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365章 上门求援

第三百六十五章 上门求援

刚从舅父的书房出来,舒眉一眼便瞧见匆匆赶来的番莲。

“姑奶奶,陆家太太登门,说是要见见你!”她气喘吁吁地禀道。

舒眉一愣,没晌没回过神来。

陆府上下不是在守孝吗?这种时候,她怎会上门拜访的。

番莲见她犹疑,忙出声解释道:“听说陆公子被抓起来了,陆太太许是来找您求助的。”

“如何被抓的?”这消息让舒眉有些措手不及,“他不是该辞官回来,守三年父孝吗?”

番莲摇了摇头:“奴婢也不知道,刚才接待陆太太时,听她念叨的。”

舒眉不敢耽搁,忙让她领路,一同往会客的厅堂赶去。

她们刚掀起门帘,一个影子便蹿了上来。

“姑奶奶,您这回一定要想办法,救救咱家三儿!”一个苍老的女声响起。

舒眉定睛一瞧,不是吊唁时见过的陆太太,又是哪一个?!

不过,跟月前那次见到相比,陆太太明显苍老了许多,她双鬓之间,银丝越发多了起来。

这一刻,舒眉胸中涌起几许怜悯,忙上前扶过她,把引到厅堂的椅子上。

“听番莲讲,陆公子出事了?到底是怎么回来?”平复下心情,舒眉打开话题。

陆萧氏摇了摇头,喃喃道:“我也不知到底怎么回事,纶儿身边亲随快跑加鞭赶回来,报告了被抓的消息,原本,现在这时候,本该是他回来守制的……”

“被抓?!”舒眉闻言,扭头跟旁边的番莲对视了一眼。

昨天,她刚接到葛将军托人递来的讯息。说爹爹被人诬告,已经下了诏狱,他正在跟林将军和唐将军他们,筹划该如何搭救。刚才,她去找舅父大人,就是在商量此事。

金陵的震动,连陆士纶这样底层官员,难道也被波及到了不成?

舒眉蹙了蹙眉头,问道:“他为何被抓?那人有说缘由没有?”

陆萧氏迟疑片刻,半晌才幽幽地说道:“听说。是为了什么请愿!”

“请愿?!”舒眉眼皮一跳,忙追问道,“为何事请愿?”

陆萧氏没有回答。而是从椅子上站起来,朝地上“扑嗵”一下,给舒眉跪了下来。

舒眉顿时慌了神,蹲下身子扶起她:“陆家婶婶,有话好好说。您是这做甚?”

陆萧氏说什么也不肯起,还自顾自地呜呜哭了起来。

舒眉没法子,对旁边番莲嘱咐道:“把陆太太身边侍候的叫进来。”

番莲起身正要走出去,就听陆萧氏自己起来,一把抓住她的手,阻止道:“不用了!我还有些许。想单独跟姑奶奶说说!”

朝舒眉投去征询的目光,见后者朝自己点头,番莲松开陆萧氏的手臂。躬身退出了大厅。

屋里没人后,舒眉将陆萧氏扶到座椅来,又亲手帮她的茶盅斟满了水。

陆萧氏视线,随着对方的动作上下移动,再见她面色平和。没丝毫激动的样子,陆萧氏心里更加笃定。这趟她没有来错。

确定这点,陆萧氏理了理思路,开口说的话语,让舒眉吓了一跳。

————以下是防盗内容,一小时后再来刷新吧!————

再次睁开眼睛时,舒眉只觉脑袋快要炸裂,嗓子眼干涩无比。

她惊讶地抬起头来,发现周围红艳艳一片。她猛然掀开锦被,从**坐了起来。两点烛焰的火光,映入她的眼帘。舒眉心头一紧,回头检查刚才起身地方,还好,**除了她没其他人。

将头伸出绯红锦帐外望去,舒眉发现靠窗的案上,插着一对龙凤喜烛。

红色烛泪沿着青铜烛台的细杆,流淌到桌面上。她将这间屋子,由里朝外细细打量了一遍。地上铺的是绒毡织锦地毯,承尘上雕绘着色彩斑澜的图案。屋里摆放着成套的紫檀木雕古典家具。箱笼、窗帘、锦屏上面无一例外的,都披红带朱的。

最为神奇的是,不仅睡在人家古董**,床头还亮着古怪的花烛。

这种布置……

她迷惑了,拿鼻子嗅了嗅,空气里残留着淡淡的药香。

难不成,她真的穿越了?不对,应该还是在做梦。

不过,这屋子的布置,明显就是洞房的样子,难不成,一下子跳跃到成亲了?

是和谁在一起?不会是跟那位桃花男齐峻吧?!

为了弄清始末,舒眉忍不住掐了把自己大腿——疼!

