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357章 母子相见

第三百五十七章 母子相见

“姑奶奶,姑奶奶,你怎么啦?”就在舒眉愣神的当口,一名年轻男子的声音,打断了她的遐思。

舒眉回神定睛一瞧,原来是季贯良。

原来,他跟陈琦接洽好救灾物质的接纳,刚到营地,就见她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忙关切地问道。

舒眉猛地抬起头,问道:“怎地?大人刚才问了什么?”

季贯良无奈地摇了摇头,提议道:“想来,你也累了!不若找个帐篷休息,等养足了精神,再去寻找令郎?”

舒眉回过神来,摆手谢绝:“大人不必管我!我还撑得下去。”突然,她想起先前对方跟她讲的情况,忙问道,“大人所讲的白石山,不知离这儿远不远,有没有熟悉到那儿的道路?”

季贯良一听这话,立刻就明白了。

这是要亲去寻人?他当下劝道:“离这儿颇有些路程,若是今天过去,怕是赶不及了。不若,你等明天,本官替你找两护卫,让他们护着你去?”

听了这话,舒眉犹豫不决。

她排除艰难险阻赶来,就是早想找到那几位孩子。不说还没有完全黑下来,就是此时天上下了刀子,她也是一刻不敢耽误地赶过去寻人。

“多谢大人伸出援手!不过,您既然说,那里是山区,想来受地动波及不会太小。妾身早一日过去,便能早一些寻到他们。万一,万一他们压在泥石底下,去迟了恐怕……”不知怎地,舒眉想起后世那些震后救人的场面,心里只想,早点到事发现场去。

可季贯良不这样认为,他劝慰舒眉道:“该救的。想来那里的百姓,都自发地救了。若是没得救的,你现在赶过去,怕也是无济于事,毕竟,已经快三十个时辰了。不说饿死,没水喝的前提下,他们可能……”本意他不是想打击对方,可季贯良怕她到时受不打击,只得提高给她提个醒。

舒眉一抱拳:“多谢大人关心!您也知道。那几个孩子,不关是我的骨肉至亲,也是大楚朝未来的希望。不能有半分闪失的。”

听到她语气越来越郑重,季贯良的神情不由肃穆起来。

“你说的对!就以叶公子的身份,也担得起咱们派兵赶过去寻他……”

舒眉怕他不允,进一步争取道:“大人应该知道,南楚朝堂如今已经乱成一片了。若是他再有什么闪失,江南的百姓……”说着,她摇了摇头,一副甚是不甘的表情。

听到这里,季贯良哪还有不明白的?

当下,他便下了决心。一定要尽快派人过去,把叶公子救出去。

舒眉一行人赶到白云山脚下时,见到的情景。仿佛有人在她头顶上沉重地一击。

这哪里还有什么山峰?山体滑城后,把山脚的河流横空截断,堵截的河床,被坍塌的山体残石堵塞,形成一个堰塞湖。加之昨日下起了暴雨。雨水和泥石继续流入,让水位越发升高。似乎随时有崩塌的危险。

回过神来的舒眉。便开始四处张望,寻找亲人的踪迹。

可这里像是被洗过一般,哪里还瞧得见什么人?

除了倒塌的山体、泥石和树杆,就没有半点活物的影子。

此情此景,让舒眉心乱如麻,再也承受不了这打击,肩头不由轻颤起来。

陪她过来的宋晨见状,安慰她道:“姑奶奶,您莫要着急,或许他们吉人天相,早被人救走了呢!”

“救走了?地动来的突然,谁有这么大的本事,能让人从这里救走?”深吸一口气,舒眉眸光闪动,鼻音似乎都有了不稳的迹象。

宋晨语塞,找不出一句别的解释,只得默然地垂头。

来这儿之前,陈统领找到他,布置给自己一道任务,让他护送文家姑奶奶来寻子。直到这时,他才发觉,与兄弟们共处一天一夜的舒兄弟,原来是女儿家。而且身份还颇让震惊,是南楚当朝太傅的女儿。

————以下部分为防盗所设,一小时后再来刷新吧!————

等狂风停下来的时候,果然如车夫所言,细米大小的雪粒从天而降。

“爷,外面风大,小的看您还是到车上去吧?!”尚武忙将小主子劝进去。

望了一眼天际,齐峻眉头拧得更紧。以他这些年在北方生活的经历,知道再赶也来不及了,遂从善如流地挤进了车厢里。

车厢本身不大,只能容纳两三个人。

这几年在老家,齐峻练拳脚骑射,被大哥派的师傅操得严格,练就一副壮实硕大的骨骼,身材越发魁梧起来。是以,他一进到里面,空间就显得特别逼仄。舒眉主动起身,坐到了雨润那边去,腾出本来的位置给齐峻。众人安顿好后,马车重新出发。

