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鞍齐眉

第366章 隐世于野

第三百六十六章 隐世于野

舒眉眼皮微跳,心里顿感不妙。

吴嬷嬷?!那不是林家的世仆吗?她怎么会……

当时,见到小葡萄已然长大,加上吴嬷嬷的亲人都还在林府,舒眉因不忍心他们骨肉分离,出发前就将此人送回了林府。

没想到,里面还闹出这么多纠葛。

“为何他们不早动手?等现在如今才发动攻势?”舒眉抬起头来,不解地望向对方。

辛护卫哪会知晓里面的门道,只见他摇了摇头,吞吞吐吐解释道:“小的也不清楚!许是他们在等待时机吧!”

舒眉垂头不语,过了片刻,才问道:“人都抓起来了吗?有无漏网之鱼?”

辛护卫一抱拳:“都抓起来了!只是,在咱们行动后,不知他们有无发临时发信号给同伙。”

舒眉拧紧眉头,沉思了一会儿,嘱咐道:“你安排人手,加紧府邸四周的巡逻,一旦发现可疑人的行迹,马上报到我这里来!”

辛护卫应喏一声,随后领命离去了。

望着他远去的背影,舒眉若有所思。

如果薛家的探子,早在他们来温岭后不久,就已经安插人在这儿监视了。那么,忻儿的身份,他们岂不是早就知晓了?

想到这个可能,舒眉掠过一阵寒意,背后汗毛直树。

难不成,一直以来,他们都在别人的掌控之中?

这念头升起,舒眉是再也坐不住了,吩咐番莲照顾好几个孩子后,她重新往舅父的书房走去。

去而复返的外甥女再次出现在书房门口,让施靖感到很是意外。

“怎么啦?还是不放心你父亲?”他正要出声宽慰舒眉几句,就听到对方一脸急色地说道:“舅舅,大事不妙。薛家早派人盯上咱们这边了!”接着,她便把刚才辛护卫得到的消息,全数讲给了舅父知晓。

这突如其来的消息,让施靖有些措手不及。

要知道,如今金陵城的局势不明朗,他们宜静不宜动,只为投鼠忌器,怕他的妹婿文旭辉身遭不侧。

若真如外甥女讲的,那边早就盯上了四皇子,这事就有些麻烦了。

无论如何。这里不是能呆了,得赶紧把几个孩子送走。

主意一定,施靖便开始布置起来。只见他对舒眉交待道:“你们恐怕要到别外避避风头。”

知道情势不由人。舒眉点了点头,问道:“舅父您尽管吩咐,咱们照做便是了!”

施靖沉吟片刻,从书架底下,找出了个长条形的盒子。上面盖子被打开后。舒眉见到一个卷轴。

这是什么东西?难不成是古董字画,舅父拿出来,让自己贴身带走的?

正在猜测间,就见施靖把那卷轴摊在上案桌上。

舒眉猜对了是一半,这东西确实是画,不过。并非是一般意义的艺术作品,而是一副描绘精细的堪舆地图。

“这是……”舒眉顿时一头雾水。

抬起眸子扫了她一眼,施靖问道:“你可知道。这是副什么东西?”

舒眉见他问得如此奇怪,心里头不由犯了嘀咕。

这不是明知故问吗?上面标的山山水水,一瞧便知是大楚的疆域图。

但是,他怎会有这东西的?舅父为知州之前,不是学政吗?他怎会保存这东西的?

却没理会她脸上的困惑之色。施靖把她叫了过去,指着图上一处山形图案。问道:“你可知晓,这是哪里?”

舒眉伸头过去一瞧,脸上顿时露出惊愕之色:“这不是咱们温岭一带吗?”

一眼就被她认出来了,这倒是让施靖颇感意外:“你如何知道的?难不成你爹爹连这个都教过给你?”

舒眉一怔,随即便意识到,自己好似露馅了。

这种地形图,在古代仍是国家机密。就连要行军打仗的将军,也不是人手一份,更别说普通的文臣。民间更不可能有这玩意儿。

舒眉忙摆了摆手:“甥女是瞎猜的!舅父您瞧,这一带靠海,下面又有几个海岛,不正跟咱们这儿一样吗?”

施靖似没意识到,刚才话题被她已经糊弄过去了,忙问道:“你能指出,咱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吗?”

舒眉伸出手来,在地图某个点上指了指:“甥女若是没猜错,这里应该是咱们太平县。”

施靖见状,忙击掌叫好:“不愧是曦裕亲手带大的,还有几分机灵劲儿。”

听到舅父难得夸张之语,舒眉没功夫得意,忙提醒他转入正题:“舅父拿这东西出来,莫不是要告诉舒儿路线,让咱们方便撤离?”

