。

突然,文昭容身子一软,双手从舒眉的掌中滑落。

“娘娘,你不要走啊!怎么忍心扔下四皇子……”随之,殿中顿时响起悲恸欲绝的哭喊声。

“不要走……不要走……”舒眉身子**,从噩梦中惊醒过来,差点滚落下来。

原来如此,高家好谋算!

栽赃到她身上,趁机抖出堂姐跟齐屹的纠葛。既拆了几家联盟,又将文家彻底拉下马,说不定四皇子也会见弃于元熙帝。

舒眉此时有些相信,梦中女子说的那些话了。这段记忆太惨痛,定是她潜意识里,将它们藏了起来。今日碰到四皇子向她哭要母亲,才触动了记忆的阀门。

自己身上那些异状,原来全是潜意识在作怪。难怪在宫里时,高皇后会百般试探她的反应,不惜旧事重提……

想到这里,她心底腾起一股恨意。痛定思痛过后,舒眉心中暗下决心。

“吵死了!”睡在里面床榻上的齐峻,一跃而起,朝着妻子嘟囔道,“还让不让人睡觉的!”

整个人还沉浸在那片悲痛中,舒眉没心思去理那男人。

屋子那边齐峻,披了外袍从榻上走了过来。见她不似往日,那般伶牙俐齿地回嘴,心中十分纳罕,想来查探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