跟齐峻对面坐着,四目相望,舒眉觉得不大自在,遂将视线挪到一边,望着窗帘下面晃动的流苏发呆。

车内气氛顿时凝滞起来,谁也没再出声说话。可各自的心里,并不平静。

齐峻盯了那边主仆看了一会儿,就闭上了眼睛。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两月之前在这条道上,他救起吕若兰的情形。那时她身上衣服破烂不堪,面色憔悴,跟一群流民混在一起,起初他都没认出来。

当时她的样子狠狠击中他的内心,再也没法扔下人不管了。后来被他接到京城安置在外面,本打算悄悄照顾就成了。谁曾料到,她不知怎地摔了下来,徒惹出一场风波。

想到这里,齐峻记起今早起床,紫莞侍候他穿衣时,无意间提到的情况。

昨天妻子说不记得进京的事,可半月之前她为何又能和三妹,亲热之极地同宿一晚?!

果然,满肚子都是算计!

想到这里,他倏地睁开眼睛,抬眸望向舒眉。

“从什么事开始,你不记得了的?”齐峻突然发问。

被他的声音打乱思绪,舒眉眼里闪过一丝慌乱,片刻间她就镇定下来。

“在瓜洲落水之后。”她平静地答道。

“那你前不久怎地跟三妹一见如故?”齐峻语气充满质疑。

“人的缘份就是这样,有些人见面就喜欢,有的再怎么绑到一起,都觉得别扭。”

“哦,你对我是哪种呢?”齐峻用满不在乎的语气问起。

她眉头微蹙,这人的傲娇风格又发作了,怎能问得这般直白?!

“以前怎么样妾身不记得了,自醒来后,希望尽量少碰到爷。爷你该也是如此吧?!”她反将了对方一军,从自己醒来,这位爷常不着家的情形看,十之会是这样。

想到前两次见她,情形确实如此。齐峻一时噎住了。正打算刺她两句,可转念一想,自己嫌弃她在先,反正也没指望她欣赏自己。不过,他心里还是十分沮丧。

罢了,罢了,忙完这趟差事,两人尽量少些见面吧?!

齐峻内心郁结之余,索性闭上了眼睑,闭目养神起来。

舒眉暗地里松了口气,心里安定不少——离她理想的生活又进了一步。经这样一刺激,以后他该会少来招惹自己了吧?!

两人间只要谁都不动情,这趟外出就是安全的,她可不想跟眼前这位,在两年时间里,有什么感情上的纠葛。到时想走都走不成了!

该怎么让对方一如继往地讨厌她呢?嗯,这是新的题课,挑战难度蛮高的。两人共处一室,人们往往因寂寞走到一起,幸亏还有个吕若兰,经常出来晃一晃。

此时此刻,她无比庆幸吕家姑娘的存在。

舒眉正在得意中,车身突然一震,她跟雨润朝对面扑了过去。

齐峻的怀里,猝不及防撞进个香软的身子。等他还未反应过来,舒眉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动作,眨眼间就爬了起来。她坐回原位后,还拍了拍凌乱的衣服。

见了她的动作,齐峻心里更加不爽,朝外面怒吼一声:“纪叔,怎么驾车的?是不是不想干这差事了?”

“爷,车轮掉进坑里了。”纪猷的声音里,透着几分沮丧。

“什么?”齐峻下一刻就撩开帘子,从车上跳了下去。

“都怪老奴,前面一个坑,老奴没留神,加上地上雪粒打滑,车身拉都拉不住。”

听到声音,舒眉探出头来朝外张望——果然,他们车子的一边木轮陷在泥坑里。

她忙嘱咐雨润,两人朝另一边跳下去。

见舒眉也跟着跳了下来,齐峻气不打一处来,冲着她喊道:“下来干啥,赶紧回到车上去,没见过你这样爱抛头露面的。”

舒眉懒得理他,问车夫道:“纪叔,只是陷到泥里了,赶紧推吧!”

“好嘞!”纪猷回到车驾上,用鞭子狠抽前面马的屁股。

咔喀一声响,马车是拉上来了,可车上不知什么东西断裂了。舒眉暗叫一声糟糕,屋漏偏逢连阴雨。

果然,纪猷跑到跟前查看,没一会就跑过来报告,说车轮部分断裂开了,若是再往前走,可能随时会出危险。

“临出门前,你没检查车驾吗?”齐峻拧着眉头问道。

纪猷哭丧着脸,向他禀报:“老奴怎么没检查?刚才那鞭抽得太用力,冲得太快,车轮就裂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