辣的痛感,刺激着她尚在混沌中的头部神经。

舒眉看了看身上的衣服,是一套做工讲究的绫质中衣。

接着,又伸出右手——一只柔软的嫩掌,肤色有些黝黑。跟米豆腐一样,嫩滑细润。这一发现倒没让她颇感意外。

没再作多想,她在帐内四下搜寻起来。

舒眉撩开帐子起身下床,趿了地上的鸳鸯绣鞋,来到案桌旁边。就着将灭未灭的红烛,她寻到一座紫檀木雕花座的妆镜,双手微颤地将镜子拿了起来,伸头朝里面一照……

“啪”的一声,镜子从手中失落,掉在桌上。

舒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水汪汪的杏眼,弯弯的眉毛,过肩的秀发,嫣红的嘴唇,眉宇间稚气未脱。头上绑着白色绷带,隐隐有红色的血痕。

这哪里是她?!十四、五岁的小姑娘……果然是穿越了!

“小姐!您醒过来了?”舒眉的思绪,被门外一声轻柔的声音打断。

不一会儿,就有名穿着竹青色比甲、紫棠色襦裙的女子走了进来。等走近一瞧,那姑娘十七八岁的年纪,圆圆的脸庞,弯弯的眉眼,生得甚是喜庆。梳着古代的双髻头,唇上还涂了层薄薄的胭脂。

舒眉立刻认出她来了,这不就是小姑娘的丫鬟,好像叫“雨润”的。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雨润见她直愣愣瞅着自己,脸上便露出几许喜色。只见她快步走到舒眉的身边,将她扶回床缘坐下,柔声说道:“小姐,您怎地自个儿起来了?赶紧躺下!有没觉得哪里不舒服?”

见舒眉摇了头,那丫鬟脸上露出几分欣喜,感叹道:“孙太医就是厉害,说天亮时会醒,您果真就起来了。”

“我这是怎么了?”舒眉试着问了一句,话音刚落,在场的两人均吓了一跳。

只见那丫鬟的嘴巴张成椭圆形,上下打量她了一番,急切地问道:“小姐,您的嗓子……好像越来越严重了!”

舒眉摸了摸喉咙,又摇了摇头,艰涩地说道:“我也不知怎么了,就是说不出话来。”

那丫鬟“咚”地一声跌坐在床缘上,怔怔地望着她,眸子里满是琢磨不透的晦涩。舒眉一颗心跟着悬了起来。

约摸过了半盏茶的功夫,丫鬟喃喃出声:“定是从马上摔下来后,在荒郊野外给冻得……”说到后头,她几乎是咬牙切齿。

从马上摔了下来?

等等,不是从马车上吗?怎么一醒来,就成亲了?跟谁?

不对,她摔下马车时,好像比现在看着小两三岁。

揣着满肚子的疑惑,舒眉怔怔地望向她,不知该从何问起。

见到她这副表情,那丫鬟脸上顿时垮了下来,语中带着几分悲切地说道:“小姐,您行行好,振作起来!在齐府,不是有国公爷替您撑腰吗?四爷,哦,姑爷虽不乐意,不也得敬着您这正妻?!施嬷嬷说的对,日久见人心,咱们缺的不过是时机。”

齐府?四爷?

那就还是在宁国府,那么说来,小姑娘最后还是嫁给了花蝴蝶齐峻了?

这番话说出来,把舒眉绕得更糊涂了。她不好直接相问,便嘱咐道:“能不能请你端盆水进来,我想先梳洗梳洗!”

“小姐,您伤都还未好齐全,怎地就要起来?”?那丫鬟先是一愣,接着过来相劝,“还是让奴婢伺候您躺下吧?!”

舒眉摇了摇头:“不碍事,躺着浑身不对劲儿,还是先梳洗吧!”

那位叫“雨润”的丫鬟,仔细打量着她脸上的神情,小心翼翼的试探道:“小姐,咱们不用到霁月堂那边请安的,老夫人派翠玟传过话来,要您先把身子骨养好。”

舒眉不置可否,扫了一眼对方。雨润摸了摸鼻子,一声不吭地朝她福了福。接着,带上门就出去了。约摸过了一盏茶的功夫,房门重新被推开,她回来了:“小姐,奴婢伺候您梳洗!”

舒眉从床缘上站起身来,见到雨润手里端了盆热水,身后还跟了两名小丫鬟。她们手里分别捧着巾帕和匣子,看起来像是古代香皂之类的东西。

伺候完主子洗漱完毕,那两名小丫鬟自觉地退了出去。把她搀到案桌边坐了下来,雨润拿起梳子,熟练地开始替她梳头。

“您也别想不开,总归这门亲事,是老国公爷生前定下的。任凭其他人有再多别的心思,也越不过您元配发妻的地位。”说着,她拿起一支红色玛瑙珠钗,在小姐头上比了比。

老国公爷生前?

等等?缺少记忆的这几年,齐府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记得小姑娘进京时,府里当家的,是齐峻的父亲,他祖父早不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