施靖点头:“不错,老夫正是这意思!你看这里……”说着,他便用手指,在福建和浙江的交界处,指着一处地方解释道,“这座群山,由于地势险峻,一直没有开发过。不过,先帝在的时候,曾派亲信武将去探过路。”

————以下内容为防盗所设,一小时后再来刷新吧!————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舒眉上次湖中见过的唐志远。

“岭溪,你也太没用了!好不容易帮你稳住那帮随从,你竟然会掉进陷阱里。以后你到军营里,莫要跟人提起兄弟认识你……”他一进门,就开始埋汰好友,给对方肩头来了一拳。

齐峻的脸“噌”地涨了个通红,夸张地“哎哟”了一声,闪身躲开了。嘴里还不停抱怨道:“雨当时下得急,没留意脚下的落叶。大意失荆州了……”

“上次不知被什么吓着,连躺在**好几天,这回光养好伤就耽搁了十来天了吧?!”唐志远斜睨了他一眼,发挥最佳损友的作风,继续打击他,“到底是流年不利,还是你越发弱不禁风了?要是这种状况,哥哥我还是奉劝你,不要到军营里去了,你吃不起那苦的!”

听了这话,齐峻脸上的差赧久久不褪,顾左右而言吱唔了半天,转移话题道:“你怎么来了?是尚武回去报信了吗?”

知道他担心这个,唐志远撩起长袍,一屁股坐在他的床缘边上,慢条斯理地解释道:“那倒没有,我的人稳住了他。将你准备的那些便笺,按时几次送了出去,他倒是没怀疑。我说,你这随从够一根筋的,都这样了还是没怀疑。若是把人卖了,说不定他还替人数钱呢!”

齐峻闻言,反击对方一拳,说道:“他见那人是你才不会怀疑……若是换了个人,老早就打进去了……”

唐志远“嘿嘿”笑了几声,问道:“说真的,你干嘛不让家里人知道?”

失神望着窗外飘过的云朵,齐峻没有应声。过了良久,他才转过脸来,说道:“这事现在只是怀疑,没确实证据……”

“尚武跟你一同长大,难道连他都要瞒着?他可是你的心腹!”唐志远实在搞不懂他到底想干什么。独身一人跑到怀柔来,打着狩猎的名义。

“暂时不能告诉他,我不想打草惊蛇,功亏一篑!”齐峻坐起身朝对好抱拳一礼,“还望哥哥帮我隐瞒!”

唐志远接口道:“那是自然,我又不是那长舌的妇人。”

又问道:“这庄子上你住得还过瘾吧?!有没怎么样?伤养都养得差不多了吧?!”

齐峻眉头一挑,说道:“差不多了,只是被夹子伤着了,没有伤到筋骨,是三妹她们穷紧张。”

“人家关心,还被你嫌这嫌那,活该将你扔在外头。”唐志远毫不客气地打趣起好友来。突然,又意识到什么,追问道,“她们?除了你堂妹,还有谁在这儿?”

“还不是那位小黑妹!”提起舒眉,齐峻眸子里闪过一丝光亮,连他自己都未察觉,语气很随意。

“还叫人家黑妹啊?!这样叫人姑娘家,以后可怎么嫁人啊!你的嘴巴也太毒了!”唐志远忍不住为那有趣的小丫头仗义执言。

齐峻脸上一僵,仿佛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心里不由有些愧疚。强词夺理道,“那就当我妹妹,嫁不出去我来养她。”

“怎么成你妹妹了?不是嫌人家长得难以入目吗?”唐志远不失时机在一旁揶揄他。

“其实也不是那么难看……”齐峻吞吞吐吐修正以前的看法,“就是黑了一点,算是‘黑里俏’了。我发觉她真的是蛮有趣的,跟家中姐妹,还有京中世家女子完全不一样。”

他们口中谈论的舒眉,此前正在跟表姐,讨论唐志远到访的事。

刚才在望野轩侍疾的琉璃过来,说四爷想请三小姐帮忙收拾一座院子,他的好友要在这里盘恒几日。

“三小姐,这恐怕不合规矩!四爷是您堂兄,受伤了住在庄子里养病,那是应当的。可唐家少爷毕竟是外男。庄子里若有长辈,还可说得过去。如今只有你家两位未出阁的姑娘家。这事若是传扬出去……”戚嬷嬷苦口婆心劝慰道,作为齐淑婳的教养嬷嬷,这个例她坚决不能破。

不然,下山回到京城,她都没法跟三夫人交待。

“施姐姐,你说说看,是不是这个理儿?!”戚嬷嬷积极争取同盟。